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四十六章 机缘巧合

不让江山 知白 69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那中年儒士一般的男人听到血光之灾四个字后边停下来,回头看了长眉道人一眼笑道:“你是要与我说一天吗?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听你说。”

长眉道人起身,走到中年男人面前认真说道:“你眉宇间有贵气,也有阴郁气,似乎是遇到什么麻烦事,纵然不是麻烦事也是让你伤神的。”

他歉然道:“其实我刚刚是故意说那句甜豆腐脑的,算是一种江湖骗子的习惯伎俩,一时之间没能扳住。”

中年男人好奇的说道:“为何你就知道说一句甜豆腐脑会引起我的注意。”

长眉道人解释道:“我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你在发呆,你看着面前的碗,但是眼神飘忽,显然心事重重,我注意你你却没有注意到我。”

“然后我看到你吃的豆腐脑是甜的,一般来说,这种时候我故意说一句和你有关的话,必然会引起你的注意,而接下来就容易些,不过是一些我看你愁眉紧锁阴云惨淡之类的话,你就会被我勾住。”

中年男人若有所思道:“看来每一行当都不容易,你这察言观色和引人注意的手法,很了不起。”

长眉道:“哪有什么了不起,江湖骗术罢了,可是......这位先生你出门行走还是要多注意些。”

中年男人问:“你是真的看出来什么了?”

长眉道:“看不看得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不提醒一句,便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

中年男人问:“是因为收了我的卦钱?”

长眉摇头道:“你不给钱我也会提醒。”

中年男人又问:“那你还怎么赚钱?”

长眉道:“所以我都快混不下去了。”

中年男人哈哈大笑,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指了指外边:“我恰好要去办一些事,道长若是得空的话陪我走一趟?我与你相谈结缘,还没有尽兴。”

长眉道:“我还要去看看宅子。”

中年男人对这个道人更加好奇起来,他问道:“你都快混不下去了何来的银子买房?冀州城里都已是寸土寸金一般,寻常宅院怕也要几百两,你.....”

长眉道:“银子是攒足了,就是房子不好找。”

中年男人嗯了一声:“你要往哪边走?”

长眉道人往前指了指道:“那边。”

“那正好顺路,边走边聊。”

中年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长眉不好推辞,于是和他并肩而行,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越聊越觉得投缘,很多看法竟是不谋而合。

“道长行走于江湖却能有如此见解,殊为不易。”

中年男人道:“道长刚刚说的话,便是一些做官的也看不透彻,更说不出来。”

长眉连忙说道:“可不能乱说话。”

中年男人问他:“你是怕当官的?”

长眉道人回答道:“这天下百姓,哪有不怕当官的。”

中年男人叹道:“其实这不对,如果天下百姓都不是怕当官的,只是敬与服,那才是清平天下,那才是安乐江山......百姓们只是怕而不敬,除了怕之外,便是暗中的恨。”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道:“病了。”

长眉道:“先生说的太直接,不能再聊了。”

中年男人道:“与我聊这些不用害怕,我又不去报官......道长,你既然想在冀州买宅院,那你可是看出来,这冀州还会一直安稳 吗?”

长眉摇头:“人相且看不准,哪有资格看天下相。”

中年男人叹道:“你没有资格看天下相,可是谈吐之中心怀天下事,而这江山中有人本可看天下相,甚至可把握天下脉门,却尸位素餐浪荡度日只知中饱私囊而不管百姓死活!”

长眉吓了一跳,心说不能和这个神经病再聊下去了,再聊的话就快到杀头之罪的地步了,好好聊天不行吗,非要说这犯忌讳的话。

这人不是一般的神经病啊,一般的神经病都不敢说这些话。

“吓着你了?”

那中年男人见长眉脸色有异随即问了一句。

长眉道人讪讪的笑了笑道:“我只是个小老百姓,先生还是不要再和我说这些了,我搭不上话,也不敢搭话。”

中年男人叹道:“病了。”

这是他第二次说病了这两个字,长眉都怀疑他在说他。

长眉抱拳道:“我要看的宅子就在左近,先生若有要紧事就先行,咱们就此别过。”

中年男人嗯了一声,似乎对长眉略微有些失望,可是转念一想,他说的这些话,普天之下的百姓谁敢搭话?

所以他微微颔首道:“你自去,就此别过。”

长眉道人转身进了巷子继续往前走,昨日打听了这里有一家要把宅子卖了搬走,据说是家中有子要赴京赶考,都城那边他们也有家业,索性就搬过去不回来了。

现在这大楚江山,村镇百姓饱受流寇欺辱摧残,有钱有势的往县城里跑,县城里的往郡城州府里跑,州府里的往都城跑。

长眉一边走一边想着这种人家出手房产多半可以狠狠砍砍价钱,反正是不回来的,而且已是临近大考的日期,他们卖了房子就出发时间都不富裕。

也许是主人家已经搬到都城大兴去了,留下卖宅子的不过是家中管事,应该不难谈下来。

正想着,忽然面前出现几个壮汉拦在那,长眉道人一时走神没有注意到,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前路被人堵住,他下意识的想后退,后边也有几个壮汉出来,把巷子口截上。

“诸位好汉......”

