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零五章 一个半时辰

不让江山 知白 77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天下第四竟然没有退缩,或许他是真的觉得自己是天下第四,可以硬抗对面的数百黑衣廷尉。

大地,河海,万物,与他。

李叱说,我不是妖怪,我擅长捉妖,所以知道妖怪们是怎么想的。

天下第四听到这句话后居然还笑出来,看着李叱认真的说道:“那宁王你可能真的不算是一个合格的捉妖师,妖精千变万化飞天遁地,哪有那么好抓的。”

李叱点了点头:“捉的还少,再多些就合格了。”

天下第四往后指了指:“后边也安排人堵上了吗?”

李叱又点了点头。

天下第四有些敬佩的说道:“如果换做是别的什么王,此时一定躲在手下人身后,看着手下人前赴后继的往前冲,最多摇旗呐喊,而你不是,所以只这一点,我便佩服你。”

李叱笑道:“你见过我吗?熟悉我吗?若没见过又不熟悉,何来的佩服?”

天下第四道:“没见过,也不熟悉,但是现在见识到了,所以以后我会加倍小心一些,最好不要落在你手里。”

李叱道:“你没见过我,也不熟悉我,所以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站在别人前边,而不是躲在他们身后。”

天下第四好像很好奇也很好学的问道:“那是为什么?”

李叱道:“因为火把在我的身后,你就看不清楚我的脸,而我若是站在我的人身后,火把的光亮会让你看清也记住我的样子,万一今天杀不了你的话,那以后你可能会来杀我。”

天下第四思考了一下,点头:“确实很有道理。”

他问李叱:“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李叱道:“等我的人瞄准好。”

说完后他忽然一矮身,在他背后,数不清的弩箭朝着天下第四打了过去。

这院子里,站着那么多黑衣廷尉,每个人的连弩都装满了弩箭,每个人的射术也都足够精准。

天下第四在李叱下蹲的那一瞬间就向后掠了出去,脚下一点,人已经在丈余之外,落地之后再次发力,横向跳出去,人已经躲在了房子后边。

那么多弩箭激射过去,却没有一支弩箭伤到他。

只凭这一点,天下第四的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不要忘了,他在这之前先后受过两次伤,而和他交手的两个人都堪称绝顶高手。

有人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换句话来说,武有极致而文无止境。

练武的人,就算天赋再高,也会到达人体极限,这世上没有神仙鬼怪,不会飞天遁地,也不能千里之外取人性命。

然而没有人可以说,我已经学到了这个世上所有的文化,达到了知识的极限。

天下第四转到了房子后边,看了一眼后窗,那里隐隐约约透着灯火,所以他忍不住笑了笑。

后窗关着,可是对于天下第四来说这有什么意义呢?

他一拳将后窗轰碎,在碎木中,人影一闪,天下第四已经掠进房中。

不出他的预料,那位武先生的夫人,果然是躲在屋子里。

“武先生艳福不浅。”

在他看到那个貌美妇人时候,还有时间由衷的感慨了一句,因为武先生的妻子确实很美,然后他跨步向前,一把抓想武夫人的咽喉。

武先生从来都不会管他的夫人叫武夫人,在他这,她永远是那个苏姑娘。

九天玄女惊鸿现,不及人间苏小苏。

那是因为,苏小苏就是惊鸿现。

剑如惊鸿。

诸葛井瞻查到了追杀他们的人是武奶鱼武先生,也知道武先生的武艺登峰造极。

能把天命四杰之一的傅白雨吓得掉头就跑,一身逃命的绝技几乎全都用出来才勉强脱身,武先生的实力有多强自然显而易见。

但是诸葛井瞻查不到,武先生最强的是剑,而武先生的剑,是苏小苏教的。

天下第四看到那惊鸿一现的时候眼睛就骤然睁大,迅速的后撤,同时双手一拉,几根琴弦被他拉直了挡在身前。

他没有带来他的古琴,但他带来了几根琴弦。

他的琴弦也是特殊材质打造,寻常的兵器根本就斩不断。

然而苏姑娘的剑,在出招一半的时候却忽然变了,由斩为刺。

剑术啊,刺才是最主要的。

天下第四大惊失色,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剑从几根琴弦之间的缝隙里刺了过来。

他在这个时候,激发出了全部的潜能才勉强避开一些,那一剑将他的左边耳朵切了下来。

天下第四立刻将琴弦抖出去逼退苏姑娘,双脚点地,又从后窗以倒缩的姿势飞了出去。

人到了窗外,天下第四哪里还顾得上他没了一只耳朵,手中琴弦甩出去刺入房子后边的树干,手上发力,人悠荡了出去。

不得不说,换做别人的话可能在刚才倒缩出窗外的时候就被弩箭射死了。

可他居然能以一种奇诡的姿势避开,然后悠荡着出了院墙,这种身手和反应,天下少有。

天下第四的手上有一双特殊的手套,不然的话,以琴弦之锋利,他的手早就被切割成无数碎片了。

也是因为这手套,他在半空中还震落了几支瞄的极精准的弩箭。

人在半空,天下第四还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宁王李叱依然站在院子里,好像在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这让天下第四心里一寒,宁王李叱能有那种笑意,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天下第四荡出围墙后落在旁边巷子里,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巷子口。

在疾冲的时候他还在思考,刚才宁王的笑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一瞬间觉得心里都生出来一股寒意。

片刻后,他想明白了。

就在不久之前,宁王李叱对他说,我之所以站在他们身前,是因为这样的话火把就在我身后,你便看不清楚我的脸。

然而在刚才他逃出来的那一瞬间回头,看清楚了宁王的脸。

所以......

