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两地

不让江山 知白 6777 2021-06-05 13:57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黑武人退走之后,北疆总算是恢复了宁静,但宁军却不能马上都全部撤走。

业夫烈用兵并无定数,他极有可能做出来个大局,假意退兵,实则还在寻找时机。

所以这个年,大家都要在北疆过了。

好在是现在的北疆这边已经不缺物资,过个年,哪怕过的简单些,也不至于饿了肚子。

或许是因为这种情节,进了腊月之后,人们的心情就变得有些小兴奋。

这是中原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淡薄下去的一种感情,过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一大早起来,余九龄就溜溜达达的上了城墙,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似的说着吉祥话。

“噢噢噢,不客气,应该的,你也过年好。”

“过年好过年好,你也吉祥。”

夏侯琢他们在后边看着他,觉得这家伙可能是病了,李叱却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

余九龄还在前边借着嘚瑟呢,夏侯琢实在忍不住,过去在他屁股上给了一脚。

“这一大早的,你特么跟谁说话呢,怪吓人的。”

余九龄嘿嘿笑:“没啥没啥,我就是听到了在中原大地上来自各处给咱们拜年的声音,这个祝我过年好,那个祝我吉祥如意,哎呀人可人多。”

夏侯琢叹道:“你这听到的是远处的还行,要是近处的,我可能带你找老张真人看看,给你贴个符什么的。”

余九龄跳上城墙,坐在那,看着北边空荡荡的原野,片刻后把两只手抬起来括在嘴边,抬起头,朝着天空大声喊了一句。

“兄弟们,过年好!”

夏侯琢一怔,这才明白过来余九龄是什么意思。

有太多太多的边军兄弟们,太多太多的民勇义士,以后都不能再过年了。

“给兄弟们送点钱。”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转身下城。

不久之后,宁军士兵们带着大量的纸钱登上城墙,就在城墙上每隔一段点起来一个火盆,把纸钱放在火盆里烧。

“活着的时候都不愿苦了你们的日子,你们去了,更不能在那边受了委屈,有钱也别舍不得花,到那边该享乐就得享乐。”

余九龄一边烧纸钱一边自言自语。

很多人都总是会在不经意间遗忘,余九龄的父亲曾经也是一位边军军人。

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之战才熬到了五品将军,能够回去把家人接到身边。

却没能熬过路上的一场大病,人生啊,总是这样在不经意间让人痛彻心扉,所有的美好却都要努力去争取。

城墙上再次升起烟火气,可这次不是狼烟。

余九龄把纸钱都烧了之后起身,问夏侯琢:“兄弟们会不会在咱们看不到的地方,朝着咱们挥手呢?”

夏侯琢点了点头:“应该会,不过我想他们也可能是招手,说再来点。”

余九龄忍不住笑了笑,想了想,他的兄弟们,应该会干得出来。

片刻后,余九龄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如果将来天下太平了,也是繁华盛世了,我就还会北疆这边来。”

他转身往那边看,那边是上次李叱和夏侯琢商量之后修建起来的陵园。

那陵园的规模越来越大,每一次看,都会让人心里沉重。

尤其是这次黑武人的猛攻之后,陵园那边又添了十万坟......有宁军战兵的,有民勇义士的,十万坟啊,那是多大一片。

“将来我就去陵园里住着,万一他们谁突然想回来看看他们守护着的地方,得有个人接他们。”

余九龄道:“我从小怕鬼,没见过也怕,听人说那些鬼故事我都怕的夜里不敢一个人去茅厕,可是我想着,如果是兄弟们偶尔回来,我应该是不怕的。”

李叱抬起手搂住余九龄的肩膀,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这一年的春节,这座边城里不挂红。

按照冀州百姓们的习俗,谁家里若是过世了亲人,连续三年都不会贴红色春联,大年初一的时候也不会去走街串巷的拜年。

这边疆一战,十万新坟,有多少人家今年不会贴上春联,没有了欢声笑语。

“我想立个规矩。”

李叱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看向夏侯琢他们:“从今日开始,要专门建一个衙门,将来就归入兵部吧......这个衙门就务必要做到,每一个阵亡将士的抚恤都由专人亲自送到家里,还有一封代表宁军所有将士给阵亡将士家里人写的信。”

夏侯琢道:“还要有一套团率的军服,一块徽章,这样人家的门外还要挂上一块牌匾,谁若是欺辱了阵亡将士的家人,要严惩不贷。”

李叱点了点头:“我记下来,一会儿就安排人去筹备。”

他转身下城,朝着陵园那边走:“再去陵园那边给兄弟们烧点纸钱纸衣。”

