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那是光

不让江山 知白 7739 2021-05-31 12:59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皇帝的大婚举办的很隆重,有些不合时宜的隆重,又好像就该如此的隆重。

大婚由武王妃亲自操持,从始至终都是,因为皇帝想要尽快办,武王妃这些天也就真的累坏了。

武王妃不想让那些朝臣们做主皇帝的大婚该如何办,所以她必然就会更累一些。

可不管怎么说,从第一次见到于若妍到大婚,前后不过十四天时间,对于一位帝王来说,这样的大婚着实仓促了些,也着实寒酸了些。

哪怕,看起来确实有些隆重。

可是皇帝不在乎,大楚的皇后娘娘也不在乎,一切都显得那么不自然,又显得那么顺理成章。

大婚之后的几天时间皇帝都没有上朝,每天一早就和皇后手拉着手去游玩,今日去御园,明日就去游湖。

以至于有些大人在心里感慨,早知道这样能让皇帝不上朝,那早就应该给他送几个女人了。

大楚都已经这个样子,朝臣们上朝都觉得尴尬,像是做戏一样......不,不是像是,就是做戏。

皇帝不上朝,他们也乐得自在,反正就是等着呗,等着他们新主子到来。

而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天命王杨玄机马上就要卷土重来。

这大兴城里愿意迎接杨玄机入城的人,比愿意继续效忠大楚朝廷的人多的多的多。

经历了上一次失败之后,杨玄机也不会再放过这次宁军不在京州的机会。

“天下。”

皇帝坐在游船上,看着两岸的民居自言自语了两个字,声音很轻,轻到他觉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皇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他身边,虽然两个人到现在为止认识还没有二十天,可是坐在一起的样子,却仿佛他们本该就这样坐在一起。

皇帝的视线从民居上收回来,看向他的妻子。

“冷不冷?”

他问。

五月末,天气已经热了,可是河道上的风不小。

皇后微微摇头:“陛下在身边,臣妾心里安静,心里安静便不觉寒暑。”

皇帝喜欢她说话,喜欢她的声音,喜欢这样的安安静静。

“朕在做皇帝之前,装作很放肆,才会让很多人安心,朕成为帝王之后,已经很久没有放肆过。”

皇帝指的是他已经几天没有上朝。

皇后轻声问:“陛下后悔吗?”

皇帝摇头:“不后悔。”

皇后笑起来,如这五月的阳光一样明媚。

“若陛下心安处是臣妾,臣妾就这样一直陪着陛下,若陛下心安处是那里......”

皇后指了指河岸上的民居后说道:“那臣妾应该劝陛下,帝心存社稷,世上万千难,陛下也可迎风破浪,世上万千劫,陛下也可一帆风顺。”

皇帝一怔。

皇后笑着看他。

皇帝沉默片刻,回头吩咐甄小刀:“回宫,上朝。”

这一刻,甄小刀也笑起来。

他充满感激的看向皇后娘娘,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皇后娘娘的眼神里,仿佛有令人宁静的星辰大海。

“朕上朝,你要坐在朕身边。”

皇帝对皇后说。

皇后摇头:“陛下,祖制不可违,朝纲不可废。”

皇帝却异常坚定:“朕心安处,是你。”

坚定的有些不像是他。

皇后沉默了许久,点头:“那臣妾就听陛下的,陛下希望臣妾在,臣妾就一直在。”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每次上朝,皇后都会坐在皇帝身边。

哪里有什么朝事,那些已经不把自己当朝臣的大人物们,不会再为大楚尽心尽力,倒是更愿意对皇后临朝表达不满。

可是这次皇帝根本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只当他们的话是放屁。

或许是那些大人物们觉得,皇帝是沉迷于女色了,反而是好事,所以后来也就不再揪着这件事不放。

可是渐渐的,他们发现事情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

皇后坐在皇帝身边,她一句话都不会说,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

可是有她在身边的皇帝,整个人看起来都神采奕奕,看起来和前阵子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

皇后知道本分,她坐在朝堂上,从来都不会干预什么,然而她只要在,皇帝就像是充满力量。

皇后说,陛下心里有民心,但陛下没有听到过民心,因为宫墙太高,因为朝臣太重。

又高又重,就挡住了民心民意。

于是皇帝就和她抽出时间来去民间走走,两个人换上便装,去吃不值钱的街边小摊,和那卖饭的人聊上许久。

皇帝问他,如果贼兵围了大兴城你会怎么办?

那中年男人说,我能怎么办?我有妻儿老小,大概是认命了吧。

若是以往,皇帝听到这句话一定会生出怒意,不可抑制的怒意。

可是今日,皇后的手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他就忽然明白了,百姓们不是不忠诚,而是无奈。

皇帝还想问那中年汉子,如果朝廷给你发放饷银,照顾你的妻儿,你愿意为朝廷作战吗。

可是他还没有问出来,皇后问那中年男人:“若贼兵凶狠,会伤及你的妻儿呢?”

