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盆架不错

不让江山 知白 74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之所以敢带着那个神秘的人回到自己家里,是因为他现在已经相信这个人确实没有歹意。

虽然他出手杀那些山匪的时候,这个人没有直接帮忙,可是李丢丢感觉的出来,每一次他出手的时候,在暗中那个人始终都在,而且很精准的出现在他不好防备的位置。

如果这个人要出手杀他的话,李丢丢纵然不会被杀,怕也已经受伤。

在那一刻李丢丢就知道,这个人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然后出现在他需要防备的地方,是在保护他。

再有就是,当这个人把钱袋子放在那女人脚边的时候,李丢丢觉得他是一路人。

“好汉。”

李丢丢一边走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

七当家摇头道:“除了大哥之外,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我说话可能有些直接,你不要介意......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到我可以告诉你我名字的地步。”

李丢丢点了点头道:“确实很直接。”

七当家不是一个很善于交流的人,他和李丢丢和长眉道人这样贫嘴可以贫一天一宿不停下来的人,完全是两个类型。

如果能赚钱,那俩别说一天一宿,两天两宿也没事啊。

而七当家是那种,你对他说我给你点钱你陪我聊会儿,他觉得你有病。

他也不是很喜欢说话,他觉得和人交流是浪费时间,与其有那个交流的时间不如喝点酒,然后睡一觉。

他睡觉也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睡觉自然是越舒服的地方越好,他喝多了睡觉就喜欢爬树,在树杈上睡觉,所以燕山营的人总是说他一喝多了就失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其实他是爬树去了。

七当家觉得如果自己不聊几句的话确实显得很别扭,脑袋里千回百转的想了很多,该说什么,问什么,又或者问题太多人家会不会有些不满。

所以就这样想着想着就到了李丢丢家门外,到了地方之后他觉得反正也没说,索性就不说了吧。

李丢丢在门外敲了敲,怕师父和燕先生误会是别人,敲门的手法是用的和他师父约定好的手法,轻九下,重一下。

七当家敏锐的感觉到这敲门的方式有些特别,终究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九轻一重?”

李丢丢:“......”

他看向七当家说道:“你连我的名字都没有问,却问了一句这个......”

七当家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

门被人从里边拉开,长眉道人看到李丢丢那一刻,明显松了口气。

“这位是?”

长眉见李丢丢身边跟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于是问了一句。

李丢丢回答:“捡来的。”

七当家一怔。

燕先生也已经跑了过来,见李丢丢那一身的血,脸色顿时变了,他指了指李丢丢身上,李丢丢摇头道:“我没受伤。”

燕先生松了口气,然后看向七当家:“多谢你相助。”

七当家回答:“我没有。”

不多时,李丢丢洗了澡换了衣服,回到客厅里的时候发现师父他们三个人坐在那,气氛格外的别扭。

七当家就坐在那一口一口的喝茶,也不说话,也不看那俩人。

李丢丢出来后笑了笑道:“茶叶不是很好,你凑合喝着,一会儿我看看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做,咱们吃点宵夜。”

七当家点了点头道:“确实不好。”

李丢丢:“......”

李丢丢去厨房看了看能做点什么,虽然真的不是很擅长做饭,但凡事都熬不过一个学字,再笨的人只要肯学,只要肯一直学,大概就会明白,有些笨真的不是靠努力就能解决的。

好在李丢丢不笨,差不多简单的饭菜琢磨琢磨还能收拾出来,比如炒个鸡蛋,比如炒个肉片之类的,反正就那么回事。

大概收拾了小半个时辰,李丢丢端着几盘菜进屋,屋子里那三人还在那坐着,各喝各的茶,依然没有交流。

长眉道人不是没有试探着想多聊几句,可是他发现这个人根本就没打算和别人聊天。

饭菜上桌,李丢丢打开两壶酒,想给他们都满上一杯,七当家直接伸手把一壶酒拿过来,也不用杯,举起来就朝着自己嘴里要灌。

酒壶都到嘴边了,他忽然又停下来,把酒壶放下。

李丢丢问:“怎么了?”

七当家摇了摇头,没回答。

李丢丢心想人家是不是觉得这酒不够好?

所以他又问了一句:“酒不对你胃口?这酒确实不贵......”

七当家道:“闻出来不贵了。”

李丢丢:“......”

好尴尬啊。

好在这次七当家补充了一句,稍稍缓解了一下这尴尬的气氛,虽然这缓解的力度也就那么回事吧。

“我答应大哥,一年之内不喝酒。”

他端起来一碗白米饭,夹了些菜就开始吃,吃了两口后把菜拨到一边,开始只吃白米饭。

李丢丢都不敢问了,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个怪人会说什么。

长眉道人也觉得尴尬,陪着吃了几口饭菜后看向李丢丢说道:“手艺提升了不少,虽然说不上有多好吃,但......”

