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五十四章 都在赌

不让江山 知白 786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贪财,但是现在的李叱,一点小钱已经不可能值得他亲自过目,最起码三两银子以下不可能。

三两以上,那就是大笔资金了。

所以他屁颠屁颠的来了。

这铺子的地下起出来的金银财宝之重,用三个我凑都不足以形容出李叱此时的心情。

多,是真的多到李叱都快要流哈喇子了。

李叱现在已经不是随随便便几万两银子就能勾搭出来哈喇子的人了,可是今天的哈喇子确实有点控制不住。

馋,真馋人。

这地面之下没有什么暗室,只有一个大坑,地基之下全都是成堆的金银,豪阔到连个箱子都没有,就是直接埋进地下的。

所以这种往外挖掘的过程,就显得那么刺激。

扒拉开一层土,下边就是金灿灿的东西,一筐一筐的往外装。

李叱坐在院墙上晃荡着腿看着手下人成筐的把金银抬出去,嘴都合不拢。

高希宁略显笨拙的爬上墙头,从衣服里翻出来一个布包,一层一层打开,里边竟然是两张烙饼,还热乎着。

她递给李叱一张,自己一张。

这宁王啊,这都廷尉啊,两个人居然就这样坐在墙头上啃起了烙饼,还吃的格外有滋味。

高希宁:“看着面前的这一堆金银财宝,我就好像吃的不是烙饼,而是山珍海味。”

李叱道:“别那么小家子气,旁边那堆也看看。”

高希宁嘿嘿笑起来。

“有了银子,灾民们的安置就算是有着落了。”

李叱咬下来一大口饼,腮帮子鼓鼓囊囊的。

“青州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回来。”

高希宁道:“但是我们只要有银子就可以去其他地方采买,冀州西北,甚至是雍州,来回就算走上一年的时间,只要粮食能运回来,正好能把明年夏天之前的这个饥荒度过去。”

李叱也开心,起出来的银子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即便是已经装筐运出去的,就已经有上百万两之巨。

李叱叹道:“缉事司的人,果然都是恶龙。”

这些年来,刘仰公其实不断的在搜刮银子,目的就是想给刘孤梅未来一个保证。

只要手里有钱,将来脱离了缉事司也能过安生富足的日子。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搜刮来的脏银就源源不断的送到这里来,而事实上,那个装作是刘孤梅丈夫的人,自然也是刘仰公的亲信。

刘仰公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口口声声对自己忠心不二的手下,居然对这笔银子起了贪念。

他想毒死刘孤梅,却被刘孤梅发现后反杀,所以就只能对外宣称丈夫病死了。

张汤在墙头下边喊:“主公,发现了不少玉器珍玩,其中不乏有周之前的奇宝,臣下想,是不是可以想办法卖出去。”

这些珍玩玉器甚至是更久远的青铜古物,都不能直接换成粮食,所以先要把它们换成钱。

李叱笑道:“过阵子高院长要在梅园办事,就在那天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拍卖。”

张汤立刻应了一声,吩咐人把那些珍玩玉器之类的东西单独挑出来,保护好送回梅园。

“得找个稳妥的人来办这件事。”

李叱看向高希宁:“派人给在冀州西北的连先生送信,告诉他做好准备提前收购粮草,等银子送到之后就尽快结算。”

高希宁嗯了一声:“是不是请柳戈将军回来?”

李叱想了想,西北那边暂时没有战事,冀州也太平,等粮食采买的差不多了,让柳戈亲自率军护送回来也好。

这边在挖银子,李叱脑袋里已经在算计另外一件事了。

这件事本来是要先办的,可 是因为圣刀门门主来冀州而耽搁,再加上现在案子基本上已经办好,就差一个刘孤梅还没有归案,已经不足以让李叱亲自劳心费力。

“你皱眉头了。”

高希宁说。

李叱楞了一下:“有么?”

高希宁:“你只要皱眉头就肯定没想好事。”

李叱:“有么?”

高希宁:“你是不是要去大河南边搞事情。”

李叱笑起来,那双眼睛里就透着一股子坏劲儿。

高希宁道:“这次说什么我也要跟着一起,就当是你给我放假了,之前你不是还说心疼我劳心费力,这次就是散心游玩。”

李叱摇头:“那边太危险,过了河就是杨玄机的地盘,他现在援兵已到,总计兵力至少七八十万人,过去就可能会有危险。”

高希宁也摇头。

李叱想着这个丫头不好劝啊......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物降一物。

所以一个时辰之后,接到消息的高院长就急匆匆的赶来,吹胡子瞪眼就的把高希宁给带回去了。

李叱看到了高希宁那瞪着他的眼神,心说瞪吧,瞪我也是爱我。

与此同时,大河之南,天命军大营。

天命王杨玄机最近心情还算不错,一个月来,他分派手下去做渡河准备,船只和粮草物资,都已经筹集妥当。

此时又是盛夏时节南风最多,到时候渡河北上,算是占尽了天时地利。

荀有疚最近一直都谨言慎行,不敢有丝毫的张扬,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怠慢。

他现在不确定天命王对他的态度,诸葛先生的死让他得以继续在天命王手下做事,可宁王那边的人在临走之前留下的字,就是扎在他心里的一根刺,他害怕的是,这也一样是扎在天命王心里的一根刺。

好在是天命王对他的态度倒是没有什么异样,总体来看,比以往对他更为言听计从。

这就是天命王杨玄机的过人之处,在没有人替代荀有疚之前,他断然不会动这个得力助手。

就像是若没有荀有疚在,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去动诸葛井瞻。

“荀先生?”

