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四十章 师徒之名

不让江山 知白 658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燕青之问李丢丢道:“我看你月考的时候是以左手写字答题,字体是我从没有见过的,这是什么体的字?传自何人何时?”

李丢丢道:“我也说不好......就是觉得既然换只手写字的话,为何不写的与众不同些,于是就随意写的,左手握笔着力比较轻,所以我就把字体拉长了些,勾折笔画提的比较快,看着还有点意思。像是剑钩。”

“自创的字体?”

燕青之看了李丢丢一眼,他并不是很相信,但是以他所学之搏杂,各种字体都见过,他也爱好书法,喜欢临摹,确实是第一次见这样的运笔落笔的方式。

燕青之道:“你再写了我看看。”

李丢丢嗯了一声,铺开纸,略微沉吟了一下,在纸上写下了两行字。

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这两句配上他那如金戈般的字体,燕青之一时之间看的有些出神。

他问李丢丢:“李叱,你......为什么想到这两句?”

李丢丢道:“先生,哪里有为什么,只是先生让我写几个字,一时之间就想到这两句,于是便写了。”

燕青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李丢丢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真的是一个寒苦出身为衣食愁的人吗?”

李丢丢摇头道:“寒是寒饿是饿,没觉得苦。”

燕青之点了点头,自言自语似的把这两句话又重复了一遍......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重复了这一遍,心中越发感慨起来,拿起李丢丢的笔想在下边加上两句,心中有豪情万千,脑海里有千词万句,觉得这后边应该有两句才对,明明呼之欲出,可是不管怎么想都写不出来,觉得写出来什么都是多余,都不般配。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难受,他自负才学,第一次觉得这两句话便已经足够,再加上什么都是画蛇添足过犹不及。

于是他放下笔,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可胸腹之中那种被燃起来的豪情却宣泄不出去。

实在憋得难受,他转身出了屋子,把长衫脱掉,在院子里开始打拳,他的拳法看起来刚猛有力,完全不似书生,更像是一个持长槊在万军之中往来冲杀的大将军。

李丢丢站在门口看着燕先生把这一套拳法打完,他眼睛都亮了。

这拳法,真的是霸道。

所以李丢丢忍不住问了一句:“先生,这拳法有名称吗?”

燕青之一趟拳打完,胸中那憋着的一口气总算是宣泄了不少,他点了点头道:“这是当年大将军徐驱虏所创的刀拳双绝之一,大将军曾创破阵刀,破阵拳,无人可敌。”

李丢丢好像是听说过,好像是师父说的,又好像是在什么时候听一个武师说的,原话好像是天下刀法致锐不过破阵刀,天下拳法致强不过破阵拳。

从不转还,一往无前。

李丢丢问:“先生,徐驱虏大将军有浩荡之功,这刀拳双绝,为何现在流传不畅?先生打的这一趟拳,是我第一次见到。”

燕青之脸色有些伤感的回答:“现在没人练,是因为已经没几个人还会,而且会也不敢当着人练......如果你要学这拳法我可教你,但你记住,不许给任何人看。”

他坐下来后指了指对面的板凳:“你坐下听我说。”

李丢丢 乖巧的像个十来岁的孩子似的坐下来......噫?

燕青之看着李丢丢说道:“大将军徐驱虏曾力挽狂澜的事你可知道?”

李丢丢点头道:“咱们大楚的人,谁不知道。”

燕青之道:“可是后来徐驱虏什么结局你知道吗?”

李丢丢道:“不是病死了吗?说是远征草原归来后,就染了恶疾,当时皇帝陛下遍寻名医也没能治好,徐驱虏去世之后,皇帝陛下扶棺痛哭。”

“屁!”

燕青之低低的骂了一句,眼神里有一抹恨意一闪即逝。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当年大楚已经腹背受敌内忧外患,大将军他以一己之力回复河山,远征西域,平定草原,可是归来之后不久,朝臣中就有人说他拥兵自重试图谋逆。”

“那时候皇帝也担心徐驱虏会有什么不臣之心,军心都在徐驱虏一人身上,就算徐驱虏回来后表示要辞去兵权,可皇帝依然不放心。”

“于是他们那些人便谋了奸计,在御宴上给徐驱虏的酒中下毒,徐驱虏最好喝酒,可饮十斤不醉,第一口喝下去他就知道酒中有毒了,但他没有生气也没有反抗,因为他知道皇帝已有杀他之心,今日不喝毒酒,明日也会死于非命。”

“于是徐驱虏起身,端着酒杯对皇帝说......陛下,臣从不曾有不臣之心,臣只想让大楚江山千秋万载,只想让大楚江山国泰民安。”

“说完之后,徐驱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大笑离去......”

