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何为天命之子

不让江山 知白 783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那战鼓声响起来之后,宁军这边,气势骤然不同。

冲上河岸的天命军本以为看到了希望,可是在这一刻才清醒过来,他们看到的不是希望,是地狱之门。

从太阳刚刚升起,到正午时候,天命军在河岸边丢下的尸体堆积如山,却没能在往前推进半步。

这片杀戮场,就算是地狱的阎罗看到,也会吓得脸色发白。

最终天命军的队伍还是被堵在了七座渡桥上,只不过这次堵住他们的不是天降巨石,而是宁军阵地的坚如磐石。

他们的兵力可以源源不断的输送上来,然而难以寸进,就只是理论上的源源不断,宁军告诉了他们什么叫做铜墙铁壁。

从正午到傍晚,天命军依然没能将战场往前推移,这样厮杀如同一台巨大的无情的绞肉机。

夏侯琢在等,等太阳开始朝着人间挥手。

天命军的士兵在渡桥上已经被堵了一整天,他们过不来也回不去,这种冲杀也不会有人把干粮背在身上,所以七座渡桥上的天命军士兵,此时又饿又乏。

夏侯琢侧头看向西边的太阳,已经从金黄色变成了红色,把早晨的变化又倒退了回去。

于是,他回头看向高处。

按照约定好的计划,此时李叱应该下令吹角反攻了,夏侯琢回头看,是因为他心里忽然觉得不太对劲。

高坡上,李叱张开双臂,他的亲兵把甲胄重新给他穿好,那一身玄甲,让在落日余晖中的李叱看起来像是一尊天神。

夏侯琢就知道要坏事,可是他已无法阻止。

一名壮汉从李叱手里接过鼓槌,在那面巨大的牛皮战鼓上擂动,鼓声如雷,气势如虹。

李叱伸手接过来亲兵递给他的宝刀,带着他的亲兵营朝着其中一座渡桥就大步走了过去。

夏侯琢回头看到了,澹台压境也看到了。

两个人距离很远,分别指挥队伍阻挡天命军进攻,可是就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俩人就知道什么罚钱啊,什么喊高希宁啊,什么喊那仨老头儿啊。

都没有用。

“杀过去当面谢谢天命军的大将军。”

李叱将玄刀指向面前的渡桥:“告诉他,多谢他为宁军造渡桥。”

“杀!”

随着李叱跨步往前一冲,身后亲兵营的人将横刀全都抽了出来,像是一群忽然从林子里冲出来的下山虎,毫无征兆的跳进了羊群之中。

李叱的亲兵营,根本不是寻常的天命军可以抵挡的,别说抵挡,连接招都接不住。

突然出现的虎群,让原本还在靠着一股劲儿往前挤压的天命军一下子就崩了。

夏侯琢看到这一幕,知道再想去劝李叱根本来不及,于是立刻下令喊了一声。

“各军将军为首,七桥皆攻,杀过去!”

李叱攻一座桥,夏侯琢一座,澹台压境一座,柳戈一座,卓青鳞一座,还有澹台压境带来的两万多战兵中的两位领军将军各一座,七桥齐攻。

可就在片刻之前,看起来还是天命军在压着宁军打。

一转眼,不知道怎么了,就变成了宁军大举压上。

这攻防转换的速度之快,反正天命军这边是根本没能反应的过来。

此时天命军已经攻打了一天,造桥的辅兵也已经把七座渡桥都延伸到了岸边。

要不是已经修好了,李叱他们还不攻呢。

你不造桥造到我脚尖前边,我都不来抢的。

一座渡桥上,李叱像是长刀的刀尖,瞬间就捅进了敌人队列的小腹中。

那把宝刀,挡无可挡,避无可避,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

说渡桥比之前那次进攻建造的浮桥要宽一倍,可再宽能有多宽,还不到一丈。

这种宽度的厮杀,就看哪边更能打,更勇敢,更悍不畏死。

一边是身穿灰色军服的天命军,一边是身穿黑色战甲的宁军,灰黑两色的长龙,在河道上拼尽全力的撕咬着。

人落水的速度,已经完全没有了停顿间歇,每一息都在往下掉人,而且每一息掉下去的都肯定不只是一两个人。

有的人掉下去之前就已经死去,有的人则还没能来得及跟敌人交手就被挤了下去。

李叱的刀,在这一刻化成了他面前每一个人眼中的魔,像是在散发着黑色的气息,也在泼洒着红色的血液。

一刀扫过,有人从眼睛位置被切开,两个眼球都被切开,上半截脑壳飞了出去,脑浆子混合着血液往下流淌。

带着毛发的半边脑壳掉在桥面上,被人踩了一脚又一脚,有人因为踩到了这半截头骨而打滑摔倒,很快整个人也和那半块头骨一样被人踩来踩去。

宁军这边的攻势实在太凶,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前推进。

如果此时能站在高空往下俯瞰,就可以看的出来,七座渡桥上往前推进的速度分出了高下。

李叱率领的那支队伍进攻的速度最快,其次是澹台压境,再其次是夏侯琢和柳戈两个。

这样看起来,居中的李叱最快,两侧分别稍慢一些,宁军向前推进的整个形状,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箭头。

如果说只是一座桥上的人挡不住,哪怕两三座桥上的人挡不住,谢狄的脸色也不会如此难看。

七座桥,全都挡不住。

宁军只管向前,天命军是死是落水,那是天意。

“大将军。”

一名将军满头是汗的跑过来:“居中的那座桥,我们的人已经退回来一半多了,还请将军尽快下令。”

谢狄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

尽早下令?下什么令?