杨玄机叫了两声,荀有疚这才缓过神来,连忙道歉。

“臣下刚才在思考渡江的事,一时之间有些走神,请主公勿怪。”

“无妨,先生也是为我筹谋。”

杨玄机笑着说道:“先生觉得,何时渡河最好?”

荀有疚道:“宜早不宜晚,宁王李叱素有决断,为人多谋,若是再拖延下去的话,难保不会生出什么事端来。”

杨玄机嗯了一声:“我也是这么想的,先生以为,何人可做先锋?”

荀有疚沉思片刻后回答:“大将军景扬絮不管是谋虑武功,都可堪重任。”

杨玄机随即回头笑着对景扬絮说道:“景将军你可听到了,这可是荀先生点名让你做先锋。”

景扬絮连忙起身抱拳道:“多谢主公,多谢荀先生。”

荀有疚吓了一跳,杨玄机这句话可不单纯。

此时当众说,是他荀有疚举荐景扬絮为先锋将军,如果这一仗打好了的话,那自然是杨玄机有识人之明而非他举荐之功。

如果打输了呢?

那也当然不是天命王的过错,而是荀有疚举荐之人不行,将来这就可能是杨玄机处置他的把柄。

可是荀有疚又能有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样。”

杨玄机道:“看这几日天气阴沉不适合渡河作战,就再等几日,何时天气放晴道路不再泥泞,大军即可渡河北上,先锋将军的重担,我就交给景将军了。”

他看向景扬 絮笑道:“若是以后你有攻占豫州的大功,可不要忘记,是荀先生举荐的你。”

景扬絮心里正开心着,不曾去想这话里其实有坑。

他连忙又向荀有疚致谢,荀有疚越发觉得自己可能要提前做些准备了,这一战如果景扬絮打输了,第一个死的怕不是景扬絮而是他荀有疚。

但是他又不甘心,他想赌一把,想平平淡淡一生的人才不会去赌,安于现状即可。

想有大作为大成就的人,哪一天哪一件事不是在赌?

赌自己,赌明主,赌胜负,赌前程性命。

杨玄机道:“我亲自坐镇中军,荀先生为行军佥事,诸事可问我也可问他,出兵之事就算定下来了。”

他起身,所有将军们也全都站了起来。

杨玄机道:“自古以来,取势于从南往北都不长久,但取势于从北往南,皆得大利,荀先生告诉我说,先拿下北方再反攻江南,必可大成。”

他扫了众人一眼:“你们可都要记住了,这是荀先生的功劳,他日大功告成,我必会再重提此事。”

“是!”

众将俯身:“主公远见,荀先生远见。”

杨玄机看向荀有疚,拉了他手:“来来来,你我与诸位将军共饮几杯,今日这场酒喝过之后,诸位都要尽心尽力准备决战,不可饮酒误事,下一场酒,便是攻灭宁王李叱的庆功宴!”

“主公威武!”

一群人高盛呼喊起来。

距离此地数千里之遥,京州与苏州交界之地。

大楚府兵的营地中,武亲王杨迹句站在太阳下,抬头看着天空已经发呆好一会儿了。

“在想什么?”

武王妃曹晴荔走到他身边,把手里的茶递给武亲王。

“昨夜里观天象,气如斗牛冲撞中宫......”

武亲王侧头看向他妻子:“大楚......大楚我怕是,撑不住了。”

武王妃看向丈夫,眼睛里都是心疼。

已经十年之久,丈夫几乎没有停下来休息过,大楚南北各地,哪里有叛乱他就带兵去那里。

人人都说他是大楚武神,却忘了他也已经年迈。

武亲王沉默良久后说道:“现在夏粮已熟,李兄虎收粮之后,必会猛攻,而我们这边已经粮草告急,昨日军需告知,已无十天之粮,这一仗打下去,也是必输无疑。”

武王妃脸色一变:“那怎么办?”

武亲王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我想赌一把。”

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天空:“若是赌赢了,大楚还可最少续命十年,看陛下英武,用这十年可否力挽狂澜,若是赌输了的话......我就是大楚的千古罪人。”

武王妃的手放在丈夫肩膀上:“如果你赌输了,大楚哪里还有什么千古之说,普天之下,谁都可以说自己是大楚的罪人,唯独你不能。”

她看向丈夫的眼睛:“不管你要怎么赌,我都会跟着你。”

武亲王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打算趁着李兄虎全力抢收夏粮之际,无心与我交战,我趁机率军返回大兴城。”

武王妃脸色一变,她没有想到丈夫说的赌,竟是如此的凶险。

那可是放李兄虎百万之众杀入京州。

“南方有虎北方有狼,驱虎吞狼......”

武亲王道:“这是我唯一能想到再救大楚一次的办法了。”

【刚才更新的时候忘了说明一下,再补一个......这两天更新比较晚是因为我媳妇的姥爷过世了,我去的少,但是要在家看孩子,大家看书十分钟我需要写三个小时,手速确实不快,主要是脑袋里想法要连上,尽量保证逻辑,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更晚一些,因为和我媳妇一起约了明天上午的体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