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三十二章 查查他

不让江山 知白 745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豫州到京州,至边界处,那种不一样的感觉就逐渐清晰起来。

虽然如今朝廷崩坏江山动荡,可是京州之地的百姓,依然还有一种令人不解的骄傲感。

似乎他们生而为京州人,理应骄傲。

京州目前还算安稳,最起码朝廷的统治还在,各地方官府的职权也在。

毕竟这里是京畿重地,依然有着极为雄厚的兵力分散驻守。

从豫州进入京州有很多条路,毕竟边界绵延千里。

可要走官道却只有那几条能选,而走官道就必然会受到极为严格的盘查。

李叱他们这样的人,当然不会走小路,进京州也要光明正大的进去。

陆陵,就是京州和豫州连接处的一座大城。

而第一次听到陆陵这个地方的名字,是因为在冀州被抓又逃走的慕风流。

陆陵城北就是一条大河,名为大清河,普天之下,名字叫大清河的河流也不知道有多少条。

大清河上有一座石桥,石桥的南边,就有至少数百名大楚府兵长期驻守。

京州人可以出去,但是豫州人不能进来。

当然也不是全部,寻常百姓想进京州没有任何可能,而那些所谓的上层人,报一下家门,给一些打点,进京州不难。

所以当李叱他们的队伍浩浩荡荡到了石桥的时候,守石桥的士兵们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这支队伍的规模,确实有些大。

十几辆大车,数百骑士护卫,还都是衣甲鲜明,身上穿着的虽然不是大楚府兵的战服,可从装备上来看,清一色的府兵装备。

这就有些让人犯嘀咕,因为这是不合规矩的事。

按照大楚的律法,如没有特殊允许,持有府兵的兵器甲械,都是杀头的罪行。

最初大楚律法还算森严的时候,就算是王公大臣的家中护卫,对于兵器的持有管辖也极为严格。

这些护卫可以持有刀剑,但绝对不能持有连弩-弓箭,不能有盾不能有甲。

就算是持有刀剑,也不可以用大楚府兵的制式兵器。

这些可都算得上是把柄,若一人是王公贵族,觉得无所谓,朝廷不会查的那么严,但他的对手他的敌人一定不这么想。

只要在朝堂上当着皇帝陛下的面说出来,难道皇帝还能当着朝臣的面纵容?

不过后来世道乱了,兵部的那些官员们,尤其是武库的人,大肆倒卖武库兵器,昧良心的钱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即便如此,在寻常百姓中,也不可能见到府兵制式兵器。

所以看到这支队伍,守军士兵们全都有些懵。

一名校尉迈步上前,没敢太过冷硬,态度客气的问了问是谁家的人。

李叱之前办了曹家,下令封锁消息,虽然不一定封锁的足够严密,但是对于这些守边界的士兵来说,未必知情。

就算知情,也不至于知道的一清二楚。

余九龄上前,从腰上摘下来一块牌子递给那校尉。

校尉看到牌子后脸色就释然下来,心说怪不得,原来是曹家的人。

曹家一门七候,放眼整个中原,可以相比的也少之又少。

余九龄道:“马车里的,是飞陵候的长子,小侯爷曹度,以及飞陵候的家眷。”

飞陵候,是曹登科的封爵,他在曹家地位也算超然,名气不小。

曹登科有个儿子,名为曹度,如今正在棋山养猪。

此人和曹猎比起 来,那是真真正正的不学无术,在豫州横行无忌,仗势欺人,连曹猎都看不起他。

李叱和曹度的年纪相仿,身材又差不多,他在进都城之前,连易容都没打算做。

在都城,能识破他身份的唯有武王妃,可是武王妃被送回京州后,没有在都城多做停留,直接去寻武亲王了,如今应该已经到了京州东南的左武卫大营。

飞陵候的公子,小侯爷曹度,在豫州城的名声,是臭的不能更臭。

但是此人并没有去过京州,也没有去过都城,就算有人知道他也没有见过他。

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嚣张跋扈,这样的身份其实在大楚如今的环境中,并不是很显眼。

但是如果不显眼,李叱都觉得对不起对不起曹度这个人的人设。

“不知小侯爷要去往何处?”

校尉看了看腰牌,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

他虽然是京州的兵,但对于那位被誉为恶霸的小侯爷曹度也有所耳闻。

余九龄一皱眉:“小侯爷要去何处,做什么,难道还要向你禀告清楚?”

校尉因为这句话也有些恼火,你曹度在豫州再跋扈,到了京州还能为所欲为?

他刚要说话,余九龄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把人带到了一边。

余九龄和校尉到了不远处,他招招手,手下人随即拎着两个袋子过来。

余九龄把两个袋子放在校尉手里:“一个是你自己的,一个是给你手下兄弟的,小侯爷要去武亲王那边,你要是放行呢,银子收好,你要是阻拦呢,现在我杀了你,你们上峰官员知道了,大概也不敢难为小侯爷,又不是为了你自己守着边界,你犯什么傻?”

