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三十章 道门秘法

不让江山 知白 716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虽然张玉须也觉得师父可能会有这样的仇家,但他并不确定,最起码他在龙虎山十年来都没有见过所谓的仇家。

龙虎山掌教真人才是真正的德高望重,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还因为他的为人。

其实传到张玉须师父一代已经是第十五代掌教真人,每一代真人都极有威望。

可毫无疑问的是,张玉须的师父其中最受尊敬的那个,天下百姓知道龙虎山有真人,也都指的是这一代的掌教真人。

在这一代掌教真人之前,龙虎山弟子基本上都不下山,大楚天下承平,百姓日子也过的还勉强。

龙虎山的道人们就在山上参悟自然,他们不开香门,不受供奉,自己种田,自己养殖,与世无争。

到了掌教真人这一代,世道变了。

大楚崩乱,百姓们的日子越发艰苦,所以掌教真人决定,每年都选派弟子下山,用所学的本事去救人。

这些派下山的弟子要做的事也不同,有的弟子专门去救治百姓,他们医术高超,有的弟子专门去除暴安良,他们武艺强悍。

还有的弟子奉命下山,将孤苦的孩子带回龙虎山上收养,教他们读书做人,继承龙虎山的道学。

但这些弟子,对于龙虎山道观来说,都不能称之为龙虎山入世行走。

虽然百姓们将所有龙虎山下山的弟子都称之为入世行走,可是这些弟子要做的事不是入世行走要做的事。

不要说百姓们,就算是彭十七这样的也是道门出身的人,也认为龙虎山只要选派下山的都是入世行走。

龙虎山的入世行走其实只有一人,他下山的目标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寻良主辅佐,真正的拯救这个天下。

如果这个入世行走真正要做的事被传扬出去的话,朝廷都不会容得龙虎山在,所以自然严格保密。

掌教真人曾说,我们每年救治再多的人,也救不了这个世道,救世道的不是道人,而是明主。

所以龙虎山选派下来的这个真正的入世行走,是龙虎山道观最优秀的弟子,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人。

虽然张玉须看起来怎么都不可能是一个这样的人,年纪不像,言谈举止不像,甚至......连智商看起来都不像。

然而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李叱看向张玉须,张玉须摇头道:“我想不出。”

李叱道:“想不出就不要想,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说出来的,这个不说,别的会说。”

张玉须再次看向李叱,可是却没好意思仔细盯着那张脸看,他这次想看看,只是想证明自己之前看错了。

虽然虞朝宗在燕山,是大楚几乎最北边的地方了,而龙虎山在大楚东南,相隔那么远。

可是他这次下山,是师父所命,亲口告诉他去燕山寻虞朝宗辅佐。

而且连张玉须也不能理解的事,绿眉天王虞朝宗的名声,传到龙虎山没多久,师父就似乎已经算定了此人的命数。

他不理解,但是他坚信师父算的不会错。

掌教真人对张玉须说过,其实他在十几年前就算出来,帝星在北,大楚气数将尽,师父还说,只是这帝星他算不太准,隐晦不明。

所以在看到李叱面相的时候,张玉须只能是怀疑自己看错了,师父是不可能错的。

“你好像已经特意看过我很多次了。”

就在张玉须有些分神的时候,李叱忽然问了一句。

张玉须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又或 是该说一个什么样的谎话。

李叱见他有些慌乱,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你是不是也看出来了,车马行里,我是最帅的那个。”

张玉须连忙跟着笑了笑说道:“我多看了当家的几眼,其实是看不出当家的年纪。”

李叱笑道:“你猜。”

张玉须:“有......二十了?”

李叱撇嘴,转身走了。

李叱这一走,张玉须悄悄松了口气,他心说要是能想办法搞到李叱的生辰八字就好了。

他忽然间想起来,之前听阮晨说起过,当家的是长眉道长捡来的孤儿,所以长眉道长应该知道。

一念至此,张玉须也不管这个彻地是什么来路了,说了一声你们问吧,转身就跑开了。

车马行后院,长眉道人正在和周怀礼下棋,两个人最初认识的时候,长眉道人与周先生都还是中年。

一个刚刚调任冀州,正意气风发,想大展拳脚。

一个在江湖之中行走,虽孤身一人,但却逍遥自在。

“算算看,我们从第一次见面到下一次见面,竟然隔了十几年。”

周怀礼看着棋盘说道:“说实话,你之前带着李叱到我家里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你,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长眉道:“初见的时候,你身上的道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你又相貌堂堂,谈吐非凡,那时候我还说过,你这样的人,若是肯去哄哄骗骗那些贵妇人,日子一定过的很好。”