与此同时,大兴城。

城墙上,大楚皇帝杨竞穿着一身甲胄站在那,看着城外天命军的大营。

这次杨玄机卷土重来,队伍的规模比上次还要庞大,蜀州大本营的本钱,他可能全都带来了。

如今宁王李叱在北边回不来,李兄虎刚刚战败往东南逃走,这京州之内,势力最大者就是杨玄机。

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别看他不急着攻城,但杨竞知道,杨玄机急着称帝。

一开始,杨玄机打出勤王救楚的旗号,现在,又历数了皇帝杨竞的几十条罪状,把大楚崩坏至此全都怪罪在杨竞身上,逼迫杨竞退位。

可如今的大楚皇帝,心里斗志旺盛,和以前已经大不相同了。

若是放在过去,杨玄机这几十条罪状列出来,皇帝会气的夜不能寐。

现在,他只当做是看笑话。

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那个治愈了他的女人,大楚的于皇后。

“杨玄机以为我们没有粮草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才会围而不打。”

武亲王杨迹句站在皇帝身边,看起来神色也并不太沉重。

皇帝杨竞笑了笑:“他那样想其实也不错,只是他没想到我们粮食还勉强够吃。”

皇帝一口气把城中诸多大家族全都给挑了,一个没剩,这样的狠厉果决,让武亲王都很吃惊。

可正因为这样的狠厉果决,也才让人们知道,那些家族藏了多少本钱。

就拿城中崔家来说,在荆州,崔家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可是在大兴城这边,崔家确实只能算二流。

即便如此,挖开了崔家的大院,在地下挖出来的粮仓中所发现的存粮之巨,都让人不敢相信,哪怕亲眼看到了,还是不敢相信。

在查抄周家的时候,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发现,后来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忽然发现,周家的火炕特别多。

按理说,那些大人物们不习惯睡那么硬的火炕才对,这里又不是北方,冬天没有那么寒冷。

只有在北方的农村,火炕才是比较常见的东西。

在江南,各家各户睡的都是床,有钱人睡的床就奢华一些,穷苦人家里搭上一块木板也能安眠。

可是炕,极少见。

所以惠春秋下令把周家的屋子里的火炕都扒了,结果发现那火炕里边全都是金银。

在崔家的大院地下挖出来粮仓,在周家的土炕下边挖出来金银财宝。

有了查抄这两家的经验,惠春秋带着人再查抄其他地方的时候,真的是挖地三尺。

在已经破败许久的宇文家的旧宅里,挖开地面,也找到了巨大的地窖。

里边存储的粮食和金银之多,把崔家和周家两户所藏的东西加起来再翻一倍都还稍有不及。

当年查抄宇文家的时候只是搜刮了屋子,把能看到的地方都搬空了。

谁能想到,他们会在地下暗藏如此多的物资。

所以也就可以想象的出来,在因为城中缺粮,连大楚皇帝陛下都把一日三餐减少到一天一餐,那些大人物们也纷纷表态节衣缩食的时候,他们其实还在享受......

皇帝没得吃是真的没得吃,他们没得吃只是做戏。

这就好像在已经穷困到极致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许许多多的宝藏。

武亲王道:“看起来他们围城,一点儿也不急着进攻,可到明年三月左右,还不见我们开门投降的话,就会攻城了。”

皇帝点了点头:“就好像打赢了李兄虎一样,让杨玄机放手来攻就是了。”

“王叔。”

皇帝看向武亲王:“只要能熬过这一关,杨玄机不得不退兵之后,我们能不能逐渐把江南之地打回来。”

武亲王此时也已经重新有了希望,皇帝的改变,让他心中也重燃斗志。

“若在冀州的李叱明年有一年时间不回来的话,臣有信心把扬州和凉州收复。”

听到武亲王的回答,皇帝心中的希望更大。

他笑了笑,眼神都明亮了不少。

武亲王看着面前的皇帝,忍不住想着.......也许这中原大地真的有神灵庇护,所以在黑武人南下的时候,才会有李叱那样的人出现。

也许杨家皇族也真的有神灵庇佑,所以在大楚危亡的时候,有皇后那样的人出现。

“王叔,今天是大年初一,你陪朕去城里走一走?”

武亲王笑了,他知道皇帝终于开窍了。

走到大街上去,和百姓们在一起,皇帝的威望才会越来越高。

“好,臣陪陛下走走。”

皇帝一边走一边说道:“要不然......小刀,你去踅摸些烟花爆竹来,今天夜里,咱们好好的放一回,让城里多点动静热闹热闹,也让城外的人看看。”

武亲王沉默片刻,压低声音说道:“陛下......不太稳妥,北疆战事未明,必伤亡惨重,庆祝之事......”

皇帝也沉默片刻,然后笑了笑:“正因为如此,才该让百姓们安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