校尉掂量了一下那两袋银子,立刻赔笑起来:“是是是,大人说的对,小侯爷的事卑职怎么敢耽搁。”

他往后一摆手:“放行!”

余九龄道:“还有个事,你把路引凭证给我们用印,我们又不避讳什么,也不是做贼心虚,还要一路走到都城去。”

听到这句话,校尉更加放心了。

而李叱要的,也是这个路口关卡的路引留证。

就这样,到一处送些钱,再有曹家的名望和地位,一路顺顺利利的朝着都城进发。

这一路上的行程安排,都听澹台压境的指挥,他是一个自己出门都要带齐东西的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李叱他们对澹台压境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有X格。

关于怎么装,澹台压境颇有经验。

他们不住客栈,不住官驿,十几辆马车上拉着的,一半是日用的东西。

连洗手盆之类的东西都带了,明显一副所过之处任何地方都脏,配不上我身份的作风。

所以李叱的队伍还没有到都城呢,名声就已经传到都城去了。

大兴城,世元宫。

大楚丞相姚之洞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皇帝陛下的脸色,心说这次曹家的人到都城,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有什么好果子吃。

姚之洞和曹家有些恩怨,如果不是当今陛下杨竞即位的话,他再有才能,也做不到丞相之位。

杨竞,就是山河印预料之外的皇帝,根本控制不了。

所以这就造成了,杨竞如今所用的重臣,也有很多是山河印的人不能控制的。

山河印势力庞大,渗透的似乎无孔不入,但也不是万能。

比如京州这边山河印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去过豫州,他们当然知道曹度的名字,却不知道曹度是什么模样。

一个信息全靠人来回跑着传送的时代, 终究还是会有太多闭塞无法解决。

“此子太过猖狂。”

姚之洞俯身道:“陛下,此子从豫州一路过来,张扬跋扈,完全不顾大楚的规矩礼法,吃穿用度,奢靡铺张,况且此子又是从豫州来的,臣以为,或许还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杨竞微微皱眉。

他看向姚之洞道:“你的意思是,一个完全没规矩的放浪之徒,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一路张扬跋扈铺张奢靡的往都城来了?”

姚之洞一怔,然后才醒悟过来自己用词有些不妥当,也是过于心急。

当初他就有机会做到吏部尚书这等高位,是武王妃在先帝面前说了他的坏话,所以他才被弃用。

好在是杨竞即位之后,把他重新启用,并且委以重任。

其实他也知道,皇帝是不信任那些世家大户之人了,比如宇文家......

然而皇帝还离不开世家大户,不想用,却还需要他们的支持。

所以现在的朝局才会有些胡乱,而他们这些被重新启用的人,地位也有些尴尬。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朕现在主要办的是英雄大会的事,朕需要大量的兵力来收复豫州,燕山贼李叱已经快要陈兵京州了,而你,作为大楚的丞相,居然还在因为个人的私怨而和一个纨绔子弟斤斤计较。”

姚之洞扑通一声跪下来:“臣有错,但臣也是为国事着想,豫州已经被燕山贼攻破,此子忽然往都城来,确实存疑。”

皇帝沉思片刻,朝着外边喊了一声:“惠春秋。”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随即快步进门,俯身道:“臣在。”

皇帝道:“派人去传大理寺卿归元术进来。”

惠春秋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出门。

大理寺。

年仅三十岁,就已经贵为大理寺卿的归元术坐在走廊里,看着远处的荷池。

走廊里放了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有四盘菜,一壶酒,菜是凉拌白菜心,卤汁花生米,老醋萝卜丝,小葱拌豆腐。

一样热菜都没有,一个荤菜都没有,酒倒是陈年老酒。

荷池那边,蚊蝇飞绕,这让归元术的有些不喜。

他把牙签倒出来,捏了一根,随意的屈指一弹,那牙签就如流光一般激射而出。

啪的一声轻响,一只蝇子被牙签钉在荷叶上。

“大人。”

手下人急匆匆跑过来,俯身道:“陛下召大人入宫。”

归元术微微皱眉,心说陛下这会儿想起来他来,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因为英雄大会,大理寺的人全都派了出去协调维持都城秩序,他的大理寺如今已经是空了的衙门。

关键是,他的人被调走,还不归他管,而是暂时调归十三门提督。

所以已经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这个大理寺卿都无事可做。

整个大理寺衙门里,只剩下他和四个手下。

他本该也要去帮忙的才对,但他是正三品大员,十三门提督是正四品。

他去了,算什么?

所以干脆就不去,在衙门里清闲着。

“怕是要有麻烦事......会很头疼的麻烦事。”

归元术整理了一下衣服,侧头看了看一眼,不远处那只被他钉住的苍蝇居然还活着。

于是他又捏了一根牙签,随手一弹,这次牙签精准刺入的苍蝇的脑袋里。

两根牙签露出来的长度,一模一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