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零四章 对不起

不让江山 知白 868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足足讲了一个时辰的故事,喝了五壶酒,讲故事的人有些微醉,听故事的人已经落泪。

唐匹敌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的说了一声夏侯,对不起。

这是夏侯的故事,不是他的。

作为朋友,他也不该把这个故事用在算计什么人或是什么事上。

可是他知道时间有些不够用,在这个时候,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让人帮忙把狄春骗回来。

“那你为什么会来兖州?”

沈珊瑚问他。

围着听故事的女兵,这一圈人都哭了。

沈珊瑚还好一些,眼圈已经很红,却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我本来在北疆做将军。”

唐匹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我的上官,也就是北疆镇抚将军郑德生一心想杀我,所以我只能走。”

唐匹敌道:“我这次来兖州,其实目标不是兖州。”

沈珊瑚问道:“那你想去什么地方?”

“渤海国。”

唐匹敌道:“杀渤海王。”

沈珊瑚一惊。

这种话,似乎不可能是假的。

因为谁都知道白山军和渤海国关系密切,在她面前说出来这些话,简直是找死。

沈珊瑚道:“你应该知道,若要去渤海国,就不该来白山军中做事。”

“从你们手里赚一点银子,再去杀你们的盟友,这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唐匹敌道:“我没有盘缠,需要赚一些银子才能去渤海国,杀渤海王,阻止渤海人侵入兖州。”

沈珊瑚道:“为什么你觉得渤海人会攻进来?”

“因为我信不过你们。”

唐匹敌道:“来之前就信不过你们,来之后就更信不过了。”

他起身道:“多谢你的酒,若你要动手杀我,现在可以下令了。”

他看向沈珊瑚说道:“狄春早晚都会把渤海人放进来,我才来便已猜到,你应早已知道。”

唐匹敌赌了一把。

他在这之前,已经知道了沈珊瑚,沈冬夏这兄妹二人,和狄春的关系很微妙。

因为狄春有意放渤海人进兖州,沈冬夏看不惯,和狄春大吵了一架,然后愤而离开射鹿城,去了虎头山驻扎。

沈珊瑚虽然没有走,可是她留在射鹿城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她姐夫要做的事。

“我不杀你,我也不能留你,你走吧。”

沈珊瑚沉默了许久之后,摇头道:“若是我姐夫回来,你必死无疑。”

唐匹敌道:“你不杀我,我也许会去杀了你姐夫。”

沈珊瑚脸色大变。

那些女兵的脸色也都变了,甚至有人吓得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这些话,在白山军的地盘上说出口,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走吧,马上就走。”

沈珊瑚道:“我会派人送你回冀州,你不能去渤海,我也不会让你去杀我姐夫。”

唐匹敌看了她一眼,心说赌大义灭亲这种事,果然还是没有多大把握。

他转身道:“明白你的苦心,多谢你的好意,我一会儿就会离开。”

说完后迈步前行。

他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坐下来思考了一会儿。

其实在刚才和沈珊瑚说话的时候,他的思路有过好几次改变。

如果不是知道沈珊瑚也想阻止渤海人侵入兖州,唐匹敌也会杀她。

唐匹敌认为该死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下手自然不会留情。

他永远都不会是因为要杀的人是个女人,而手下留情,甚至心生仁慈。

他一直都和李叱不一样,李叱有人畜无害 的笑容,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叱确实人畜无害。

而他脸上总是有阳光灿烂的笑容,比李叱的伪装还要更重。

他从来都是一个很冷硬的人,除了对家人和兄弟朋友之外,对待任何敌人,他冷硬起来都不可改变。

对待敌人,他甚至不需要去考虑什么手段。

在聊天的时候,唐匹敌改变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不杀沈珊瑚,他看得出来,沈珊瑚也很矛盾,很难过。

所以他才会改变思路,直接把要杀狄春的事说出来。

这一次赌的并不漂亮,上来就这样揭开底牌,确实不是一个高手应该下注的方式。

可还是因为那个原因......时间。

孛儿帖腾哥此时应该已经到了虎头山,如不出意外,沈冬夏会立刻起兵赶回射鹿城。

唐匹敌又不可能再找到孛儿帖腾哥,让他改变计划。

所以最迟三天后,最早到第三天,沈冬夏就会到这。

以唐匹敌对孛儿帖腾哥的了解,他一定会跟着回来。

要是狄春真的死了,沈冬夏忙于夺权控制白山军,哪里有时间有心思去管一个报信的人。

可如果狄春没死,沈冬夏回来知道被骗,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孛儿帖腾哥。

所以唐匹敌此时已经没有选择,赌在沈珊瑚身上,赌不中也无妨,那就直接去白山军山寨。

这是备选的计划,唐匹敌这几天也旁敲侧击的打听了不少关于山寨的事。

虽然他更喜欢在战场上决胜负,但他又不是没有单独杀死狄春的把握。

刺杀这种事,在唐匹敌看来低级又低效。

既然在沈珊瑚身上赌不赢,那就只好用备选的方法。

他收拾好了行礼,想着好在沈珊瑚应该不会派人去给狄春报信。

带上一个小包裹,唐匹敌迈步出门。

出门的时候,身上多了一块腰牌,那是赵庆宇的腰牌。

他穿过后院的门迈步往前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沈珊瑚靠在门口,看着他。

“你站住。”

“嗯?”