此时的厮杀是公平的,桥面就那么宽,双方可以施展开的队伍是一样的,相对来说,宁军是攻天命军是守,如此都挡不住,他还能下令做什么?

宁军还没有进入天命军箭阵的范围,后续的队伍也根本就挤不上去。

所以现在,只能是等着。

每个人也都知道此时在等什么,等的是宁军靠近南岸后,天命军靠着兵力上的优势,靠着箭阵,再把宁军压回去。

“让督战队上去,堵住桥上人的退路,不许他们再后撤,往前顶。”

最终,谢狄还是下达了命令。

但是这个命令,听起来显得无情且无用。

一直都是在往前顶啊,只是顶不过。

而此时宁军的打法,就又开始变得让他们无比恼火无比头疼,却又无可奈何。

这打法应该都能想的出来,可就是比宁军那边慢了些。

李叱他们在攻占了一部分桥梁之后,后续的队伍开始把长长的竹竿接力往前传递。

这些竹竿都是上次抵挡天命军进攻的时候,唐匹敌下令砍伐竹林所得。

这么好的东西当然不能用一次就扔了,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传递过来的竹竿那么长,前排的宁军开始几个人抱着一根大竹竿往前冲。

敌人的长枪都够不着他们,更何况是只有三尺的横刀。

竹竿捅过去,天命军的人拼了命的想把竹竿往一侧河道那边推开,也有人疯狂的拿横刀往竹竿上劈砍。

所以两边的人都在不停的落水。

掉进河里的人很快也就扭打在一起,桥面上在厮杀,河道里的人也在厮杀。

太阳还是落了下去,宁军还是攻了过来 。

黑暗中,宁军距离南岸已经不到七十丈,可这七十丈之内,密密麻麻挤着的都是天命军的士兵。

所以犹豫了几次,谢狄都没能下令马上放箭。

六十丈,五十丈......

“放箭!”

谢狄终究还是不能再等了。

随着一声令下,岸上的天命军箭阵把一层羽箭送上了半空,羽箭划出来一道一道弧线,落向远处的宁军。

宁军,即将迎来最艰难的时期。

天命军在攻打北岸的时候损失如何惨重,所以谢狄也在等着这一刻,他知道宁军就算再强,在攻上南岸的时候也会一模一样。

因为天命军同样不缺少武器装备,不管是箭矢的数量,弩车的数量,比起宁军来不遑多让。

然而让谢狄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判断战争迎来转机的那一刻,东南方向扑过来一条火龙。

一条毫无征兆就出现的火龙,像是撕裂了夜空,从星域之外突然俯冲下来。

那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什么火龙,而是举着火把的一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的队伍。

尉迟光明。

走了那么久,他终于到了。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必须绕开天命军然后找机会渡河过去,从豫州东南方向进入豫州之内。

不管怎么走,他们都走不到这里来。

哪怕他们此时出现在宁军背后,协助宁军进攻都比突然出现在天命军后边更合理。

世事无常。

尉迟光明想了个办法,以投靠天命王杨玄机为由,带着他的队伍一路往北走。

结果巧不巧的事,竟然真的遇到了天命军的大队人马,那不是少数兵力,那是六十万大军。

尉迟光明几次试图绕过天命军渡河,都失败了,六十万大军的控制范围实在太大,一旦被察觉的话,他这两万多人的队伍,还不够天命军塞牙缝的。

背后又有朝廷的追兵过来,是武亲王亲自调集的大楚府兵。

相对于尉迟光明手里的新兵来说,那些百战老兵一个个都是杀神。

无奈之下,尉迟光明只好带着他的人,反其道而行之,往西迂回,避开了天命军的阻挡又甩开了武亲王的队伍追击。

在他的队伍到达之前,斥候就已经发现了这里有战事,连忙回报。

尉迟光明亲自带着几个人悄悄靠近战场观察,而他的队伍留在了几十里外。

他像是一个喜爱戏剧的人,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最精彩最高难度的戏剧表演,躲在草丛里,他看的如痴如醉。

宁军的防守,写进书里的话,放几百年出去都依然能让人拍案叫绝,能让人从中学到许多。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宁军居然会反攻。

在日落之前,当他看到宁军杀上渡桥的那一刻,尉迟光明的心跳都在加速,眼睛都睁到了最大。

这种反攻,他断定自己肯定不敢打。

因为那般能写入兵书的防守,已经足够了,这一下反击,若是写在兵书上的话,反而会引起人的质疑。

认为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但宁军就这样做了,那么突然,又那么不讲道理。

也就是在宁军反攻的那一刻,尉迟光明忽然间明白过来,他们的机会来了。

他立刻派人回去,把留在几十里外的队伍带过来。

黑暗之中,天命军哪里知道侧翼突然来了一支队伍。

还以为是宁军安排的伏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渡河过来,埋伏在他们一侧。

这一下,天命军不但心理防线崩了,他们用血肉之躯构造的防线也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