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六十五章 心细的小妖孽

不让江山 知白 540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把刘尧送走之后,李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事就算是定了下来,不会再有什么变故,因为钱财确实可以让鬼推磨。

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诱惑,刘尧已经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况且,李叱的铺垫足够令人觉得可信。

刘尧收到了李叱的厚礼,一盒金叶子再加一副如假包写的嵩明先生的字,先送了这样的重礼还能有什么假的?

要说骗子,先送出去价值至少十万两的礼物,那这行骗的代价也确实太大了些。

现在你就算是揪着刘尧的耳朵对他喊李怼怼是骗子,刘尧都不可能信。

李叱吐出一口气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感谢李先生。”

沈如盏从里屋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

于是她好奇的问了一句:“李先生是谁?是你在书院里的先生?”

李叱点了点头:“算是吧。”

如果李叱告诉沈如盏,那位李先生就是如今在云隐山里养猪的那个,沈如盏或许会小小的吃一惊。

但是很快就会释然,因为在她看来,李先生应该没有什么不会的,也没有什么不精的。

又何止是她,在整个云隐山的人看来,李先生都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在离开云隐山之前,李先生留给李叱的那些书籍之中,可不仅仅是包括兵法战阵。

生意上的事,李先生让李叱明白的更多。

但当时李先生曾经严肃认真的对李叱说过,这留给他的书中所写的那些法子,不准用他欺骗百姓。

说实话,这法子用在普通百姓们身上,或许效果更为惊人。

只需要把所谓的上宾制调低门槛儿就够了。

沈如盏问道:“你在之前,就已经把目标定在安阳的那些官员和富商身上了?”

李叱点了点头。

骗这些人的钱,最起码在良心上没有那么过意不去。

沈如盏道:“很精彩。”

李叱道:“却不光彩。”

沈如盏因为这四个字,沉思了好一会儿。

李叱道:“可是在这个时期,也没有什么太光彩的法子可以用。”

他回到座位那边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几口,刚才和刘尧说了那么多话,确实有些口渴。

沈如盏问:“接下来呢?”

“把坑再挖的大一些。”

李叱整理了一下思路后说道:“现在刘尧会不遗余力的帮我们,这只是一个开始。”

“两个月内,我会陆续买四五条船来,这样刘尧就不会怀疑。”

他看向沈如盏说道:“还记得来的路上,咱们在南平江边上看到的那个船坞吗?”

沈如盏点了点头:“记得。”

李叱道:“等那些人的预存银子进来一部分,就安排人去船坞,给船坞下订单,来的时候虽然隔着比较远,但我大概可以看得出来,那船坞的造船能力着实一般。”

“他们的船坞很小,造二十丈以上的货船,一次只能造一艘,一艘最少要几个月。”

李叱道:“到船坞之后,给船坞留下三千两银子的定钱,让他们造船,造十艘。”

沈如盏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刘尧若是知道了的话,更加不会怀疑,你定下十艘船,最少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造出来,所以刘尧就会觉得,你确实是要长期留在安阳。”

李叱嗯了一声:“这种骗术,确实不光彩......”

沈如盏这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筹谋了这么大的计划,却连一点兴奋得意都没有。

而且李叱还一直都在说这计划不光彩 ,他可能自己心里都厌恶这样的手段。

然而偏偏是这样的手段,在这个时期,用来对付冀州的敌人,最为有效。

李叱再次吐出一口气,然后笑了笑。

“三千两银子,足够他们在一开始的投入,到咱们走的时候,船坞不会亏了,还会有些小赚。”

李叱说到这后停顿了一下,有些歉然的对沈如盏说道:“无需半个月,一些达官贵人的家眷可能就会络绎不绝的来拜访你。”

沈如盏知道李叱是怕她烦躁,她是一个那么喜欢安静的人,不喜欢被打扰。

让她去应付那些陌生的,又毫无意义的人,对她来说确实算是折磨。

可沈如盏笑了笑,她起身,在李叱面前转了一圈。

她身上还是那样的麻布衣服,可是转了这一圈的样子,美到了极致。

朴素和精致原本不会相容,可是在她身上,便是这种精致的朴素。

她问李叱:“会丢你的脸吗?”

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了。

李叱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连忙道:“沈先生你别吓我......”

沈如盏看了李叱一眼,心说这个小妖孽胆子确实很小。

她笑着问道:“若你觉得不满意,我也可以让人去采买一些花枝招展的衣服回来。”

李叱一摆手:“别!”

沈如盏笑问:“为何?”

李叱很认真的说道:“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你还想穿花枝招展的衣服?”

站在旁边的吕青鸾等人心里一惊,李叱这话,说的有些伤人。

可是李叱的下一句话,却让吕青鸾他们觉得,此人当为渣男的祖师爷。

李叱认真的对沈如盏说道:“现在就已倾倒众生,哪怕再往前一小步就是红颜乱世,你能为众生负责吗?”

沈如盏居然笑起来,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这样好了。”

李叱也悄悄松了口气。

在心里说了自己一句......呸,渣男。

又一天,李叱就带人去看了沈医堂分号的地方,这里原本就已经有规模不小的建筑。

虽然稍显老旧了些,可是足够大也足够气派。

李叱让余九龄去安排,不要算计钱,找最好的工匠,能找到多少就找到多少。

最迟用半个月的时间把分号装饰一新,还要画大价钱去采买,必须营造出一种沈医堂花钱如流水,不缺钱的样子来。

到了中午,一辆马车在木楼前停下来,小侯爷曹猎找到了这。

李叱迎接出门,看到曹猎就连忙行礼。

曹猎却一把扶着他的胳膊说道:“你不是一个俗人,所以不要用这俗礼,你若与他们那些人一样,我以后也不会来了。”

李叱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回到楼子里,在客厅落座。

曹猎摆手吩咐手下人都退出去,连许问君都退了出去,这种态度,是对李叱的足够信任。

李叱也猜着他是有话要说,所以也让自己人都退了出去。

“小侯爷是有要紧事?”

李叱问。

曹猎笑道:“你昨日和刘大人谈的事,今天我就知道了。”

李叱一惊:“这么快就走露了风声?”

曹猎噗嗤一声,笑着说道:“你说的好像你在骗钱似的。”

李叱叹道:“毕竟人言可畏。”

曹猎道:“倒也算不上什么走露风声,你也知道,曹家在豫州确实势力很大。”

李叱点头:“是,无人可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