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三十五章 该你装了

不让江山 知白 1350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遏轲摩转身看向这三个人,这三个是让儿时的玩伴,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

他停顿了片刻后认真的说道:“如果你们还是要为宁军说话,那别怪我不念旧情。”

“若是你们愿意留下,我还是把你们当兄弟看待,以后打了江山,我会给你们荣华富贵。”

“只要我能分给你们的,我都分给你们,银子,女人,这些都可以给你们。”

“若是你们不愿留下......我只能对不起你们了。”

遏轲摩道:“我暂时把你们留在这,待我和宁军决出胜负之后,我再去考虑怎么处置你们。”

程无节怒道:“老遏,你醒醒吧,你跟着邪教的人,还想打江山!”

“江山怎么就不能打了?”

遏轲摩道:“当年楚国的江山也是这样打下来的,楚太祖皇帝能打,我就打不得?”

他看向程无节道:“你一直都是我们的大哥,我敬重你,所以不想再和你吵架。”

他一摆手道:“来人,把他们都带回去严加看管,大战之前不许他们离开这个院子,如果......如果他们想逃的话,那就格杀勿论。”

吩咐完之后他看向那三人说道:“你们已经来了我这,我不会让你们把看到的一切说出去。”

“我劝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留在这,如果你们想要逃走,我真的下得去手。”

他说完这句话后停顿了片刻,又重复了最后几个字。

“我,真的下得去手。”

程无节一怒:“我们现在就走,难不成你真的要杀了我们?”

小六拉了程无节一下。

小九劝道:“别吵了,咱们先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哪儿也不去!”

遏轲摩道:“你们两个好好看着程老大,他疯了。”

程无节道:“你他娘的才疯了!”

遏轲摩道:“我知道你心里还觉得你是对的,我是错的,安静下来之后你自己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是怎么来分对错的,如果你想明白了,你就会知道其实是你错了。”

他大步出走客厅,到了外边大声喊道:“都给我盯紧了,他们三个只要走出这个院子,立刻给我杀!”

“是!”

外边的人马上应了一声。

回到住的那个屋子,程无节气的脸色都已经白了。

“咱们现在就大步走出去,我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下得去手。”

程无节气恼的说道:“他脑子里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占了吗?”

“程老大。”

小九摇头道:“其实老遏说的也没错,这个世道谁不想有一番作为,尤其是有本事的人,就像他那样......”

他看了程无节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其实再想想,他和宁王也没有什么区别,宁王不也是苦出身吗?现在宁王已经是大人物了,也许老遏有一天也会成为大人物。”

程无节猛的看向小九:“我就知道你想留下,之前喝酒的时候,你就有留下的意思了,你们出去看看,给他当兵的都是什么人?都是百姓!”

“你不是要拿他和宁王比吗?”

程无节走到屋门口,指着外边说道:“你去看看宁王的军队里,可有这样的百姓?宁王招募的兵马,可是骗来的?”

“你们再去看看,站在门口的兵就有十四五岁的孩子,出门再看看,旁边栅栏里你关着的是什么人?!”

“关着的?”

小六确实没有看到,他看向程无节:“栅栏里关着的,难道不是牛羊?”

程无节道:“是女人!都是女人!”

程无节气的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那些女人被他们像牲口一样关起来,谁想发泄就拉出来一个,你们没有看到,可我看到了!”

小九的脸色也变了变。

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和程老大的差距。

这一路上走过来,看起来漫不经心没心没肺的程老大,其实看到了很多很多。

而他和小六两个人,却是真的没心没肺。

然后又醒悟过来,如果不是他面前这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程老大,帮他们发现了更多危险,帮他们做了更多事,他们两个还能这么真的没心没肺的活着吗?

程老大的没心没肺是给他们看的,是不想让他们两个操心太多事。

做了很多,很苦很累,却在一转身看向他们的时候,嘴角带着没心没肺的笑。

这就是他们的程老大。

“他这样对待老百姓,他这样祸害老百姓,别说他成不了帝王,就算他成了,你们觉得众将江山还能好的了?”

