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一十二章 我不死你可睡得着?

不让江山 知白 783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酒肆很小,只卖酒不做菜,或者说只卖给别人酒不给别人做菜,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人例外。

酒肆已有多年,老板都已经传了三代,如今这一代的老板是个才十八九岁的年轻人。

这家酒肆从他爷爷那一代起,做生意就全凭良心二字,他家酿的酒从不掺假从不掺水。

街坊四邻也都知道他家酒肆最是良心,永远不用担心买到掺水的酒。

谁家男人若是下工累坏了想喝一口,家中又拿不出现成的钱来,那就到他家来赊酒,祖孙三代人做卖酒的生意,从来都没有用到过账本,可是也没有多少坏账。

三代良心,换来这一家小小酒肆的传承,却换不来发财。

只有方诸侯来喝酒的时候,这个小伙子才会亲自下厨去炒两样素菜。

方诸侯的视线从外边收回来,看向那个小伙子:“牛儿,如果是皇帝请你去做菜,你愿意去吗?”

叫牛儿的小伙子摇头:“不愿意。”

多一个字都没有,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方诸侯笑起来。

就好像他能吃到这个小伙子做的菜,而皇帝吃不到,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再问你一个问题。”

方诸侯问牛儿:“你恨先帝吗?”

先帝,那个一辈子几乎都没有上过朝,一辈子几乎没有干过一件实事的皇帝,大楚的百姓哪有一个不恨他的。

那个皇帝一辈子发明出来一万种游戏玩乐的法子,却没有做过一件让万民可以安乐的事。

牛儿点头:“恨。”

这话若是被官府的人听到了,一定会被抓走,按照现在大楚官府的那个尿性,这样的案子你有钱就可以是什么都发生,没钱就是谋逆。

方诸侯道:“帮我个忙,看到外边停着的那三辆马车了吗?你过去找他们说,只许坐在中间那辆马车里的人一个人过来,若是他敢来就好,若是他不敢来......”

方诸侯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想着他若是不敢来的话,自己真的会放弃吗?

所以最终也只是一句:“若是他不敢来,就让他回去吧。”

牛儿问:“那是谁?看起来好大的排场。”

方诸侯道:“你恨的那个人,他的儿子。”

牛儿吓了一跳:“皇帝?”

方诸侯嗯了一声:“皇帝......可怜之人。”

牛儿不知道为什么皇帝会是可怜人,他只是个卖酒的,他爷爷他父亲教给他的只是要有良心,不是什么诗书经文大道理,他也觉得自己脑子笨,所以不理解为什么皇帝是可怜人。

“敢去吗?”

方诸侯问。

“敢。”

牛儿迈步就往外走:“方先生让我去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他走到大街上,其实心里很忐忑很紧张,他往前走,那些大内侍卫看到他的时候,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

“止步!”

有人朝着他喊了一声,隐隐约约有刀出鞘的铮鸣。

“有人让我来说一声。”

牛儿指向中间那辆马车:“若是那辆车里的人敢一个人到我家酒肆里去,那么就可以谈,若是不敢的话,就回家去吧。”

“大胆!”

一名大内侍卫怒斥一声,一摆手,就要带人过来把那小伙子拿下。

“住手。”

皇帝杨竞从马车里下来,摆了摆手示意大内侍卫退下,他看向那个明显有些发慌却坚定的站在那的小伙子,眼神里有几分欣赏,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明明胆子不大却愿意过来的年轻人,比看着满朝文武衣冠楚楚要顺眼无数倍。

“方先生在酒肆?”

“在。”

“好。”

皇帝说了一个好字,回头吩咐:“谁也不准跟上来。”

内侍总管甄小刀迈步跟上,他觉得自己不在陛下说的范围之内。

“你也不用跟上来。”

皇帝指了指甄小刀的脚下:“站在那不要动。”

撩开门帘,皇帝看了一眼这简陋但干干净净的酒肆,只有一张桌子两把凳子。

屋子里酒香气很重,皇帝看向那个背对着自己坐在那的青衫男人,居然有些紧张。

“方先生。”

皇帝叫了一声。

方诸侯没有回头看他,也没有起身行礼,只是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皇帝稍稍有些不满,他是皇帝,对方这样的态度,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对他有什么敬畏。

如果人对皇帝都失去了敬畏,那也不好说清楚,到底是谁更可怜一些。

可是皇帝却没有发作,缓缓呼吸,然后迈步走到方诸侯对面坐下来。

“陛下。”

方诸侯看了皇帝一眼,然后继续吃饭。

皇帝看了看桌子上菜,没有一丝肉星,可是偏偏闻着就让人觉得应该很好吃似的。

他已经在城里转了大半日还没有吃过饭,肚子里也有些饿,但他是皇帝,皇帝要体面。

“朕是来感谢方先生的。”

皇帝道:“几年来,朕数次遇到危机,都是先生出手为朕化解劫难,朕早就该来向先生致谢......”

方诸侯抬头看了皇帝一眼:“不要叫我先生,你该叫我皇叔。”

皇帝的脸色猛的一变。

他片刻后起身,看着方诸侯说道:“先生于朕来说有救命之恩,但先生如此冒犯,朕也不能由着你......”

