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得谢两次

不让江山 知白 7223 2021-05-28 12:55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眼看着黑武人的巨大楼车一座接着一座的倒下去,李叱和夏侯琢全都看的懵了,这种事都能发生,从李叱他们的角度来看,确实没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啊。

但凡能合理一点,夏侯琢也不会在战场上这么严肃的场合,问是不是李叱作法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诡异的事,在那些楼车接二连三的倒下去之后不久,黑武人大营的后营那边,居然冒起来火光。

没多久,黑烟就升腾起来,从火势蔓延的速度来看,绝对不是一处起火。

从位置上做推断,那应该是黑武人的辎重营,所以对于李叱他们来说,那边的火光冲天,真的是一场很美的焰火表演。

此时站在城墙上,看到还没有能攻上城墙,但已经占据一定优势的黑武军队开始后撤,李叱和夏侯琢又忍不住对视了一眼。

李叱和夏侯琢都觉得像是梦幻一样,如此变故,连李叱这样的妖孽都不可能预测的到。

这显然是黑武人那边出现了内乱,但这又是不符合逻辑的内乱。

业夫烈领兵的才能,可称之为黑武第一,说他是黑武的武亲王也不为过。

在他手下的黑武将军,不可能会不服气,一个有着绝对威信的大将军之下,他的部下纵然彼此之间可能有些矛盾,但也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哗变。

黑武大军之中,业夫烈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到底怎么回事!”

他怒问前来报信的手下。

后边粮草辎重营地,莫名其妙的起了大火,而且还是多处起火,所以很快就把整个营地都吞噬了进去。

上百万大军所需的粮草物资,都在那边,这样的巨大变故之下,别说还能不能继续进攻北山关,连队伍都可能维持不下去。

“大将军......”

那报信的人脸色也很难看,说话支支吾吾。

“应该是......应该是敕勒人。”

“敕勒人?”

业夫烈一把抓住那报信的人衣服,把人单臂拎了起来:“如果你胆敢有一个字的隐瞒,我现在就活剥了你。”

黑武帝国,也许是这个世上疆域最大的国家,也是部族最多的国家。

在黑武国内,有大大小小的数百个部族,其中最为尊贵的当然是鬼月八部。

黑武人之所以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一个如此庞大帝国的框架建立起来,其实是因为继承了蒙帝国的绝大部分。

这个世上有许多轮回,且不是巧合的轮回,都是在情理之中。

蒙帝国当年只用不到三年的时间,就把黑武那片庞大的地盘据为己有。

为了镇压,蒙帝国的铁骑在那片大地上展开了一场持续多年的血腥屠杀。

许多小部族,小王国,都是被整个灭绝了的。

这种血腥的屠杀带来了短时期的服从,可是反抗很快也随之到来。

以鬼月八部为首的反抗军势力越来越大,而蒙帝国的军队,根本没有办法对那么大的疆域全面镇压。

在黑武立国之后,许多来不及逃走的蒙帝国贵族和大量的平民,都被鬼月八部的人疯狂报复。

满门被屠杀的蒙帝国贵族,数不胜数。

就算是活下来的人,在之后长达数百年的时间内,都被严酷统治着,黑武人对他们的态度,远远要比对其他部族更为狠厉。

这支留存在黑武帝国之内没能逃回草原的部族,就是创建了蒙帝国的敕勒族。

和蒙帝国一样,黑 武人把部族进行了严苛的等级划分。

鬼月八部为尊,其他的黑武各部族为一等,原本就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其他各族为二等,后来投靠了黑武人的草原各部为三等,但这三等人不包括敕勒人。

在黑武国内,有一种人地位极为低下,连奴隶都不如,他们是渤海人和黑武人生下来的孩子。

大量的渤海国女人被敬献到黑武做奴隶,而那些黑武贵族,完全不把她们当人看。

这些女人生下孩子,都不一定能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也许是主人的,也许是其他奴隶的。

