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七十七章 你不该这样

不让江山 知白 832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当方洗刀表情复杂的看向吕无瞒的时候,吕无瞒就知道他已经快要说服这位千办大人了。

就像是以往成功的时候一样,这只是又一次成功,其实也好像不太值得欣喜。

但又不一样,因为这一次,他面对的可是宁王身边的亲近之人,是廷尉军的千办。

对于他要做的大事来说,得方洗刀这样的人,是巨大的帮助。

“千办大人,你自己思考一下我说的是否有理。”

吕无瞒道:“这并非是对谁有害对谁有利的事,而是两利之事。”

方洗刀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吕无瞒眼神一喜。

方洗刀问道:“可我如何确定,你会不会对宁王殿下有异心?”

吕无瞒道:“千办大人,我不会干涉你日常行事,也不会时常与你见面,除非必要,我们之间甚至可以长期不联络。”

“没有千办大人的允许,我不会靠近宁王,哪怕是冀州我都可以不去。”

方洗刀再次点头:“你都能为宁王做什么?”

吕无瞒道:“宁王若需金银,你只管派人与我联络,至于如何联络,以后我会告知。”

“我会用看起来完全不需要怀疑的方法把金银送到宁王手里,绝不会有纰漏,这些事,我们拿手。”

“我会为宁王物色人选,但也会先交给你过目,你若是觉得可用,就举荐给宁王。”

吕无瞒笑道:“若是你需要我为宁王打探敌情消息,我也会不遗余力。”

方洗刀这次沉默下来,许久许久之后,他问:“那你要什么?”

吕无瞒道:“宁王一统中原之前,我无所求,竭尽全力辅佐宁王。”

方洗刀又问:“若他日宁王一统中原呢?”

吕无瞒道:“那时候,我在山河印中地位,应该已经很高了吧......所以我应该亦无所求,千办大人懂我的意思吧。”

方洗刀缓缓吐气后说道:“懂了。”

吕无瞒问:“那千办大人的意思是?”

方洗刀道:“我回去之后可以暂时不向宁王提及,看合适时机,再把你引荐给宁王,前提条件是我必须确认你对宁王无异心。”

“多谢千办大人!”

吕无瞒俯身一拜:“自此之后,我这性命,便与宁王,与千办大人,与宁军,与万千拥护宁王的百姓系于一身。”

方洗刀在此时深呼吸,然后转身:“我回去之后还要好好想想,我暂时不回离开惯县,你肯定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所以你只管找我就是。”

他迈步就走,吕无瞒跟在他身后送他。

两个人出了地库,回到地面,在那小院子里,吕无瞒俯身道:“就等千办大人的好消息。”

方洗刀应了一声,转身而行。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大袖飘了一下,吕无瞒抬头看他,本还是挂满了笑意的脸忽然就僵了一下。

“差一点......”

他轻轻说了三个字。

忽然往前一冲,一掌拍向方洗刀的后背。

方洗刀似乎有所戒备,听到身后声音立刻往前加速,同时回身,左边袖口里,一条锁链甩了出去。

锁链在半空之中一抖,缠住了吕无瞒的手腕。

在这一刻方洗刀脸色一喜,手掌发力,将锁链往回收,与此同时,右边袖口里,一条铁钎刺了出来。

“断。”

啪的一声,精工打造的锁链,瞬间崩断。

吕无瞒一甩手,绕在他手腕上的锁链被他随意丢在一边,几环断开的锁链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响声。

“千办大人好演技。”

吕无瞒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差一点就被 你骗了。”

方洗刀眼神里有些疑惑,也有些失望。

吕无瞒指了指方洗刀的手:“你在有一刻,一定已经被我说动,所以你强行抓破自己的手心,以疼痛来恢复心智。”

他叹息道:“所以是差一点,差一点我就说服了你,也差一点就被你骗了。”

方洗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掌边缘处有些血迹。

他在心里也轻叹了一声,确实是差一点。

吕无瞒道:“其实你这又何必?难道我说的就错了吗?”

方洗刀回答:“有那么一刻,我确实已经被你说动,那真的是难以抵挡的诱惑,不得不说,你手段高明。”

“你选了一个好地方,在金银库房,那地方会让任何人心里的欲望滋生。”

“用大量的金银先来松懈我的心防,然后再说一些貌似极有道理的话。”

方洗刀看着吕无瞒的眼睛说道:“然而归根结底,你们求的是把持中原!”

“什么辅佐宁王,什么毫无私念?咱们还是换一个说法吧。”

方洗刀肃然道:“你们控制一个朝廷,费尽心思的挖空朝廷,挖空国家,当这个国家的利益几乎都被你们窃取之后,你们也已毁了这个国家,那就再选一个,然后再来吸血。”

“大周被你们蛀空了,你们就顺势而为加速了大周灭亡,吃饱了战争财。”

“大楚新立,你们又开始把持商业,朝政,不停的在大楚身上吸血,喝饱了盛世的血。”

“你刚刚跟我说什么?不正确的人就不配当皇帝?”

“你说的没错,只是在你们眼里,所有合格的皇子才不是你们认为的正确。”

方洗刀用铁钎指向吕无瞒:“大楚的皇子中,难道没有一个优秀之人?”

