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二十七章 给你的

不让江山 知白 784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究竟会有多大?”

余九龄问。

小张真人仔细的想了很久,却还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小张真人有道心,明人理,然而人与人差距的事一大部分是天注定。

“你是因为什么想到了这个问题。”

小张真人问。

余九龄躺在床上,回忆着夜里发生的事。

“那个人明明没有动,哪怕是在我切开缚于我身的绳索那一刻,我还有时间回头看看,他就是站在那没有动,可是当我飞上屋顶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屋顶上等我了。”

余九龄深呼吸。

这种巨大的差距,哪怕如他这样心境开阔的人,也还是无法理解,无法接受。

从跟着李叱开始算起来,不说武艺如何,只说速度,能及的上他的人凤毛麟角。

夜里对他出手的那个人不是及的上,而是远超过。

余九龄知道自己的心很大,很多事他都不会斤斤计较也不会钻进牛角尖,可这种打击,他的心再大也不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差距给他的打击,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余九龄看向小张真人道:“我只是担心当家的他们,他们可能会低估我们的对手,因为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

小张真人理解了余九龄的意思,他起身:“你是想跟我说,我留在这个陪着你其实没有什么用处,不如去给当家的的他们帮忙。”

余九龄点了点头:“我不愿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当家的不是那个人对手,有些时候,快就是绝对。”

小张真人懂,习武的人都懂。

当快到了一定地步之后,已经不需要什么精妙绝伦的招式,也不需要什么巧夺天工的算计。

仅仅是那个人的速度,就已经能威胁到李叱他们这边每个人的生死。

小张真人道:“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确实很难说清楚,有的人习武一生或许都到不了另外一个人的起点,有的人已经站在高处,抬头看却发现云端还有人在,但武技有止境,我还没有见过到止境的人,但至少亲眼见到过六个快到止境的人。”

他看向余九龄:“六个,都是我们这边的。”

余九龄点了点头。

叶先生,武先生,老张真人,武先生的妻子,就江湖上的武艺来说,他们四个可能已经真的快要接近武道的止境了。

就战阵武功来说,李叱和唐匹敌的武功,也已经有万军之中往来冲杀的霸气。

曾经的罗境比他们两个可能都要强一些,但是几年后,他们两个应该都已经超过了罗境。

如果不区分什么江湖术和战阵功,只说实力上的等级,若有划分的话,从一到十,一最高,以此类推,李叱他们六个都已经在一的范围内。

小张真人推测,到了一的人,距离武道的止境已经没有多远了。

如果把一再细分一下的,分成一下,一中,一上,三种等级。

小张真人心中的排名应该是这样......他师父老张真人,叶先生,武先生,还有武先生的妻子苏小苏,都在一中。

李叱,唐匹敌,罗境,还有那位据说很强但一直都没有见过她出手的沈如盏沈先生,都在一下。

小张真人其实没有怎么见过唐匹敌出手,而他又是江湖出身,所以对于这样的等级排名来说,总是会有些带着自己的感情看待。

他总觉得战场上的那种武功,和江湖上的武功完全不是一回事。

所以他想着在战场上叶先生武先生也许不是唐匹敌的对手,但是在正常一对一的情况下,唐匹敌应该差一些。

小张真人还觉得, 余九龄说的那个强者,纵然是一上,他们这边有如此多的一中和一下,难道还会输了?

人与人的差距是大,可是一之内的差距会很大吗?

武道的止境,和武道的近乎止境,差距会大吗?

甚至,他怀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达到止境那个地步吗?

小张真人知道自己比不得师父他们,可他觉得自己的剑术排在二这个范围之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在他看来,排在二这个范围之内的人真的太多了,比如廷尉军的千办早云间他们,都至少在二。

所以有如此如此众多的高手,又是在豫州城内,余九龄的担心或许真的只是关心则乱。

小张真人甚至觉得,余九龄可能是被吓着了,心境都有些难以平复下来。

“你好好休息。”

小张真人道:“这个世上或许真的有人被称作万人敌,但一定敌不过万人,我们人多,况且我们历来都不觉得人多打人少是什么不光彩的事。”

余九龄笑起来:“也对。”

天亮。

松鹤楼。

曹猎坐在大厅里吃早饭,这么大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人在,桌子上的早饭却格外丰盛。

他始终认为,有身份有钱,何必要刻意表现出一种清高寡欲的姿态。

做作虚伪,他看不惯。

以他的出身,更不会觉得自己一个人吃这么多东西,然后吃不掉剩下了是浪费。

光是各色配粥的清淡小菜就有十种左右,而在他面前摆着的主食就有八种。

李叱从外边迈步进来之后,曹猎就忍不住笑了笑。

“听说你让人散出去消息,是你斩断了夫子圣刀?”