程无节蹲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们两个又想过没有,难道他自己不知道邪教名声不好?”

程无节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说什么在这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去了宁王那边最多只是个校尉,那都是屁话!”

“他留在这,是因为他想利用顺天教,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将来就会把顺天教的人全都杀了,他自己霸占这些军队。”

程无节说着说着就哭了:“那是咱们的兄弟啊,你们两个没有劝他,还想留下来跟他一起干这种事?”

“程老大......”

小六蹲下来道:“我知道错了,我们听你的。”

小九蹲在另一侧,拍了拍程无节的肩膀说道:“你是老大,我们错了你就说,说了我们就听还不行,生什么气?你看你,生气的样子多丑,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英武霸气了。”

程无节抬起头,左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被气笑了。

“你们两个蠢蛋,都说我蠢,我没脑子,你们俩才是真的没脑子。”

“是是是,我们俩没脑子,可是跟着大哥走就对了啊。”

“那是,跟着大哥有肉吃。”

程无节道:“咱们得走,就算是咱们不回去帮宁王,咱们也不能留在这。”

小九点了点头道:“是......他是我们兄弟,如果我们去帮宁王来打老遏,那样不好。”

小六也道:“我想也是,咱们就干脆回家去算了,还在大郎山上当山贼,你看咱们这才刚离开家,遇到的就是糟心事,还是在大郎山 上快活自在。”

程无节起身道:“那就回家去,不帮宁王,是我老程一个人不讲道义,可是帮了宁王,是咱们三个都不讲兄弟情分。”

“那咱们今夜就走?”

“嗯,想办法今夜就走,不能多耽搁,越耽搁越容易出事。”

三个人商议得当,就开书准备夜里逃走。

程无节虽然是个直性子的人,但他对军务上的事,却有着很敏锐的直觉。

他们进来的时候,程无节就特意看了这顺天军大营里的防卫配备。

“后半夜吧。”

程无节道:“后半夜是人精神头儿最差的时候,到时候咱们走。”

他压低声音说道:“我看过了,他们的防备都在东边,针对的是宁军大营方向,往西边没有什么人,咱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往西跑,绕一段再回家去。”

小六和小九点了点头,他俩都习惯了听程老大的。

刚商量好,也就是过了半个多时辰,天刚要黑的时候,遏轲摩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气,一脚把房门踹开。

他看向屋子里那三个人,眼神有些凶狠。

他的手背在身后,所以程老大他们看不到他手上有血,也不知道他刚刚杀了多少人。

“程老大,你出来,我还要和你争一争这对错的事。”

程无节起身:“争就争,我还怕你了?”

他迈步往外走,小六和小九伸手拉他,程无节道:“我们吵架归吵架,打不起来,我信得过老遏。”

遏轲摩瞪了那小六和小九一眼,转身出去了。

小六和小九趴在窗口那看着,就看到院子里,程老大和遏轲摩争吵的越来越凶。

一开始是遏轲摩在吼,后来是程老大在吼,然后遏轲摩反而沉默了。

两个人看着这样,以为是程老大把遏轲摩说服。

可就在这时候,程老大正在大声说着什么,遏轲摩忽然就抽刀了,一刀砍在程老大的胸口上。

毫无防备的程老大骤然停下来,像是懵住了。

他的身子僵硬了似的,过了一会儿,他才不可思议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

伤口很长很大,血一瞬间就把衣服泡透了,顺着衣角往下流。

“啊!”

小六和小九吓得惊呼一声,一前一后冲了出去。

遏轲摩一刀砍中,似乎余怒未消,又一脚踹在程老大肚子上。

程无节摔倒在地,遏轲摩又重重的一脚踹在程无节太阳穴上。

这一脚,程无节直接昏了过去。

“老遏你住手!”

小九嘶吼着往外跑。

遏轲摩回头看了他俩一眼,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程无节,像是有一丝后悔,但片刻后,一转身走了。

不多时,来了一个医官,给程无节的伤口缝合上药,然后叹了口气,往外看了看,似乎是良心上过意不去。

他压低声音说道:“你们能走就走吧,刚才我们大将军出去砍死了好几个人......你们惹恼了他,他就出去杀人,你们既然是他朋友,难道不知道他杀人有多狠?”

