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三十八章 老脸欣慰

不让江山 知白 649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等李叱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其实也都能想的到,现在的羽亲王还真的不敢马上就对高院长如何如何,他还未出师,如果先动手杀了当世大儒,谁还会来追随。

这种事本就名不正言不顺,请高院长写檄文还不是想变得正义一些。

李叱看向坐在院子里台阶上发呆的高希宁,沉默了一会儿后走到他身边坐下来。

“很久很久以前,师父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李叱低着头看着地面,地上的蚂蚁正在忙忙碌碌,它们没有目标,碰到什么算什么,但它们其实比人还要幸运的多,这世上之乱人才是蝼蚁,蝼蚁才不会灭绝,人却有可能灭绝。

李叱轻声说道:“周时候,皇帝突然病故,周夫子从外云游归来,所有人都觉得夫子要争皇位,可是夫子却只想辅佐幼主,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辅佐幼主之心,有的人就想杀了周夫子篡位。”

他看了高希宁一眼后说道:“夫子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在城中四处张贴告示,并且派人在城中大街小巷敲锣打鼓,告诉百姓们,他正在和所有王公大臣们筹备幼主登基之事,让百姓们安心。”

“夫子把要杀他的那些王公贵族的名字,排在最前边,还说他们是最尽心尽力的人,夫子代表大周皇族对他们表示感谢。”

李叱看向高希宁说道:“羽亲王不是要一个檄文吗?那我就给他一个檄文,我已经写好了一份交给余九龄带回车马行,到夜里能抄出来至少上百份,然后趁着黑夜张贴到各处。”

他笑着说道:“你安心,我不会让高院长出事,我也不会让你难过,我很在乎这个世界,因为活在这将来也会死在这,可你难过的时候我连这个世界都开始讨厌。”

高希宁看向李叱,眼睛里亮晶晶的,她现在真的好想抱抱李叱。

第二天。

羽亲王府。

羽亲王正在吃早饭,他侧头问手下人道:“高院长答应写檄文了没有?”

手下人俯身道:“王爷,高院长答应了,但是说想写好这篇要通传天下的檄文非一日之功,他要好好琢磨琢磨才行。”

羽亲王点了点头道:“昨夜里派去的人,也没有找到高希宁?”

“没有,高院长的孙女一夜未归。”

羽亲王点了点头道:“倒也无妨,派人继续查找就是了,既然高院长已经答应了写这篇讨逆檄文,再等几日就是。”

正说着,一名护卫急匆匆从外边进来,手里拿着一张纸,他进门之后就单膝拜倒。

“王爷,城中有人四处张贴告示,在冀州府衙门外,四页书院内外,还有多处都贴了。”

他把手里的纸双手递上去,有下人过来把告示递给羽亲王,羽亲王接过来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变。

这告示的开头四个字,正是讨逆檄文。

这篇讨逆檄文的大概意思是,大楚皇帝陛下被阉贼刘崇信左右,还有无数逆党扰乱朝纲,以至于民怨沸腾,国将不国,羽王殿下深知百姓之苦,决意出兵,剿灭乱党,匡扶社稷。

还说四页书院高院长已经被羽王请到了王府中,要号召天下读书人,共同声讨阉贼刘崇信,羽王对高院长无比敬重,待若上宾,将高院长视为恩师,这种气度令人折服,也让天下读书人欣慰。

檄文中倒是有一大段是在赞美羽亲王,说他礼贤下士,举的例子就是对高院长 实在是太好了,因为害怕高院长被阉贼的手下杀害,特意把高院长请到王府里保护。

檄文一共千余字,讨逆的内容大概四百字,关于高院长的倒是有五六百字之多,想告诉人们的就是,你看皇帝陛下崇信阉党,而羽王殿下对读书人礼贤下士。

羽亲王看着这篇檄文,脸色已经难看的好像纸一样。

百姓们会错以为这篇告示是羽亲王府的人贴出来的,是要告诉冀州百姓所有人,他杨迹形要举起清君侧的大旗了。

“派人去把告示都揭掉撕了!”

羽亲王站起来喊了一声,嗓音都有些沙哑。

“是!”

手下人连忙答应,立刻转身去办。

“是谁?”

羽亲王啪的一声拍了桌子,桌子上的餐具纷纷翻倒,有一只玉碗转动了几下摔在地上,一下子摔的粉碎。

“让人去查,立刻去查,这个张贴告示的人到底是谁!”

羽亲王的话音刚落,手下一名谋士从外边快步进来,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先是俯身一拜,然后急切说道:“王爷,这檄文怎么这么快就张贴出来了?”

羽亲王怒道:“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贴出去的,也根本不是高院长所写!”

