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四十八章 时辰到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85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曹猎抬起头看着天空,仔仔细细的想着李先生说的话......其实人都一样,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才是主角。

这也无可厚非,因为每个人确实都是自己生命中唯一的主角,这是不能否认的事。

然而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人,在自己主角的命运中,却总是还要看很多人的脸色。

所以按照这样来说的话,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主角,过的都不算快意。

而自认为是配角之王的李先生,过的反而肆意潇洒。

最起码在他的生活中,他拥有不想被人打扰就不被人打扰的实力,也拥有想打扰谁的话,谁也避不开他的实力。

“甘与不甘。”

曹猎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放下与放不下......其实不过都是别人的。”

没有多少人会因为自己无能而过不去,也没有多少人会因为别人比自己强太多而不妒忌。

对自己的宽容,和对被人的不容,是一样的。

“先生。”

曹猎回头看向李先生问道:“做配角好吗?”

李先生道:“理论上,不好。”

曹猎笑了笑:“可是先生之前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其实也有好的地方?”

李先生道:“不多。”

曹猎又问:“那先生为何喜欢做配角?”

李先生没回答,而是一针见血的反问道:“你为何总是想从别人身上找到借口来安慰自己?”

曹猎表情再次变了变,因为这句话又触及了他的内心之处,他确实是想找个借口,找个理由,找个让自己舒服些的方式来认命。

李先生道:“这个世界上可以怎么舒服怎么来的人不多,你在原本感觉自己很了不起的时候,都未必能做到怎么舒服怎么来,现在却撑着......无非是面子上过不去。”

曹猎道:“我不是很在乎面子。”

李先生道:“唔。”

他看着曹猎道:“既然不是面子的问题,你的意思是,连面子你都放下了,却放不下其他?”

曹猎回答:“比如仇恨。”

李先生问:“仇恨因何而起?”

曹猎沉默。

李先生似乎已经失去了聊这个的兴趣,他笑了笑道:“你养猪不错,留下来帮我养猪吧。”

曹猎长长吐出一口气,居然真的点了点头:“好。”

净崖先生李善功举起手:“我也......”

李先生叹道:“你就去游山,去玩水,去寄情于山野,作画也好,作诗也罢,但你别想着养猪的事,因为你不行。”

这些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会很别扭,也很可笑。

可是在李先生嘴里说出来之后,李善功居然因为自己不配养猪而深感失落。

曹猎笑了笑,忽然间在这一刻明白了什么。

如李善功这样的人,也会有他根本就无法掌握的东西,自己何尝不是一样?

其实,自己不是早就认命了吗,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在离开龙头关之前去做那些安排。

所以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向李善功道:“你可以做我的帮手。”

李善功叹了口气:“我真的是这般无能吗?”

你说是不是又多了两个神经病。

三天后,无来城。

一大早,青州王府的人就忙活起来,屠王军调动了两万多人的精锐维持治安,而在城门外,五万屠王军随时都准备进城。

王府的人则在为大典做最后的准备,每个人都有些紧张,但他们的紧张和甘道德的紧张不是一回事。

甘道德有些担忧,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小师叔元见离。

这个人就是一道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劈下来的天雷,人力可以挡,天雷不可挡。

“大王安心。”

谋士许儒笑了笑说道:“有了那安排,大王今天绝对不会有什么意外,都在掌握之中,而且为了稳妥起见,今天大王只能吃自己面前的食物,只能喝身边的酒,其他的一概不能碰。”

之前许儒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甘道德因为这个办法而松了口气。

可是真到了这一天,他才发现这口气不可能松下去,只要元见离不死,他这一天就可能不好过。

还有那个能和元见离打一架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这些都是隐患。

“大王,该出发了。”

许儒提醒了一句。

甘道德嗯了一声,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今天之后,我可能真的要改一改以往的习惯了。”

许儒问:“大王指的是什么?”

“民治。”

甘道德看向许儒说道:“先生之前一直都劝我说,不要对百姓太严苛,不要太残酷,不要杀人太多,可我一直都没有听你的话......今天之后,我会改一改。”

许儒笑起来,俯身一拜:“大王英明!”

甘道德在心里想着,自此之后,圣刀门的人会对他开始无穷无尽的追杀,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去瞻前顾后又有什么意义。

“走吧。”

甘道德吩咐了一声,往四周看了看:“归大人呢?”

