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八千破五万

不让江山 知白 723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中军的李叱得到前军送回来的消息,前军斥候未归,而此地距离燕山已不足三十里。

前军领军的是燕先生,李叱听闻后就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以燕先生之谨慎,一定是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赶到前军,队伍已经列阵戒备。

燕先生看到李叱赶来,脸色有些沉重,他伸手往前指了指:“按照你的要求,所有斥候十里一停,于军前五十里探路,到这未见斥候踪迹。”

李叱要求,军前探路斥候,最少要领先大军五十里,每隔十里,或留人或留标记。

等到大军上来,斥候再增补上前,如此循环。

“你看那边。”

燕先生指了指燕山方向。

李叱接过来千里眼看了看,看了片刻后,手就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还记得吗,我们下山出征的时候,差不多走到此处,我还与你说过,回望山寨,可以看到山寨的瞭望塔。”

燕先生道:“现在看不到了。”

李叱嗯了一声。

前面的密林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白山贼的士兵,他们埋伏于此,只等李叱的兵马回来。

这里虽然还没有到山下,但地势起伏,林子也很密,大路从这地势起伏之中穿过,两侧都是高坡,若李叱的兵马经过,白山军就可居高临下而击之。

劳易站在高坡上一棵树后,举着千里眼看向李叱队伍那边,脸色已经有几分兴奋。

可是很快,他的兴奋就被疑惑取而代之。

“怎么停了?”

虽然他埋伏人杀了宁军斥候,可是正常情况下,哪有斥候十里一停的要求,都是遇事回报。

别说是白山军,就算是朝廷府兵也是如此,斥候探路遇事回报,不然的话就一直保持在军前几十里距离。

劳易算计好了时间地形,这里最适合伏击,若无意外的话李叱的队伍很快就会在此地被他合围。

宁军这边,李叱连续深呼吸,然后对燕先生说道:“队伍交给先生,带兵后撤,往西三十里就是刚刚渡过的小清河,先生让队伍在过河后,在河西严阵以待,若有敌兵追上来,可借河道阻敌,半渡击之。”

燕先生问道:“你要去哪儿?”

李叱道:“我去后山。”

说完上马,朝着北侧绕了出去,一百名亲卫紧随其后。

燕青之按照李叱安排,带着队伍后撤三十里,过小清河后,就在河岸一侧列阵,同时派人务必星夜兼程赶去告知唐匹敌。

李叱带着亲兵队绕过林子往后山方向去,绕山而行,走一天也到不了那地方,等李叱赶到的时候,已经第二天的天黑,足足走了两天的时间。

一个时辰后。

李叱一直站在那,似乎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哪怕是听到虞朝宗已死的消息,黑暗中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变化。

黑夜降临的山林中伸手不见五指,他们看着李叱,只是看到了黑暗之中的那个安静不动的身影。

“我知道了。”

许久许久之后,李叱听完后只回应了四个字,他解开衣服,从白色里衬上撕下来一条白布,一只手抓着,用牙齿咬着另外一头,将这白布绑在右臂上。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会来接你们。”

说完后转身离开。

高希宁一把拉住李叱的手,急切道:“带上廷尉军。”

李叱缓缓摇头:“留在这保护大伙,他们都交给 你了。”

说完后李叱上马,在夜色之中离开。

又两天之后,李叱回到了小清河,此时白山军已经追至河岸东侧,只是一时之间没敢贸然进攻。

西岸这边,燕先生带着队伍设防,双方隔着一条河对峙。

李叱是在上游就渡河到了西边,顺着河道一路回到宁军营地中。

燕先生看李叱归来,稍稍松了口气。

“敌兵不下数万,看旗号像是......”

燕先生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平静甚至有一些冷意的李叱点了点头道:“是白山军,我已知道了。”

他走到河岸边上看向对面,对面的白山军极为猖狂,隔河嚣张的叫骂着,骂的格外难听。

“虞大哥死了。”

李叱看着对岸说道。

燕先生的心猛的一紧,片刻后点了点头:“明白。”

李道:“告诉将士们,家没了,虞大哥战死,还有至少两千兄弟也被对岸的这些敌人所杀。”

燕先生看了一眼李叱右臂上的白布,转身离开。

李叱一直站在河岸看着对面,小清河的水浪不小,拍打起来的水都溅在他身上。

“对面那人!”

就在这时候,河对岸有一群人骑马到了,为首一人坐在马背上,以马鞭指向李叱喊了几声。

“告诉你们当家的,若肯降服,我可饶过你们性命,自此之后便都是白山军兄弟,若不肯投降,待我大军渡河过去,片甲不留!”

李叱并没有回话,依然站在那,没有任何举动,仿佛对面那些人的喊声根本就没有传进他的耳朵里。

良久之后,李叱转身回到营地中,很多人都围拢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悲愤之意。

看着兄弟们那一双双满是仇恨和战意的眼睛,李叱一共只说了十个字。

“后撤五里,放他们过来打。”

号令立刻传达下去,五千人的队伍开始向后退去,他们这一退,对岸的白山军很快就察觉到了。

“报!”