那谋士道:“臣下来王府的路上,百姓们都在说这件事,短短一个早晨就似乎已经人尽皆知,尤其是四页书院那边,昨日是旬假书院没有人,今日一早学生们到了书院就全都看到了那告示。”

谋士看了羽亲王一眼后说道:“这些四页书院的学生们已经都知道高院长在王府里的事,他们......他们已经走上大街,喊着口号,支持王爷你举兵清君侧。”

啪!

羽亲王的手再次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王爷息怒。”

那谋士道:“未必都是坏事,檄文里写的是清君侧,天下百姓对阉贼刘崇信已经恨之入骨,天下义军却没有人敢先打出这等旗号,王爷率先打出来的话,说不定能号召无数人前来投靠。”

羽亲王眼睛微微转动了几下,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无论如何,这个张贴告示的人一定要找到,这种人决不能留......不过,先派人去追上刚刚派去揭告示的人,告示暂且留着吧......”

“是!”

那谋士俯身道:“现在城中百姓们都以为这告示是高院长所写......”

他看向羽亲王问道:“那高院长还写不写?”

羽亲王道:“人留在王府,先把这告示的事查清楚再说,另外......”

羽亲王沉默片刻后说道:“备车,我要去四页书院。”

谋士立刻明白过来,他赞道:“王爷深谋,臣下自愧不如,此时去和四页书院的那些读书人们见一见,他们必会对王爷更为敬重,会死心塌地的效忠王爷。”

羽亲王一愣,他要去四页书院,本意是要压迫那些学生们回去不要游行,可是谋士这话却给他提了个醒。

“嗯......”

他应了一声,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读书人是天下之根本,是未来之基石,我自然是要亲自去见见的,唯有让天下的读书人都站在我这边,大事才可顺利成功。”

与此同时,小院。

余九龄从外边 跑回来,脸色有些轻松下来。

他看到李叱后说道:“我昨夜里带着兄弟们分散出去,会写字的留在车马行抄写,不会写字的就跟着我去了城中一家书局,我们蒙面闯进去,逼着书局的人排字印刷檄文,半夜印了一千多张,后半夜已经把城中所有人可能聚集的地方都贴了。”

余九龄擦了把汗后说道:“放心,不会暴露身份,我们在书局说话的时候都故意用的外乡口音,刚刚我从外边回来,城里大街小巷全都在说这件事,还有就是你都想不到,四页书院里那些马屁精,居然组织起来上街游行去了,高呼口号支持羽亲王举兵清君侧。”

李叱听到这后也松了口气,他笑了笑道:“这样一来,羽亲王就真的不敢对高院长怎么样,他也会暂时顺着咱们的告示去做事。”

正说着,叶杖竹从外边回来,第一句话问的就是:“那告示是你们贴出去的?”

李叱点了点头:“是。”

叶杖竹道:“这是什么狗屁主意!”

李叱他们一怔。

叶杖竹忽然笑了笑道:“还挺管用的......我刚刚从王府里出来,王爷下令要好好对待高院长,决不许有人轻慢,而且羽亲王已经赶去四页书院见书院的学生们,他打算利用这些读书人。”

李叱总算是真的能把这口气松下来。

叶杖竹问道:“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李叱道:“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用不了多久,羽亲王就会把高院长礼送回书院,而且还会与高院长一同召见冀州城里那些有名的文人墨客,让他们给举事写文造声势。”

他看向叶杖竹说道:“如果三日内,高院长没有被送回书院的话,我就准备去王府里救人了。”

叶杖竹摇头:“王府之内,你想救人?你进不去,就算是进去了,你也出不来。”

李叱道:“只要想做,总会有办法,我现在先回车马行一趟准备一下......”

他看向高希宁等人说道:“不要出门,无论如何都不要出门。”

高希宁还没有说话,夏侯琢的母亲已经一把拉住了高希宁的手说道:“叱儿你只管你忙你的事,小宁留在这,我哪儿都不让她去,现在不让去,以后也不能让她随便去别的什么地方。”

说完之后还对李叱眨了眨眼睛,一脸老母亲的那种小奸诈。

她那样子,似乎是对自己这个干儿媳妇满意的不得了。

夏侯夫人拉着高希宁的手说道:“是不是有些饿了,干娘现在去给你做些好吃的,你来陪着干娘说说话。”

“啊?”

高希宁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突然之间就是干娘了?

夏侯夫人攥着高希宁的手就不肯松开了,拉着她往厨房那边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有叱儿那傻小子都能做好,你就只管在家里休息,陪我,其他的事当然是男人去做。”

高希宁脸一下子就红了,感觉自己脸上烫的厉害。

“你喜欢吃什么?”

夏侯夫人问:“别不好意思,只管对干娘说,干娘手艺好着嘞,什么都会做。”

高希宁红着脸说道:“我......我都行,那个......那个......干娘做什么我就喜欢吃什么。”

夏侯夫人哈哈大笑起来,老脸欣慰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