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六十四章 别了此生

不让江山 知白 668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余九龄就要告辞离开,他昨夜里就几乎没睡,差不多一整夜都靠坐在窗口发呆,天还没亮就已经准备好出行,他其实最想做的不是去都城的大兴,而是回唐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会有好消息,但总是放不下,若人能放下人,不是人生。

“我要走了。”

余九龄朝着李丢丢他们俯身一拜:“愿以后还有机会再见面,诸位恩义,我铭记于心,不用远送就此止步吧。”

李丢丢道:“我们将来一定会再见面。”

余九龄笑道:“不死总会相见,愿大家都好。”

他抱拳,转身大步离去。

李丢丢看了看师父长眉道人,长眉道人也在看他,两个人看着看着就同时摊了摊手,然后同时微笑。

“你心疼吗?”

长眉道人问李丢丢。

李丢丢摇头:“我以为我会心疼,可是一点儿都不心疼,真奇怪。”

长眉道人笑着说道:“我以为我一点儿都不心疼,可是真心疼,也挺奇怪的。”

说完之后两个人又都笑了起来,说心疼不心疼,是因为李丢丢让他师父长眉道人把剩下的三百两银票取出来,李丢丢想了想后给他师父留下一百两,毕竟还要继续住客栈,天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转到几百两银子,那二百两都给了余九龄。

余九龄此去都城路费就要花费几两银子,还要省吃俭用,剩下的钱全都用于安置卢掌柜的家人,只饮酒怕是已经被查封抄没,没有了收入的那母子二人也就没了生活依靠。

好在卢掌柜还存了些银子,大概几十两,再加上李丢丢赠予的二百两,靠这些银子足够过好多年,正常日子过的话,一家人一年也就七八两开销,毕竟只有两个人,就算再有些伤耗,差不多三百两银子也够卢夫人把孩子养大成年。

“一个月住客栈的话大概要二三两银子,一百两够好几年的,不用担心。”

长眉道人拍了拍李丢丢的肩膀:“现在买不了宅院,以后总是会买。”

李丢丢道:“别给我那么大压力,我还是个孩子。”

长眉笑道:“你已经比我肩膀还高了。”

李丢丢道:“所以你打算把重担都压在我这尚且稚嫩的肩膀上吗?”

长眉道:“你总说自己稚嫩,你浑身上下哪儿都稚嫩,就你这心眼不稚嫩。”

说完后长眉大笑,笑着笑着沉默下来,他们看着余九龄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哪怕刚才笑着,可心里其实都不轻松。

好端端的一座酒楼,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好端端的一场人生,就这样变了。

对于余九龄来说他的人生目标也许都会改变,他本意是要保护这个家,保护卢掌柜的产业,所以他才会想去从军,想有做为,想成为人上人。

可是现在,这些都是已去之昨日,不可能再回来。

就在这时候夏侯琢从远处过来,一夜未归,他有些担心李丢丢他们,跑过来的时候余九龄都已经走远,他看了看李丢丢他们,又看了看李丢丢他们刚刚看的方向,楞了一下后问道:“走了?”

“走了。”

“那就走了吧。”

夏侯琢长长吐出一口气,看向李丢丢说道:“我猜你把银子给他了。”

李丢丢道:“猜 对了奖励你请我们吃早饭。”

夏侯琢叹道:“我比你兜里还干净,你莫不是已经忘了我那些银子都花在唐县了。”

李丢丢道:“你堂堂一个流氓,居然没有钱了?”

夏侯琢道:“你也知道我这样的流氓活的有多艰难,要仰人鼻息的活着啊,书院正在放假呢,那些家伙没地方去抢钱,我就没地方去抢钱,青黄不接......”

李丢丢噗嗤一声笑了,然后看向他师父,他师父把一百两银票塞回衣服里,死死捂住。

李丢丢道:“看吧,我这边也挺艰难的。”

燕青之在旁边叹了口气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穷很穷?”

夏侯琢和李丢丢同时点了点头。

燕青之道:“行吧......你们觉得的,还真对,但是一顿早饭钱我还是出的起,说吧去吃什么?”

李丢丢一举手:“卤煮火烧!”

“走!”

燕青之大手一挥:“吃去!”

与此同时,唐县。

武馆的门已经关了两天没敢开,缉事司的人还在县城里没走,虽然和唐深的案子没关系,可是他们也不敢胡乱出去走动。

顾魏山的弟子从外边买了些早饭回来,把打听来的消息说了说,得知他们才去过的只饮酒酒楼已经被贴了封条,几个人也都是一阵唏嘘。

“师父。”

顾魏山看向唐深说道:“弟子这还有些积蓄,再把这宅院卖了,也能换一些钱,弟子打算离开唐县,咱们一路往北去如何?”

“为何?”

