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九十四章 能吗?

不让江山 知白 666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面馆的掌柜的是从西疆那边过来的,他说自己是西州人,老家那边最爱吃的就是面食,尤其是各种面条,都好吃滴很。

二十多年前他们一家人走生意,走到冀州的时候遇到了灾,父亲一病不起就没能回去,母亲就带着他们兄妹二人在冀州城定居下来。

母亲说,父亲葬在这了,总不能每年连个烧纸的人都没有,人啊,总是会犯懒。

李丢丢听着掌柜的闲聊,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和犯懒有什么关系?”

掌柜的抽了一口烟斗,吐出浓浓的一股烟气,他的口音还稍稍带着一些西州那边的味儿,但是却显得很亲切。

“公子,你想想。”

掌柜的说道:“千里迢迢的回家去了,在家里那边有产业,自然是过的舒服些,可是人啊,第一年可能会千里迢迢的回来给我爹上个坟,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呢?”

他看向李丢丢道:“来回一趟就得半年,后来也就会觉得麻烦,便算了......那时候我娘就说,咱们一家三口就在冀州住下来,我不管你们兄妹两个以后会不会回西州,将来我去了是要和你爹葬在一起的。”

掌柜的笑了笑,没有什么悲伤,二十几年过去了,悲伤早就已经消散不见。

他语气很平淡的说道:“十年前我娘去了,我按照我娘的遗愿把她和我爹葬在一起,老俩总算是又能住一块了,我还记得小时候他俩可不知羞,还总打情骂俏的,嘿嘿......”

“我娘说不管我们兄妹,愿意回西州就回去,可是她怕她回去了我爹孤单,难道我就不怕我们走了他俩孤单?”

掌柜的把烟斗在地上磕了磕,起身说道:“我去给你们端面,应该好了。”

如今在后厨煮面的是他儿子和儿媳,二十多年前老娘带着他们兄妹二人留在冀州,他们也不会做什么生意,想着西州的面食那么好吃,为什么不以此谋生?

谁想到,这一碗面养活了他们一家人。

二十几年过去,冀州城里生意最火的四家面馆,两家算是他传下来的,另外两家是他妹妹经营,妹妹就嫁在冀州城里,这么多年来走动一直很亲近。

掌柜的也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接手了这家面馆,他本可清闲却不愿清闲,每日就来回在儿子和姑爷分别管着的两家面馆走动,每天那些话都重复一边。

记住咯,冀州人养活了我们,每一碗面里,一根面条都不许少,用料一点都不许减。

都说大楚西疆那边民风彪悍,可实际上也淳厚,认准的人认准的事,多是雷打不动。

李丢丢说要加肉,想吃肉,掌柜的二话没说就让自己儿子给舀了两勺本该放在刀削面里的炖肉,肉都堆的冒尖。

李丢丢和长眉道人对掌柜的致谢,掌柜的笑着说谢什么,这肉又不是不要钱。

长眉道人看了看李丢丢面前那三大碗面,忽然间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他叹了口气说道:“以前跟着我的时候,不知道你这么能吃的,还以为半块饼就能填饱你那小肚子。”

李丢丢埋头吃面,嘴里鼓鼓囊囊的,回答的声音也就含糊不清。

“那时候饭量小啊,到了冀州才饭量大的。”

师父呸了一声,这日子不想说些什么让人伤感的话,于是也低头吃面,一老一少,秃噜秃噜的吃。

就两个人低着头只顾吃面的时候,李丢丢身边停下 来一个人,李丢丢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然后就看到燕青之低头看着他,李丢丢一怔。

燕先生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看起来有些累,额头上还有汗珠。

“找了四家面馆才找到你们。”

燕先生拍了拍放在桌子上的东西:“给你买了一身新衣服。”

说完之后自己拉了一把凳子坐下来,又看向长眉道人:“也给你买了一身,还有鞋。”

师徒二人都怔住,这一老一少嘴里还都是面条,就那么僵硬在那似的,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燕青之回头朝着掌柜的喊道:“来碗面,就他们吃的这种,也加肉。”

李丢丢连忙把自己还没动的那两碗面往燕青之那边推了推说道:“先生,这两碗还没动过呢,先吃这两碗,不用等着。”

燕先生笑着说:“这是你的长寿面,你自己吃,都吃了,长命百岁。”

这话,如此熟悉,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间一下子打中了李丢丢的心,让他的鼻子顿时酸了起来,眼角也微微发湿。

掌柜的溜溜达达过来,笑着招呼了一声,然后问:“也要这样的面?几碗?”

燕青之道:“一碗。”

掌柜的道:“这不是有吗?那先吃着,我再去煮,不耽误。”

燕青之摇头:“不吃他的,今天他生日,这是他的长寿面。”

掌柜的笑起来:“那行我这就去让后厨紧着煮好,小公子一看就好福气,别人长寿面一碗长寿百岁,你这一口气三碗,最少三百岁。”

掌柜的会说话,李丢丢嘿嘿笑了笑。

燕青之道:“就你这碗,如果他敞开了吃,没准能有七百岁......”

