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言难尽

不让江山 知白 678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庄无敌说完之后李丢丢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他能一眼看出来虞朝宗的状态不对,也能大概猜到是发生了什么。

有些时候,天赋就是无法去弥补的鸿沟。

余九龄他们还在和虞朝宗寒暄,而李丢丢已经把山寨里可能出了什么问题想了一遍,然后又想了想此时上山的利弊和安危。

如果连虞朝宗的个人安危都不敢保证,他就必须想清楚师父他们进山寨之后会面对什么危险,最好是不面对这样的危险。

“师父。”

李丢丢回头拉了长眉道人一把后说道:“你不是要去前列县的吗?不如这样,你和燕先生去前列县,我和余九龄跟大当家上山去看看,咱们也不能把事情耽误了对不对?”

长眉道人一听就知道有问题,先是朝着虞朝宗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大当家,我和我徒弟聊几句,有些事交代下。”

虞朝宗自然不能说不行,笑着点了点头。

长眉道人把李丢丢拉到一边问道:“是不是觉得山寨里不安全,所以想让我和燕先生先走一步?”

李丢丢点头:“虞大哥看起来有些麻烦,此时上山的话,确实没准遇到危险。”

长眉道人劝道:“既然你觉得可能有危险,为什么不一起走?你若是坚持走,他也不能硬把你留下。”

“我得上去。”

李丢丢笑了笑道:“他此时下山,应该是有话对我说,而且我若想结交这个人,在他得意的时候我来结交,和在他需要帮忙的时候来结交,自然不一样,师父,这是我该做的,有些事危险归危险,不做就会失去机会。”

他在长眉道人面前,自然也不用虚伪什么。

“那你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长眉担心的问了一句。

“不会,你相信我的武艺,也要相信九龄的本事,我俩互相照应,不会出什么事,再说,不是还有庄大哥在吗?”

李丢丢笑道:“你只管去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漫山遍野山花开就交给我吧。”

长眉道人狠狠的瞪了李丢丢一眼,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就去前列县等你们,今天不算,明天一天后天一天,大后天你就下山,天黑之前就能到前列县,若是你没来,我和燕先生就要来这里寻你们了。”

李丢丢道:“安心,绝不会有事。”

交代好了之后,长眉道人又和燕先生私底下说了一遍,然后两个人到虞朝宗面前致歉,只说是书院里有要紧事让他们去前列县,不能留下一起上山了。

虞朝宗要派人护送,燕先生想了想也好,于是就答应下来。

两个人离开燕山,在一队骑士的护送下往前列县那边去了,而李丢丢和余九龄跟着虞朝宗上了燕山。

那头斑斓大虎也被抬上了山,到了营寨中,虞朝宗为李丢丢好一阵吹嘘,说他少年英雄什么的。

虞朝宗手下人抬着那大虎去剥皮,倒也没多久,一张虎皮就剥了下来。

两个人拉开这张虎皮,众人上前观看。

庄无敌看了一会儿后说道:“这张虎皮若是拿出去卖,买家一看就能判断出来,猎虎的这人必定是大户人家出身。”

李丢丢:“咳咳.....”

余九龄暗自脸红。

这张虎皮,跟冰雹打过的窗户纸似的,千疮百孔,三个人当时都把箭壶射空了,这虎皮上的窟窿 眼多的让人觉得这确实就是一张破窗户纸......

如果要想把这张虎皮卖出去,首先得想办法让人家相信这虎不是被射死的,而是因为斑秃丑死的。

关于斑秃的笑话余九龄都要开口说了,扫了扫这山寨里的当家的,一群人有一半发量堪忧,于是硬生生憋了回去。

而这时候,关于这张虎皮,山寨里的这群好汉们,硬是没人想到这该怎么夸。

许久之后,老四吴雄奇赞道:“真是好箭法。”

“对对对,真是好箭法!”

一群人顿时附和起来。

二当家毕大彤站在旁边仔仔细细打量着李丢丢,想着原来就是这家伙救了虞朝宗,如果不是他的话,一年多以前虞朝宗就已经死了,这燕山营也早就是他毕大彤说了算。

虽然虞朝宗没说李丢丢是救命恩人,可是能和老七一块来的,而且虞朝宗对他还那么客气,甚至说得上有几分敬意,那人看起来很年轻,除了是那个恩人之外还能是谁。

所以毕大彤好好的记住了这人的模样,心说这两日弄不死你,以后也得弄死你。

他正想着这些,就看到李丢丢好像多看了他几眼,他看过去时,却见李丢丢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这边,可他总觉得这个人也在观察他。

上山的时候李丢丢就说过,他不能以真名示人,所以虞朝宗对人介绍他的时候,用的是李丢丢很喜欢的那个名字。

李怼。

“李兄弟。”

毕大彤笑呵呵的上前说道:“能狩猎凶虎,这等本事,在燕山营可是找不出一个,真是少年英雄。”

李丢丢抱拳回礼道:“二当家夸奖了。”

毕大彤一怔,笑了笑道:“大哥还没有介绍过呢,你怎知我是燕山营的二当家?”

