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五十章 男人啊

不让江山 知白 71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你们这些人,在我面前何敢放肆?”

俞公子脸色阴沉的说了一句。

“只是这世道多变,大楚朝权,崩于己人,若数年前是我在大兴城时候,尔等为我提鞋都不配。”

他身上的紫袍,是他最后的眷恋。

俞公子这样的人,在几年前的大楚,便是权力巅峰阶层的那一群人之一。

他的义父是大太监俞泽恩,地位仅次于刘崇信之人,连百姓们都知道,刘崇信才是那时候大楚的真正帝王。

皇帝不出宫,诸事问督公。

朝政军权,大多在刘崇信手里,别说三品以下的官员,就算是一二品的大员在刘崇信面前也要下跪行礼。

缉事司的一个百户带着走在大街上,迎面而来的四品将军都要立刻下马行礼。

缉事司的一个插旗官,就能在地方上私自做主一刀剁了县令,甚至可以把整个县衙的人全都关起来问罪。

如果在大街上百姓们看到缉事司的番旗,要么立刻躲起来要么立刻跪倒在路边。

缉事司所到之处,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作为俞恩泽最看重的义子,这位俞公子曾是缉事司千户,而缉事司的千户也是大楚朝廷唯一的特例,以正四品的官职可穿紫袍。

早云间被俞公子这样的话气的几乎笑出来,他看着那面沉似水的人,笑着说了一句:“既然你也知道那是过去的事,现在又何来的骄傲?”

俞公子缓缓吐出一口气:“对缉事司不敬者,杀!”

然后迈步向前。

这里可是有数百廷尉军在,还有两位千办,他竟然没有一丝惧意。

早云间和虞红衣在这个时候,还都没有反应过来此人的不对劲。

一个藏了那么久的人忽然自己冒出来,而且还是如此张扬的冒出来,当然不对劲。

可此时早云间和虞红衣两人的心思都只有一个......尽快将此人拿下。

早云间长刀出鞘,一刀划向俞公子的胸口。

俞公子身子往后一仰,他的腰居然软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身子没有倒下去可是往后弯腰却能与地面平行。

若是双腿尽力弯曲,这样的难度也就不算大了,寻常的舞者都可做到,关键就在于他的双腿几乎没有弯。

闪开这一刀之后,俞公子手里翻出来一把短刃切向早云间的小腹。

早云间身子转动也避开了这一击,然后跨步回来一刀斩向俞公子的后背。

俞公子压低身子,头几乎都顶着地面了,脚向后抬起来精准的踹在早云间的手腕上。

他仿佛脑后还有一双眼睛似的,竟是把早云间的招式猜的那么准确。

早云间被踢中手腕,几乎握不住刀,胳膊向上扬了起来。

按照小张真人的说法,若高手有等级排名,廷尉军的千办们最不济也都是在二之内的强者。

早云间,虞红衣,方洗刀和尚青竹他们四个还很年轻,上升空间巨大,现在都已经在二上的高度,将来极有可能步入一品。

可是这个人间啊太大了,大楚亿万臣民百姓,其中隐藏不出的高手又有多少?

世上那么多诱惑,而可以满足这些诱惑的捷径就是有钱有权。

所以缉事司中聚集了大量的高手,远超廷尉军。

只要能在缉事司中有一官半职,那么人生就走上了一个更高的 层面,脚底下踩着的就是芸芸众生。

所以江湖中人,格外热衷于加入缉事司。

如果不能加入,那就想破头皮的也要表达对缉事司的忠诚,来换取缉事司颁发的驾帖。

有驾帖的加护门派,地位也水涨船高。

俞公子本就是缉事司中的翘楚,能被俞恩泽收为义子的十八个人,哪一个是真的靠小白脸上位?

没有本事的人,终究会被淘汰。

作为十八义子之中的最强者,俞公子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所以他当然也有自负的资本。

早云间的手腕被踢开,身子往后晃了一下,而这么大的破绽,俞公子如何会放过?

他身子本来压的极低,手掌在地面上行撑了一下后身子向后爆射而出,双脚在早云间胸口连环踢中。

早云间反应神速,前两脚被踢中之后左臂就已经抬起来挡在胸口,右手一刀朝着俞公子的后腰剁下来。

俞公子又像是已经提前猜到了他的招式,借助一踹之力往前翻滚出去。

虞红衣迈步向前,早云间一摆手:“不用!”

年轻人,谁还没有傲骨?

