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三章 你先还是我先

不让江山 知白 743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五个从塞北第一次来中原的人,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繁华是这个样子。

哪怕如今的冀州早已经比不得以往繁华,可在他们五个人眼里,这里比起他们生活的荒蛮之地来说,就如同天堂一样。

所以大师兄擎天才会想着去燕山营,那是一条很好的出路,能留在中原的出路。

以他们师兄妹六个人的实力,他坚信可以在中原江湖闯荡出来一番名堂,然而那又如何?

在江湖上行名气再大,纵然可到无敌,可也不过是那些权贵眼中的下等人。

唯有自己成为权贵,才能真正的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

来之前擎天问过张朝镇的手下人,为什么要杀李叱,那人回答说也不知具体为何,只知道此人是八当家的死仇。

既然是八当家的仇人,那么就更要杀,唯有如此,才能搭上八当家这条线,从而进入燕山营。

更何况现在看来,那个八当家要杀的人,和抓住了老二彻地的人,应该是一伙儿的。

如果这还不是天意,那什么是天意。

昨天的这时候,天色将要暗下来,彻地在这条巷子里遇到了叶杖竹。

叶杖竹那一掌,为彻地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今天的这时候,天色将要暗下来,擎天他们走进这条巷子,看到了一群工匠在修补那道墙。

擎天他们不知道,他们也走进了一扇敞开着的新世界的大门。

这条巷子,这一堵断墙,对于擎天他们来说,似乎这并没有什么特别。

可是对于雀南来说,看到那墙上的巨大缺口,她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来那个恐怖的中原武者。

彻地在那个中年男人面前,连一击之力都没有。

“那条巷子出不去。”

卖糖炒栗子的年轻人看向擎天他们好言相劝道:“对面被堵上了,你们还是别进去了,有些路走进去了就出不来,还是要考虑好。”

六合神刀中性子最暴躁的曜北看了那年轻人一眼,用一种极为轻蔑的语气说道:“用你管?下等人。”

年轻人倒是也没生气,只是耸了耸肩膀。

曜北的视线从那年轻人脸上移开,注意到了不远处有几个漂亮的小姑娘,于是他笑了起来,那笑容里的意思是......你们等着,都是我的。

巷子并不是很宽,大概比一辆马车的宽度还要稍稍窄一些,四个人肩并肩可以卡在这,卡的很结实的那种。

这样的巷子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冀州城里有很多这样的巷子。

若往几年前算起来,这里可是缉事司的后院,谁敢轻易靠近到这?

在一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因为缉事司不允许有民居靠近,前后左右都不许。

这道围墙还是沈医堂在这里开办之后,李叱请工匠修建的,因为后院存放了大量的药材,没有围墙自然不行。

擎天走到那些工匠们面前,看了看那缺口,大概可以推断出那个人的掌力如何。

“确实很强。”

擎天自言自语了四个字,然后对那些工匠说道:“你们可以滚开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看了他一眼,问:“你给钱?”

擎天一开始没能理解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想了想才醒悟过来,这些工匠是在等结算今日的工钱。

于是他问了一句:“你一天多少工钱?”

那年轻人回答道:“我工钱可高了,一天五头猪,多一头不要,少一头不行。”

擎天 又怔了一下,因为他不相信这样一个普通人居然敢用这样的方式骂他。

想想,还就是在骂他们。

“看来你们不想走。”

擎天示意了一下,曜北随即跨前一步,他袖口里垂下来两把短刀,大概有一尺半左右。

六合神刀,每个人修炼的都是刀法,六个人各不相同。

曜北的双刀格外凶狠,他的凶名也最重,他不是六个人中武艺最好的那个,但一定是六个人中杀戮心最重的那个。

“等一下。”

那个年轻人摆了摆手,从身后拿起来一个包裹,曜北倒也不急,因为杀几个这样的普通人,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那个年轻人打开包裹,翻找了一会儿,从里边取出来的居然是一本册子。

他将册子打开,那册子上有几个字。

年轻人指着册子上的字说道:“你们动手之前,我先教你们几个字,看你们都是从塞北来的,应该不怎么认识中原文字......来,跟我读,这几个字念,我爷爷叫余九龄。”

“找死!”

曜北一怒,跨步向前,左手的短刀朝着余九龄的咽喉处扫了过去,他这一动速度奇快,以余九龄的武艺,根本不可能接得住。

可是余九龄根本就没打算接,甚至没打算跑。

对于余九龄来说,没打算接是正常操作,没打算跑就不是正常的事了。

他旁边站着的一个戴着草帽的男人一伸手,在那把短刀几乎要割到余九龄脖子的瞬间,啪的一声被他捏停在半空。

这出手的人看向余九龄无奈的说道:“你居然还真不躲。”

余九龄道:“叶先生,咱们可是赌了二两银子的,你们都说我会躲会跑,我若是输了,赔给你们每个人二两,我哪里找钱去,但我若是赢了,你们可要每个人给我二两。”

叶杖竹笑了笑,抬手把草帽摘下来。

而在这说话的过程中,曜北先是试着把他的短刀抽回来,没成功,然后又用右手的短刀去刺叶杖竹,叶杖竹捏着他的短刀动了一下,便把他右手的短刀挡开。

“就是他!就是他打伤了彻地!”