小六和小九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在他们的记忆力,老遏不是这样的,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老遏杀人有多狠?

等医官走了之后,小六和小九商量着,如果今夜不走的话,三个人都会死。

小九身体强壮一些,到了后半夜,把程无节绑在他后背上背着。

程无节沉重,好在小九他们后来天天跟着练功,也不似小时候那么没力气。

两个人从后窗悄悄翻出去,趁着后边的哨兵睡着了,过去把哨兵打晕,从后门出了这院子。

可能是这些守卫,真的没有想到程无节昏迷不醒,那两个人居然敢抬着他逃走。

别说是他们没有想到,连遏轲摩都没有想到。

小九背着,小六在后边抬着程无节的腿,顺着墙根一路走,还没有出村子,忽然间就听到后边有喊话声。

火把亮起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来。

正跑着,背后有羽箭嗖嗖的破空之声。

小六在后边,怕程老大被射中,尽量用自己的身子挡住。

噗的一声,一支羽箭射中小六的后背,小六疼的一声闷哼,脚步都踉跄了一下。

“你怎么样?!”

背着程老大的小九听到声音,立刻问了一句。

“我没事,绊了一下。”

小六忍着疼,用最平静的语气回答了一句。

后背上的疼钻心一样,血从他的背后流下来,裤子没多久都湿透了。

小六回头看了一眼后,忍着疼说道:“小九......”

“嗯?”

“你跑快点。”

“好!”

就在这一刻,有两个哨兵从暗处冲过来,朝着他俩就要动手。

小六看到了,一把将小九推倒,他一脚把其中一个哨兵踹翻,又用肩膀把另一个撞倒。

在地上翻滚着把刀抢过来,他把人捅死。

小六喘着粗气,看了看旁边有个柴堆,他指了指:“躲进去。”

小九问:“你受伤了?”

小六努力伸手到背后,够到了那支箭,咬着牙把箭拔出来。

他笑了笑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上次是我俩装醉,你说我们欠你一次,我说你装死都行......小九,你和程老大钻进柴堆里装死,等他们过去之后你俩再出来。”

小六嘿嘿笑着,把羽箭递给小九:“有人发现,你就把箭比划在自己身上装死,别出声,我去把人引开。”

说完后,小六拉起来一具尸体,咬着牙扛着就往前跑。

后边的追兵越来越近,呼喊声似乎没多远了。

“小六!”

小九忽然冲过去,一把将小六拉回来,他手脚麻利的把衣服撕开,给小六把伤口勒住。

“下辈子吧。”

小九按着小六说道:“下辈子你俩再还我。”

说完后,他把小六往柴堆里一推,又拉下来稻草把两个人盖住。

小六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失血有些多。

小九扛起来一具尸体,看向柴堆里说道:“下次喝酒的时候,给我摆个碗,还要喊一声......九爷牛-逼!”

说完后,小九扛着尸体就冲了出去。

他担心后边的人见只有他一人会分开追,所以才会扛着一具尸体跑。

可是扛着人又怎么可能跑得快?

没多久后边的追兵就上来了,小九担心时间不够,心急越发急切。

忽然间,他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是马厩,立刻就做出选择,他咬着牙冲进马厩里。

用最快的速度解开缰绳,把尸体放在一匹马上,拍了一下,那马随即冲了出去。

他刚才捡起来一把刀,此时乱刀挥舞,把拴着马的绳子都砍断了,然后轰着马往外乱跑。

把马赶出去后,他自己骑上一匹马,打马往前冲。

就在这时候遏轲摩带着人追上来,伸手要过来弓箭,朝着就小九就射了一箭。

小九催马往前跑,遏轲摩大怒,喊了一声分头追。

他的人一部分去追驮着尸体的那匹马,一部分人跟着遏轲摩追小九。

小九纵马中回头看了一眼,能看到箭杆在自己背后。

他咧开嘴,心说小六刚才也是这么疼吧,他可真能装,装着没事......

