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八当家

不让江山 知白 638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燕山营。

虞朝宗刚刚吃过早饭,准备去巡查一下大营,一出门,就看到燕山营里一个小头目在门外来来回回的走动,显然是等在这有话要说。

“大当家!”

那小头目看到虞朝宗出来,立刻俯身一拜。

虞朝宗笑道:“高禄,你等在这是有事要对我说?有事可以直接进去找我,何必在此等候。”

这个高禄来燕山营也有几年,不是虞朝宗最早的那一批手下,但是在虞朝宗安营燕山后来的第一批。

这个人家里很穷苦,代州人,他自己说是因为受不了欺压所以前来投靠,还说是城中富户对他家欺辱的实在厉害了,他受不了,杀了那富户一家,然后逃到了燕山。

可实际上,此人本就是代州城里的一个流氓地痞,因为垂涎一户人家的闺女,偷偷翻墙进去想要非礼人家,结果正好被那家里人回来撞见,他害怕被抓住,抢了厨房的刀砍死数人后逃走。

孙如恭的母亲准备把孙如恭送到燕山营后,查到这个高禄曾经在郑家帮忙做事,郑家生意上见不得光的勾当都是这个高禄带着他手下小弟去做的。

又听闻他到了燕山营里,几年来,已经混到了一个小头目,所以派人联络上,给了高禄不少金银,让高禄接应孙如恭进入燕山营。

孙夫人还答应了他,只要他把孙如恭介绍到虞朝宗面前,还会有厚礼相赠。

拿了孙夫人的银子,高禄还贪更多的银子,所以就想冒险一试。

“大当家。”

高禄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当家也知道我是代州人,如今代州城里有个亲戚想过来投靠,他本是代州富户,姓郑,经商的,不过当初背靠的是代州厢兵将军。”

虞朝宗问道:“就是因为得知黑武人寇边,直接就逃走了的那个代州厢兵将军?”

“是。”

高禄道:“就是那个人,我的这个亲戚叫郑恭如,年纪不大,但已经接手家族生意,他家的生意之前有厢兵将军撑腰所以做的很大,那个将军逃跑之后,城中其他做官的就联合起来,想要吞了郑家的生意,他熬不住,所以想要来投靠大当家。”

虞朝宗摇头道:“这样的人,咱们燕山营若要收留还是谨慎些。”

高禄连忙说道:“郑恭如让人找到我,给了我二百两银子,说是让我帮忙引荐,银子我已经上交给咱们的账面上了,大当家,我不是贪图他那二百两银子,而是有件事他和我说过之后,我觉得有必要向大将军禀告。”

虞朝宗本已经要走了,听到这句话后又多问了一句:“什么事?”

高禄道:“郑恭如说,那些代州城里做官的,对他家百般欺压,他气不过,他愿意暗中帮忙,协助大当家拿下代州城。”

虞朝宗笑道:“他一个做生意的,若真有那本事的话,还会被几个做官的欺压了?”

高禄道:“他愿意带人过来投靠,他母亲在代州接应,以郑家商行队伍为掩护进入代州城,然后一举拿下代州。”

虞朝宗眉角微微抬了抬。

当初羽亲王给他封了个将军,让他戍守北疆,还让他节制代州信州两地,可是他跟本就进不去那两座城,只要燕山营的人到了,这两地立刻闭门,成高坚固,又各有数千厢兵死守,想打下来确实很难。

也不是说一定打不下来,但一定伤亡惨重。

此时听高禄说完之后,虞朝宗确实有些兴趣。

他问高禄道:“现在你手下有多少人?”

高禄连忙回答道:“回大当家,我手下有一千多名兄弟。”

虞朝宗道:“这件事我就交给你去办,你带你的人假扮商队进城,让那个叫郑恭如的配合你,我安排人率领大军在城外等候,你们夺下城门,援兵就会过去支援,如果真能拿下代州的话,我给你升将军,给你三千兵,你的那个亲戚,也可留在燕山营做事,必不会亏待。”

高禄心里骂了一句,心说老子还要替你去冒险?

可是他此时已经骑虎难下,若说自己不敢去,虞朝宗自然怀疑,说不定觉得他是勾结了官府的人,想要设计除掉虞朝宗。

若虞朝宗这样想的话,高禄他在燕山营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是。”

高禄俯身道:“我愿意为燕山营出力拼命,我这就下山去联络郑恭如,若能拿下代州,他说还可趁机拿下信州。”

虞朝宗心说这个郑恭如倒是颇有些自信,敢说拿下代州也就罢了,毕竟郑家有规模不小的商队可以掩护,他居然还敢说拿下信州。

虞朝宗笑了笑后随口说道:“若你那亲戚再能拿下信州,两城之地归入咱们燕山营,我就让他在咱们燕山营里有一把交椅,如今咱们山寨里有七位当家,他能拿下信州,他就是燕山营八当家。”

“是!”