“是你们,暗中操控,只有让昏庸之人即位,你们才能想怎么吸国家的血就怎么吸,想怎么吸百姓的血就怎么吸。”

“等到大楚这样的国家被你们吸干了,你们觉得无利可图,那就再去找新的机会。”

方洗刀说道:“如果所料不差,你们根本就没打算去扶植杨玄机那样的人。”

“你们觉得,杨玄机背后的世家大族,其实已经具备和你们抗衡之力。”

“就好像金州那边的商人,他们站在府治大人身边,你就控制不了府治大人。”

方洗刀冷冷的说道:“说什么力保中原?如果没有你们山河印,大周还会延续一些年,大楚也不会如此糜烂。”

“真到了我王一统中原,我王的后人,也会被你们荼毒残害,我王的江山,也会被你们吸干榨净。”

吕无瞒摇头,长叹一声。

“你太聪明了。”

他迈步向前:“聪明到误了自己的性命。”

方洗刀哼了一声:“又岂会如你说的那般容易。”

他手里的半条锁链一甩,砸向吕无瞒的脖子。

吕无瞒左手抬起来,一把将锁链抓住,手掌一发力,锁链便瞬间在半空中绷直。

啪的一声,锁链再断。

这一息,方洗刀的铁钎也已经刺到吕无瞒咽喉前边。

吕无瞒右手抬起来,双指一夹。

啪的一声轻响,铁钎居然被他夹住,犹如没入山石之中,再难寸进。

吕无瞒放旁边一甩,铁钎被甩开,他左手一掌拍向方洗刀心口。

方洗刀脚下发力向后急退,只一息,人已经在数步之外。

刚站稳,面前迅疾飞来两个黑影,其势如电。

方洗刀的铁钎扫开一个,又横在胸前挡住了另外一个。

当当两声,铁钎上火星四溅。

那飞来的东西,竟是被吕无瞒踢过来的铁环,之前锁链碎裂落地, 被他踢起。

这片刻,吕无瞒已经追到近前,一把抓向方洗刀的咽喉。

与此同时,他左手抬起来,手指尖捏着一个响笛,屈指一弹......

一声尖锐的哨声飞上天空,传出去很远。

方洗刀侧身避开,一脚踹向吕无瞒的肚子,吕无瞒居然不躲不闪。

一脚正中。

可是在脚踢在吕无瞒肚子上的瞬间,吕无瞒肚子猛的一吸,然后又猛的往外一弹。

方洗刀无法稳住身形,向后摔了出去。

刚稳住身形,一枚铁环再次飞来。

这次不是吕无瞒用脚踢的,而是他手里捏着一枚。

铁环直接击穿了方洗刀的右肩,这又不是锐器,可见这一甩之力有多恐怖。

噗的一声,方洗刀后肩爆开一团血雾,那铁环去势不减,又打在旁边院墙上。

墙砖被打碎了一块,碎屑飞扬。

吕无瞒看了一眼受伤的方洗刀,有些遗憾的说道:“千办大人,何必呢?”

方洗刀回头看了看院墙,距离已经不远,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就走。

可就在这一刻,从院墙外边飞进来两个黑影。

方洗刀脸色一变,立刻闪身避开。

可是飞进来的两个黑影居然笔直的摔在地上,落地之后动也不动。

方洗刀这才看清楚,那是两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人,一个是王贤一个是赵克。

小院的院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缓步进来。

这个人蒙着脸,手里拎着一个昏迷过去的人,像是什么都没提着一样,一点儿都不显得吃力。

方洗刀看清楚那人手里提着的人,眼睛骤然睁大。

“千办大人,认识吗?”

蒙面的男人把手里拎着的人往上提了提:“这好像是千办大人的同伴?”

“放开他!”

方洗刀一声嘶吼。

蒙面男人将手里的人又举高了些,眼神带笑的说道:“这人叫什么来着?刚罡是吧?真是一个......很破很破的名字啊。”

他一松手,被举高了的刚罡就重重摔落在地。

蒙面男人笑道:“如你所愿,我放开他了。”

方洗刀一声怒吼,手中铁钎朝着那人刺了过去。

那人抬起脚放在刚罡的头上:“你动,他死。”

方洗刀的脚步戛然而止,他怒视着那人,眼睛里已经满是血丝。

噗的一声......

刚罡的头颅,竟是被那人一脚踩瘪!

脑壳瘪了下去,裂开,血液和脑浆往四周喷涌。

“啊!”

方洗刀一声悲鸣。

蒙面的人笑了笑道:“你不动,他也死。”

他往后撤了一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似乎有些懊恼:“来的时候,特意换了一双新鞋。”

他抬起头看向方洗刀:“你是在想,刚罡这样有戒心的人,为什么会轻而易举被我擒住?”

那人抬起手,把脸上蒙着的面巾摘下来。

在那一瞬间,方洗刀的表情僵硬住,脸色白的好像瞬间就被抽空了所有血液。

吕无瞒皱眉道:“你不该!”

那人对吕无瞒笑了笑道:“是不该,可我确实很想看看千办大人惊讶的样子。”

他转身看向方洗刀:“千办大人,我如今是三州巡按,正四品,你似乎......应该对我行礼。”

......

......

【预告预告,明天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抽奖啊抽奖,书评区也要抽奖啊抽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