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六章 第二次

不让江山 知白 735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其灵山。

天命军大营。

杨玄机看着桌子上那碗热气腾腾的面发呆已经有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看他脸色,大概想的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

今天是他的生日,三十六岁生日。

明明才这个年纪,可是他感觉自己最近越发像个老人一样,总是会多愁善感,会有莫名其妙的怒火,情绪上的失控,总是在突然之间。

“主公。”

手下第一谋臣诸葛井瞻看向杨玄机,知道主公可能又是因为和宁军交战的事而分神。

“先吃面吧。”

诸葛井瞻劝了一句。

杨玄机把面碗端起来,在心中好好的劝了劝自己,这才开始吃,然而实在是吃不下......

从开战以来,他曾经百战百胜的天命军,就一次都没有赢过宁军。

那个叫唐匹敌的年轻人,好像就是上天专门派下来克制他的,来恶心他的,来打击他的。

“豫州那边有消息来吗?”

杨玄机一边吃面一边问。

诸葛井瞻摇了摇头:“没有书信来,臣下猜着,十之七八应该是败了。”

杨玄机的筷子停在半空中,他忍不住长叹一声。

“正面战场上,我们已经和唐匹敌大大小小打了有十几战,从无胜绩......本以为可以在唐匹敌的背后发动奇袭,可是又没能成事,是我对那些人的期待太高了吗?”

杨玄机看向诸葛井瞻:“从出蜀州以来,我从没有如此的一筹莫展过。”

他放下筷子,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这世上若有奇才,可助我击败唐匹敌,我愿意封他为万户侯,不......开国公,甚至,封郡王都可以。”

诸葛井瞻劝道:“那些人本来就不堪重任,如果他们能成事的话,在宁王李叱派唐匹敌攻打豫州之初他们就已经成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杨玄机忽然一把拉住诸葛井瞻的手:“诸葛先生,可有什么妙计破敌?还请教我。”

杨玄机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真的礼贤下士,只要是他觉得有才能的人,就算是没有现成的职位安排,也会把人留下来养在府里。

在蜀州的时候就是如此,到了现在,他养着的门客已经有四五千人之多。

诸葛井瞻心里其实也有些着急,天命王的大业发展到今天,算是真正的遇到了屏障。

在遇到唐匹敌之前,天命王一帆风顺,顺到让人觉得都不可思议的地步,不管做什么都如有神助。

曾经,诸葛井瞻以为,天命王称帝的最大障碍是武亲王杨迹句,他们出兵攻打到荆州的时候,果然被武亲王拦住。

双方僵持不下,武亲王虽然兵少,可是他领兵的能力远超杨玄机,也远超杨玄机手下的诸多战将,所以打了一个五五开的局面。

就在杨玄机有些发愁的时候,武亲王杨迹句不得不分兵离开,留下一员大将镇守荆州。

可是这个人,外强中干,杨玄机没怎么费事,就用买通此人手下的法子,怂恿此人与天命军在城外一战,结果天命军大获全胜。

自此之后,杨玄机率军攻入荆州,势如破竹,只半年不到,就将整个荆州都收入囊中。

到了这个时候,杨玄机就要面临选择,是直接攻入京州兵锋直指大楚都城,还是等一等让别人先打,把最难啃的一块骨头让别人去啃,他去攻打豫州等地。

诸葛井瞻的意思是,先放一放,大楚虽然已经崩塌至此,可是在都城之中,依然有足够兵力坚守。

当然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

杨玄机是大楚皇族,和杨竞是至亲。

如果是杨玄机灭了大楚杀了楚皇,这名声真的不好听,不管怎么粉饰,都没办法遮掩的住。

可如果先让别人去攻破大兴城杀了杨竞,杨玄机再击败此人,那名声就不一样了,那是为大楚皇帝报仇,是诛杀叛贼。

然后再以大楚皇族的身份称帝,这一切就水到渠成。

再说大兴城里,禁军六万,守城的府兵至少有五万,再加上十三门兵马司的巡城兵马至少一万人。

这些差不多十二万左右的兵力,是哪怕大楚各地沦陷皇帝杨竞都始终不敢轻易动用的队伍。

大兴城之坚固,可称天下第一。

有十二万军队守城,再加上城中诸多大家族的协防,百姓们的参与,想打下来绝对不容易。

诸葛井瞻给杨玄机献策,不妨先放一放,让江南大寇李兄虎去做那个啃硬骨头的人。

为了能让李兄虎先攻打大兴城,诸葛井瞻还派人筹谋,买通朝廷官员,给武亲王杨迹句断了粮草补给,甚至给武亲王罗织罪名,在朝廷上一次一次的参奏。

如果皇帝杨竞是一个耳朵软的人,怕是武亲王已经被这些龌龊宵小之辈算计了。

“主公。”

诸葛井瞻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豫州。

这是杨玄机的关键时刻,也是他的关键时刻,他将一身才学和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杨玄机,若杨玄机大事能成,他就可以成为一朝宰相,若是杨玄机败了,他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一展抱负。

诸葛井瞻叫了一声后说道:“可从主公门客之中,精选两千锐士,再从军中挑选三千精甲,化整为零,潜入豫州。”

