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七章 那是你们欠的债

不让江山 知白 764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百多人的队伍在距离孟原固大概二里左右停下来,等着小七他们回来。

孟原固在方圆千里之内都很有名气,一是因为当年大楚府兵的事,二是因为这里的人团结且悍勇。

多少年来,来过这里的马贼山匪,就没有谁能占了便宜。

孟原固的人又仗义,在这里,人人都似豪侠。

所以乔摩才会告诉小七说,不要说谎,不要表现的不实在。

可是小七他们已经进了大寨有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乔摩难免还是有些担忧。

马车里,两个孩子几乎同时睡醒,小女儿睁开漂亮的大眼睛,看到妈妈的脸之后就笑起来。

儿子睡醒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母亲身边,而在他身边则是父亲的牌位。

他看一眼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妹妹,那双同样漂亮的大眼睛里有些羡慕,也有些期待。

可是他不吵不闹,也不争不抢,他像是知道母亲的不容易,在四五岁的年纪就懂得了什么叫不招人烦恼。

小男孩儿叫锐儿,小女孩儿叫敏儿。

虽然是在马车里,可这种冰天雪地的天气中,刚刚睡醒的两个小孩子,还是感觉到了寒冷。

小男孩儿微微哆嗦着,再次看向母亲怀抱里的妹妹,林慧云以为他是在想着,也想让母亲抱抱,可是小男孩却起身,自己的毯子给妹妹盖在身上。

这个举动,让林慧云一怔。

“来,你来抱着妹妹,娘抱着你。”

林慧云轻轻说了一句。

小男孩顿时欣喜起来,那双眼睛里都是幸福的光。

他爬到母亲腿上,小心翼翼的接过妹妹,像是大人一样把妹妹抱好,母亲则环抱着两个孩子,用自己的体温为温暖两个小家伙。

她把毯子尽量给两个孩子盖好,可是小男孩的手却又伸出来......

于是,她看着儿子那只小手拿起他父亲的牌位,也抱在怀里,脸贴了贴。

她告诉过儿子说,父亲变成了神仙,能藏进牌子里守护着他们。

“主母。”

车外,将军乔摩说道:“小七他们还没有回来,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主母先不要下车来。”

林慧云应了一声:“知道了,将军小心。”

乔摩带上几个手下催马向前,朝着大寨那边过去。

这孟原固的村民们格外团结,没有人可以在孟原固欺负人还能安然无恙离开的。

为了应对乱世,为了抵抗马贼山匪,孟原固的数千人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围着镇子一圈修建起来大寨。

木墙高度足有两丈余,宽度能有一丈左右,人可以在木墙上迅速跑动支援。

除了木墙之外,还搭建起来很高的瞭望塔,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一座小小的箭楼。

这镇子里可没有什么领兵的奇才,也没有什么隐居的大能,之所以修建的如此像模像样,都是根据评书故事里讲的,村民们凑在一起琢磨出来的。

有了这座大寨,孟原固的百姓们心里就更踏实了些。

孟原固的里正被人尊称为安爷,今年已经五十几岁,但依然壮硕。

安爷年轻时候上山,曾手猎狼王,一人杀狼十几匹,还曾与山里的熊瞎子周旋过,毫发无伤。

即便是现在这个年纪,安爷也可力擒奔马,村子里有一张被当做宝贝一样供着的三石办的铁胎弓,安爷是少数可以将这弓拉满的人。

安爷性格豪爽,大大咧咧,又嫉恶如仇。

在村子里的威望之高,大概就是他说的话便如法理一样毋庸置疑。

安爷叫安不争,名字 是不争,可是安爷说过,人活着还是要争的,从一出生就在争了。

呼吸是与天地争口气,立命是夺山河为口粮。

他还说,人这个字啊,就说明了一切。

何为天?

二人为天,二人指的是什么?指的是夫妻,兄弟,姐妹,朋友......指的就是心在一处。

所以本就团结的孟原固,因为安爷,就变得更加团结。

附近的乡镇,再跋扈的人也不敢来孟原固闹事。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总是会有些人不服气,觉得只要自己够狠就能把别人吓住。

到孟原固来了一趟,回去的时候身上连条裤衩子都没有,后背上的鞭子印都是正正经经的围棋盘,纵横十九道。

此时此刻,小七他们就被一群人按跪在安爷面前。

安爷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身材依然保持的极好,那虎背猿腰的体型看着就彪悍。

关键是五十几岁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这个年纪,看着和三十七八岁的人差不多。

以至于,村子里还有小姑娘惦记着想嫁给他......

可是安爷却早已没有了这心思,他婆娘走的早,也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可是安爷却说一个大老爷们可以顶天立地,但是心眼又小的只装得下一个女人。

“安爷,我们是白山军的人。”

小七如实说道:“我家主母被叛徒追杀,一路逃亡,到这之前,我们八百兄弟已经战死了八成,只剩下一百来个兄弟。”

他抬起头看向安爷说道:“主母带着两个孩子,大的才四五岁,小的才一岁多些,外边天气实在苦寒,怕冻坏了孩子,所以想到寨子里借住一晚。”

安爷眼睛眯起来:“白山军?你们也敢来这讨没趣?”