虞红衣举起手示意,四周围着的廷尉军士兵随即也把早就瞄准好了的连弩放下去。

廷尉军的连弩,可比大楚府兵装备的制式连弩好的多。

李叱根据李先生的图纸,将大楚府兵的连弩加以改进,让宁军装备的连弩射速更快而且装填换箭更为简单。

李先生的全才在这一点上,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早云间被俞公子接连占了上风而挑起斗志,他的长刀一扫,泼出去一片银芒,再次攻向俞公子。

俞公子依然那副鬼一样的表情,病态的白色皮肤,让他显得有几分阴森。

他在那把长刀扫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身子转了一周,手中段刃划向早云间的手腕。

早云间握刀的手竟是松开后撤,那短刃就划了个空,这瞬息之间,早云间一把抓住了俞公子的手腕,同时抬脚在刀柄上踢了一下,长刀旋转过来斩向俞公子的胳膊。

俞公子皱眉,总算是有了些表情。

他膝盖抬起来横着一拨,膝盖顶着刀身将长刀拨开,然后膝盖摆动回来撞向早云间的小腹。

早云间的左手往下一压按住俞公子膝盖,一脚侧踹直奔俞公子的小腹。

俞公子手腕一翻从早云间掌中挣脱出来,短刃在早云间的腿上刺了一下。

早云间脸色一变,右腿还在半空呢,左脚也弹跳而起,用了一个跳腿踢毽的动作踹开俞公子。

这样的动作,让俞公子也没能预判到。

早云间一把将他腿上的短刃抽出来刺向俞公子的胸膛,俞公子脚下一点向后飘了出去。

“你这样的人,在缉事司做不到千户。”

俞公子又恢复了那种面无表情,可正是这面无表情才是最大的轻蔑。

早云间如此傲气的年轻人,又怎么可能受了他这般轻蔑。

于是跨步向前,不管腿上的刀伤再次近身,他以俞公子的短刃进攻,一刀一刀快如闪电。

俞公子的一直用左手格挡,每一次都精准的拍在早云间的手腕上。

等机会,右手一把抓住早云间的衣襟,然后一脚踹在早云间的小腿上,单臂一个侧摔把早云间扔了出去。

早云间在半空之中强行扭身, 一刀划在俞公子的肩膀上,直接切开一条血口。

俞公子侧头看了看肩膀上的伤,脸色似乎是有了些怒意。

虞红衣喊道:“他在故意拖延时间,尽快拿下。”

早云间嗯了一声,单手在地上撑住,双脚横扫俞公子的下盘。

俞公子哼了一声:“现在才明白?”

他一跃而起,人朝着院墙那边飞掠过去,虞红衣腾空而起,在半空之中一刀拦截。

就在这时候,外边有人跑进来:“运宝斋起火!”

俞公子单掌拍开虞红衣的刀,借助反震之力转向跳往院墙外边。

可就在这时候一道白影闪过。

两袖在半空之中卷起狂澜,砰地一声命中俞公子的胸膛,俞公子人好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后背重重撞击在墙壁上,紧跟着院墙就被撞出来一个洞。

俞公子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可是眼睛里却出现了惧意。

刚才那白衣人出现,他没办法挡住,甚至躲不开,所以他知道是谁来了。

挣扎着起身从破洞里钻出去,跌跌撞撞的往前跑。

可是跑了没多远,就看到大街上并排着挡在那的,是黑暗中犹如地府阴兵的廷尉军黑骑。

黑色的皮甲黑色的披风,黑色的战马,在黑暗中散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气场。

俞公子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才转身跑出去没多远,忽然身边炸开一团气浪一般,无数砖石砸在他身上,把他砸的横着飞了出去。

一息之前,叶先生站在院墙里边,似乎是感知到了俞公子的位置,单手按在了院墙上。

发力之下,院墙崩塌,碎砖横飞。

俞公子被砸的倒在地上,刚才胸口被击中的那一击此时才真正发作起来,胸口里剧痛无比,实在压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

李叱的人已经冲进运宝斋中,速度快的让运宝斋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运宝斋的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涌出来这么多人。

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早在几天之前,运宝斋四周的民宅中,都已经进入了大量的廷尉军。

火才烧起来没多久,竟是被廷尉军用一种令人目瞪口呆的方式给灭了。

他们冲进来的时候一人就拎着一袋土,进来之后一人一袋砸过去,烧起来的房子居然被硬生生的压住了火势。

看来,廷尉军的人早就已经料到了运宝斋会着火。

李叱推开门,在那间烧掉了一小半的屋子里,看到了被捆绑起来的韩画眉等人。

这些文坛大家一个个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恐惧而无助。

如果廷尉军没能及时灭火的话,将来说不定就会有人到处散播是宁王一把火烧死了韩大家等人。

缉事司做事,从来都不留余地,人命在缉事司的人眼中也本就不值一提。

韩大家也好,平民百姓也罢,都是一样的草民。

当韩画眉颤抖着看到李叱进门那一刻,竟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星辰楼那边。

叶先生迈步上前,看了一会儿俞公子那张脸,伸手抓了一下,竟是抓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面具之下的那张脸依然惨白,他受伤极重,可却没有丝毫惧意,眼神里反而还有淡淡的满足。

刘仰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