长眉心说莫不是自己露了富?按理说不应该,燕青之给他送来五百两银子的银票,这事他没对任何人说过,他又能对谁说,所以不该露富了才对。

他确定自己没有露富后继续说道:“我只不过是个穷酸道人,诸位好汉若要发财的话,确实是拦错人了。”

“没拦错。”

其中一人上前,上下打量了打量长眉问道:“你就是长眉道人吧。”

长眉道人立刻摇头:“我不是,长眉道人是谁?”

那人冷笑一声:“你还装?”

长眉道人对天发誓道:“我骗,你们不得好死。”

那人上前就朝着长眉道人的小腹踹过来一脚:“你还他妈的装!”

长眉虽然武艺不算多强,可好歹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那一脚踹过来,长眉双手抓住那人脚踝往上一抬,那人便朝着后边仰倒出去。

长眉立刻转身想扒住旁边的院墙逃离,可是那些人怎么可能给他这种机会,后边的人上来一脚把他从墙上踹了下来。

长眉疼的一咧嘴,落地之后顺势抓了一把土扬出去,靠近他的人被洒了一脸,眼睛里也是,立刻就退了回去。

长眉又去抓土,后边上来的人一脚踩在他手上,这一脚踩的 力度很大,长眉疼的脸色都变了,手掌的肉皮都被踩的脱落几片。

“还敢反抗!”

又过来一人,一脚踹在长眉后脑上,长眉那么大年纪了,这一脚踹的他脑袋里嗡的一声,一阵昏沉,往前就扑了出去。

“拿麻袋来,把他装回去。”

长眉听到有人喊了一声,然后眼前就黑了,像是夜晚骤然降临,紧跟着他脑袋上被人打了好几下,把他打的神志不清。

依稀感觉着被人抬了起来,长眉想挣扎,奈何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力气,被人困在麻袋中,想挣扎也挣扎不出去。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巷子口传来一声暴喝,长眉却已经意识都逐渐模糊起来,最后那几次重击都在他头上,脑袋里只有嗡嗡的声音和天塌地陷一样的旋转。

然后就是一阵骂声,像是那群人让喊话的人滚开,没多久似乎就打了起来,闷哼哀嚎的声音不断。

没多久,长眉道人终于恢复了一些感觉,眼前猛的一亮,是麻袋被人解开,光线回到眼睛里的那一刻让长眉觉得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那个中年男人把麻袋打开,见长眉道人的脑袋被人打的完全肿了起来,他忍不住一怒:“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这些人眼中已经没有王法了!”

几个身上带着一股强悍气息的男人站在四周,其中一人俯身道:“王爷,这些人如何处置?”

中年男人道:“送去官府也不过是再放了出来祸害人,全都打断四肢。”

“是!”

那几个汉子应了一声然后动手,他们的手法极为残酷也极为老练,抓起胳膊直接掰断,一脚踩下去腿骨就碎裂,没多久那些拦路的人都被废了。

“你没事吧?”

中年男人问了一句。

长眉道人睁开眼睛看了看,眼前恍恍惚惚,他张开嘴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然后又昏了过去。

他年轻时候不会如此不抗打,毕竟已经上了岁数。

等长眉道人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一家医馆里,郎中正在给他脸上涂抹伤药,见他醒了,郎中轻声说道:“别乱动,我把伤口给你处置一下。”

长眉问:“我怎么会来这里?”

郎中回答道:“羽亲王府里的人把你送来的,说是让好生照看,你这是招惹了谁?既然是王府的人护着你,谁还敢把你打成这样。”

长眉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恍然过来。

原来那位中年男子就是羽亲王,怪不得一脸贵气,只是惭愧,说人家有血光之灾,想不到自己被打了一顿,他侧头看了看见旁边有一面铜镜,伸着脖子往铜镜里看了看自己,吓得一缩脖子。

这猪头是谁?

他心想着怪不得自己瞧着他面相有些若有若无的熟悉,原来是依稀与夏侯琢有相似之处。

“王府的人呢?”

他问。

郎中回答:“已经走了好一会儿。”

长眉道人想了想后问道:“他们临走之前可有什么交代?”

郎中摇头道:“只说好好照看你,别的没有。”

长眉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他们临走之前就没把药费给你结算了?”

郎中的手一颤。

他看怪物一样看着长眉,竟是无言以对。

【求收藏是正经事,给收藏是正经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