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四十九章 臣当赴死

不让江山 知白 53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师兄。”

蒋千能看着那些疯狂的人把推下的罪臣们打成肉泥,他转身看向归元术。

此时此刻的蒋千能已经平静下来,平静的让归元术心里有些害怕。

蒋千能叫了一声后说道:“这件事与师兄无关,此事是陛下委派我主办,师兄现在就赶去世元宫向陛下禀告,就说我不顾皇命处决了赵尽忠,陛下不会太难为你。”

归元术摇了摇头:“你是在开玩笑。”

蒋千能道:“我没有在开玩笑,关晟师兄待我好,这个仇是我为他报的......你并不知情,只是被我利用。”

归元术看着蒋千能的眼睛说道:“元上书院的同窗,做不出这种事。”

蒋千能笑起来:“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会去陛下面前说,所以......”

他笑着说道:“那就再等一会儿吧。”

归元术皱眉:“等什么?”

“等你晕倒。”

蒋千能道:“刚才我递给你的水里,我放了些迷药,实在是对不起你。”

归元术刚才就觉得有些晕,还以为自己的被气的,并没有在意。

可是此时此刻被提醒后才反应过来,手脚越发的无力。

“你不能这么做!”

归元术喊了一声。

蒋千能笑着说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不能的事,为了你在乎的人你要继续活下去,照顾好他们,保护好他们,而我在乎的人在三年前死了。”

他看着摇摇欲坠的归元术,回头吩咐了一声:“把归大人关起来。”

他手下两个亲信上前,归元术要动手奈何没有力气,被那两个人架起来抬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昏睡了过去,不知道昏昏沉沉的这样过了多久。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天黑,窗外恰好有一道阳光恋恋不舍的抓着窗棂不放。

头痛欲裂中,归元术挣扎着起来就要冲出去,到了门边用力一拉,却发现木门紧锁。

他一脚踹在木门上,虽然气力恢复过来一些,却根本踹不开门板。

他扶着门想大声喊叫,却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失声,喊不出什么来。

与此同时,世元宫,御书房。

蒋千能跪在皇帝面前,额头顶着地面。

“臣,有负皇恩,罪该万死。”

这几个字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而是无比的平静。

皇帝杨竞红着眼睛看向蒋千能,一字一句的说道:“朕就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蒋千能抬起头看向皇帝:“三年前,骁骑营将军关晟怎么死的,三千六百名骁勇忠诚的骁骑营将士是怎么死的,陛下真的不知情吗?”

皇帝的脸色骤然一变。

蒋千能跪在那,却昂着头。

“陛下问我,为什么不懂陛下的心思,为什么要浑噩度日,为什么不能振奋起来......为什么没有报效大楚之心?”

蒋千能道:“臣在元上学院求学的时候,确实一腔热血满怀忠诚,臣幻想过很多次报效大楚为国拼死,臣还想过臣最终会怎么死,应该是在守护陛下守护大楚的厮杀中死去,可是臣从来都没有怕过,臣甚至期待着最终这样死去。”

“陛下,在关晟将军战死之后,臣又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家眷被灭门,陛下又凭什么理直气壮的觉得,臣罪该万死的没有了曾经的忠君报国之心?”

他那双眼睛好像箭一样看着皇帝,一直能看到皇帝的内心深处。

可他依然平静,语气没有丝毫起伏的继续说道:“这样的陛下,这样的大楚,臣拿什么去忠心耿耿。”

皇帝向 了。”

蒋千能点了点头:“好,那就有劳统领大人了。”

惠春秋朝着蒋千能抱拳。

这一抱拳,其实就足以说明了惠春秋心里是怎么想的,只是他身为大内侍卫统领,陛下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他也一样有太多的必须做和不能做。

“请。”

惠春秋做了个手势。

蒋千能迈步向前,昂首挺胸。

赵尽忠......你杀我师兄一家,我杀你一家,等到了阴曹地府之后,我和我师兄会站在你面前,看你可还有胆子再为非作歹。

御书房里的皇帝下意识的跟出来几步,张了张嘴想说朕恕你无罪......

可是这句话,他硬生生的冷冰冰的压了回去。

得给群臣百官一个交代啊......最主要的是,得给左领军卫大将军赵克林一个交代啊。

此时此刻的皇帝杨竞,手扶着门口,看着那大步而去的人,想着,朕......真的是一位皇帝吗?

“统领大人。”

蒋千能一边走一边说道:“归元术是个好人,不要再难为他了。”

惠春秋点了点头:“我知道,陛下也知道。”

蒋千能笑着看了惠春秋一眼,问:“陛下也知道?陛下什么都知道,可是陛下知道有用吗?”

惠春秋心里好像也被刺了一刀。

就在这时候,甄小刀从后边追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陛下旨意,在......在夜里行刑,行刑之前善待蒋大人,伺候他吃喝。”

惠春秋带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向陛下复命吧。”

甄小刀看向蒋千能,蒋千能笑道:“替我跟陛下说一声......这浩荡恩德,蒋某人真的是愧受了。”

当夜,子时刚到。

一队大内侍卫押着蒋千能离开监牢,出了门后,蒋千能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上的明月,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是一只冷冰冰的毫无感情的看着人间的眼睛。

更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朝着那月亮骂一句看他妈什么看,老子可把你高比你大。

大街上,押送死囚犯去刑场的马车经过,车轮碾过石板路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

一群大内侍卫没有骑马,而是步行着往前走,每个人看起来都有些低落。

在刑场上,还有数十位大人坐在那等着呢,哪怕是深夜他们也会等着。

他们会看着蒋千能被砍头,然后他们会得意的笑起来,想着这样混进锦鲤池里的泥鳅,终究还是死了。

皇帝让他们看着,其实是想让他们将来告诉左领军卫的大将军赵克林,皇帝已经给他交代了。

这何尝不是皇帝对这些世家贵族的人,再一次低头。

“蒋大人,一会儿到了刑场之后,那些人不管说什么,大人只管装作听不到。”

惠春秋声音很低的说了一句。

蒋千能点了点头:“多谢,不过我还在乎他们做什么。”

数十名大内侍卫押送着马车进入刑场,然后惠春秋的脸色就变了变。

刑场那座高台上,放着一排椅子,本该有一排大人坐在那等着看蒋千能人头落地。

高台上,刑场中,火把通明。

可是此时那一排椅子上,只坐着一个人,而高台地上趴着几十具尸体。

高台下边尸体更多,那些大人们的护卫全都死了,地上的尸体铺了一层。

看到大内侍卫押送着马车进入刑场,坐在高台上的人缓缓起身,走到高台边缘负手而立。

月色下,那人看起来身材修长,一袭黑衣。

脸上,一张白森森的夜叉面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