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一百章 生活需要我们低着头爱它

不让江山 知白 7721 2021-05-31 00:46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彭将军!”

布勒格狄快步走到彭博面前,然后单膝跪倒:“我代表我的族人,向将军致谢,向将军致敬!”

彭博抬起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却没有接话,也没有把布勒格狄扶起来。

这一刻,布勒格狄忽然就明白了彭将军的意思,所以他慌了。

不久之后,宁军撤走,走的干脆利落,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只是这次走,没有带走粮草和装备。

“我犯了个错误。”

布勒格狄坐在山坡上,看着远处的黑武人大军再一次集结起来。

他看向儿子撒桑:“当时心急之下,我没有想那么多,带走了所有人,只留下了老弱病残。”

撒桑是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性子很直,他看到父亲那般懊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劝说些什么。

“哪怕我留下几千人也好。”

布勒格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想起来上次在北山关彭博说的那句话。

有些错可以被原谅,但不是每一次都会被原谅。

宁军完成了他们的承诺,然后走了。

带着他们战死兄弟的尸体走的,昂首挺胸。

“父亲,现在怎么办?”

撒桑问。

布勒格狄摇头:“我不知道。”

就在这时候,被人搀扶着的沭阳川赶了过来:“大汗,宁军走了?”

布勒格狄看向沭阳川,点了点头:“走了,是我又一次犯了错。”

沭阳川急切道:“大汗,接下来要仔细看着北山关那边,如果黑武人的攻势太猛,我们就必须出兵去协助宁军,不然的话,我们再无机会入关。”

布勒格狄道:“如果当时你和我换一个位置,是你在这的话,就不会犯我犯的错。”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儿子撒桑哼了一声,显然颇为不满。

沭阳川道:“宁军有宁军的傲气,所以大汗你带走所有人的时候,那位彭将军什么都没有说,现在他们走了,但是在天黑之前他们不能进北山关,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他语气很急的说道:“立刻安排骑兵队伍,不计代价,如果彭将军的队伍被黑武人发现的话,立刻去把人救回来,或是不计代价的把他们护送回北山关。”

布勒格狄这才反应过来,起身道:“我亲自去。”

撒桑连忙道:“父亲,我去吧。”

沭阳川摇头:“你不行,必须大汗亲自去。”

撒桑回头看向沭阳川:“你是不是盼着我父亲出事?你就能名正言顺的做大汗了?”

啪!

布勒格狄在撒桑的脸上狠狠扇了一下:“向大汗认错!”

撒桑执拗的看向他的父亲,布勒格狄吩咐道:“把他吊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把他放下来。”

他手下的人为难的看向撒桑,撒桑哼了一声,伸手:“吊就吊,难道我还怕了?”

布勒格狄道:“什么时候你学会了,把这种所谓的骨气和傲气,用在面对敌人的时候而不是面对自己人,你才算长大。”

说完之后,知道没有时间再理会这些,他亲自去挑选队伍,准备去护送彭博的宁军。

北疆这边的战事,不会在短时间内结束,黑武人如此兴师动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退兵。

可是中原江山之内,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去想北疆这边的事到底会怎么样。

因为北疆离他们太远了,他们看不到黑武人,只能看到自己面前的敌人。

大人物们的敌人是彼此 ,芸芸众生的敌人,是生活,可却还要努力的去爱它。

五月初,大贼李兄虎率军攻入京州,与武亲王杨迹句的大军在京州交手。

大兴城,世元宫。

皇帝杨竞坐在台阶上,看着远处的一块瓦砾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起来自己年少的时候,权阉刘崇信陪着他一起玩踢瓦片的游戏。

那个万人恨的大太监,其实对他一直都很好。

他眼神恍惚了一下,好像看到了不远处,他的父亲躺在摇椅上,看着几个宫女在嬉戏。

杨竞吓了一跳,再看时,那里什么都没有。

视线收回来的时候,又看到了刘崇信的身影,那个满头汗水的太监,把衣服别在腰带上,单腿跳着往前:“殿下?你看老奴这一脚踢得如何?”

杨竞吓得脸上变色,猛的站起来,可是眼前又什么都没有了,那里只是一片空地,那里只有一片瓦砾。

“陛下。”

内侍总管甄小刀弯着腰走过来:“陛下,武王妃为陛下挑选的人,已经进宫了。”

杨竞一怔。

前几天他派人请武王妃进宫,一是想看看武王妃是否还在京城,二,确实是想到了一些事,只能请武王妃帮忙。

皇帝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跟着甄小刀回到东书房那边。

这屋子里,有个少女怯生生的站在那,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

见到身穿龙袍的皇帝,那少女连忙跪下去:“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看了看这少女,大概十六七岁年纪,模样清秀,她说不上有多美,可就是那么顺眼。