他这话一出口,四周围着的一圈汉子们随即往前压了压,这些汉子们身上的冷悍气息,就像是这雪原十万寒山。

当年白山军横行无忌的时候,在兖州没少造杀孽。

多少个镇子被白山军屠杀的干干净净,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不留。

那时候白山军还曾进攻过孟原固,一场厮杀,孟原固的乡亲们死伤数百人,可硬生生把白山军挡在了外边,寸土不让。

白山军走了之后,安爷就开始着手筹备修建大寨,因为他知道,这次能挡得住白山军,下一次未必挡得住别的叛军队伍。

现如今,白山军的人居然求到孟原固来了,这似乎也算是天道循环因果轮回。

“安爷!”

小七跪在那,重重的磕了个头:“当年的白山军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白山军犯下的罪我认,我不求安爷能收留我们所有人,只想求安爷让我主母三人进寨子里暖和暖和。”

安爷冷笑一声:“狼王的婆娘是母狼,母狼生下的是狼崽子,狼群曾经咬死过我们孟原固的乡亲,这里容不下一头狼,哪怕是狼崽子也容不下。”

围着的汉子们喊了一声:“滚!”

安爷道:“我现在还没让他们动手把你们这几个人活活打死,已经很不容易了,别在多说什么,滚吧。”

小七无奈起身,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候,有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弯腰捡起来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砸过去,正砸在小七的后脑上,砸的小七踉跄了一下,伸手一摸,有血。

小七的手下立刻就怒了,小七却伸手拦住他们,摇了摇头。

“绺子里的人招人恨,不怪人家。”

小七说了一句后就拉了他们往外走。

“等一下。”

安爷喊了一声,一群汉子立刻冲上去把小七他们又拦了下来,一群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安爷走到小七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大寨正门那边:“从这,一路爬出去,不准走半步,能做到的话,我就让你们主母进来住一晚。”

小七手下的兄弟立刻就怒了,看向安爷喊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安爷哼了一声,微微昂着下颌。

“当年你们白山军的人在这杀了几百个乡亲,你知道这些乡亲们在哪儿吗?”

他回手指了指大寨后边的高坡上:“几百个乡亲们就葬在那,他们看着呢!你们跪下爬出去,就当是给他们在坟前磕头认错了。”

小七的手下怒道:“当年来的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做的事,凭什么我们来赎罪!”

安爷眼睛一瞪:“打!”

上去四五个汉子,拉了那人就打起来,那人也是善战的老兵,一个人对付寻常百姓四五人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孟原固的汉子们不一样,他们人人都是自幼习武,而且练的可还是大楚府兵的战阵拳法。

小七的手下打倒了一个后就被放翻,一群人按着他打,小七扑上去把自己兄弟压在身下,那拳脚落在他身上不少。

“安爷!”

小七喊了一声:“你可要说话算话!”

安爷把手举起来,打人的人随即后撤。

安爷说:“我说话,从来都没有不算数过。”

“好!”

小七应了一声,拉着那被打的兄弟起来:“外边这天气,咱们野外露营都几乎扛不住,别说主母和两位少主了,咱们爬一爬不算什么,磕头赎罪也应该。”

说完后,他转身朝着高坡那边跪下来,磕了三个头,然后跪着转身向大寨正门那边爬。

他手下几个人见状,心里虽然恼火着,可还是跟着小七一块往外跪爬。

“给他们洗鬼祟!”

安爷喊了一声。

一群汉子们随即弯腰捧起地上的雪,揉成雪球,朝着那些跪爬的人砸过去。

这雪球揉结实了,和石头都几乎没什么区别,砸在身上有多疼?

小七脑袋上又挨了一下,身子都一歪斜,可是他立刻交代一句:“别躲,咱们这些人问心无愧,所以站得直,也能跪的下,站着跪着膝盖都不软,让他们看看咱们是怕还是不怕。”

那个兄弟都点了点头,一路跪爬向外。

四周的人聚过来的越来越多,纷纷弯腰捧雪,揉了雪球砸过去。

这一路上,小七他们都被砸的鼻青脸肿,可没有一个人吭一声,一直爬跪着出了大寨的正门。

安爷一路跟着走到门口,看他们出去之后,随即喊了一声:“可以请你们主母三人进来,但不许别人进来,你们都在外边过夜!”

正好到了大寨门口的乔摩看到了这一幕,下马将小七扶起来,小七的脸上肿了好几块,后脑上还有血。

他立刻就怒了,见他要发火,小七一把攥住他的手:“将军,别让我们白白的挨了打,主母和少主要紧。”

乔摩怔了怔,眼睛里的泪花闪烁着。

小七回头看向安爷:“安爷,求通融一下,主母三人进来我们也不踏实,得有个人照看着,再放几个人进来行不行?”

安爷想了想,回答:“再放一个。”

小七他们不担心孟原固的人会害了主母和少主,是因为他们知道孟原固的人,从来都没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在孟原固,谁要是说话不算话,孟原固的人都看不起他,会把他逐出大寨。

小七看向乔摩:“我来吧,我会整夜守在主母门外。”

乔摩的眼睛有些发红,点了点头:“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