掌柜的道:“可别闹,公子这身板三碗面就你吃顶了,别说七碗,如果能吃五碗算我请了,决不食言。”

这一刻,李丢丢,长眉道人,还有燕先生,三个人的眼睛都亮了。

李丢丢抬起头很认真的说道:“那就再来四碗......”

长眉道人:“可能,我也还吃得下一碗。”

燕青之道:“我也再加一碗吧。”

掌柜的做生意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看走过眼,很自信自己不会看错,可是为什么隐隐约约的觉得这次没准要掉坑里?

然而西北人说话算话,回头就让儿子又煮了几碗面出来,油泼面加肉。

就在面上来的那一刻,气喘吁吁的夏侯琢带着阮晨他们几个进来了,一眼就看到李丢丢他们坐在那,还有摆满了一桌子的面。

“总算找到了。”

夏侯琢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拉过来,拼个桌。”

阮晨和阮暮过去把桌子搬过来和李丢丢他们的桌子并好,夏侯琢看了看桌子上的面,抹了抹嘴角说道:“真是有点饿了,老板,就照这样的,给我们五个人一人来两碗。”

燕青之道:“你原来不是不能吃的吗?”

夏侯琢道:“燕先生这看你问的,你问我......我也解释不了啊。”

原本除了李丢丢他们这一桌之外再无别的客人,其实已经过了正吃饭的时间,所以人不多,夏侯琢带着四个人进来,屋子里顿时显得热闹起来。

面还没上来呢,外边又来了一群人,身上皆是青衣,有二三十个的样子。

夏侯琢回头看了一眼,笑道:“站在那干嘛,都进来吃面。”

这一大群青衣汉子就全都进来了,把面馆里坐的满满当当,他们每人都要了两碗面,也要那样的,油泼面加肉。

好在这面馆备料充足,不然都不够。

等面依次上来,夏侯琢看向掌柜的问道:“有酒吗?”

掌柜的连忙说有,这么多青衣汉子,他已经猜到了来者是什么身份,不敢怠慢啊。

“不多要,一人一碗。”

夏侯琢道:“今儿都要喝一碗。”

掌柜的儿子出来帮忙,抱着个酒坛,一人一碗的倒酒,等都满了酒之后夏侯琢站起来,他端着酒碗大声说道:“为我兄弟李叱寿!”

所有青衣汉子都站了起来,整整齐齐的端起酒碗。

“为李叱兄弟寿!”

夏侯琢大声说道:“干了!”

“干!”

三十余人,一仰脖子把酒都干了。

夏侯琢擦了擦嘴角,看向李叱说道:“明年这个时候,我应该已在北疆边军中,便不能陪着你过生日了,不过你看......”

他指向那些青衣汉子:“这些兄弟们,明年一定都在,你记住他们每一个人的样子,来!”

他喊了一声:“告诉我兄弟你们叫什么!”

那些汉子站起来一个一个的报出自己的名字,有人来自冀州本地,有人来自幽州,有人来自代州,有人来自信州,这些兄弟们全都看向李叱,没有一个人的眼神是把他当个孩子的。

“我!”

李叱刚刚没来得及喝那碗酒,此时端起酒碗大声说道:“冀州,李叱!”

一碗酒,一饮而尽。

夏侯琢大笑道:“记不住他们的名字没关系,就记住他们都是兄弟,青衣列阵的兄弟不是江湖混混那一套,称兄弟者,生死与共。”

燕青之本来见夏侯琢带这么多青衣列阵的人来见李丢丢有些不喜,他不愿意李丢丢和这些暗道上的人走的太亲近,如果不是知道夏侯琢是真心把李叱当兄弟的话,他还是要劝李叱离夏侯琢远一些。

可就是在刚刚那一刻燕青之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夏侯琢送给李叱的生日礼物。

明年夏侯琢就要离开冀州了,这些兄弟们就是夏侯琢留下来保护李叱的,燕青之知道夏侯琢决意要去北疆,而这些人他一个都不带走,只是因为想留在冀州做李叱的后盾靠山。

他刚想到这的时候,夏侯琢忽然转身朝着李叱俯身一拜。

“我把兄弟们介绍给你,不只是想让你们彼此都熟悉一下,互相有个照应,还有一件事我要托付给你。”

李叱见夏侯琢郑重,连忙也起身道:“你说。”

夏侯琢道:“我当初要进青衣列阵只是因为我母亲,她性子倔强清高,不入王府,我去北疆的事还没敢告诉她,也不打算告诉她了,我离开冀州之后,没有我在母亲身边,有些王八蛋一定会去欺负我母亲,李叱......”

夏侯琢抱拳道:“能帮我保护好她吗?”

李叱大声喊道:“能!”

青衣列阵的三十余兄弟同时大声喊道:“能!”

就连燕青之和长眉道人也不知道怎么了,都轻轻的跟着说了一声......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