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六十章 疯子才能看到的事

不让江山 知白 687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啪的一声。

玄武的拳头被一只手挡在半空,那只手张开伸着,拳头打在他掌心,便不可寸进。

掌心吐力,拳头竟是被震的向后退了回去,连玄武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后撤了一步。

“苏入夜!”

玄武眼睛瞪的那么大,朝着那青衫书生怒吼道:“老子和你打过那么多年都打不过你,但是老子还是要打你。”

然后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青衫书生后撤一步,那拳头就在他面前追着过来,他后撤的时候,抬起手用双指在玄武的拳头上按了一下,那拳头就往下坠,一拳轰在地面上,把地都砸出来一个坑。

李叱看到这一幕,眼睛就已经眯了起来。

借力卸力,竟然能运用到如此地步,这个叫苏入夜的男人强的离谱,在李叱所见过的绝世强者之中,或许已经到了一之上的高度。

只是看到了这么多,李叱心中便有了判断,此人的实力,应该差不多可与那位楚先生比肩。

玄武的实力有多强李叱见到过,曹猎也曾经告诉过李叱,云雾图中的顶尖存在,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那四人。

而青龙苏入夜,就是顶尖中的顶尖。

楚先生的武艺已经到了大道至简的地步,你可说他没有招式,也可举手投足都是招式,他甚至已经到了没有气势的那种境界,看起来只是个普通人。

苏入夜这轻轻一按,就将玄武那刚猛霸道的一拳全部力量卸于大地,这也是大道至简。

“你大爷!”

玄武骂了一声,起身就继续向前。

“别打了。”

霓凰快步过来,拉了玄武一把:“不用了。”

玄武一怔,回头看向霓凰,霓凰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吐出:“我自己来。”

玄武又一怔。

霓凰脚下一点,身如落叶,轻飘飘的旋转起来,连环几掌攻向苏入夜。

苏入夜在霓凰面前却连格挡都不挡了,只是不断的闪避。

两个人的身法之妙,看起来甚至不像是在动手,而像是在共舞。

高希宁看着看着,连瓜子都忘了吃。

然后觉得手心里痒了一下,低头看,就看到李叱一边看着那边打架,一边从她手里拿瓜子吃。

玄武叹着气走回来,表情格外复杂。

李叱其实也能看得出来,玄武对苏入夜动手,其实是怒而非恨,如果是恨的话,那两拳就不是打苏入夜的面门。

他大概,只是想在那张漂亮的脸上打上两拳,最好是能打掉一颗牙,或是把鼻子打出血。

“孙先生,坐。”

李叱指了指旁边的板凳。

玄武名为孙归隐,当年在云雾图的时候,他和白虎聂摄关系最好,聂摄被称为刀霸,而他被称为拳霸。

自从聂摄开玩笑管他叫龟隐之后,这名字就在云雾图中传开,倒是应和了玄武的称呼。

“没事吧?”

归元术有些担忧的问了一句。

孙归隐摇了摇头:“没事......”

说完这两个字后沉默了一下,然后又稍显苦涩的笑一声:“不只是我没事,其实也没我的事。”

归元术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一时之间不 知道能说些什么。

说老孙可怜吗,他不可怜,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甚至对霓凰都没有任何的索求和欲望,他只是想守着。

如果他觉得自己是可以替代苏入夜成为霓凰的男人,然后才去守护这个女人,而霓凰对他却始终没有情感上的归属,那么他确实可怜。

可老孙是个看起来执拗,但执拗于原则的人,谁若觉得他可怜,大概是无法理解他的那种坦荡。

“他俩会打多久?”

归元术问。

老孙道:“如果苏入夜一直这么让着她的话,他们可以一直打下去,以前也不是没打过,打到霓凰累吐了。”

归元术当然也知道老孙有多强,所以心里震撼了一下,老孙说过,霓凰的实力在他之上,而青龙苏入夜一直都在让着霓凰,这岂不是说青龙的实力比老孙要强的多?

“这家伙,什么来头啊。”

余九龄在旁边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

老孙以为余九龄是在问他,所以回答道:“你知道很久以前,就是大楚开国之前,江湖上曾有南北双剑吗?”

余九龄摇头,南北双剑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道门双贱他认识,两个还都是小胖子,一个是小张真人一个是彭十七。

彭十七前阵子回终南山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家伙离开之前和余九龄喝酒,余九龄问他,你什么时候改名叫彭十八。

彭十七有些悲伤的说,已经两年多了,看来十八无望。

余九龄说你别这样悲伤,等到你六十岁的时候,可能就叫彭十三了,不,也许是彭七。

老孙又问了一句:“你不知道南北双剑,那你知道大楚开国皇帝,曾经是天下第一剑客的弟子吗?”