唐深一惊,立刻劝道:“我和匹敌若是连累了你,我们今日就可离开,你不要把家业都变卖了。”

“不是不是。”

顾魏山连忙解释道:“师父你听我说,唐县这边不安稳,再过不到半个月就要收夏粮,那些贼寇必来,涞湖县那边的府兵指望不上,唐县的厢兵一共只有百十个人,还都是混吃等死的,其中一大半是老弱病残,根本挡不住贼寇。”

“与其在这等死,不如早做打算,师父.....我本意是往南走,毕竟越靠近都城越安稳,可是现在看来各地都有流寇横行,反而是往北走靠近边疆的地方,没有流寇敢放肆。”

唐深听到这句话后忍不住长叹一声。

没有流寇敢靠近边疆,不是因为那些杀人放火的流寇不敢去招惹大楚边军,而是因为他们更害怕北边的黑武人。

“师父。”

顾魏山道:“我昨日就找朋友说了,他认识一个商人刚好要在唐县置办产业,我已经说好了今日就把宅子卖出去,咱们明日一早就出发,一路往西北去草原,过了燕山之后就没有流寇了,弟子在草原上有个朋友,咱们在那边安顿几年,代州如果安稳了,从那边距离不远,也可回代州看看。”

唐深看向他的独子唐匹敌问道:“匹敌,你觉得如何?”

唐匹敌道:“都听师兄安排。”

唐深点了点头:“此去草原的话也不是没有所求,到了草原上,你看看那些草原骑兵是如何训练出来的,看看他们的弓马之术。”

唐匹敌点头道:“孩儿尊父命。”

就这样商量定了,顾魏山把自家宅子低价卖了出去,这里不是冀州,房价没有那么离谱,带着积蓄银两三个人轻 装简行,顾魏山没有娶妻生子,他的徒弟们又不可能撇家舍业跟他去草原,所以走的有些潦草。

唐匹敌往北去了草原,余九龄往南去了都城,可是在冀州城的李丢丢还要继续留在冀州。

他才刚进四页书院没多久,这里还有等着他的前程,虽然看不清楚这前程到底如何,可总不能辜负了他师父十年心血。

一顿早饭吃饭,李丢丢满足的吐出一口气,卖卤煮火烧的掌柜都看懵了,第一次见到一个这么大的孩子能干掉六碗卤煮。

就算是常年卖力气求生活的那些苦工,他们敞开了吃的话最多四碗也就撑的不要不要了,哪像这孩子吃完第四碗后还一脸我要我要的欲求不满的样子。

“丢儿。”

夏侯琢忽然想到了什么,笑了笑说道:“我想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

李丢丢立刻问道:“什么?”

夏侯琢道:“你这么能吃,大粪的产量也必然可观......”

李丢丢:“滚......”

他问夏侯琢:“你昨夜里回去见了谁?节度使大人吗?”

“嗯,不止,我想了想若只见节度使大人的话,被我爹知道了又会失望又会生气,觉得我这个做儿子的和别人更亲近,虽然我......终究还是他儿子不是吗” “所以回去也和他提了提,节度使大人说若缉事司的人来问,他自会处置,我爹对我说,你不用管了。”

李丢丢笑了笑道:“所以你以后还是多和他亲近些吧,你明年就要去北疆,他一定不乐意,你也一定还没有对他说,所以今年就多和他见几次面......”

“嘁......”

夏侯琢在李丢丢脑壳上敲了一下:“人不大,管的不少。”

李丢丢撇嘴。

燕青之道:“既然吃饱了,那还是先回书院去吧,也该把事情经过对院长大人说一下,若知道玉明先生出了事,院长大人也必会心里难过。”

夏侯琢道:“我昨日问过节度使大人,他说玉明先生的案子录法司已经接手,而且会安排大批人手护送玉明先生去都城,玉明先生手里有证据,录法司能做做文章,至于这文章能做多大,最终要看的还是陛下。”

燕青之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和院长大人说的时候也能稍稍轻松些。”

他们坐在路边小摊上吃饭,刚说到这,就看到一队录法司的精锐骑兵护送着一辆马车从他们面前经过,看人数应有数百,料来马车里便是玉明先生。

偏偏就在这时候玉明先生觉得憋闷把车窗打开了,一眼看到路边李丢丢他们注视着这边,李丢丢他们看到玉明先生的那一刻都惊了一下,只一夜没见,玉明先生怎么满头花白?

玉明先生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神一喜,但很快就被悲伤笼罩,李丢丢他们看的分明,玉明先生的神色里哪有什么轻松。

这一刻,玉明先生忽然笑了几声,然后大声说了几句话。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

说完之后,马车里的玉明先生拱手朝着李丢丢他们抱拳,李丢丢他们全都肃立还礼。

在那一刻,仿若别了此生。

奈何,不是仿若。

就是别了此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