天下第四心里竟是有些发慌。

与此同时,大街上。

廷尉府的马车在青石板的路面上轧过,车轮发出的声音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有一点点刺耳。

豫州城宵禁,大街上只有这一支队伍,一辆马车,还有二十几名黑骑护卫。

马车是廷尉府都廷尉大人的马车,她不习惯也不想住在廷尉府里,因为李叱不住在廷尉府里。

所以不管多忙,不管忙到什么时候,高希宁都会回到家里,而不管她什么时候回去,李叱都会用一张在她看来最帅气的笑脸迎接。

傅白雨蹲在屋顶上看着那辆马车缓缓向前,他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杀武奶鱼的妻子?

根本不值得有那么大的动静。

杀一个官员的妻子算的了什么,杀宁王的未婚妻才是真正的大事,才能真正的打击到那被誉为人皇的宁王。

“人皇......”

傅白雨哼了一声。

这才是他们的计划,天下第四去杀苏小苏只是去做一个诱饵罢了。

杨玄机有门客数千,这数千人全都加起来,他们所有杀人的手段都 算上,也不如傅白雨一个人会的杀人手段多。

他精通易容,暗杀,下毒,只要是能杀人的手法,他都精通。

所以出现在这里的才是他。

他比天下第四还早半天进了豫州城,诸葛先生说,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今日。

在豫州城外做一些事算什么呢?

烧掉十座县城里的粮仓,也比不过杀掉宁王的妻子。

他把身上的黑色披风拽掉,然后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大街上,马车还在往前走着,后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黑骑队伍立刻戒备起来,马车停住,黑骑列阵。

可是从后边追上来的,是廷尉府千办虞红衣。

虞红衣疾掠而来:“大人小心,宁王在武先生府里等到了刺客,但是那刺客可能是诱敌之计,他们的目标或许是大人你。”

喊着话,虞红衣已经到了车边。

黑骑士兵们坐在战马上,朝着虞红衣俯身行礼。

虞红衣靠近马车抱拳俯身:“大人,距离王府太远,先返回廷尉府,我已经调集人手布防。”

马车的车门被人打开,朝着虞红衣招了招手,示意上来说。

虞红衣立刻点头,迈步登上马车。

就在这一刻,虞红衣忽然抽出软剑,朝着马车里的人一剑刺了出去。

砰地一声!

车厢居然都碎了。

虞红衣从马车里飞身出来,一双眼睛满是惊恐。

可是他才跳起来,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他的脚踝,虞红衣在这种情况下毫无挣脱办法。

而对方也显然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那只手抓着他的脚踝把人抡起来,重重的砸在地上。

下一息,虞红衣再次被抡了起来,又重重的被砸在另一边地上。

一只脚踩下来,正中虞红衣的脖子,这一脚的力度,好像能将脖子里的骨头都踩碎了似的。

再下一息,那人一脚踩着虞红衣的左腿,右手抓着虞红衣的右腿往上狠狠的一撕。

咔嚓一声......惨不忍睹。

可是出手的人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一伸手握住车辕,稍一发力把车辕掰断,然后狠狠往下一刺。

噗!

车辕直接贯穿了虞红衣的胸口,车辕比胳膊还要粗,掰断下来的这一截有七八尺长,却有一多半都插进了地下。

虞红衣身下的青石板都被戳碎,车辕贯穿进入大地。

在那一瞬间,虞红衣的身子往上折了一下,然后又落下去。

按着车辕的那只手再次发力,小半截露在外边的车辕,竟是硬生生都被按了进去。

出手的人是李叱。

他一伸手在虞红衣的脸上抓了一下,那脸上的易容就被抓掉了大半。

李叱低头看着被暴打而死的人,眼神冰冷。

与此同时。

武先生府中,宁王李叱伸手在自己脸上抓了一下,一张精致的面具随即被揭了下来。

露出本来面目的余九龄笑了笑,回头看向那些气息森寒的廷尉:“我扮的像不像?是不是毫无破绽?”

廷尉们漠然的看着他,看的余九龄觉得自己好无趣。

余九龄想着,跑了的那个跑不了,而当家的在等的也一定跑不了。

当家的在城墙上想了一个半时辰,这些刺客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因为能让当家的想上一个半时辰的人,不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