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二十章 你必须夸夸我

不让江山 知白 495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从南岸追过来的天命军显然体力要更好一些,因为余九龄他们这两天都是在来回奔波,再加上又熬了夜,每个人体力消耗都极为巨大。

所以在他们才上岸的时候就被天命军追上来,只是前后脚的事。

相对来说,董冬冬和齐锵奇的体力要好不少,所以董冬冬立刻喊了一声:“曹公子你们先走,我和老齐挡一阵!”

曹猎挣扎起身,他们为了尽快渡河,身上连兵器都仍在对岸了,所以曹猎弯腰捡起来一根木棍:“要走一起走。”

天命军的士兵们从水中钻出来,他们是得了死命令的,不计代价也要把宁军的奸细抓回去,所以一个个咬着牙也要往前上。

就在他们踏上北岸土地的那一瞬间,一杆长枪搭在了曹猎的肩膀上。

曹猎身后那人看向刚刚爬上岸的天命军士兵,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些天命军士兵抬头观看,在看清楚说话的那人之后全都吓了一跳。

有人二话不说,转身又跳回河水中,拼尽全力的往南岸游,比来的时候还要快一些似的。

有的人吓傻了,站在那不住的发颤,脸色发白嘴唇发青,而且还在发抖。

还有人直接就跪了下来,抱着头。

唐匹敌迈步从曹猎身后出来。

他往前走,天命军的士兵发抖的就更加厉害了。

“以河为界,越界者死。”

唐匹敌看向那些天命军士兵,只是一个眼神,就仿佛能带来神一样的威压。

“大将军,大将军饶命。”

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首领模样的人一边叩首一边说道:“大将军听我解释,实在是因为大将军这边的人,先......先过河到南岸去的。”

唐匹敌道:“以河为界越界者死,是我给你们定的,不是给我的人定的。”

唐匹敌指了指那些人,在他身后芦苇丛中,宁军战兵跨步而出。

所有上岸的天命军都被卸掉了兵器,一个个按在岸边。

唐匹敌道:“你们回去之后告诉杨玄机,我的人过了河去南岸也就过了,已经回到北岸,你们居然胆敢过界来追,是为挑衅,这次我把你们放回去,但记下天命军一万颗人头,他日去取,让杨玄机备好等我。”

说完之后唐匹敌摆了摆手,手下宁军士兵随即将那些天命军士兵放了回去。

那些人好像一群青蛙受到了惊吓似的,纷纷跳进河水中,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拼了命的往南岸游。

余九龄咽了口吐沫,看了看那些逃命的天命军,再看看老唐。

然后余九龄就不得不挑了挑大拇指。

岑笑笑见到这一幕,原本桀骜,却也不得不服气。

唐匹敌只是一露面,那些敌军士兵竟是吓得跪地求饶,这种威慑,是需要赢多少次,杀多少人,才能具备。

余九龄忍不住问了一句:“老唐,你是怎么把他们吓成这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人怕你怕成这样的。”

唐匹敌笑了笑道:“从他们以为可以试试开始。”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当敌人觉得你嚣张跋扈的时候......你最好是真的嚣张跋扈。”

曹猎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震。

杨玄机在一开始,一定是没把唐匹敌当对手,因为他的兵力是唐匹敌的十倍。

所以那时候唐匹敌的傲然,在杨玄机眼中一定就是狂妄自大,是令人觉得可笑的嚣张跋扈。

可是被打疼了之后,杨玄机才明白 有一万种渴望被别人认可的骄傲,但你不能以被我认可而骄傲,是我以有你这样的朋友而骄傲。”

余九龄:“我凑?”

他的眼睛里好像有雷神在跳舞,滋啦滋啦的放光。

唐匹敌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当你渴望别人认可的时候,是你对自己过去的不自信,当你觉得这些都不值一提的时候,是你连未来都已不放在眼里。”

余九龄:“我凑?”

唐匹敌道:“前半句我送给你,后半句是说我自己。”

余九龄:“我凑!”

唐匹敌笑起来:“当家的派人给我送信,说你们可能去了河南岸,我就有些着急,见到你这个家伙回来确实很好,特别好。”

余九龄嘿嘿笑起来,满脸都是小幸福和小雀斑。

说实话,老唐夸人啊......比李叱夸人还让人觉得满足。

最起码余九龄看来,被老唐这样牛-逼的人夸一夸,那是真的很牛-逼的一件事。

“当家的还说什么了?”

余九龄笑着问,脸上的幸福感越来越浓。

唐匹敌道:“他说如果找到你们了,就按照军律先一人打三十军棍,别人照着屁股打,余九龄照着嘴打。”

余九龄:“我凑......”

曹猎在旁边问道:“如果真的是照着我们屁股打,照着余九龄的嘴打......我愿意接受宁王的惩罚。”

余九龄:“......”

唐匹敌对曹猎说道:“宁王特意提到你,说你最近做事越来越冲动,他说见到你之后,让我好好说说你,然后给他回信。”

曹猎讪讪的笑了笑。

唐匹敌道:“我已给宁王回信。”

曹猎好奇的问:“你还没有见到我,就已经给宁王回信了,你给宁王的回信怎么写的?”

唐匹敌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语气平淡的回答道:“找找你自己的原因。”

曹猎楞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

就在他们返回大营的时候,有亲兵从大营方向过来,看到唐匹敌后立刻抱拳行礼:“大将军,宁王到了!”

唐匹敌眼神一喜。

余九龄先是一喜,然后又是一忧......

当家的可是让他去劝阻曹猎的,可他非但没有劝阻,还跟着曹猎一起跑到敌人的地盘上去了。

当家的要是真追究起来的话,那可能一年的俸禄都没了。

没了俸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还在等待着余九龄接济的,嗷嗷待哺的姑娘们。

余九龄觉得那可真是太残忍的一件事了,想想他就觉得那些姑娘们好可怜。

所以他立刻看向曹猎:“上次办事的时候我还剩下了一些金珠......”

曹猎道:“留着吧。”

余九龄看着曹猎,他都已经在考虑怎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让曹猎觉得,这些金珠就该给他留下。

可是曹猎就三个字......留着吧。

看到余九龄这个表情,曹猎疑惑的问了一句:“是我误会你了吗?你不想要?”

余九龄道:“你确实误会我了,我是嫌少。”

曹猎哦了一声后说道:“回豫州城后我给你送一箱子玩,嫂夫人不是有身孕了吗,以后等孩子长大一些,你可以和孩子用金珠弹球玩,不过金珠不好用,没有玉珠撞起来声音脆,金珠打弹弓比较好。”

余九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