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三十三章 确实不一样了

不让江山 知白 852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顺天教在西北这几个县之内发展的极为迅猛,尤其是在宁军离开燕山之后,更是无人制衡。

他们一改之前的作风,从对百姓的欺压威逼,改为学着李叱那样对待百姓的方式。

可是学却只是学个样子,自然不会真的尽全力养民。

然而在这样的世道,百姓们被骗就更容易些。

就算是在盛世之中,先给一些好处,慢慢引诱,循序渐进,也会让不少人受骗上当。

尤其是他们宣扬只要入教,就会免费得到一瓶百救丸,不管是什么病,只要吃了百救丸就能药到病除。

而若是真有人吃了百救丸却没有把病治好,那就是天意如此。

顺天教的人就会说,连百救丸都救不了的人,是因为做过什么违背天道的事。

人这一辈子啊,谁还没有做过一丁点的缺德事?

就算是没有,他们也会说,人是不是之前骂过谁?或是之前诅咒过谁?

这种事,谁又说得清呢?

顺天教的军队,虽然不算什么精锐,但和当初东陵道的时候一模一样,发展迅速。

他们的队伍都是百姓,这也正是柳戈还没有真正进军的原因。

如果真要打起来,难道柳戈手下这一军训练有素的宁军,还打不赢几万乌合之众?

柳戈是不想杀百姓,一是下不去手,二是怕坏了宁王名誉。

顺天教的队伍,真正能打的就一支,便是这遏轲摩训练出来的军队。

这支队伍有一万六千人,驻扎在定贤县以西大概三四十里的地方。

过了河,再走上二十几里就能看到顺天军的营地。

程无节他们倒也没打算躲躲藏藏的去,遏轲摩与他们是至交好友,他们觉得根本没必要躲藏。

过了河之后才走了几里路,就被顺天军的斥候发现。

不多时,便来了一支百余人的游骑队伍,把他们全都抓了起来,五花大绑。

程无节一个劲儿的骂街,直说自己是遏轲摩的兄弟,可是那些游骑自然不信他。

就算是信他,该绑起来还是要绑起来的。

一个时辰之后,顺天军营地。

遏轲摩快步从外边跑进来,一进门就看到被绑了的程无节三人,眼睛里都是喜色。

“你们怎么来了!”

遏轲摩惊喜的喊了一声,然后吩咐道:“他们都是我同乡好友,与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还不快去解开!”

手下人连忙过去,把程无节三人的绳子解了。

“我就说!”

小六上去就用肩膀撞了遏轲摩一下:“咱们的好兄弟,怎么可能会如此对待咱们。”

遏轲摩被他撞了这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那些士兵。

他脸色微微沉了一下,然后发令道:“你们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去准备好酒好菜,我要与我的兄弟们畅饮。”

没过多久,酒菜上来。

小六嘿嘿笑了笑道:“你小子现在真是出息了,居然做了大将军。”

遏轲摩笑了笑,又回头看了一眼门外。

他起身,走过去将房门关好,然后笑着对小六说道:“我都是大将军了,你还跟我动手动脚的,被手下人看到了不好。”

小六撇嘴道:“你还装,我们之间还不能闹了?”

遏轲摩笑着摇头。

他看向程无节问道:“程老大,你们是来投靠我的吗?”

程无节刚要说话,心思细腻一些的小九用脚碰了碰程无节的脚。

趁着程无节一愣神的时候,小九笑道:“我们几个本来打算出来闯荡闯荡,没想到走到这,打听到你已经做了大将军,所以就过来找你,要说投靠吧,确实还没有想过,只是太想你了。”

遏轲摩皱眉,他看向小九问道:“你们是跟谁打听出来我现在做了大将军的?”

小九一怔。

程无节哈哈笑道:“现在谁不知道你是大将军,我们一路走过来,好多人都在说。”

遏轲摩眼神闪烁了一下,忽然笑了笑道:“说这些做什么,来,咱们喝酒。”

只是说了这几句话后,似乎气氛已经变了些味道。

虽然遏轲摩不断劝酒,可是小六和小九不时看向程无节的眼神里,已经有些异样。

见差不多了,小九笑道:“都已经喝不下了,再喝真的要爬着走了......程老大我们三个还要赶路,实在是不能再喝。”

“走?”

遏轲摩问道:“你们不是来找我的吗?为什么急着走?”

小九道:“不是都说了吗,我们不是特意来找你的,而是要去闯荡。”

遏轲摩道:“就算你们不是特意来找我的,我们多年未见,你们这就走了,难道不觉得有些过分?”

小九装作不悦道:“你这说话咄咄逼人,和原来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遏轲摩挤出一些笑容。

他不再和小九说话,而是看向小六,小六装作喝多了趴在桌子上。

于是遏轲摩的视线又到了程无节脸上,这一下,小九的心里一紧。

他当然知道程老大的性子,直来直去,藏不住话,别说喝多了,便是没喝多他也能自己把什么都说出来。

小九挨着程无节坐,之前就用脚踢了踢程无节的脚提醒他。

此时他又想提醒程无节不要多说话,刚把脚伸出去,遏轲摩却忽然起身,走到小九身后,两只手放在小九的肩膀上。

他笑着说道:“你看小六这样子,还是和原来一样没出息,喝多一点就睡。”

小九讪讪的笑了笑道:“是......”