中年男人把切菜的刀狠狠剁在案板上:“除非我先死,不然就干他娘的。”

皇帝怔住,看到皇后在对他微笑。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城中便陆续张贴告示出来,历数大贼李兄虎所做下的残暴之事,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李兄虎的贼兵所过之处,男人尽皆被抓走充军,老弱儿童都被杀掉,而女人们,都会被贼兵糟蹋致死。

那些宣扬应该忠君爱楚的告示被覆盖,但是城里的人,却好像逐渐也有了改变。

东书房,皇帝在沉思如何应对危局,皇后在旁边为他绣手帕。

皇帝回头看她,阳光照在她脸上,她身上好像有圣洁的光辉。

“朕心里安宁。”

他说。

皇后放下手里的绣布,坐直了身子,看着皇帝说:“陛下心里,应该不安宁才对。”

皇帝问,为什么。

皇后说,因为陛下心里有百姓,百姓们心里不安宁,陛下也不安宁,陛下说安宁,只是在哄我开心。

皇帝沉默。

皇后又说,陛下心里有百姓,可是百姓们不知道,陛下得让他们知道才行。

皇帝眼睛亮了一下,他问:“如何让百姓知道?”

皇后说:“陛下站的太高了,是这世上站在最高处的人,百姓们抬着头使劲儿看,也看不清楚陛下,所以要让百姓们知道陛下心里有他们,陛下得先下来。”

皇帝懂了。

第二天城里又陆续张贴出来告示,陛下要招募新军,这次,陛下会以一名新兵的身份,和百姓们同吃同住。

百姓们才不信呢,于是他们看到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站在一辆马车上,没有车厢的马车,她换上了一身英姿飒爽的战甲。

她一路高呼,说陛下 知道贼兵凶残,所以这一次,陛下要亲自上阵保护他的子民。

她朝着百姓们喊,陛下就在校场等你们,陛下说他要和你们一起训练如何放箭,如何握刀,如何让敌人不敢欺辱你们的家人。

于是,百姓们将信将疑的去了,于是,他们真的在校场上看到了皇帝陛下。

从这一天开始,皇帝没有回世元宫,他住在了校场的帐篷里。

皇后也没有再回世元宫,她换上了粗布的衣服,系上了围裙,亲自为百姓们去熬粥做饭。

参军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这支军队的士气,和以往招募来的新兵完全不一样。

皇帝会和他们在校场上摔跤,会和他们一起呐喊,一起操练,一起在大雨中朝着想象出来的敌人冲杀。

而不管皇帝在哪儿,总是能在不远处看到皇后的身影。

在一个角落处,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看着在雨幕中和百姓们一起操练的皇帝,稍稍把视线转移一些,就看到了在不远处,没有擎伞,站在雨中也看着陛下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是仙女吧。”

惠春秋自言自语了一句。

内侍总管甄小刀使劲儿点了点头:“是,皇后娘娘一定是。”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皇帝陛下,只是因为皇后娘娘的出现,皇帝不再是一个只会在自己心里想要力挽狂澜的人。

付诸行动的皇帝陛下,让百姓们也看到了希望,也让皇帝自己看到了希望。

“如果皇后娘娘早一点来该多好。”

甄小刀说。

惠春秋嗯了一声后感慨道:“是啊.....如果皇后娘娘早一点出现的话,可能早就不一样了。”

他们看到皇帝忽然从队伍里跑出去,拉着皇后娘娘跑到一处屋檐下,他告诉皇后说,你不能淋雨。

皇后说,我说过的,要一直陪着陛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那么璀璨。

皇帝摇头说你得听我的,我是你丈夫。

他没说我是皇帝,所以皇后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的星辰大海更加明亮。

她点头,说要听丈夫的。

于是皇帝笑了,跑回到大雨中和百姓们再次一起训练,百姓们欢呼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欢呼,反正就是都很开心。

每个人都看到了皇帝的改变,很多人也都一样的开心。

可是也有很多人不开心。

在另一处屋檐下,那些身穿锦衣的大人们看着雨中的陛下,眉头紧锁。

他们想着,这样的皇帝,似乎不是一个好皇帝了,如果皇帝都不是好皇帝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不知道是谁先把目光转移到了皇后那边,于是这个屋檐下的所有人都看向了那边。

“这样可不行。”

有人自言自语。

他不是说给别人听的,可是别人都听到了。

于是有人附和:“是啊......这样下去可怎么行?”

“陛下身为至尊,怎么能和一群泥腿子如此厮混,有违祖制啊。”

“是啊,有违祖制。”

“陛下是明智之君,只是被人蛊惑。”

“嗯,你说的对,陛下只是被人蛊惑了。”

他们再次看向另外一个屋檐下的那个少女,他们这边有一大群人,而那个屋檐下只有皇后一个人。

这群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大人物,眼神里也有了光。

只是,这光,很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