七当家道:“挺难吃的。”

李丢丢差一点说出来送客两个字。

燕先生倒是噗嗤一声就笑了,他觉得这个怪人的性格其实还行,是那种有什么说什么,不会拐弯,这样的人其实反而比那些擅长拐弯的人容易相处。

“我吃饱了。”

七当家起身,然后看向李丢丢总算是问了一句该问的:“你叫什么?”

李丢丢回答道:“我叫李叱,叱咤风云的叱,我在四页书院读书,甲字堂学......”

话还没说完,七当家已经出了屋子。

“知道了。”

然后人纵掠而起,瞬间就消失了一样。

燕先生看向李丢丢问道:“这位......耿直的壮士到底什么来路?”

李丢丢回答道:“他是燕山营大当家虞朝宗派来保护我的人,一开始我对他身份还有些怀疑,今夜我去客栈那边,他始终都在暗中保护我,所以就信了。”

燕青之点了点头:“传闻天王虞朝宗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信义第一,所以江湖上的人都对他很敬重,既然是他派来的,应该不会是坏人。”

长眉道人却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是真心不想丢儿和燕山营那些人有什么联系。

在他看来,匪就是匪,贼就是贼,就算被人称之为天王,那还真的就是天王了?还不是大土匪头子罢了。

占山为王的一群叛军,可能会坏了李丢丢的前程。

在长眉道人眼里什么是真正的前程?自然是入仕为官,哪怕大楚朝廷已经腐坏到了这个地步,哪怕大楚江山已经糜烂到了这个程度,可他依然觉得那才是正经出路。

最不济,等将来学成了不能入仕,也如燕先生那样做个教书的人,最起码受人尊敬。

他真的觉得李丢丢不能和那些叛军江湖客混在一起,那是自毁前程。

可是他又不会明明白白的对李丢丢说些凶狠的话,他怕孩子的心里会怨恨他。

所以难受的,是他自己。

“我吃饱了,我去睡一会。”

长眉道人今夜的经历让他有些吃不消,他其实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自己的徒儿已经开始变成一个江湖客,夫子庙门口的那场厮杀,让他觉得自己不认识自己的徒儿了。

等长眉道人出去之后,燕先生压低声音说道:“你师父可能......不太希望你和江湖上的人有来往,他看起来有些失望。”

李丢丢点了点头:“我知道。”

燕先生道:“你师父年纪大了,凡事还是要多顺从一些。”

李丢丢又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燕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后问了他一句。

“你为什么没有想过去通知夏侯琢。”

李丢丢没有立刻回答,夹了口菜,然后叹息道:“还是不吃了......先生,我没有告诉夏侯琢,是因为我想看看,我自己能不能把事情解决。”

燕先生嗯了一声。

他懂。

人啊,哪怕你有再逆天的朋友,最终要靠的还是自己,如果自己一无是处,再逆天的朋友也只能给你富贵,不能保你生死。

而依赖别人的时间久了,人就变了一个废物。

“知道了。”

燕先生起身,伸了个懒腰后说道:“我也去睡了,今夜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不想问,但......这样的事以后还是尽量少一些。”

李丢丢俯身道:“先生放心,如非必要,我不会做。”

燕先生点头,看了看那菜饭。

“确实不好吃。”

然后走了。

李丢丢心说这么快你们就都被那个神神秘秘的家伙传染了吗?丢生艰难啊。

七当家回到自己住的客栈里,躺在床上却怎么都没有睡意,他闭着眼睛,可是脑海里思绪太亢奋。

他在脑子里把李叱今夜的所有举动都复盘了一遍,越是仔细去想,一些细节就越是清楚起来,而这些细节越清楚,他就越觉得李叱可怕。

许久之后,他起身,取了纸笔写了一封信,想着等手下人回来再让他们把信给大哥送回去。

其实信很短,只有几十个字。

大概的意思是,大哥......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务必把李叱请上燕山,务必让他成为绿眉军的一员。

信写好之后他贴身收好,算计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大概会多久回来,因为实在是有些兴奋,所以竟是这样思考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燕先生起床洗漱,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蹲着马步的李丢丢,他过去站在李丢丢身边说道:“把胳膊往两边平伸出去。”

李丢丢想着燕先生这是要指点自己武艺了,于是很听话的把胳膊平伸。

燕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把毛巾挂在李丢丢胳膊上了。

李丢丢:“......”

长眉道人打了个哈欠从里屋出来,看到这一幕后点了点头道:“盆架不错。”

燕青之若有所思的说道:“盆?”

然后他把李丢丢往两侧平伸的胳膊摆到向前伸出去的位置,打了一盆水放在那两条胳膊上架着。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确实不错。”

李丢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