手下人迅速跑到劳易身前俯身道:“少当家,燕山营的人正在后撤,显然是要逃走。”

劳易听完后看向一侧的那个年轻人,此人大概三十岁左右,身形笔挺,面容冷峻。

劳易问道:“狄春,你觉得燕山贼是要逃走吗?”

狄春沉思片刻后说道:“未必,可静观其变,不可贸然渡河追击。”

劳易又问:“若他们是真的要逃走呢?”

狄春回答:“燕山贼若走走停停,必是诱敌之计,趁我们渡河的时候反攻。”

劳易点头道:“我大概也是如此猜测,那就且先观望。”

河西岸,李叱的队伍退了三四里远的时候,李叱回望,白山贼没有渡河迹象,于是他下令道:“全军不停,继续后撤,再退五里。”

于是,本来要在五里处停下来的宁军没有停,继续向后退去,虽然士兵们也有些疑惑,可执行军令绝不含糊。

河东岸,劳易举着千里眼看着,脸色越来越着急,他又问狄春道:“你确定燕山贼是要引诱我们过去?他们已经退了差不多能有快十里,再不渡河,他们便真的逃了。”

狄春道:“少当家,可放他们二十里,那些燕山贼少骑兵多步卒,且兵力最多不超五千,放他们二十里再追也不迟。”

劳易看着越去越远的燕山营队伍,心里急切,可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狄春的 话。

狄春是他父亲手下最重视的人之一,白山军能有今日之发展,和狄春关系莫大。

此人曾是边军校尉,极勇武,可因为出身寒微,军功屡屡被抢夺,他也毫无办法。

劳水泽久闻狄春勇武之名,于是派人接触,许以重金利诱,狄春不为所动,又许以将军之位,答应狄春白山军都可归他指挥调遣,狄春心动。

后狄春到白山军中,被劳水泽任命为大将军,那时候白山军不过三五万人。

狄春率军接连击败官军,甚至连兖州节度使周师仁亲自率军攻打白山军的时候,也被狄春击败。

狄春名声大振,在白山军中威望越来越高,劳水泽反而怕了,担心狄春会动摇他大当家的地位。

于是假意让狄春去训练出一支精兵,实则去掉了狄春兵权,结果没有想到,狄春用一年多时间训练出来一万朴刀营,战力堪比府兵。

劳水泽知道这一万朴刀营士兵有多强悍,所以对狄春更为忌惮。

他以为自己增加亲兵营为由,硬生生从狄春手里抢走了一半朴刀营兵力,只给狄春留了五千人。

河西岸,李叱回望,白山军依然没有渡河迹象,于是李叱下令道:“丢弃粮草辎重,加速撤走,再退五里。”

河东岸,爬上高处的劳易举着千里眼看着,当他看到燕山营的士兵纷纷丢弃辎重物资,开始跑起来的时候,他立刻就急了。

“传我军令,渡河追击!”

狄春听到后脸色大变,连忙劝道:“少当家不可,燕山营的人越是如此,越可能是要趁着咱们渡河之际反攻过来。”

劳易怒道:“他们已经退出去超过十里,就算想杀回来,我们已有不少人渡河过去,难道还挡不住?只需坚守一个时辰,我就能让两万人过河,他只有五千人,凭什么和我打?”

狄春还要再说,劳易却道:“狄春!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莫不是故意想放走燕山营的人,以后成为我白山军的祸根?!”

狄春张了张嘴,心里一阵冷笑,俯身道:“少当家恕罪,是我太小心了,我这就去让朴刀营渡河。”

劳易瞪了他一眼,然后不断催促手下人渡河。

李叱看到白山军的人马已经开始争相渡河的时候,眼神里的凌厉闪烁了一下。

“宁军!”

李叱振臂高呼,抽出长刀指向白山军大声喊道:“杀回去,凡面前之敌,不留活口!”

“呼!”

宁军将士们呼喊一声,调转过来,后队变做前队,阵型却丝毫不乱。

李叱为箭头,五千人的队伍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锋矢阵,朝着正在渡河的白山军冲杀过去。

十一二里的距离,宁军冲回去的时候,白山军已有万余人乱糟糟的渡河过来,队伍建制都乱了。

“血仇之敌,纵跪地不饶!”

李叱第一个冲进白山军队伍里,横刀泼血。

这一天,在小清河西岸,过了河的万余白山军士兵被屠戮殆尽,后续渡河到了一半的人,被宁军临岸放箭击杀,数不清多少人淹死在河道里。

因为尸体太多,以至于河道都被堵塞了一段,尸体密密麻麻的挤在河面上,几乎看不到河水。

就在此时,从上游有一支数千人的骑兵队伍杀来,为首两人,一持长枪一持长槊,犹如凶虎,率军杀入白山军中,虎入羊群。

白山军大败,五万人被杀三万余,投降万余,还有数千人逃走。

逃走的,就是五千狄春的五千朴刀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