“你知不知道,不管是要去刺杀渤海王,还是刺杀我姐夫,你都会死。”

唐匹敌没回头,沉默片刻后回答道:“这个世界上确实没有那么绝对的事。”

“所以我大概也有死的可能,不过并不大。”

唐匹敌说完继续迈步向前。

沈珊瑚嗓音有些沙哑的问道:“既然你明知道狄春是我姐夫,为什么你要告诉我那些。”

“想利用你。”

唐匹敌回头看向沈珊瑚,语气很平静的说道:“想利用你把你姐夫引回来,在这将军府里杀他。”

沈珊瑚眼睛有些发红,没有马上回答什么。

片刻后,她看着唐匹敌说道:“你是个混蛋。”

唐匹敌道:“以后你可能会明白,我比你想的还要混蛋一些。”

他这句话说的那么坦然,就好像没有一丝内疚。

这个女人内心之中应该也无比矛盾,当初她姐夫朝着劳易大喊说,我跟你,我能帮你打下来整个兖州的时候,她其实是理解的,哪怕那时候她才十四五岁。

她知道姐夫是不想死,也不想她们死。

面对白山军凶残的贼寇,那样的选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可是自从狄春从冀州归来之后,她越来越无法理解狄春。

其实这种不能理解,很早之前就出现了。

在她姐夫对于战争的痴迷越来越重开始,在她姐夫对于胜利的渴望越来越重开始。

一开始是不得已而为之,可是后来,狄春已经开始享受这种生活。

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嗜血嗜杀的恶魔,只是短短的一年多 而已。

狄春的杀戮心越来越重,对于权力的渴望也越来越重。

他成为白山军的二当家之后,那种渴望已经压制不住了。

到了这一步的时候,沈珊瑚对于狄春的不理解,却还能压下去。

她和她姐姐不止一次的长谈,两个人最终还是都选择相信,这样的狄春,依然是不得已而为之。

直到狄春归来后,在白山军中大开杀戒。

再到现在,狄春和渤海国的人接触越来越频繁。

沈珊瑚也知道,渤海国的人已经给她姐夫提出了几乎不能拒绝的条件。

渤海国派来的所有军队,尽数归狄春调遣指挥。

如此一来,狄春就能让那些渤海人入关,去和兖州之内的其他队伍厮杀。

而狄春会等着渤海人和其他叛军队伍杀的两败俱伤,然后再发力夺下整个兖州。

沈珊瑚甚至还想过,当这个计划成功之后,姐夫就会把渤海人都杀了,再次把渤海人挡在关外。

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一旦夺下整个兖州之后,用不了多久,狄春就会带着队伍进攻中原。

她不止一次听狄春说过......乱世之中,每一个强大的人,都可能变成强大的帝王。

“你杀了他,也阻止不了什么。”

沈珊瑚说道:“白山军的二当家,我姐夫的结义兄弟陈笑,和他的想法一模一样。”

“我甚至怀疑,陈笑就是渤海人,故意接近我姐夫,投其所好,取得我姐夫信任。”

唐匹敌道:“狄春那样的人,你怀疑的,他一定怀疑。”

沈珊瑚一怔。

“你的意思是,如果陈笑真的是渤海人,我姐夫早就已经知道了?”

唐匹敌点了点头:“一个看起来不会完全相信任何人的人,却对陈笑言听计从。”

他对沈珊瑚说道:“我想着,大概就是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陈笑的身份。”

“他需要陈笑这样的人给渤海人传达消息,也能做出假象,让渤海人完全信任他。”

沈珊瑚沉默了许久。

唐匹敌道:“杀狄春,杀陈笑,你弟弟带兵从虎头山回来,接管白山军。”

沈珊瑚的眼睛骤然睁大。

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仿佛看着一个魔鬼。

唐匹敌道:“三天后你弟弟就会回来,但他以为的是,我已经杀了狄春。”

沈珊瑚朝着唐匹敌冲过来,手掌朝着唐匹敌的脸扇过来。

啪的一声轻响。

她的手腕被唐匹敌攥住。

唐匹敌看着沈珊瑚的眼睛说道:“所以我必须去杀狄春,不管是用什么方式,不然的话,你弟弟回射鹿城,狄春就会怀疑。”

沈珊瑚怒视着唐匹敌的眼睛咬着牙说道:“你果然是个混蛋!”

唐匹敌点了点头:“我是。”

沈珊瑚猛的把手抽回去,转身就走。

走了六七步之后,她以为唐匹敌最起码会劝劝她,最起码会道歉。

然而她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唐匹敌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了。

“你给我站住!”

沈珊瑚喊了一声。

唐匹敌却没有任何反应。

沈珊瑚道:“我不能被你利用,所以你就要走了?!”

唐匹敌一边走一边说道:“利用你,只是杀他会简单一些,不利用你,他也一样会死。”

沈珊瑚颓然的蹲下来,好像一瞬间力气都飞走了。

“我......会派人让他回来,我会派人告诉他,抓住了一个大楚亲王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后,沈珊瑚转身跑走。

唐匹敌转身看向她,沉默良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