“可是十几年后再见到你,却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一头白发,还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身上的衣服缝缝补补又缝缝补补,哪里还有一丝你当年的风度。”

长眉道人笑道:“有了孩子还要什么风度,他有风度,便是我有风度了。”

周怀礼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为何当时就选择救他?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救人之事不能不做,但若是为了救人,却把自己搞的狼狈不堪,便不可取。”

长眉道人又笑了起来,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却是亮晶晶的神采。

“你是不知道,我刚刚见到那小家伙的时候,他就躺在那,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当时我第一个想法是,小家伙你别怕,我会找个好人家把你送出去。”

“我带他走去寻好人家,走到半路上,我越想越怕,如果把他送人了,若是待他不好怎么办?”

“再加上我以为,我俩都可能会身染瘟疫而死,索性就带着他吧。”

长眉看向周怀礼说道:“你见过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哪怕是饿了也不会哭闹的吗?”

周怀礼显然一怔,他并不是很相信长眉道人的话,哪有那么小的孩子饿了不哭不闹的。

“他就不会。”

长眉道人笑着说道:“他好像从那时候就很懂事了,我带着他走,哪里能有什么合适的吃的,给什么就吃什么。”

周怀礼仔细想了想,心说那孩子莫非是那么小就知道要努力活下来?

断然不可能。

“不过也好。”

周怀礼道:“你看看他现在,你心里一定很满足,也很骄傲。”

长眉道人得意起来。

“那是自然,读书认字我教的,做人也是我教的。”

正说着,张玉须从前院找过来,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这边,还没有人介绍过,他也不认识哪个是长眉道人。

看了一眼,周怀礼更像是 个德高望重且学识渊博的长者,于是他快步走到周怀礼面前俯身一拜:“弟子龙虎山张玉须,拜见师叔。”

周怀礼都懵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笑着指了指长眉道人说道:“他才是长眉。”

张玉须顿时尴尬起来。

这两位长者谁都没有穿道袍,长眉道人一身短衣襟打扮,脚上的布鞋还没有穿好,趿拉着,着实不像是阮晨描述的那样。

“龙虎山的弟子,了不起啊。”

长眉道人连忙起身,他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道人,但他知道龙虎山的弟子下山济世救人,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道门正统,所以倒是他在张玉须面前显得有几分局促。

尤其是张玉须对他又叫了一声师叔,这让他更加心虚。

“你是有什么事?”

长眉道人问。

张玉须道:“弟子是听闻师叔在这,所以过来拜见,还有......还有就是,弟子刚刚和终南山的一位师兄打了个小赌,我们俩猜测当家的生辰,就想知道谁赢了,所以跑过来问问师叔。”

长眉道人立刻就说了出来,张玉须听完之后在心里默默算了算,这生辰八字,绝对算不出什么特别好的命,小富都算不上,就更别说李叱面相上的贵气。

“噢......”

长眉道人笑道:“我其实不知道他具体生辰,我告诉你的是我捡到他的日子。”

张玉须心里一动。

长眉道人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什么,于是问道:“你是不是看他面相觉得有些奇特?”

张玉须眼睛都亮了,连忙问道:“师叔也看出来了?”

长眉道人嗯了一声后说道:“虽然看起来他确实有些狡猾奸诈,但实际上他是个很忠厚的人。”

张玉须立刻就产生了一阵阵的失落。

长眉道人又看了看他脸色,笑了笑说道:“人啊,面相上其实说不得准,看面相不如看人心。”

张玉须配合着点了点头后说道:“师叔说的对,人心才是最重要的,是弟子执迷了。”

说完再次抱拳行礼,转身离开,看得出来,他似乎对长眉颇为失望。

来时的路上阮晨说过,长眉道长道行高深,是真真正正的知天命之人。

此时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

他出了后院后觉得有些无趣,也很失落,找了地方坐下来,坐在那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边传来脚步声,于是侧头看了看,原来是长眉道人过来。

张玉须虽然对长眉失望,但还是连忙起身施礼:“师叔。”

长眉道人往左右看了看,忽然拉了张玉须就走,张玉须不明所以,来不及问什么就被长眉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长眉压低声音却很急促的问道:“你是不是看出来李叱他的面相有些......有些过于贵气了?”

张玉须心里一震。

原来刚刚长眉道人是装的,他可能是因为当时有别人在,所以不好明言。

“师叔,你是怎么看的?”

张玉须立刻问了一句。

长眉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再次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声音很低的说道:“他面相中,隐隐可见,三隐三折三登。”

张玉须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他这才确信,面前的这个邋遢老人有多了不起。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比了一个数字。

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