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四十九章 小本生意

不让江山 知白 69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琢没想到李丢丢和高希宁真的就去大街上摆摊卖他们的棒棒糖了,李丢丢去这没什么,李丢丢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可是高希宁居然也跟着去了,难道她就不怕被高院长知道了责骂?

楚国很讲究这些,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低,李丢丢是读书人,读书人去做小买卖会被人戳脊梁骨戳到死。

如这事让高院长知道了的话,说不定会直接把李丢丢除名。

然而李丢丢又不傻,他做了一翻装扮,当然不会穿着院服去卖棒棒糖。

他和高希宁商量好了,高希宁躲在远处看着,李丢丢换了一身衣服,脸上还涂抹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西疆那边的小孩子脸上会有高原红,而他脸上涂的是姹紫嫣红。

在卖之前李丢丢还教高希宁,要想东西好卖得有托儿,高希宁当然就是那个托儿。

李丢丢还教他手要会看情况,等他挑着担子往人多的地方走,高希宁就过去买一根,然后用极为夸张的语气说几句。

“哇,好可爱啊。”

“哇,好好吃啊。”

大概如此。

高希宁第一次干这事,觉得又羞耻又刺激,她等李丢丢到了人多的地方后就冲过去,没想到直接就进入了状态。

“小货郎,你这是卖的什么?”

李丢丢回答:“寂寞。”

高希宁:“啊?”

李丢丢道:“开句玩笑......没有人看过来,你等到了那边我停下来之后再过来问。”

高希宁:“没人看过来还不好说。”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啊的喊了一声,这一下四周的人全都看了过来,一个个以为谁被踩着尾巴原形毕露了呢。

“好可爱啊!”

高希宁一脸夸张的说道:“真的是太可爱了。”

一个从旁边经过的看起来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妇脚步一停,仔细看了看李丢丢,点了点头道:“这小家伙长得还行,但你这小姑娘也太夸张了,他哪有那么可爱。”

李丢丢:“.....”

高希宁指了指李丢丢的糖:“我说的是这个。”

那少妇凑近了看了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这确实可爱,跟......似的呢。”

还特意看了李丢丢一眼。

中间有三个字她说的不是很清楚,显然还稍稍有些矜持,楚风开放,并不似大儒高少为要求的那么严格,男人出席酒宴带上夫人或者小妾的是正常事,甚至带上相好的青楼女子也无妨,非但不会被骂还会被称为风流,女子在场间喝酒划拳都是正常事,楚人认为这是侠气,颇为推崇。

所以若是在酒楼中看到几个女子坐在那推杯换盏也不必大惊小怪,她们可能还会一起去别样的楼子里快乐。

那少妇没说清楚的三个字,前面是个小字,后面是个叠词,这还好,偏偏是她还特意看了李丢丢一眼,这让李丢丢脸瞬间就红了。

“买一个吧,瞧着这小货郎好玩的很。”

那少妇问:“怎么卖的?”

李丢丢道:“十文钱一个。”

少妇道:“好吃吗?”

李丢丢点头:“不好吃不收你钱。”

少妇弯下腰,眼睛看着李丢丢的眼睛,四目相对呼吸可闻的问道:“那姐姐要是就说不好吃呢?好吃也说不好吃。”

李丢丢心说那你是不要脸啊。

可是脸上依然人畜无害的说道:“姐姐放心,我不说谎的。”

少妇买了一根,剥开油纸放进嘴里,拿着那小竹棍确实觉得很方便,味道也还不错,于是点了点头。

“姐姐帮你做生意。”

她一招手道:“姐妹们,这里有个小家伙卖东西,好玩的紧。”

一群姑娘从不远处过来,像是飞过来一大群花蝴蝶似的,这群莺莺燕燕的把李丢丢围住,李丢丢鼻子里全都是胭脂水粉的香味。

他一看就知道事情要不好,这群姑娘不像是正常人啊。

其中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蹲下来看着李丢丢的脸,笑了笑说道:“看看这小脸儿脏的。”

她取出一块香扑扑的手帕给李丢丢擦脸,擦掉了李丢丢脸上的扎紫嫣红,露出本来这清秀面容,看清楚后那姑娘眼睛都微微一亮。

“果然是个标志的小货郎。”

高希宁一把将李丢丢拉过来挡在身后,那个给李丢丢擦脸的姑娘立刻就笑了,看向身边同伴说道:“瞧瞧这小丫头,这么小就知道抢男人了。”

李丢丢一皱眉:“不许胡言乱语!”

那姑娘还能怕了他,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再看看这小壮士,也知道英雄护美呢。”

她看着李丢丢笑道:“过来让姐姐亲亲你这漂亮的小脸蛋,姐姐把你的糖都买了。”

李丢丢挑起担子一把拉了高希宁:“走!”