皇帝知道,她是前礼部尚书的孙女,那位老大人因为得罪了刘崇信而被治罪,就是他的父亲,老皇帝一道旨意,赐那位老大人白绫一条,老大人就吊死在自家的书房里,那一年,他的孙女也才三四岁。

刘崇信被杀之后,皇帝为了挽回民心,给许多冤死的朝廷官员平反,面前这个少女的父亲,被皇帝启用,任命为礼部侍郎。

前阵子,大贼李兄虎和天命王杨玄机的大军杀进京州,大兴城里很多人都悄悄跑了。

包括六部九卿的不少官员,礼部尚书跑的时候,连家里的东西都没带。

这个少女的父亲被提拔为礼部尚书,做到了和他的父亲一样的高官,可他却并不开心。

武王妃选中了这个少女,作为父亲,礼部尚书于文礼更加的不开心。

于若妍对他父亲说,如果我不进宫的话,父亲会被皇帝责罚,大楚还在,皇帝还在,我们就没有办法抗拒。

所以她来了,她不是对做皇后有什么想法,她只是想靠自己的力量保护一直都在保护她的父亲。

“起来吧。”

皇帝杨竞坐下来,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面前的少女。

她身上那种淡淡的书卷气让皇帝很喜欢,莫名其妙的很喜欢。

“你叫若妍?”

皇帝问。

“回陛下,是。”

“多大?”

“回陛下,快十六了。”

“你不用那么紧张。”

“回陛下,是......”

皇帝轻轻叹了口气,他看到那少女的局促不安,在这一刻,居然有些恨自己的身份。

如今这大楚的皇帝身份,不能让那些叛贼害怕,只能让这样一个女孩子害怕。

他甚至觉得有些可笑,然后就是一阵悲凉。

“陛下......”

于若妍看到了皇帝紧锁的眉头,俯身道:“如果陛下心里有些烦躁,我可为陛下抚琴。”

皇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好。”

甄小刀连忙吩咐人把琴取来,于若妍坐下来后,沉思片刻,为皇帝奏了一曲晴川静流。

这首曲子是当年第一大文豪嵩明先生所作,一经问世,便被无数人追捧。

这曲子皇帝熟悉的很,他听到的时候还略微有些不满,因为这曲子太欢快。

又想着,她大概只是看出来我心情不好,所以选了这样一个欢快的曲子吧。

可是片刻后,皇帝的心竟然安静下来。

别人奏这首曲子,总是会让人想象出来一群孩子在原野上吵着闹着,追着风筝,也惊扰了河里的鱼。

可是她奏的这曲子,却仿佛让人看到了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坐在河边,一双漂亮的小脚丫放在河水里,鱼儿在她脚边游来游去。

那应该是个日落吧,黄昏的光最是温柔。

她坐在那,远处有一座不大的房子,炊烟从烟囱里升起,有几只雀儿围着烟气在飞。

“够了。”

皇帝忽然说了一句,琴声戛然而止。

于若妍连忙起身,后退几步后俯身道:“陛下恕罪。”

皇帝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东书房,没有对于若妍说些什么。

皇帝一直走,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做什么,他只是不敢再多听一阵子。

“陛下,若是不喜欢,奴婢这就让人把于姑娘送回她家里。”

“送回去吧。”

皇帝回了一句。

甄小刀连忙道:“奴婢这就去安排人。”

“你亲自送她回去。”

皇帝脚步停了一下,伸手把腰带上挂着的玉佩摘下来递给甄小刀:“这个送给她做见面礼,告诉于大人......可以准备婚事了。”

甄小刀一怔:“陛下,武王妃还为陛下甄选了几位,陛下要不要见过之后再说。”

“不必,朕就要她。”

皇帝心里有些愧疚,所以才不敢多听她的琴声。

他求武王妃为自己的皇后选人,只是那一天忽然怕了,他父亲不算是一个好皇帝,没能阻止大楚的崩塌,可是他父亲最起码还有他,把皇位传了下去。

可他现在没有后,如果......

最起码,杨家的皇族血脉,得有所延续才行,哪怕......哪怕大楚不在了,皇族的血脉也必须在。

只要这世上还有人的身体里流着皇族的血,那么将来复兴大楚的火种就不会灭。

当别人寄希望于未来,叫做未来可期。

当一位皇帝寄希望于未来,叫做束手无策。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已经说服自己,就随便选一个有才有貌的女子就好,不管是谁,能为他延续皇族血脉就可以。

可是今天在看到于若妍的时候,他心里的愧疚就抑制不住的冒出来。

她不该被这样对待,因为她是对的人。

可她出现在错误的时间。

皇帝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看向已经走出去的甄小刀:“请......请武王妃入宫,朕......朕的大婚,要办的隆重些。”

甄小刀心里一疼,因为他知道皇帝要请武王妃进宫,是因为朝廷已经没钱了,办不了大婚。

只能借。

皇帝抬起头看向天空,闭上眼睛,于是,他又看到了那个坐在河边的姑娘,她也在抬头看着天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