李叱坐下来,很快就有人端上来热乎乎的粳米粥,李叱自己剥了一颗咸鸭蛋,拿起一个热乎乎的馒头掰开,把咸鸭蛋夹进去,然后用手把馒头按扁。

一口咬下去,那种香气和暖意一同渗透了整个身体。

曹猎道:“总得给他一个目标,这个目标不能是你,不能是任何人,所以是我。”

李叱撇嘴。

曹猎道:“但我也知道,消息放出去后,再自负的人也未必会来,江湖上的手段他不怕,他也会怕你在这埋伏一千弓箭手。”

就算是武道止境的人,面对一千弓箭手的围射可能也没什么办法。

当然,如果有一套坚不可摧的战甲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李叱道:“他不会来,但会等着你离开松鹤楼,如果是我的话就会这样。”

曹猎眼睛眯起来:“那我就出去钓一下。”

李叱道:“你不行。”

曹猎问:“为什么我不行?”

李叱一个馒头吃完,又一口气喝了半碗粥,他看向曹猎道:“如果我是那个人的话,我会等着你离开松鹤楼,但我不会出手。”

曹猎沉思起来。

片刻之后曹猎懂了,如果他是一个饵,松鹤楼是一个陷阱,那么那个人就会明白,饵在什么地方都是饵,又不只是松鹤楼这一个陷阱,饵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是陷阱。

李叱问曹猎:“岑姑娘那边怎么样了?”

曹猎摇头:“她做事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谁也不行,我也不行。”

李叱点了点头:“如果岑姑娘的刀打造出来,要立刻告诉我。”

曹猎:“这就走了?”

李叱看了他一眼,回头看向曹猎的手下:“粥再来两碗,馒头再来几个。”

曹猎:“......”

距离松鹤楼大概三四里远的地方,一户人家中,方诸侯往 四周看了看:“这地方已经多久没有人住过了?”

曲南怀脸色有些不好看,这院子的荒废让他很难受,这是他家,他本就是豫州城人。

院子里都是野草,枯了的还在,新长出来的更像是枯草的点缀。

本来房子就已经老旧,几年没有人住过,连屋顶都有些塌陷,窗子基本都坏了,处处都是萧条。

“多久都不重要了。”

曲南怀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走到台阶那边坐下来,不在乎台阶上脏不脏。

他坐下来后说道:“我们看起来没有暴露,可是和已经暴露并没有多大区别,看到了廷尉军的反应就可以猜到,昨天夜里杀的那个人身份应该很特殊,所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城里都会戒备森严。”

方诸侯没理会他的话,而是走到一边看着野花花瓣上落着的那只蝴蝶。

“你们就暂时委屈一下在这休息,我一会儿出去打探消息,怎么动手,等我把情况摸清楚之后再说。”

曲南怀翻了翻包裹,干粮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我会带回来一些吃的。”

他看向方诸侯:“方先生,你一定要休息好。”

方诸侯自然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皇帝需要他杀宁王,如果得手顺利的话,皇帝甚至还希望他去杀了杨玄机。

可是这样的天下,杀十个宁王,杀十个杨玄机,难道就没有人再兴兵造反了吗?

这是一个怕杀人的时代吗?

各地叛军的首领,都在从起初的不体面,逐渐的走向体面,而皇帝则从本该无人可及的体面,一步一步无奈到走不体面的路。

方诸侯是皇族,是皇帝的叔叔,这种不体面让他都觉得难堪。

见方诸侯并不理会他,曲南怀起身道:“我大概一个时辰回来,你们可以先吃一些干粮。”

他起身离开。

等他打开门出去之后,方诸侯看向那个个子瘦高的男人,只是看了一眼,那人就立刻明白了方诸侯的意思。

赫连上点了点头:“我去盯着他。”

赫连下道:“我跟你去。”

赫连上看了他一眼:“你留下吧,给方先生准备干粮和水,这里也需要人戒备。”

赫连下不乐意,但是他好像不敢不答应。

“我给你带回来你想吃的。”

赫连上笑了笑,在他眼里,弟弟永远都是弟弟,馋嘴的弟弟。

赫连下也笑起来:“你能知道我想吃什么?”

赫连上撇了撇嘴:“猪还能喜欢吃什么。”

说完后就闪身出了院子。

“先生,我去给你找点水。”

赫连下朝着方诸侯笑了笑,跑去看那口井是否还能打上水来。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院门忽然砰地一声开了,留在外边戒备的两个汉子,架着浑身是血的赫连上回来。

赫连上的胸口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应该是前后贯穿,所以身前身后都是血。

方诸侯脸色一变,跨步过去查看赫连上的伤势。

“曲南怀死了......”

赫连上说话的时候,嘴里的血就止不住的往外溢。

“宁王的......宁王的人盯上他了,我想救他,没能救,就在我前边十丈远的地方被砍死了,然后就有人偷袭我......”

赫连上说到这喷出来一口血,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他拼尽最后的力气把手抬起来:“给你的。”

赫连下血红血红的眼睛里看到的,是一串小时候吃不起,长大了吃不够的血红血红的还在滴着血的糖葫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