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八十四章 挂刀门绝技

不让江山 知白 782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澹台压境知道自己坐下战马已经撑不住如此重击,所以疤狮的第二棍他没有硬接。

以长槊拨开铁棍,然后槊锋横扫回来。

过招之间,疾如闪电。

疤狮用铁棍把槊锋磕开,似乎对那杆槊格外有兴趣,特意又多看了几眼。

他似乎是很羡慕面前这个人,能拥有这样一条长槊。

疤狮的棍法有些特殊,这种打法正常人做不到,所以让人望而生畏,或可称之为甩棍法。

他的铁棍,比起澹台的长槊也只是短了一些,比寻常士兵用的木枪要长一些。

而且是纯铁打造,手腕粗细,分量之重可想而知。

别人用棍,多为双手,而他则是单手。

这种分量的铁棍,他右手握住棍尾,那棍却仿若插在磐石之中,这种腕力又岂是寻常人可及?

别说铁棍,寻常人单手握住一根这么长这么粗的木棍,握住一端,还能把木棍端平不摇不晃的有几个?

疤狮这样用棍,最大限度的发挥棍的长度,也最大限度发挥棍的力度。

这样甩起来再砸落的一棍,其力何巨?

“既为府兵,为何做贼!”

澹台压境努叱一声,一槊戳向疤狮的心口。

疤狮竖起来将铁棍挡在身前,精准的拦住槊锋。

“府兵又如何?府兵也是贼窝!”

疤狮反问了一句,眼神里怒气外溢,他手腕一抖,铁棍横扫过来。

澹台压境俯身趴在战马身上,那铁棍在他背后横扫过去,带过一阵疾风。

那一棍扫过去,澹台压境立刻起身,一槊刺出。

此时的疤狮长棍横扫,棍在一侧,想撤棍防守显然来不及。

可是他没有防守,而是借助横扫一棍的惯性,身子从马背上跳了起来。

他人在半空,一脚踢开澹台压境的长槊。

此时棍子也正好抡到了他身后,单手硬生生往上发力,把那铁棍从背后抡过来,带着崩山之势直奔澹台压境的头顶。

澹台压境也避闪不开,情急之下他将长槊脱手,然后一掌拍在槊杆上。

他那大槊在半空之中震颤了一下,然后横着撞在疤狮的胸口位置。

这一下撞击把疤狮的身子往后撞的飞回去,然而那一棍还是落下了。

澹台压境一咬牙,双手抬起来硬生生接住了这一棍,巨力之下,铁棍下沉,澹台压境抓住铁棍的瞬间一声暴喝。

“开!”

坐下战马一声悲鸣,显然吃力太重,硬撑着没有倒下去。

澹台压境双手抓着那铁棍发力一拉,把半空之中的疤狮又拉了回来。

疤狮被拽到澹台压境身前,澹台一拳轰在疤狮胸口。

这一拳将疤狮打的直接摔落在地,铁棍也被澹台压境顺势夺了过去。

不等疤狮起身,澹台压境将这铁棍当做标枪用,朝着地上的疤狮狠狠一掷。

乌光犹如霹雳,瞬息而至。

疤狮立刻翻滚开,那铁棍砰地一声戳进大地之中,这官道坚固夯实,而这铁棍却深入至少一尺,尘土炸裂。

这一击若是戳在疤狮身上,也必会直接戳个通透。

澹台压境从马背上飞身而下,不等疤狮站好,一脚侧踢扫向疤狮的脖子。

疤狮抬起双手挡在自己脖子一侧,可是这一脚的力度还是把他扫的往一边歪倒。

“纵然对朝廷不满,纵然心有怨气,你身有冤屈,也不可祸害百姓!”

澹台一边怒吼一边猛攻,一拳一拳,疾风骤雨。

疤狮被迫防守,连环出手拨开拳头,可是却防不住,漏了一拳过来,正中他面门,这一拳打的疤狮往后摔倒。

澹台压境紧跟一步,一脚踢在疤狮身上,疤狮的身子卷缩着横飞出去,擦着地面,飞出去能有一丈多远。

如此上风,澹台必然不会手下留情,再次紧追上去,朝着疤狮的胸口一脚踏落!

疤狮眼睛骤然睁大,他来不及躲开,只好用双手往上一托,挡住了澹台这一脚。

“你懂什么!”

疤狮奋力把澹台的脚推开,双手撑地起身,双脚踹向澹台胸口。

澹台侧身半步,然后一把抱住疤狮的双腿,他把疤狮抡起来转了一圈。

转动之际,看准旁边有一棵大树,于是抡着疤狮往大树上撞了过去。

这一下,疤狮撞的头破血流,脑袋里轰隆隆的,瞬间就失去了战斗之力。

澹台压境一松手把疤狮甩到远处,再次追上,一脚踢在疤狮下巴上,疤狮的身子打着转又滑出去半丈。

澹台看到他的大槊就在旁边不远,过去将大槊捡起来,走到疤狮身边,双手握着大槊,槊锋朝下对着疤狮心口。

疤狮迷迷糊糊的,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澹台压境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离开府兵,听你说话猜测或许你受过冤屈,可这都不是你去残害别人的理由,迫害你的人该死,你迫害别人也该死。”

疤狮缓缓睁开眼睛,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嘴里不住溢血。

他不再打了,躺在那看着澹台压境,眼神里却好像并无惧意,反而变得平淡下来。

“你说的对,这不是我残杀别人的理由......”