高禄应了一声,心里还颇有些嫉妒,若真的能拿下代州信州,这个郑恭如直接就成了当家的之一,他却还只是个小小的将军,这么想确实有些不舒服。

高禄俯身道:“那我就去联络他了,大当家等我派人送回消息。”

“你去吧,多加小心。”

虞朝宗交代了一句,但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少在意,如今燕山营势大,想要来投靠的已经不只是平民百姓,数不清的富户和大家族的人,都想安排人来投靠他,无非是想趁着还早,在他虞朝宗身上下注罢了。

这样的人,虞朝宗基本上都不愿收留,而且他也一点都不相信,那个叫郑恭如的人能有办法连拿两城,这些年虞朝宗见过的吹牛的人实在太多。

上次还有一个人来投靠说他修的是剑仙,可以御剑飞行,虞朝宗让他飞,那人说上次要御剑飞行的时候,剑飞了,他没跳上去,这剑已经迷路了一年多还没回来呢。

虞朝宗就说别的剑不能飞?那人说必须是他的剑,别的剑不行,于是虞朝宗说你回去找找你的剑吧,剑我可以买。

说拿下代州信州两地,其实高禄也不信,但是牛皮吹到这了,已经把牛皮吹鼓,如果此时缩回去的话,那回流的气能把他肚子吹爆。

当天高禄就下了山,而郑恭如其实就在燕山下边等着,两个人见面之后把事情详细说了一遍,郑恭如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虞朝宗真的说我若拿下代州信州,他就让我做八当家?”

“是啊。”

高禄道:“虞朝宗亲口说的。”

郑恭如仔细思考了一下后说道:“这件事,你不要回报给虞朝宗,就带你本部一千多人下山,我有把握用你这一千多人连拿两城。”

高禄的脸色都变了:“你可别坑了我!”

郑恭如道:“如果事情成了,这功劳就是你我二人的,再无其他人染指,你想想若是有个当家的带兵 过来,这功劳是算谁的?”

他笑着说道:“第二,若真的败了,你那一千多人出了意外,我自会给你一大笔银子,保证你两辈子都吃不尽花不完,你又不损失什么,那一千多人的死活,比得上我给你数不清的银子吗?”

高禄的眼神闪烁了一会儿,变幻不停,显然是在思考对比。

最终,高禄还是架不住大笔银子的诱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理,若我回报,虞朝宗安排一位当家的率军过来,纵然拿下两城,功劳也是人家居大,咱们想要功名利禄,就拼这一把。”

郑恭如笑道:“你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

他在高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高禄听完之后脸色随即一喜。

“真能如此?”

“真能如此!”

郑恭如道:“只要你完全按照我的安排,拿下信州代州,易如反掌,这等小事于我来说,探囊取物一般。”

两人商议得当之后就带兵赶回代州,当日,郑恭如安排高禄的手下还有他的人,装作商队回城,出其不意夺下城门。

郑恭如让高禄带着人在摇旗呐喊,说是燕山营大军将要杀到城外,城门一丢,城中守军以为燕山营真的会派来无数人马。

再加上厢兵之中不少人还是郑家相熟之人,是郑恭如外祖父的旧部,拿了郑家给的好处,也发言怂恿,就真的就让三千余厢兵投降了。

郑恭如又安排厢兵之中的人出城,一路狂奔赶往信州。

报信的人赶到信州之后,对信州的主官说代州民变,因为缺粮,代州至少万余百姓围堵官府,代州主官不敢去向燕山营虞朝宗求救,担心虞朝宗若知道了的话会趁机夺取代州,所以来向信州求援。

那人还说,若是代州被虞朝宗拿下,羽亲王回来之后,怕是信州这边也难辞其咎。

信州那些做官的商议了好一会儿,最终决定出兵,主官亲率信州数千兵马赶赴代州。

而郑恭如留下高禄带一千人守代州,他自己带着代州降了的那些厢兵身穿军服跑到距离信州不过七八十里的地方等候。

知道信州军已经赶赴代州支援,他就带着代州的厢兵几百人,带着制作好的信州这边的旗号,说是主官派他们回来运送一些物资,居然就真的被他骗开了城门。

郑恭如虽然个子不高,又丑陋,但是这几年身体恢复之后就一直勤学苦练,武艺倒也突飞猛进,他憋着一股劲儿要报仇,心中有狠意,自然也会有几分成就。

他带着几百人骗开城门后就死守此地,后续的援兵到了,直接抢夺了信州城。

而信州主官带着信州军跑到代州,却发现城门紧闭不许他们进去,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信州主官带着人马昼夜兼程又赶回信州,结果信州也进不去了。

郑恭如在城墙上对信州主官说,他奉虞天王之命夺取信州,虞天王已经答应,若是你肯投降的话,你还是信州主官。

信州的官员们又商议了一下,最终选择投降,郑恭如让城外的队伍放下兵器进城,一进城门,那位主官就被郑恭如派人拿下。

郑恭如只用了七天时间,居然真的拿下代州和信州两地,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运气实在好的离谱。

这消息传回燕山营,连虞朝宗都惊了。

他立刻派人去召郑恭如到燕山营,他现在是真的很想好好看看这个郑恭如,究竟还有多少本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