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你在第几层?

不让江山 知白 6818 2021-05-21 12:39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我们可能被那个善于指挥作战的人骗了。”

纯边斥力眉头紧锁,脸色也很差,毕竟连续几天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再加上气的够呛,脸色能好才怪。

料城里的人用这种看起来离奇的让人难以置信的方式,居然已经把他们的进攻部署打乱了好几天。

非但如此,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桑军队伍,全都被拖的精神极差,晚上不能睡白天不敢放心睡。

连续熬了四天,之前还有不间断的猛攻,此时他们这种难受感觉会有多强烈?

“他是想拖垮我们的精神,让我们无力再猛攻料城,根本不是他们出现了分化。”

纯边斥力道:“这个在城里指挥作战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黑武帝国的亲王阔可敌无言量一直坐在旁边听着,桑人将领们的议论让他越发恼火。

这些桑人,善于准备善于总结,这明明是很好的作战习惯,为何就是打不赢?

其实这就足以说明一点,城里指挥作战的那个中原人,比这些桑人将领要高端的多。

算准了桑人的兵力,不足以对料城四面围攻,只能为堵三攻一。

暴露了兵力之后,桑人这边的破绽人家就看的清清楚楚了。

用这样的方式把桑人的队伍熬到没有精神继续作战,城里的人却能轮换休息。

所以可以推测的出来,这些人是在拖延时间,他们在等待援兵。

“是我们一开始就估算错误了。”

阔可敌无言量道:“你们的探子不是被寻常百姓发现的,而是被宁军发现的。”

他这句话一出口,纯边斥力等人全都楞了一下。

度也正道:“可是殿下,之前派去的第一批探子回报说,城中没有任何正规军队,更不可能有宁军,而且连续攻城这么多天,并未在城墙上发现宁军士兵。”

他们没有发现,是因为唐青原他们三个,为了掩护身份,把寻常百姓的衣服穿在皮甲之外。

他们三个的战服太过明显,一旦被桑人发现的话,就能迅速确定是他们三个在指挥。

桑人再次攻城的时候,就会不计代价的杀了他们三个,没有了军事指挥的普通百姓,挡不住桑人的军队。

所以到现在为止,桑人并不知道城墙上有三名宁军士兵。

阔可敌无言量道:“你们应该很清楚,能把一群普通人指挥到如此地步的人,绝不可能是没有军事经验的人,我知道,有的人也会学读兵法,可没有见过战场没有参加过战争的人,用兵作战不可能如此老道。”

纯边斥力点了点头,他们之前的判断,一直都是认为,在城里虽然没有正规军队,可是有人学习过兵法。

也许是一位隐居于此的老兵,或者可能真的是位退隐的楚国将军。

但他们并不认为,城里会有宁军。

“这样的战术,显然是在拖延时间,也就是说宁军的援兵很快就会到了。”

阔可敌无言量继续说道:“他们非但是想把料城守住,还想把你们的军队打到全军覆没。”

听到这番话,所有桑人的将领都沉默下来。

这一点他们确实都没有想到,如果他们的探子是被宁军抓住的,所以他们的兵力和计划,可能都已经被人家知道的清清楚楚。

“殿下,现在咱们 应该怎么办?”

纯边斥力一脸谦卑的问。

阔可敌无言量道:“不要再去理会那些出城的人,他们只是诱饵,看到你们被牵着鼻子走,他们指不定有多开心。”

他在帐篷里一边走动一边思索,如果城里真的有一个善于指挥的宁军将军,这件事就变得复杂起来。

连续四天,在北城和东城派人出城门吸引桑人的注意力,而不去西门。

这是对人性的一种推测,那个指挥的人,猜到了桑人会把注意力放在西门那边。

这个人不只是在思考自己这边应该怎么做,更多的是在思考桑人会怎么做。

这是一个绝对的军事天才,一个了不起的指挥官。

他自信,很自信。

“前边四天他们只在北门和东门进出,像是在羞辱你们一样。”

阔可敌无言量道:“那就用他的方法,把这种羞辱送回去......今夜,你把东城和西城的大部分队伍调到北城,只留下一小部分假装兵营人马没有调动。”

他看向纯边斥力说道:“而你,也要在黑夜中悄悄转移到北城去指挥,把你的战甲脱下来换给别人穿,让城内的人以为你还在南城。”

纯边斥力立刻就懂了。

“殿下高妙!”