疤狮嘴里还在往外溢血,说话便显得含含糊糊。

“可是你知道什么......你又懂什么......咳咳,我勇猛杀敌屡立战功,却都被那些贵族子弟霸占,他们还怕我把事情说出去,又杀我灭口。”

他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疤痕:“他们在我脸上砍了三刀,把我扔到军营外边,以为我必死......”

他忽然咆哮道:“我凭什么再做个好人?!”

疤狮一只眼睛已经睁不开,被流血封住,另外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澹台压境。

“你这长槊造价不菲,不是我们穷苦人能用的起,想来你也是富贵出身,你这样的人,懂什么?”

疤狮抬起手抓住槊锋,两只手被槊锋割裂,血流如注。

“杀我。”

他说。

澹台压境一怔。

“杀我!”

疤狮一声怒吼。

他双手握紧了槊锋猛的往下一拉,槊锋噗的一声戳进他心口,当槊锋贯穿的那一瞬间,他的身子猛的抖了一下,然后双手软绵绵的摔落在地。

“你命真好......你有一杆......这么好的槊。”

疤狮嘴里挤出来最后几个字,然后头一歪,就此气绝。

澹台压境看着这具尸体,心里好像突然之间被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格外的难受。

面前死去的这个疤面汉子,应该是边军出身,短短三言两语,道尽半生苦楚。

“是朝廷对不起你,是那些混账东西对不起你。”

澹台压境把长槊抽出来,转身上马。

“不是百姓们对不起你,你该死。”

他上马之后,那战马嘶鸣一声,朝着人群中的北狂徒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时候,另外一侧,也有两个人也朝着北狂徒冲了过去,自南面来,纵马疾驰。

挂刀门大师兄贾阮大声说道:“擒贼先擒王,我们去杀了那贼首,围攻李叱他们的贼兵必乱。”

余九龄虽然自知武艺不强,可是却使劲点了点头:“好!”

两个人把身子伏低趴在马背上避开贼兵的羽箭,那些箭在他们旁边或是背后嗖嗖的飞了过去。

“我先上!”

大师兄贾阮喊了一声,眼看着冲到那些贼兵近前,他直起身子,双手往外一洒。

“今日你应知道,挂刀门三绝,并无虚假!”

那双手一洒,一片银芒飞了出去,这一甩之间,也不知道他双手发出去多少把飞刀。

只看到拦在他身前的那些马贼纷纷坠落,那一排人几乎全都被飞刀击中。

冲至此处,大师兄贾阮在马背上飞身而起,他坐下战马随即冲撞在对面的战马上。

战马嘶鸣中,大师兄人在半空,再次甩出去一片银芒,目标却是人群之后的北狂徒。

坐在高大的儿马子后背上,北狂徒看到那人飞身而起,知道会有飞刀来,于是他一伸手把旁边的马贼抓了过来。

将马贼挡在身前,飞刀密密麻麻的戳在那马贼身上,光是脸上就有三刀命中。

大师兄在一名马贼的肩膀上点了一下,飞身而至,可是人在半空,北狂徒把他手里的尸体砸了过来。

距离已经很近,这一下躲无可躲,大师兄被尸体砸的落地,摔的很重。

北狂徒伸手从旁边马贼手里拿过来一把长刀,随手一掷。

大师兄贾阮没有看到,却知道敌人必有后招,落地之后迅速翻滚,那把刀飞来,砰地一声戳进地里。

整个刀身全都戳进地下,刀柄连晃都没晃,好像本就是铸在地下似的。

大师兄翻身起来,伸手一摸,自己已经只剩下两把飞刀。

他一甩手,一刀直奔北狂徒的心口,那一刀出手之后,身子横跨一步,第二刀出手飞向北狂徒咽喉。

这两刀发力极为巧妙,第一刀先发,可是第二刀更快,于是这两把刀近乎不分前后到了北狂徒身前。

大师兄故意横跨一步再发第二刀,就是为了让两刀从不同方向过去,而且第二刀发力更足,让人防不胜防。

按照惯性想法,当然是第一刀先到,挡开第一刀再挡第二刀也来得及。

然而双刀齐至,如何能挡?

硬接。

北狂徒抬起手,一左一右,同时一捏,居然在半空之中硬生生把两把飞刀攥住。

那两只手截停两把飞刀,都是三指拿捏,避开锋刃,飞刀疾飞之下戛然而止。

其力度之精巧,眼力之精准,令人震撼无比。

北狂徒看了看手里的手里的飞刀,眼神里是毫不在乎,随手扔在地上。

大师兄贾阮的眼睛却已经睁大,他以为这两刀必可杀敌,可是那两刀却都被人接住,他的手里已经没有刀了。

“贾阮!”

远处,余九龄把他的长刀抽出来掷给贾阮。

贾阮腾空而起,一把将长刀握住,然后脚下发力,再次跃起一刀砍向北狂徒的脖子。

北狂徒在那一瞬间,催马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就避开了贾阮的刀。

原本那一刀是瞄准了贾阮的脖子,儿马子往前走了一步,那刀就要落在北狂徒肩膀后边。

此时人在半空,贾阮想改变刀势也已经来不及。

北狂徒抬起手,一把攥住贾阮的手臂,然后把人往上一甩,再一伸手掐住了贾阮的脖子。

他看了贾阮一眼,那眼神里是如此的轻蔑。

“绵软无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