“你父亲的后腰上有一块旧伤,你应该知道,疤痕像是一个三角对不对?”

方诸侯问。

皇帝的脸色再次变了变。

方诸侯道:“那是小时候我和他一起玩,一起攀爬假山,我失足掉落,你父亲一把抱住我,我们两个同时掉了下去,他把我抱在上面而他摔在地上,后腰上的伤就是这样来的。”

皇帝的眼睛里都是难以置信,他从没有听说过,自己还有这样的一位皇叔。

“别人都恨你父亲,每个人都恨,也包括你。”

方诸侯看向皇帝,皇帝竟是有些不敢与他对视,哪怕方诸侯的眼神平静的像是无波的湖水。

因为方诸侯说中了,杨竞确实恨他的父亲。

“我不恨他。”

方诸侯说完这四个字,指了指座位:“坐下来说话。”

皇帝竟是有些发抖,他坐下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好像没了力气似的。

方诸侯道:“我知道你为何要来,我也知道我一去不返。”

皇帝的眼睛睁大,被人窥破了心事的那种感觉,尤其是被方诸侯这样的人窥破心事,这让他有一种自己是个小孩子,被人当众扒掉了裤子一样的羞耻。

“杨家江山社稷的事与我无关,只是你与我有关。”

方诸侯把最后一杯酒喝完,似乎有些满足。

他从怀里取出来一小块银子放在桌子上,朝着牛儿笑了笑,牛儿却已经看出来事情不对劲,他听到了方先生说,一去不返四个字。

“今日可以不收吗?”

牛儿眼睛有些发红:“我一直说想请先生喝酒,先生只是不肯,每次都要付钱,这次......”

他话没有说完,方诸侯点了点头:“

好,那今日的酒菜,是你请我的。”

他对牛儿笑了笑:“回屋去吧,我和陛下说的话,你也不要告诉别人,对你不好。”

牛儿使劲儿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里屋。

方诸侯看向皇帝:“陛下来找我,是觉得我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救大楚?”

皇帝沉默,他无法回答,他是皇帝,他尚且不能凭借一己之力救大楚,又怎么可能会真的觉得靠一个武者能救大楚?

他只是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能用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但他现在已经在后悔,因为他没有想到方诸侯会说那些话,他更想不到方诸侯会是他叔叔。

“我母亲是方贵妃,算是你父亲的姨娘,你现在想起来什么了?”

方诸侯问。

皇帝想起来了。

他的爷爷,大楚那位不顾朝廷反对不顾万民请愿,坚持要御驾亲征北伐黑武的皇帝陛下,坑死了大楚数十万府兵精锐。

如果要说起败掉了大楚气运这种事,那他爷爷比他父亲干的更好,他父亲只是什么都没干,而他爷爷什么都干了。

他以为自己会是千古一帝,明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自信到以为可以灭掉黑武,再一统西域。

在大楚已经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他的爷爷坚持攻打黑武,导致大楚的府兵精锐损失惨重,叛乱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的。

方贵妃的父亲,是那个时候的楚御史台都御史方堂,苦劝皇帝不要北征,被皇帝下令打入天牢。

方贵妃去求皇帝,却又触怒了皇帝,被打入冷宫,怪就怪她说了一句......陛下不听我父劝阻,将来必会败于黑武人之手。

结果皇帝兵败,回到大兴城世元宫,第一件事就是以勾结黑武为名,下令将方大人一家满门抄斩,方贵妃竟是被定了凌迟,这是大楚立国以来第一次有贵妃被凌迟处死。

方贵妃的孩子那时候才不过十来岁,杨竞的父亲,那时候也只是十六七岁。

那位皇帝心狠到连这个儿子都没打算放过,下令处死......战败之后,他已经彻底疯了。

方诸侯道:“你父亲偷偷把我送出宫,告诉我不管发什么事都不要再回大兴城,能走多远走多远......”

方诸侯看向皇帝杨竞:“但我没听他的,我没有离开大兴城,因为我知道兄长会需要我做些什么,天下人都可以恨他,唯独我不能恨他,我不能阻止天下人恨他,可我能阻止天下人杀他......”

他说完这句话后问皇帝:“所以,你想让我离开大兴城去杀谁?”

皇帝摇头:“不用了......”

他起身,还在发抖。

他在害怕,不是因为面前的人是他皇叔这件事让他害怕,而是因为......如果方诸侯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杀了老皇帝的事,方诸侯知道。

一切的一切,方诸侯都知道。

甚至,可能方诸侯就一直看着这事发生而没有去管,而方诸侯刚才还说了一句......我不能阻止天下人恨他,但我可以阻止天下人杀他。

他之所以不管,杨竞想到的是......他父亲不许方诸侯管。

所以......

皇帝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方诸侯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可是这种无声却让皇帝更为寒冷,如坠冰窟。

良久之后,方诸侯淡淡的说道:“陛下不会因为我是陛下的皇叔而不让我去送死,不是吗?”

他语气依然平静的说道:“我一直都在想,陛下如果不来就好了,我也一直都在想,陛下来但我什么都不说也好,可是陛下来了,我也说了......所以若我不死,陛下以后还睡的着吗?”

皇帝猛的哆嗦了一下,嘴角都在发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