真的疼。

他啊啊啊啊叫喊起来,用叫喊来分散自己的疼痛感觉,也吸引着遏轲摩追他。

遏轲摩听出来那是小九的声音,他带人上马去追,一直追出了村子。

柴堆里,小六听到乱糟糟的脚步声从柴堆旁边过去,他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一只手捂着程老大的嘴。

等到人群过去之后,小六咬着牙,拼尽力气把程老大从柴堆里拉出来。

他看到远处火把都追出村子了,在心里说了一声小九你千万要逃出去啊。

他咬着牙把程老大扶起来,拖着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老大啊老大,你可真重,我快拖不动你了......”

就在这时候,有几个贼兵看到了他俩,立刻朝着这边跑过来。

小六和这几人打斗起来,挨了两刀,却把那三四人都杀了。

他跌坐在程老大身边,咳嗽了几声,咳出来的都是血,顺着嘴角往下流。

“咱们真的不该出来啊,老大......”

“如果咱们不出来,还在村子里该多好,好客军......那就好客军呗,我们又不怕被笑话。”

“程老大,我可能要死了啊,也不知道小九跑出去没有,小九说应该认真的和你结拜的,我懒,我说结拜不结拜,程老大也是程老大啊,我现在后悔了......大哥。”

“程老大......走运了啊。”

小六忽然看到有一匹白马溜溜达达的过来,他不知道这是刚才小九放出去的马。

他挣扎着起身,颤巍巍的过去把马牵回来。

可他连蹲下去的都不能,艰难的跪下来一条腿,弯腰想把程老大拉起来。

好疼啊。

他低头看了看,月色下,能看到伤口裂开着,血肉分往两侧,骨头是白的也是红的。

他咬着牙,血顺着牙缝往外淌。

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他居然把沉重的程老大托举到了马背上。

小六用绳子把程老大绑好后,就再也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后背靠着矮墙,他连喘息的时候,身子都像正在被千刀万剐一样的疼。

“白马啊白马,你千万要把我老大送出去,不管送到哪儿,送他出去......”

小六抬抬起手,想在马腿上拍一下,可是抬起来就没了力气,一丝力气都没了。

那只手落在马腿上,只是在白马腿上留下几道血印。

白马打了两个响鼻,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茫然。

小六靠坐在那,却靠不住了,身子斜着倒了下去。

巧合的是,长刀在他身边,刀下垫着一块石头,小六倒下去把刀砸的抬起来,在马腿上扫了一下。

那白马疼的一跳,然后就往前冲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小六看着马跑了,他嘿嘿的笑。

不知道为什么笑,就是笑了。

“我这下......装睡,装的......应该会很像了吧。”

视线越来越模糊,好像看到那白马长出了翅膀,飞起来了。

所以他笑了。

村子另外一侧。

小九回头看着,好像已经离开村子很远,他在心里发了个愿......

不管是神仙啊,还是菩萨啊,我死就行了,别让小六和程老大死。

“我用我的命,换他俩的命。”

他喊了一声,也不管神仙什么的,能不能听到。

他喊:“说好了啊!”

噗!

又一支箭飞来,正中他背后。

小九坚持不住从马背上掉了下去,摔的很重。

遏轲摩纵马追过来,见小九落马,把手里的弓扔给手下。

他跳下战马,大步走到小九身边,见小九一动不动,他怒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都会装,以前我替你们打架的时候,你们就会装死,现在又在装死!”

他弯腰把小九翻转过来,小九咧开嘴对他笑着。

“老遏......我这次,真的没装......疼,挺疼的......”

他还笑着,气息就那样没了。

遏轲摩楞了一下,然后拽着小九的衣服来回疯狂的晃动:“别他妈的装了!你给我醒过来!”

小九的尸体一开始还软绵绵的,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

后来,四肢都僵了。

在村子的另外一边。

一匹白马,在月色下奔跑着。

......

......

【忽然有点想写番外了,大家关注一下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