余九龄摇头,他还是不知道。

他只知道大楚开国皇帝是江湖出身,而且地位很高,在江湖中有一呼百应的号召。

老孙道:“周末年,出了一位剑客,叫苏牧歌,一把长剑,天下无双,那时候,他是站在最高处的人,如果说他在山顶,连半山处都没有人,所以他又被江湖上的人称之为长歌剑仙。”

“苏牧歌曾经说过,他有三样都是天下第一,剑法与朋友,是其中之二,但他最得意的是酒量,他朋友说,这句话是苏牧歌唯一吹过的牛皮,因为苏牧歌的酒量就是个渣。”

老孙缓了一口气,坐在旁边的李叱是个极合格的听众,立刻递上去一杯茶,老孙接过来润了润嗓子,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苏牧歌太强了,强到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因为没有对照,不管是谁与他交手,也只是一剑而已。”

“所以他离开了江湖,不知所踪,有人说他远游出海,还有人说他只是在东海一带隐居,因为他爱的女人,最喜欢看大海日出。”

老孙喝了口茶后继续说道:“大楚开国皇帝,就是苏牧歌后人的弟子,那位剑道宗师名为苏桃,一生只有两个弟子,一个是杨苻坚,一个是他儿子苏画晨。”

他看向余九龄问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楚皇剑敢称天下第一剑了吗?其实那不是杨家的剑法,那是苏家的剑法。”

李叱忽然间就明白了。

他看向老孙问:“苏入夜是不是有个妹妹?”

老孙点了点头:“听他提起过,他是有个妹妹,叫什么我却忘记了。”

李叱叹道:“苏小苏。”

天上谪仙惊鸿现,不及人间苏小苏。

原来武先生的夫人,竟是有如此的出身。

老孙点了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苏家,其实怪可怜苏画晨太信任他师兄了。”

听到这句话,李叱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

大楚开国皇帝杨苻坚那样的人,在立国称帝之后,怎么可能还允许有一个可以威胁到他的人在身边。

苏画晨是苏家的嫡传,剑法也许还在杨苻坚之上。

老孙道:“他用毒酒暗算苏画晨,苏画晨回家的半路上毒发,据说当时大笑三声,气绝而亡......好在是苏家有后,躲藏起来,之后就再无苏家人的消息,一直数百年。”

他看向苏入夜:“直到这个疯子出现。”

说完这句话后,他又补充一句:“他真的是个疯子。”

余九龄不以为然的说道:“疯子太多了,咱们这边就不少,回头你熟悉了就知道,各种疯子都有。”

老孙摇头:“他不一样。”

余九龄好奇起来:“他是怎么疯的?”

老孙沉默了片刻,眼神里有些飘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有一天夜里,我看到他站在树下抬头看着月亮,我问他在想什么,他指了指月亮上说,他看到了有人在月亮上跳着走。”

老孙叹道:“我当时说,那他妈不是兔子吗?传说中,广寒宫里那只兔子,不就是跳着走的吗?”

老孙看了余九龄一眼:“他跟我说,是白色的,但不是白色的兔子,他还说,不是现在,而是以后,也许是很久很久以后。”

余九龄笑道:“这不是疯了,这是癔症。”

老孙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后来我与他出海过一次,从东海之外的桑国来了许多会奇诡武艺的人,偷走了咱们中原一件至宝,名为开混鼎,我们两个知道后去拦截。”

“在船上的时候,他低头看着那深不可测的大海,又发疯了......他说他看到海水下边,有一条无比巨大的铁鱼,能在很深很深的水下游动,可是那铁鱼身子不会动,尾巴也不会动,更没有眼睛,但是有个奇怪的大鼻子。”

余九龄在脑海里勾勒那铁鱼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却无法清楚的想象出来。

老孙道:“后来,我们带回了开混鼎,杀光那些桑国派来的奇诡武士之后,他看着那些尸体,又发疯了,他说这些人将来会在中原大地上肆虐,杀人数以亿计,然后他又摇了摇头说,不对,怎么忽然就没了。”

老孙叹道:“我问他什么忽然就没了,他说桑国忽然就没了,没有桑人在中原肆虐了。”

余九龄看了看李叱,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当家的,你怎么看?”

李叱摇了摇头,这种事他也无法解释清楚,说是癔症吧,可听起来又不像。

老孙继续说道:“我问他,一会儿你说有,一会儿你说没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老孙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没回答我,忽然抬起手指向大海的远处,问我看到了吗?”

“我问他看到什么了?因为我确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问我,难道你没有看到一个年轻人,蹲在一头巨大的鲸鱼破浪而行吗?”

老孙看向李叱:“我看了,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大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