许儒道:“一大早他就赶去大殿场地那边了,虽然我不喜欢这个人,但也必须承认他做事还是很稳妥。”

甘道德笑道:“你们两个啊,都是有大才的人,皇帝把他派来传旨,相当于给我送来一个得力助手......说起来倒是要感谢一下皇帝。”

许儒道:“这些事回头再想,大王实在该出发了。”

甘道德笑了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一身华美锦绣的王袍,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无比的庄严肃穆才对。

这就是一个无比庄严肃穆的时刻,对他来说,也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

王府后院。

一间布置的极为奢华的房间中披红挂彩,穿着一身大红长裙的小张真人坐在床上,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傻极了。

这样的装束,这样的身份,普天之下所有人都加上,要说傻他今天也能排在第二。

而那个第一,此时此刻就蹲在椅子上生闷气。

余九龄真的被扮成了一个老妈子......陪嫁的老妈子,穿着一身土气到掉渣的衣服,脸上还画着浓妆。

小张真人看着他就忍不住笑起来,余九龄哼了一声:“笑个屁,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张真人指了指余九龄:“你适应吗?”

余九龄楞了一下,顺着小张真人的指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颇为高耸。

他叹了口气后反问了一句:“你适应吗?”

小张真人此时却自豪起来,颤了颤胸:“我这个是真的。”

也不知道他自豪个什么。

余九龄:“噫!”

早晨临出发的时候,天都没亮呢,余九龄他大哥高希宁亲手蒸了一锅圆圆的软软的大馒头。

她看着余九龄认真的说道:“咱们不能输给别人,不管是谁都不能输,各方面都不能输,所以我这次蒸的馒头......超级大!”

小张真人看着余九龄那个样子,笑的肚子都疼了。

“哈哈哈哈......你那个,你那 个都畸形了。”

余九龄:“你闭嘴!”

小张真人道:“你试试,你也颤起来试试,我看看壮观不壮观。”

余九龄:“你再笑话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反正这事要是回到冀州被当家的他们宣扬出去,你我都生不如死。”

小张真人道:“我比你好一些啊,我这个是真的。”

余九龄:“滚......”

小张真人:“早晨你塞进去的时候,是不是还烫?”

余九龄:“滚......”

小张真人起身:“我试试手感。”

余九龄:“滚!”

此时此刻,王府里所有人都去准备封王大典的事了,而小张真人他们要留在王府里等着,等到了时间之后才会被接去,在众人面前,青州王甘道德要宣布他的王妃是谁。

也不知道是不把小张真人他们当回事还是怎么的,这院子里内外都没有人守着。

余九龄叹了口气道:“要不然咱俩此时反了吧,一起逃走。”

小张真人道:“你放屁,老子这会儿跑了,传出去还多了一条被人笑话的......说我跟你私奔了。”

余九龄道:“跟我私奔侮辱你了?”

小张真人:“侮辱。”

余九龄:“......”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马车把一身红裙盖着红盖头的王妃接走,朝着大殿会场那边过去。

在无来城中的一座石塔上,元见离负手而立。

他站在这,可以看到远处会场那边的人头攒动,也可以看到王府里进进出出。

他没有急着动手,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伤影响很大。

对于他来说,此时有一个解不开的误会......他确定那个把他打伤的人是甘道德派去的。

不然的话,没有别的更合理的解释。

封王大典准备了这么久,又有那么多军队维持,自然不会出什么意外。

大典的过程格外顺利,也无比成功,所以甘道德看起来红光满面。

就在高台之上,他当众宣布,他的王妃,就是兖州山海军的大小姐。

也当众宣布,他将和兖州的山海军结盟,两军联盟之后,将天下无敌。

这高台其实被归元术动了手脚,机会只有一次,高台上有一块木板可以翻动,只要下边的人一拉绳子,甘道德就会从高台坠落下去。

而高台下边也做了安排,这些都是归元术根据李叱的要求,利用他督造高台的方便所准备。

之前的筹谋的是让甘道德的死看起来像是一场意外,可是这个计划不得不废弃。

虽然准备了那么久,废弃确实有些可惜。

当夜。

喝了很多酒之后,甘道德被人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回屋暂时休息一会儿。

而在一间布置的极为奢华的婚房中,王妃就坐在床上等着,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长裙,盖着红盖头,像是有些局促,坐在那的时候看着就也很紧张的样子。

甘道德确实喝多了,被人搀扶着先去了茅厕那边吐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搀扶着回到婚房里。

手下人扶着他到门口,甘道德摆了摆手:“都滚开,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进我的新房?”

可是他连路都走不顺利,手下人还是得搀扶着他进去。

就在进门之后不久,扶着甘道德的两个人忽然往后飞了出去。

一道身影从门外跨步进来,两只手抓在那两个随从的肩膀上往后一甩,那两个人就飞出去很远。

进来的人长刀出鞘,一刀朝着甘道德的脖子剁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