他起身抱拳道:“臣下愿意亲往豫州为主公筹谋,至豫州之后,能刺杀宁王手下的重臣,那便刺杀,各地粮仓,能烧毁的就烧毁,不只是粮仓,再过几个月夏粮成熟的时候,在各地放火焚烧良田,不求急于见功,也不谋求大城,只在豫州各地防守松散之处,多点开花,齐头并进......若此计可成,半年之后,豫州内乱,他们兵力不足,疲于奔命,也必会迫使唐匹敌让步。”

杨玄机脸色一喜。

他抓住诸葛井瞻的手说道:“先生此计甚妙......只要一把火烧了宁军的夏粮,宁军便可不战而败。”

他激动起来,然后又觉得不妥:“可是先生,此去豫州危机重重,我一刻也离不开先生,先生万一出什么意外,我可怎么办?”

诸葛井瞻劝道:“臣下之才,实在不在兵法战阵之中,术业有专攻,臣下没办法率军在战场上正面击败唐匹敌,可臣下谋事之心,可为主公辅助。”

杨玄机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帐下所有将士,府中所有门客,先生可随意挑选。”

诸葛井瞻俯身道:“多谢主公信任。”

大概十天后,诸葛井瞻已经挑选出来五千余人,告诉他们从各地分散进入豫州,绕过宁军防线。

为了吸引宁军的注意,杨玄机决定发起一次猛攻,来为诸葛井瞻的队伍做掩护。

数十万天命军,开始准备一场大规模的进攻。

又十天后,封州。

张汤带着他的廷尉军黑骑进入封州城,抬头看的时候,能看到城墙上挂着的那些尸体。

那都是叛军的尸体,大街上还有许多木架,架子上也挂着的是叛军的尸体。

由此可见,徐绩对于尹家的叛军有多大的怒火。

马车里,曹猎轻轻叹了口气:“好大的杀意。”

张汤却笑了笑:“不然的话,他如何洗清嫌疑洗清罪名?”

曹猎点了点头,他想到了 。

张汤道:“在潦炀城里的时候,才听过当初大贼张挺的叛军在潦炀城是如何被灭掉的,谁想到没多久之后,封州城里也出了这样的事。”

徐绩在自己家里宴请城中乡绅父老,请了千余人。

之后他就找到尹客,说还有一计,可促使城中百姓和尹家的队伍连成一体密不可分。

他说,城中百姓惧怕宁军破城之后会有所报复,所以不敢与咱们的队伍亲近。

可若是不能发动更多百姓协助,那么就无法保证向罗境假意投降的时候,能一举将那一万两千善战的宁军全灭。

所以,可以让军队分散出去,带着礼物到各家各户表达亲善之意。

他也已经与城中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商量好,这些人出面去和百姓们说,全城百姓宴请尹客的队伍。

如此一来,队伍和城中百姓,就算是拴在一起了。

尹客这个人,年纪不小了,可本身确实不是个做大事的人,他只是个生意人。

如果他儿子尹信安还活着的话,此时一定能识破徐绩的诡计。

可是尹客居然就真的被徐绩说服,下令手下人打开粮仓,带着粮食,队伍分散出去,挨家挨户的分发赠送。

而为了感谢他们,城中百姓在家中请叛军士兵们吃饭。

这事啊......

偏就如此离谱。

马车里,曹猎想着这样的事这样的办法,世上都没有几个人能做的出来。

潦炀城里的人做的出来,是因为潦炀城独特的环境,麻子午那样的人一声令下,城中的人就全都得照办。

因为潦炀城的里百姓们知道,他们不照办的话,麻子午一定会让他们难受。

麻子午是什么人?徐绩和麻子午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所以不管是曹猎还是张汤,都没有想到徐绩也能用出这样的办法来。

徐绩先假意劝说尹客,以开城投降的方式突袭罗境的宁军。

这其实只是分散尹客思维的一个谎话而已,让尹客的注意力都在假意投降上,然后徐绩再循循善诱,让尹客相信了他的话。

张汤问曹猎:“对于徐绩,你觉得宁王会如何处置?”

曹猎沉思片刻后说道:“大概是调回冀州。”

张汤忍不住哈哈大笑:“果然.......宁王说无论如何都不能杀了曹猎是对的。”

曹猎撇嘴:“你以为那是觉得我有才?”

张汤笑而不语。

封州城里的事他们都已经知晓,在乱起来的那天,突然冒出来一支百余人的队伍,趁着守军分散的时候,竟然一口气夺了城门,大门打开,罗境率军入城,然后便是一场屠杀。

百姓们不知道那百余人的队伍是谁,可是张汤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是那位新任的谍卫军大统领归元术。

这个人有意思的地方还在于,张汤觉得他简直和自己像的不要不要的。

尹客兵败之后,归元术突然现身,请求将军罗境将尹客的残兵放走。

罗境居然还就答应了他,以至于尹客带着几百人逃离封州,而归元术却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

曹猎看到张汤只是微笑不语,于是问:“你又在想什么?”

张汤微笑着问道:“我在想,这封州城里......有钱吗?”

曹猎长长的叹了口气:“你现在大概又想明白了另外一个,宁王说什么也不肯杀我的原因了吗?”

他看向张汤说道:“有没有,以后还是我自己来说的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