李丢丢回答道:“看二当家这器宇不凡的气质,就能看得出来。”

他还想说阴狠中透着一丝猥琐,猥琐中还有两分丑陋,丑陋中还有三分做作,如此形象,你不是个坏人都是老天爷没开眼。

庄无敌为李丢丢解围道:“二哥你不知道,李怼师从长眉真人,长眉真人可是很了不起的道家仙长,能明辨是非未来。”

“唔!”

毕大彤装作吃了一惊,连忙对李丢丢说道:“那李兄弟,你可会看相?帮我看看?”

李丢丢摇头道:“师父那些本事,我是一样也没有学来,二当家,真是抱歉了,确实不会啊。”

毕大彤遗憾道:“那就可惜了,也真想看看自己这面相怎么样。”

“大富大贵!”

李丢丢立刻说道:“虽然我不会看,可也能看出来,必是大富大贵。”

“哈哈哈哈......”

毕大彤笑的前仰后合,心说这个家伙是他妈的一个狐狸崽子啊。

李丢丢也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心说这个老东西是他妈的一个老狐狸精啊,还是公的。

不多时,就在这聚义大厅里设宴,还真就炖了一锅虎肉上来,众人也都没有吃过,所以倒是都想尝尝到底什么滋味。

毕大彤笑呵呵的说道:“李兄弟这打虎上山来投靠我们大哥,这说出去,也是长威风的事,百姓们知道了,会说我们燕山营个个都是英雄好汉。”

这话里的意思只有一句重要,那就是投靠我们大哥。

虞朝宗道:

“李兄弟可不是来投靠我的,李兄弟在冀州城青衣列阵中做事,是节度使大人看重之人,到咱们山寨来,岂不是委屈了他。”

他这话说的,也不只是一个意思。

果然,毕大彤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微微一变,心说难不成虞朝宗私底下也和羽亲王那边有接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虞朝宗会不会和羽亲王商量,杀了他毕大彤,虞朝宗才会投靠过去?

这短短片刻,毕大彤的脑袋里已经千回百转了很多念头。

“这样啊,那真是少年英才!”

毕大彤连忙举杯道:“我敬李兄弟一杯。”

李丢丢连忙起身道:“多谢二当家,我也不是什么节度使大人帐下之人,不过是跑跑腿的小角色罢了,若二当家以后到了冀州城,大事我可做不得主,吃喝玩乐,找我的话,一定安排妥当了。”

“哈哈哈哈......”

毕大彤笑道:“那以后还真的有劳李兄弟了。”

这俩人啊,笑哈哈的把酒喝了,各怀鬼胎。

李丢丢当然要顺着虞朝宗说,他刚刚已经观察过,从这些人坐在什么位置就看得出来什么心思,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会表现的和谁亲近些,也会刻意的表现和谁亲近些。

不经意和刻意,只要认真看,还是能分辨出来,只是绝大部分人不会在意细节。

比如那位四当家吴雄奇,李丢丢见过,他刚刚已经在靠近毕大彤那边准备拉开椅子坐下,忽然间醒悟过来什么似的,趁着人不注意又到虞朝宗另外一侧来了,故意坐到了毕大彤的对面。

比如剩下的那些人,大部分都坐在毕大彤那一侧。

李丢丢心说虞大哥啊虞大哥,你这燕山营,看起来已经快不是你的燕山营了。

这一顿酒吃的,李丢丢装作酒量不行,喝了七八碗之后就摇摇晃晃起来,余九龄演技略显浮夸,先是吹了牛皮说自己千杯不醉,喝了五碗之后就趴在那一动不动。

毕大彤见李丢丢已经醉醺醺的,他看了看一直蹲坐在李丢丢椅子靠背上的那矛隼,笑了笑道:“李兄弟,这雕儿养的不错啊。”

说着伸手就要去摸狗子,狗子一侧头,立刻一口啄下去,吓得毕大彤连忙把手缩回来。

李丢丢醉的好像快不行了,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你可别招惹畜生,招惹了畜生,连主人都咬,亲人兄弟也会咬的......”

说完之后趴桌子上不动了,嘴角还有哈喇子流出来。

虞朝宗招呼人把李丢丢和余九龄扶回去,狗子飞起来到了门外,听到翅膀上,神雕马上就站起来,狗子落在神雕后背上,神雕驮着它跟在李丢丢身后走,一路哼哼唧唧的。

今日的我还是哼哼唧唧,后背上的你依然爱答不理。

这一幕把燕山营的人都看傻了,心说这李兄弟确实是个奇人啊。

等回到虞朝宗那边,一进屋,李丢丢和余九龄就全都精神了,虞朝宗一看他俩这样就知道,这寨子里的事人家已经看得七七八八,什么都瞒不住。

“虞大哥。”

李丢丢道:“寨子里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兄弟做的,你只管开口。”

虞朝宗叹了口气:“让你们见笑了。”

庄无敌吩咐人把门关好,在外边守着,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大哥,李叱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你就说。”

虞朝宗张了张嘴,然后又叹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