这些孩子,在黑武人眼中,比猪狗的地位还要低,因为奴隶与猪狗同等地位,所以他们也就连奴隶都不如。

和这些人地位差不多相当的就是敕勒人。

当年创造了天下第一强国的敕勒人,在黑武国的生活,没有一丝尊严可言。

听着手下人的汇报,业夫烈的脸色已经难道到了极致。

敕勒人,历来都是黑武人征战时候随军带着的苦力队伍,一切脏活累活甚至是送死的事,都是敕勒人负责。

就在十几天前,大量的敕勒族奴隶,像是牛马一样被驱赶着,运送着那庞大的攻城器械到来。

这些敕勒人到了之后,连一口水都不让喝,就被要求在几天内将楼车和抛石车组建起来。

敕勒族人的首领叫做布勒格狄,将近四十岁的年纪,有着雄狮一样的体魄,但却没有雄狮一样的地位。

他这次带着八万多敕勒族人来为黑武大军运送粮草物资,在来的路上,他的族人就损失惨重,走到这的时候,还剩下不到六万人。

为了尽快把器械物资送到大营,本就不把敕勒人当人看的黑武士兵,一路上不停的摧残毒打。

已经习惯了这种虐待的敕勒人,一开始还没有表现出什么。

直到,他们已经两天连夜没有休息的情况下,把物资送到了黑武大营,却不允许得到休息的时间。

他们被逼迫着去组装器械,去为前边的军队运送物资。

因为坚持不住而倒下去的人,黑武人上去就会拳打脚踢,用皮鞭狠狠抽打。

布勒格狄带着部族往前推动大车的时候,他身前的一个才十五岁的少年因为体力不支倒地。

两名黑武士兵冲过来,朝着那少年就是一阵皮鞭抽打,打的人皮开肉绽。

那少年已经没了气息,那两个黑武人还没有停下来。

布勒格狄暴怒,实在忍不住冲了上去,扑在那少年尸体上,结果惹怒了黑武人。

布勒格狄被抓了起来,用铁链穿过肩膀挂在木架上示众,为了震慑敕勒人,黑武人每天给布勒格狄一些水和残羹剩饭,只是勉强让他活着。

为的是让那些敕勒人一直都能看到,他们如果不听话,他们就会和他们的部族首领一样下场。

黑武人都没有想到,因为他们对布勒格狄的惩罚,这次让敕勒人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了,他们决定营救首领。

可是在拥有百万人的黑武大军之中,如何才能把首领营救出来?

于是,敕勒族的那些长老们凑在一起,商量了许久之后,决定冒险。

他们破坏了楼车,因为他们有足够多的机会,本来在战场上推动楼车向前去送死的,也是他们敕勒人。

他们恨透了黑武人,既然要报复,那就索性报复的彻底一些。

长老们经过商议,他们觉得,需要一部分人成为死士,那就是破坏楼车的人,楼车是他们打造组装的,他们最熟悉不过。

楼 车坍塌,必然会引起黑武大军的注意,然后其他留在辎重营里的敕勒人,抢夺战马,烧毁粮草,营救他们的首领。

那些推着楼车向前的敕勒人,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会是什么结局。

可是在这样数百年来积累下的仇恨作用下,他们无惧死亡。

敕勒人长期以来都是黑武军队的奴隶,他们非但要做苦力,还要为黑武人驯马。

当年蒙帝国的铁骑横扫天下,让黑武人看到了骑兵的威力。

当初那些没能逃出黑武的敕勒人,之所以没有被全灭,就是因为黑武人需要留下他们来养马。

此时,在那些长老们的带领下,敕勒人率先在辎重营的马场发起了反抗。

留守在后边营地的黑武军队,人数本来就远少于敕勒人,敕勒人骨子里又有一种凶狠,所以一动手,很快就攻占了马场。

他们夺取了守军的兵器和战马,用他们祖先冲锋的方式,迅速的冲进了辎重营。

救下来布勒格狄之后,为了阻挡黑武人的追兵,他们一路放火。

很快,保障着百万黑武大军物资供给的辎重营就被一片火海吞噬。

数万名敕勒人抢走了几乎所有的战马,从一侧杀出去,然后迅速的撤离。

他们依然像是天生的骑士,手里有了刀,坐骑有了马,他们就是一支来去如飞的铁骑。

冲出辎重营后,这数万骑兵就扬长而去,也许他们此时此刻还没有明确的目标,他们就想逃离地狱。

在听完了汇报之后,业夫烈的心都好像要被气炸了一样。

他完全不知道敕勒族首领被如此对待的事,以他的领兵能力,以他的行事风格,以他的思维缜密,绝对不会允许手下人,在大战在即的情况下,对敕勒人首领做出惩罚。

虽然,在他看来,那些低贱的敕勒人也确实就该被敲打。

然而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群蝼蚁,却破坏了黑武人谋划已久的南下大计?

为了攻克宁军镇守的北山关,业夫烈准备了多少?

那楼车,那抛石车,还有配合的打法,都是业夫烈思考许久才想出来的策略。

现在,这一切都被蝼蚁破坏。

一座千里长的坚固河堤,就真的被一个蚁穴毁掉了。

就算是没导致黑武人全面退兵,也需要立刻分派大量的兵力,去筹措粮草物资。

北山关城墙上。

李叱举着千里眼,看到了黑武人营地后边的冲天大火,也看到了有一支骑兵呼啸而去。

再想想之前楼车倒塌的事,大概也就能有些了推测。

“那些逃走的会是什么人?”

夏侯琢自言自语了一句。

李叱道:“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和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黑武人了。”

夏侯琢仔细想了想后说道:“看起来像是奴隶们反叛了,黑武人的军奴,好像历来都是敕勒人。”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朝着那群骑兵远去的方向抱了抱拳:“不管是不是敕勒人,也不管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咱们都应该道声谢。”

夏侯琢朝着那边也抱了抱拳。

然后他问:“如果真的是敕勒人,他们可能会在黑武人还来不及把消息送回去的时候,迅速返回他们的领地,然后往其他地方突围,所以黑武人一定会调派军队镇压围剿。”

李叱道:“那就再谢一次吧。”

说完,朝着那边又抱了抱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