在看到叶杖竹那张脸之后,雀南尖叫着喊了一声。

擎天瞬间就想到了事情不对劲,他立刻跨前一步:“被算计了,你们后退,我挡着。”

说完之后一伸手抓住了曜北的腰带,喊了一声:“松手!”

曜北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松开了手里的刀,一股巨力从腰带上传来,他人被力量拽着离地而起。

可是没能飞回去,因为叶杖竹一伸手抓住了他右手的手腕。

擎天正往后发力,这一拉扯下,曜北疼的一声哀嚎,右臂骨头断了。

叶杖竹松开手,曜北随即被拽了过去。

擎天看了一眼曜北已经扭曲了的胳膊,他一皱眉,眼神里出现杀意。

他向前跨步,右手中指食指并拢,如剑一般刺向叶杖竹的心口,叶杖竹也将中指食指并拢,朝着那两根手指点了过去。

手指和手指在半空中相撞,一触即回,然后两个人同时低头看了看手指。

擎天为了淬炼自己的身体,在塞北练功的时候,最初用双掌插铁砂,中指食指无名指这三根,被他练的几乎一样长短。

再后来他以手指戳树,天长日久,在他练功的地方,每个树上都有指洞。

可想而知,这双指点出去能有多大的力度。

叶先生甩了甩手,余九龄连忙问了一句:“没事吧?

叶杖竹道:“手指疼。”

擎天的手指也疼,他没有想到居然会旗鼓相当。

巷子口,卖字的那个冷峻书生看了看卖糖炒栗子的那个年轻人,他问:“你先我先?”

卖糖炒栗子的说:“我是当家的,你先。”

于是卖字的起身,朝着巷子里边走。

那五个人在最后的是落西。

他听到脚步声回头看,见是那个刚刚见过的书生,于是明白过来,巷子口的人也是伏兵。

于是他将背后的包裹摘下来,一抖,从包裹里掉下来两根棍子似的东西,都有二尺多长。

那两根棍子落下来他一把接住,这才能看清楚那并非是棍子,而是造型很奇怪的刀。

两把刀的刀柄对在一起,一撞一扭,这就变成了一把很长的双头刀。

他将刀如铁枪一样用,朝着书生的咽喉刺过来。

“枪法改的?”

书生嘴角带笑。

枪法他大概都熟,因为他是善用枪的唐匹敌。

那一刀刺过来,唐匹敌居然后退了一步。

然后他开始脱衣服。

巷子口的李叱眼睛逐渐睁大,嘴里嘀咕着:“来了来了来了,精彩的马上就来了!”

落西一刀一刀的直刺,这么长的双头刀比枪的威力更大,双头利刃,还有刀锋。

唐匹敌躲开四五刀后,身上那件书生长衫也终于脱了下来,他将长衫一抖甩开,衣服犹如鞭子一样居然甩出来一声脆响。

手腕发力,衣服在半空之中旋转起来,绕在了那把双头长刀上。

落西一惊,下意识的往后抽刀,可是在他向后发力的瞬间,唐匹敌没有和他拼力,而是一个跨步过来。

缠着长刀的衣衫不再绷直,唐匹敌手一抖,衣服像是波浪一样往前卷出去,再往后一拉,衣服卷住了落西的手腕。

唐匹敌把衣服猛的往自己怀里一带,身子向后倾斜的角度让人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发力,把落西拉到了近前,唐匹敌一脚踹在落西胸口,那人就朝后飞了出去。

还没落地,那把双头刀就已经落在唐匹敌手里。

唐匹敌握住双头刀往前一冲,刀尖噗的一声戳进落西的胸口,然后往上发力把人挑起来,再往下一发力,落西被狠狠拍在地上。

唐匹敌再往前上一步,手握着刀柄位置一扭,上半截刀被卸了下来,刀子在他手里漂亮的一转,刀锋朝下,这把刀朝着落西的咽喉狠狠一戳。

噗的一声,刀锋穿透了脖子,有半截刀锋没入地下。

这山前的几步距离,恰好就是唐匹敌刚刚脱衣服的时候后退的距离,这个位置,就是落西出刀的位置。

恰到好处,不多不少。

唐匹敌看了看那地上的尸体,视线却在胸口那把刀上。

”不一样长,有些别扭。”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一掌拍在落西胸口的刀上,那刀迅速下沉,也贯穿了落西的身体直入地下。

唐匹敌再次看了看,那两把刀的高度几乎完全一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舒服多了。

这个过程其实快的如电光火石,快到落西的那几个同门原本的注意力在大师兄那边,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落西已经被钉在地上了。

“啊!”

看到这一幕,初冬犹如母狼一样叫了一声,朝着唐匹敌疾冲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