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四十五章 盯梢

不让江山 知白 72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玉立其实并不是很相信李叱说的,主要是因为她没有什么人认识所以才会带她来。

她严重怀疑这次李叱带她,是因为高希宁的缘故。

高希宁像比她妈妈还像是个妈妈。

就在不久之前,高希宁还和她聊天,说起来李叱身边的人都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当时可把夏侯玉立吓了一跳。

夏侯玉立连忙问高希宁大家都怎么了,为什么她倒是没感觉出哪儿不对劲。

高希宁说所有得了这病的人全都自己感觉不到,夏侯玉立又追问到底是什么病。

高希宁叹道,越好看的姑娘和越好看的男人,都不着急成亲的事,甚至连个伴儿都没有。

夏侯玉立说这种事当然丑的才着急,漂亮的没必要着急啊。

当时如果余九龄在场的话,可能会说谢谢你,有被冒犯到。

但是这种事,夏侯玉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可是有些事一旦钻进了心里,就不太好改变,比如喜欢一个人。

不久之后,李叱就来请夏侯玉立帮忙,当然,夏侯玉立确定李叱也根本没有什么心思。

因为李叱是个白痴。

在这种事上觉得李叱是个白痴的认知,可不仅仅是夏侯玉立一个人的认知。

这个认知的起源是高希宁。

就在李叱和夏侯玉立商量着关于下一步如何行动的时候,运宝斋里的人也在商量。

韩画眉看向郑松仁道:“你刚才说什么?”

郑松仁道:“刚才......我确实说话有些失礼了,可是十几万两银子就这样给出去,万一此人是个骗子......”

韩画眉微皱眉头:“你是说,我其实看不出来嵩明先生的字是真的还是假的?”

郑松仁连忙摇头:“韩大家,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此事总觉得有些蹊跷,还是应该请示一下东主的好。”

韩画眉道:“东主说过,生意上的事我做主即可,无需与他商议。”

毕竟这运宝斋和后边的明悟堂能有如今的规模,和韩画眉关系最大。

如果不是有他这样一个文坛大家坐镇,运宝斋和明悟堂确实不一定能有现在的地位。

“罢了。”

韩画眉转身看向刘仰公:“你是东主亲自定下的人,每次有什么事都是你去求见门主,带回来门主的决定,这次就还是你去吧。”

刘仰公应了一声:“我这就去。”

他一转身的时候,韩画眉忽然又多说了一句:“东主到底在什么地方?”

刘仰公脸色有些发寒,回头看向韩画眉说道:“韩大家是不是觉得,现在缉事司已经不在了,你就可以放肆起来?”

韩画眉因为这句话明显有些慌。

刘仰公很认真的说道:“当初督公交代的话,韩大家是都已经忘了吗?”

他看着韩画眉的眼睛说道:“如果韩大家真的以为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缉事司已经不能再让韩大家感到害怕,那尽管再过分一些试试。”

韩画眉连忙道:“是我不该乱问,我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看起来韩画眉在这运宝斋里一人独大,所有的先生们在他面前也只不过是小弟而已。

而看起来身份卑微的刘仰公,其实才是缉事司的人,而且还是百户。

不要说几十年前那么久,就算是十年前,缉事司的一名百户,也可以让地方官府的官员们集体跪在地 上瑟瑟发抖。

想对于雁北城闻训候的地位级别,百户当然相差甚远,可不能因此就觉得百户不可怕。

每一个州城县城之内,都会有缉事司的一个分衙,如果是一个小的州府,缉事司在当地最大的官员只是一名插旗官,大概相当于六品文官。

只有在重要的州县,或者是比较大的地方,缉事司分衙的主官才会是一名百户。

而到了冀州或者是豫州这样的大州州治城内,缉事司分衙的主官是一名千户。

豫州这边相对特殊一些,所以才会有一个千户之上的雁北城。

运宝斋的人也都曾怀疑过,这个幕后的东主,应该就是一名缉事司的千户大人。

千户的级别当然也比闻训候要低得多,然而这个千户的特殊之处在于,他是奉刘崇信之命过来监视雁北城的。

如此一来,这个千户也就显得分量更重。

刘仰公是那位东主指定的人,东主一年都未必会出现在运宝斋一次,每次出现还都会蒙着脸。

刘仰公见韩画眉态度上已经软成这样,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过分的话。

“等着我回来吧。”

刘仰公道:“韩大家,我没有阻止你交出去十几万两银子的定金,是因为我给你面子,也不觉得此时太过不妥当,但你若想得寸进尺的话,那么这运宝斋可以换个人来做主。”