燕青之道:“这些事,是不会有人告诉百姓们知道的,大将军回去之后不久便吐血身亡,朝廷对百姓们说他是在草原上饮了河里的脏水从而得了疫病,百姓们都觉得是上天不公是天妒英才!”

燕青之哼了一声,脸色有些发白。

许久之后,他看向李丢丢说道:“我与你说的这些话你切记不可传扬出去,说出去便是杀头的罪。”

他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道:“你的头和我的头,都不保。”

李丢丢使劲儿点头道:“先生放心,便是师父我都不对他说。”

燕青之嗯了一声,笑着说道:“我信你,才会对你说。”

李丢丢好奇的问:“先生是如何知道这些事的?”

燕青之沉默下来。

又是许久之后,燕青之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祖上曾是大将军亲兵校尉,生死相随,半生戎马与大将军并肩作战上百场,大将军将祖上视为兄弟......大将军临死之前把家人托付给祖上照顾,可是朝廷的人又怎么会放过......”

燕青之道:“祖上护送大将军家眷返回老家安顿,半路上就遇到了数以千计的流寇,那时大将军已经荡平天下,哪里会有如此多的流寇突然出现,况且大将军名声显赫又仗义疏财,便是江湖上的人也不敢去为难大将军家眷。”

“祖上拼杀重伤也没能把大将军家眷护住,他本以为自己也会死了,可是命不该绝,一场大雨后他醒了过来,人已在乱坟岗里,许是收尸的人随便丢弃。”

燕青之道:“祖上醒来后就明白,大将军都救不了这天下,于是悄然回到了老家,也就是这里......冀州。”

李丢丢听的心中憋闷,总觉得胸腔里有一股火都要烧出来了,恨不得大喊一声。

燕青之继续说道:

“祖上曾和大将军学过破阵刀破阵拳,后来才得知,大将军的亲兵或早或晚的都死了,各种离奇......以至于这破阵刀和破阵拳,也许是唯有祖上传了下来。”

李丢丢摇头叹息道:“朝廷何必如此?”

燕青之道:“所以大楚现在才会这般破败,也不会再出一个徐驱虏了。”

李丢丢点头,他知道先生说的没错,纵然还有人具备徐驱虏之才,可也没有人再有徐驱虏之志。

燕青之道:“可惜你右臂伤了,不然的话,这一个月的田假,我倒是可以把破阵刀教你。”

李丢丢举起左手晃了晃说道:“先生教我,我左手很强,超强左手,左手非常好,只会用一只手的男人一定是有缺失的。”

燕青之眼睛微微眯起来,他觉得李丢丢是在说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然后才醒悟过来李丢丢还没到那个年纪呢。

于是稍稍有些汗颜。

“左手练刀会很难,破阵刀是右手刀法,左手用了角度是反的......”

燕青之说到这的时候眼睛忽然亮了一下:“你以左手用破阵刀法,别人自然看不出来,而且说不定还有奇效,我把这刀法传给你,这刀法也就不会断了......”

李丢丢道:“先生怎么会有如此想法,将来娶妻生子,刀法自然就传下去了。”

燕青之摇头道:“我没有娶妻之念。”

李丢丢好奇的问道:“先生这又是为何。”

他问完了甚至还想到,要不然让高希宁和先生多聊聊?她专业。

燕青之摇头,有些话对李丢丢他也不能说,他预感这大楚江山已经撑不住多少年,冀州看似固若金汤,可天下大势若到了山崩地裂的时候,一个冀州又能如何?

他担心自己护不住家眷,不过是增加悲伤罢了。

再者就是,时至今日,也没有一位姑娘让他倾心。

如果这觉得大楚江山已经摇摇欲坠的话说出去,别说是他要诛九族,就连四页书院怕是都保不住,哪怕节度使大人敬重高院长也无济于事。

所以这话,说不得。

“你只管学就是了。”

燕青之起身道:“我先把破阵刀给你演练一次,看看你看一遍能记住多少,其实不管是学文还是习武,都在一个勤字,若是四体不勤学了什么也毫无意义。”

李丢丢使劲点了点头道:“先生放心,我必会好好学。”

燕青之嗯了一声,看了看院子里唯有那担水的扁担还算顺手,于是一把将扁担抓起来,回头看向李丢丢道:“李叱,今日传你破阵刀,你我便有真正师徒之名,我想让你谨记几件事。”

李丢丢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撩起院服下摆跪倒在地,认真叩首三次。

燕青之洒然一笑:“第一,不准以我刀法滥杀无辜。”

“是!”

“第二,不准以我刀法为非作歹。”

“是!”

“第三,不许以我刀法私自更名,破阵刀,永远是徐驱虏的破阵刀。”

“是!”

燕青之深吸一口气,然后刀势立起。

“看好了!”

“是!”

【照旧求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