高希宁狠狠瞪了那个女子一眼,身后传来一片笑声,那群女人笑的花枝招展前仰后合。

李丢丢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可跟你说好了,以后你给我找的媳妇儿不许是这样的。”

高希宁使劲儿点头:“嗯嗯嗯,绝对不能找这样的,太气人了。”

李丢丢道:“就是。”

高希宁道:“她还捏你脸了呢。”

李丢丢道:“你是觉得我吃了亏?”

高希宁道:“你不就是吃了亏吗?”

李丢丢道:“那我再过去捏回来呗?”

高希宁一脚踹在李丢丢屁股上:“你敢!”

李丢丢哼了一声,高希宁以为是自己踹的重了,又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踹疼你吧。”

李丢丢白了她一眼道:“糖被她吃了,钱还忘了要......”

他越想越觉得不行,把货担放下,转身跑回去,朝着那姑娘伸出手道:“我的糖钱!”

“哈哈哈哈......”

这一下把群女人又笑疯了,笑的几乎都要断了气似的,李丢丢都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笑,捏他脸那个姑娘取了一串铜钱塞进李丢丢手里,又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这个小家伙真可爱,长大了一定迷死人,等你长大了记得来春和楼找姐姐玩儿,姐姐教你做游戏。”

李丢丢数出来合适的铜钱,剩下的又递回去:“多的不要。”

这一下那几个女人全都有些懵,她们也不笑了,眼神奇怪的看着李丢丢,似乎觉得李丢丢是个怪胎。

“都给你了。”

那女子道:“若是觉得多了,你把糖给我们送回来。”

李丢丢想了想也行,在高希宁惊诧的视线中又跑回去,把所有糖取了给那些女人送过去,等他回来的时候就看 到一脸寒霜的高希宁凶狠的瞪着他。

“你居然还把糖卖给她们!”

“我......”

李丢丢想解释,高希宁一转身就走了。

李丢丢只好追上去,一边追一边解释,高希宁根本就不听,李丢丢解释的嗓子都快哑了,高希宁忽然笑起来,看着李丢丢的眼睛问:“以后找老婆,也不能找这样耍脾气的,知道了不?”

李丢丢:“你病了吧......”

高希宁背着手往前走,那马尾辫又甩了起来,李丢丢忽然回忆起来,刚刚她的马尾辫可没有甩,而是一直垂着,显然她刚才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她突然又不生气了,这是为何?

他这个年纪还不懂女孩子的心思,其实有些男人活了一辈子都未必能懂女人的心思。

高希宁觉得那又不是李丢丢的错,自然不能没完没了的生气,但还是要生一下下的,这是自己的态度啊,总不能一点儿态度都没有。

她得让李丢丢知道什么是错的。

李丢丢追上她问:“你真的不生气了?”

高希宁转身看向李丢丢,如一个长辈一样语重心长的说道:“李叱,你不能因为这看似公平的交易而妥协,你想赚到钱,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的底线就会越来越低越来越低,将来你就会忍不住挑着货担去青楼门口卖,因为那样会卖得很快,你以为自己赚多了钱,可是却把自己变了。”

李丢丢刚才确实没想那么多,他也确实觉得给多少制钱卖多少糖果是公平的,高希宁的话让他心里猛的一震......他没有去想这样的话为什么高希宁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能说出口,能有这样的见解。

他只想到那句话确实是金玉良言......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你的底线就会越来越低。

“我错了!”

李丢丢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郑重的俯身道歉。

他看了看手里的钱袋道:“这些钱就不要了。”

高希宁一把将钱袋抢过来说道:“凭什么不要了,钱是卖糖果赚来的,你要是已经输了一些人格再输了这些钱,你不觉得自己很傻?”

李丢丢觉得高希宁有些时候比自己师父还像是一个人生导师,她明明年纪也没多大,可是她脑子里的想法远比李丢丢要成熟。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回到书院,刚进门没多远就看到夏侯琢一脸玩味的看着他俩。

他贱嗖嗖的问:“两位英雄,怎么样?生意如何?暴富了没?”

高希宁扬了扬手里的钱袋子道:“看到了吗?”

夏侯琢怔住:“冀州城里的老百姓们智力普遍这么低下了吗?一块糖果插根棍儿就能卖?”

高希宁道:“你可是下了赌注的。”

夏侯琢当然不会赖账,他问:“你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高希宁脸上扬起一抹小狐狸般的微笑。

第二天,另外一个市场,乔装打扮过的夏侯琢站在人潮人海中,手里举着个牌子,为了不被人认出来还戴了个眼罩装做一只眼。

“卖糖嘞,棒棒糖,棒棒大铁锤糖。”

那脸上的表情,可精彩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大锤糖好吃,小本生意,促销减价了啊。”

李丢丢和高希宁站在旁边嘿嘿笑,好像两只露出牙齿的仓鼠,笑的合不拢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