遏轲摩又看向程无节道:“你说是不是啊,程老大。”

程无节傻笑起来:“是......他就那个德行,喝不了酒还逞强,每次都喝多......”

小九紧张的看着程无节,却见程无节扑通一声摔下去了。

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没片刻就打起了呼噜。

小九在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他笑道:“程老大还说小六不行,你看他......”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肩膀上一疼。

遏轲摩两只手捏紧了小九的肩膀,弯腰在小九耳边说道:“他们俩醉不醉的,你好像很清醒?”

小九连忙道:“哪有,我喝的可是比他们还多,我也不行了。”

“是吗?”

遏轲摩道:“你刚才说,要去闯荡,你们要去何处闯荡?”

“西域!”

小九立刻回答道:“说好了要去西域做生意,看看能不能赚来一些钱。”

“西域?你们什么都没带,能去西域做什么生意?”

遏轲摩的手移动了一下,放在了小九的脖子上。

小九的身子,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了一下,为了掩饰,小九立刻打了个喷嚏。

遏轲摩道:“为什么非要走呢,我们都是好兄弟,从小一起长大,如果你们都不走了,留在我身边帮我,将来不管我得到什么,都会有你们一份。”

小九摇头道:“不行不行,说好了的事,我一个人怎么能做主呢,等程老大他们俩醒了再说。”

“也好。”

遏轲摩笑了笑道:“既然都喝多了,那也没法立刻就出发,我看这样,不如在这住两天,做生意也不急于一时。”

不等小九说话,遏轲摩道:“来人,给我们三个好兄弟安排住处。”

不多时,进来的士兵把程无节和小六抬了出去。

遏轲摩笑呵呵的说道:“你还好,就替我多照顾他们,我还有军务事要去处置,就先不多陪你们,晚上咱们接着喝。”

说完后,那两只 手离开了小九的脖子,在小九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

遏轲摩转身大步出了屋子,一边走一边吩咐道:“我三个好兄弟要休息,多派些人在门外守着,不许有人打扰了他们,若是被我知道了他们睡不好,我就把你们都拉出去砍了。”

“是!”

一群士兵应了一声。

小九被带到了休息的房间,看了一眼被扔在了土炕上的那两个货,他缓缓的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好像不认识遏轲摩了。

人还是那个人,样貌还是那个样貌,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个声音。

可是遏轲摩的眼神,让他害怕。

回想起来将军柳戈说的那些话,小九心里一阵阵发冷,连背脊上都冷的要命。

“人走了没有?”

就在这时候,程无节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这话把小九吓了一跳,他以为程无节和小六都是真的睡着了呢。

小九起身,到窗口偷偷往外看了看,门外都是士兵。

或许是真的怕打扰了他们,倒是没有距离房间太近。

他回来,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那家伙走了,外边都是人,你们说话要尽力轻易些。”

程无节动作缓慢的坐起来,然后叹了口气。

小九问他:“你没喝多啊?”

程无节摇头:“没有,我怕我说的话多了不好,所以装醉,我多机灵啊。”

刚说完,小六也坐了起来,晃了晃脖子。

他看向程无节道:“原来你也是装的。”

程无节道:“我倒是以为你是真的......”

小六叹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怕他,也不是有点,是很怕......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小九叹道:“原来你们俩都是坏人。”

小六道:“这次我们俩装醉了,下次换你来装,这不就扯平了吗。”

小九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看咱们还是想办法尽快走的好,遏轲摩的眼神确实让人害怕。”

程无节道:“咱们晚上逃走吧,我来时特意看过了,这里的戒备没有定贤县宁军大营戒备的森严,怎么应该有机会。”

小九点了点头:“那可说好了,你们俩算是欠我一次。”

小六笑道:“欠你的,欠你的,下次让你可着劲的装,别说装醉了,你装死都行。”

程无节道:“既然现在不能走,外边还有人守着,那不如就真的睡他娘的一觉。”

小九道:“也对,咱们踏踏实实的睡他娘的一觉,那家伙也就不会那么怀疑。”

小六道:“你们两个都要睡他娘......唉,真不是好人。”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都笑起来。

这个臭味相投的家伙,还差不多一样的没心没肺。

三个人躺在那,过了一会儿后小六问道:“你们睡着了,是装的吧?”

那俩人没憋住,都笑了。

还不敢笑出声。

“咱们就这么走了的话,会不会有点亏啊,他是咱们的兄弟,好歹也得沾沾光对吧。”

小六道:“等他回来,我们就跟他要好处,这样还能对咱们少些怀疑。”

“要什么?”

“要我说,就要钱。”

“那多俗气,要我说,要就要刺激的,要那种温温柔柔,光光滑滑,白白透透的......”

小六咽了口吐沫,抿着嘴笑着说道:“就那种玉,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玉呢。”

“凑!”

小九一撇嘴:“我都有感觉了,你他娘的说个玉。”

他看向程无节:“程老大,你说他气不气人。”

程无节叹道:“说书的要是这么说,反正会被打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