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一十二章 蠢的人不该活着

不让江山 知白 539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豫州城外。

车马经过,沈如盏看到了站在路边的零,见他只一人站在那,沈如盏便猜着大概发生了什么复杂的事。

因为她了解零的实力,所以她确定零不会跟不上人。

在她眼中,零如果全心全意的想做一件事,那么他做不到的事少之又少。

相对来说,廷尉军中那大放异彩的四位年轻千办的实力,她觉得也不如零。

青竹杜颜,洗刀云间。

她看向零,零也在看她,在他的眼神里,沈如盏看到了一抹愧疚。

半个时辰之后,豫州,官驿。

李叱他们被迎接进了豫州节度使府,也是如今唐匹敌住的地方,而沈如盏直接到了官驿这边。

她本就不喜热闹,节度使府那边必然人来人往,这些需要寒暄的事,她总是能躲就躲。

等到了官驿才刚要下车,有宁军的人在这等着,说是宁王吩咐,已经给沈先生找了个安静住处,不用住在官驿。

沈如盏嘴角微微上扬,那个少年总是能把所有事都考虑周全,而且也从不会主动提及。

他像是个傻子一样,哪有几个他这样为所有人考虑为所有人做安排,却根本不会买好的人。

车马又离开官驿,走了大概一刻之后到了一处独院,这院子本是豫州一个富户人家,在宁军进城之前就已经全家跑路去了都城。

这也不是跑了的人犯傻,有能力的,谁愿意接近战争。

天下有权利有能力发动战争的人,大概都会喊着避免百姓伤亡的口号,可是历次天下大乱,死的最多的难道不是百姓?

实际上,能提前跑路的也不是普通百姓。

“遇到了什么难对付的人?”

沈如盏一边走一边问。

零跟在她身后,有些愧疚的说道:“没有,只是不想动那个人。”

“嗯。”

沈如盏只是嗯了一声,随即进了院子。

她不问,零也不说,两个人都是很怕麻烦的人,但两个人偏偏还都是很信任彼此的人。

“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找你。”

沈如盏到了住处,回头对零说了一句。

“东主,有件事我想问。”

零开口的时候,似乎有些为难。

“问吧。”

“为何召集我们来?”

听到这个问题,沈如盏沉思了一会儿,因为这个问题并不是很好回答。

当初他们几个制作铁牌,告诉沈如盏说只要需要他们,铁牌出现,他们就会即刻出发。

现在他们已经跟着她有很长一段时间,可她却几乎没有用他们做过任何事。

他们当初来的时候心急如焚,以为沈如盏遇到了麻烦,但并没有什么麻烦,到了沈如盏身边之后,她也没有解释,只说让他们暂时留下来,至于留到什么时候,她说还不确定。

“因为我自私。”

许久之后,沈如盏回答了五个字。

零看着她的眼睛,等了好一会儿后不见沈如盏再说什么,于是他点头:“明白了。”

沈如盏脸色依然平静,似乎没有任何情绪上的起伏,可是她心里确实不平静,她给自己肩膀上压了太多的东西。

有别人的生死,有别人的前途,有别人的未来。

吕青鸾问:“东主,还不打算告诉他们?”

沈如盏摇头:“我还没有想好,当初召集他们来,是因为廷尉军在招募人手,以他们的能力,皆有千办之才,一步一步做起,到千办级别,这一辈子便不会再有什么困境......”

她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可这却也 ,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邱伯的脸色明显变了变。

褚絮笑道:“被人家跟踪了,又被人家生擒,然后又被人放了......你在几十年前也算是江湖上成名的高手,难道都是假的?”

邱伯立刻看向长孙无忧:“少主,那人......那人他并无恶意。”

“邱伯......你回京州吧。”

长孙无忧道:“你手里的事,交给褚絮。”

邱伯眼睛里有些悲愤:“少主,我在长孙家三十年,从来都没有过异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长孙无忧打断:“我知道的邱伯,如果不是因为你对长孙家的忠诚,你该知道,为了更多人能活着,我应该怎么处置你。”

邱伯缓缓吐出一口气,俯身:“我知道了少主,我明天一早就离开豫州回去。”

长孙无忧点了点头:“回去也好,替我照看家里,家里也离不开你。”

邱伯道:“少主,我做错了事,我愿意接受少主的责罚,可是少主,这个人来历不明,不该被重用。”

褚絮笑道:“你话多了。”

他笑着,可是笑的声音都显得那么阴森。

长孙无忧道:“邱伯,这里的事你就不要再多问,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邱伯无奈,一声长叹。

第二天一早,邱伯收拾好了东西离开山庄,出门后回望一眼,没有人送他。

这一刻,邱伯心里有些难过。

好像人与人之间不该这样,又好像这样也没错。

“嘿!”

就在这时候,从路边的大石头后边,裴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一样跳出来:“老头儿,我来送你。”

邱伯嘴角微微上扬,眼睛有些湿。

“裴朗,保护好少主,我总觉得那个褚絮有问题。”

“老头儿你放心吧,少主我一定保护好,你回去小心,到了家好好养着,等我们回去了,你给我们做你拿手的红烧鱼。”

邱伯笑了笑:“好!”

他在裴朗的肚子上拍了一下:“都交给你了,大家伙。”

裴朗嘿嘿笑起来,有些傻乎乎的。

一个时辰后,庄园。

两个人从外边急匆匆跑进来,一口气跑到书房门口,俯身对屋子里的长孙无忧说道:“少主,邱伯......死了。”

长孙无忧猛的抬起头。

“在哪儿!”

长孙无忧立刻问了一句。

“人在距离山庄不到十里的地方发现,被人击穿了太阳穴,用的......用的是邱伯自己的梅花镖。”

长孙无忧的身子都微微摇晃了一下,手扶着桌子才稳下来。

“把人带回来。”

“已经带回来了,现在在前院。”

长孙无忧快步冲出去往前院跑。

在院子一侧,鱼池边上,拿着一把鱼食的褚絮笑了笑。

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那样的人,死了又有什么值得可惜的?”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手里的鱼食全都撒进鱼池中。

“蠢的人,死了最好,不然会连累人。”

......

......

【这几章要写的是两个年轻人的故事,不是李叱和老唐,不是沈如盏,甚至不是零和贰,所以一开始看的会有些云里雾里,再有两三章大概就会写明白,我这几天分心太重,码字环境又不一样,所以可能也写的不好,虽然写的不好可我还想要月票,因为我不要脸。】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