纯边斥力赞叹道:“这就是中原人长说的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度也正也赞叹道:“我们想不到城里的人会跑出来,所以我们吃了亏,城里的也想不到,我们会把东西两侧的士兵调走,殿下的思谋,真的是高妙绝伦。”

阔可敌无言量这些日子实在听厌了桑人的马屁,虽然可以说,桑人是这个世上最会跪舔的人,但听的多了,就好像整天吃大鱼大肉也会吃腻一样。

换个比方,狗爱吃屎,可狗顿顿吃屎也未必开心。

“今夜,你的人继续佯攻南城,而你亲自率军突然猛攻北门,我们最大的优势不是兵力,不是军队善战,而是黑夜之中他们看到我们的兵力调动。”

阔可敌无言量道:“他们在利用黑夜,而我们也可以利用起来,如果利用好了的话,或许可以一鼓作气拿下料城,如果再拿不下来的话,就只能退兵了。”

桑人的水师军队损失惨重,出征的时候那八万大军,现在剩下三万余人,在这如此庞大的中原之内想有所作为,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想到这些他就来气,在渤海国的时候,那个度也正信誓旦旦的说桑人有十八万大军。

说谎可以,说谎还加倍带拐弯的,这就有些过分了。

纯边斥力当然知道阔可敌无言量的不满,平日里在阔可敌无言量面前连兵力的事都不敢提,一个字都不敢提。

此时当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连连赞美,各种彩虹马屁起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到了夜里,纯边斥力亲自赶到料城以北,此时东西两个营地的兵马几乎都调了过来。

这三个营地各有五千人,东西两侧只留了五百,剩下的全都在这了。

他和度也正约好,在子时之后-进攻,度也正穿戴着他的铠甲,让士兵们打着火把,也好被城里的人看清楚。

度也正那边一打起来,北城就立刻猛攻,城里的人已经习惯了在南城抵抗,北城这边必然不会有那么多兵力。

这个计划其实真的不错,阔可敌 无言量想到了那个中原人的指挥官在思考敌人的想法,所以他也在思考那个人的想法。

他甚至推测,那个人连续在北城和东城进出,不走西城,一是羞辱桑人的布置,二是为了麻痹桑人。

他怀疑那些人确实要突围,而且走的就是西门。

可阔可敌无言量没有提醒纯边斥力,因为他觉得这虽然有可能,但微乎其微。

那些人一旦出城,在平原上怎么可能是桑人军队的对手。

阔可敌无言量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如果那些中原人真的是要跑的话,就让那些人跑了算了。

这一仗打的实在太难受,太艰苦,桑人必须留下足够兵力死守料城。

在平原上交战,虽然桑人会赢,那面对跑出来的数万人,桑人也必会有所损失。

万一宁军的援兵真的已经在路上了,那么剩下的兵力若严重不足,这座城被打下来却守不住,计划就变得毫无意义。

所以连他都有些消极起来,若城内的人真想从西门逃,那就让他们逃。

到了子时,度也正下令军队集结起来,准备做出声势来吸引守军注意力。

就在他们队伍集结起来的时候,忽然看到西城那边居然有一片火光升腾而起!

在那火光出现的一瞬间,阔可敌无言量居然有一种释然,还在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

城里的那些人果然是要突围的,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他们没有援兵。

“殿下,现在怎么办?”

度也正连忙问道。

阔可敌无言量吩咐道:“你带人马去西城,记住,不可交战,只是追击,让那些人逃走吧,逼着他们跑的更快,咱们的目标只是夺取料城。”

度也正连忙应了一声,带着他的人马朝着西城那边赶了过去。

西城外火光升起来,确实是唐青原亲自带人杀出来了。

他在城中精心挑选了八百命勇士,这些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武艺。

那些大户的保镖护院,商行的打手,暗道上的混混,这些人以前唐青原不敢委以重任,但是今夜可以。

因为连续作战之后,血性打出来了,现在城里的人无比团结。

亲自带着这八百人打开西门杀出,一口气冲进了桑人营地,一边厮杀一边放火。

“动作要快!”

唐青原大声喊着:“火烧起来就撤,不要恋战!”

这八百人平日里都是凶悍之徒,杀人放火的事,他们倒也不算陌生。

一把火将桑军营地点燃,唐青原立刻带着队伍回城,他在前边疾跑:“要快!一定要快!”

这些人跟着他跑回城内,城门紧紧关闭。

唐青原带着队伍又一口气跑回到南城这边,杜光和王森茂已经带着集结起来的青壮在等待了,总计有两千多人左右。

“开城门,杀出去!”

唐青原一声令下,南门打开,这三千人不到的队伍竟是杀出了南门。

他们直接朝着桑军大营冲了,在这个黑暗的夜里,他们利用了敌人可以利用的条件。

这群汉子们,冲进了没有多少人留守的桑军大本营,一路冲杀,把桑人的营寨一把火又给烧了。

那冲天的火光,便是这料城百姓不屈的斗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