说完后刘仰公就转身离开。

刘仰公从运宝斋的后门悄悄出去,后门一般都在比较窄小的巷子里,所以不会被人看到。

可是在巷子口,大街对面的一家卖茶汤的小铺子里,有两个人已经在这坐了一个时辰之久。

但是这俩人也不会无聊起来,因为他们俩都是话痨。

董冬冬忽然挪了一下椅子躲开,他这一动把齐锵奇也吓了一跳,连忙问他怎么了。

董冬冬指了指:“刚才爬过去一条小蛇,吓我一跳。”

齐锵奇道:“一条小蛇就把你吓成这样,又不是毒蛇。”

董冬冬道:“看着可像是五步蛇,灰了吧唧黑了吧唧的样子,看起来脑袋还是三角的。”

齐锵奇起身找了找,却没有看到。

他坐回来后对董冬冬说道:“我教你一个法子,即便是被五步蛇咬了之后也不会有事。”

董冬冬好奇的问:“什么法子?”

齐锵奇道:“五步蛇,顾名思义,就是被这种毒蛇咬了一口之后,走出去五步必死无疑,而我,却发现这种毒蛇的一个破绽。”

他凑近董冬冬神神秘秘的说道:“在你被五步蛇咬了一口之后,你就一把将五步蛇抓住,然后去找郎中想办法救你。”

董冬冬提醒道:“五步就死。”

齐锵奇道:“你不是拿着蛇呢吗,你走四步的时候,就让蛇再咬你一口,然后你就又能走四步了,再到第五步的时候你就再让蛇咬你一口,又能走四步了,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本地的郎中如果不能救你,你还能走到其他州县去问问。”

董冬冬用一种关爱弱智儿童的眼神看着齐锵奇,齐锵奇觉得自己被侮辱了,董冬冬也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就在这时候,两个人看到运宝斋的那个小伙计从巷子口出来,两个人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聊天,并没有起身。

他们只是坐镇的,跟踪这种事还不需要他们亲自上去。

之所以是他俩在这,其实和李叱带上夏侯玉立的原因一样,他们从一开始就没跟着李叱进豫州城,而是跟着曹 猎回来的。

而且一直都是在暗中做事,所以不可能被人认出来。

董冬冬等那小伙计走远之后,起身活动了一下,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异样。

可是伸懒腰的时候,一只手却指向刘仰公那边。

于是,一个挑着担子的小货郎随即跟了上去。

走了一条街之后,小货郎在路口停了下来,没有跟着刘仰公拐弯。

小货郎在路口的时候吆喝了一声,停顿片刻,没有生意就照直往前走了。

在他吆喝一声的时候,从街边铺子里出来两个小姑娘,看来是买到了喜欢的胭脂水粉,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跟了上去。

薄纱裙大长腿,青春洋溢的样子可真美。

这一队人,都不是廷尉军的人,而是曹猎的人。

而就在路边的一家酒楼的二楼靠窗位置,曹猎站在那端着一杯酒抿了一口。

岑笑笑道:“应该能把藏着的人挖出来了。”

曹猎却摇了摇头:“我父亲那时候就知道刘崇信安排了人在豫州,以曹家的势力,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挖出来这个人,现在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

岑笑笑嗯了一声。

那个运宝斋的东主极为小心,能让曹家都查不到他是谁,此人的能力之强可见一斑。

而且这次刺杀李叱的事闹得这么大,连雁北城都已经现身出来,这个人身份比雁北城还低,却始终都没有露面。

此人的谨慎,也可见一斑。

那两个小姑娘跟了刘仰公一条街之后,在路口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刘仰公听着她们俩说说笑笑,还回头看了一眼。

在街对面,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拎着一壶酒,与刘仰公同方向而行。

大概一个时辰后。

这些人全都回到了酒楼里,朝着曹猎俯身一拜。

“查到了什么?”

岑笑笑问。

最后一个跟着刘仰公的人是一个穿道袍的老者,扮作道人在城中找生意。

他俯身道:“那个小伙计最后-进了星辰楼,进去之后大概停留了半个时辰左右才出来,然后又一路返回运宝斋,再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星辰楼......”

曹猎看向岑笑笑,岑笑笑道:“豫州城内最好的青楼之一,莫非那个东主就藏身在青楼之中?”

岑笑笑对曹猎说道:“星辰楼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而且我平日里很少去那种地方......”

曹猎微微摇头:“你不用去。”

岑笑笑问:“有办法?”

曹猎道:“星辰楼也是我的。”

岑笑笑都有些懵:“你什么时候买下了这么多青楼?”

曹猎抬起头看向天空:“谁还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他看向岑笑笑:“若对你姐提起此事......我就让你去星辰楼接客。”

岑笑笑问:“还有女客人的?”

曹猎哼了一声。

岑笑笑:“你总不能让我接男人吧。”

曹猎转身下楼,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一会儿安排人去星辰楼,让星辰楼的掌柜到松鹤楼见我,尽量小心些。”

岑笑笑一边走一边问:“真的有男人找男人?”

曹猎重重的叹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