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零五章 一个错误

不让江山 知白 93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夕阳下。

唐匹敌看了看院墙,想起来李叱的习惯,于是不由自主的笑了笑。

不知道怎么了,他一跃而上,也在墙头上坐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些人活的很难,有些人活的放纵。

活的难的人,是心中有各种底线,各种约束。

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应有的法律底线,还有道德底线,而绝大部分人其实都在这两种底线上。

比遵守这两种底线更难的,是亲情友情和爱情的底线。

人创造出来两个词语来形容两种没有底线的事,不顾法律的叫做犯罪。

不顾亲情友情爱情的,叫做背叛。

比如此时此刻的沈珊瑚。

唐匹敌坐在那看着落日的余晖,他能想象的出来沈珊瑚的心里有多难。

狄春是她姐夫。

很多人都会说,要以民族大义为重。

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也会一样的难过。

唐匹敌想着,也许在未来很久很久之后,人们在情与理之间做选择,依然是更偏向于前者。

所以这个世界上能被称之为有民族大义的人,少之又少。

恰恰相反的是,心中底线越少的人,越是没有这种难过。

比如有些人为了钱骗人,最先下手的目标就是亲戚朋友甚至家人,更有甚者,最先下手的是父母儿女。

比如有些人为了成功,出卖身边的人也不会有太多纠结。

比如有些人为了私欲,卖儿卖女,也会去偷别人家的孩子卖。

唐匹敌缓缓吐出一口气。

射鹿城的夕阳很美,远处有山,近处有楼,微微发红的光线下,是活着的人们。

射鹿城的夕阳也就那样,照着的是众生百态,照不出来的也是众生百态。

“你是会走的吧。”

在不远处有人问他。

唐匹敌点了点头,他看着远处,所以是背对着问他话的人。

他没有回头,却能感觉的到,在他背后的那个人,此时此刻用弩箭瞄准着他。

沈珊瑚抬着手,手里的弩指着唐匹敌的后背。

唐匹敌没有回头,只是听声音判断,就知道她正在做什么。

而这,便是纠结难过的极致。

她也知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姐夫狄春该死,她甚至想过姐夫这样的人死了,大家都会轻松下来。

她也知道,从某种意义来说,面前这个男人该死,这两种纠结之下,她不知道的是自己会先杀谁。

“你为什么要来!”

沈珊瑚沙哑着喊了一声。

唐匹敌还是没有回头。

啪的一声,那支弩被沈珊瑚扔在地上,她转身就走。

唐匹敌的视线依然在落日那边,显得有些无情。

能看穿众生皆苦,所以无情。

如果刚刚她真的把那支弩箭击发出来的话,也许她也会死。

所以唐匹敌才是唐匹敌。

在李叱的欢声笑语下,好像他身边的人都和他一样开朗一样阳光。

脸皮厚,贱嗖嗖。

但唐匹敌不是,他从骨子里就不是。

夜晚降临,唐匹敌算计着时间,在一刻之前吃过了饭,六分饱。

从射鹿城到白山军的山寨有三十里,就算路不好走,来回时间加起来,现在也差不多够了。

唐匹敌走出房间,看到院子里站了很多女兵。

她们看着他的眼神很复杂,哪怕是在夜里,院子里灯火并不是很明亮,唐匹敌也感觉的出来。

她们此时此刻,应该也在恨他吧。

平静的好像没有感情一样,唐匹敌穿过人群。

他走进对面的房间里,这屋子里已经有个人在......沈珊瑚。

屋子里有一个很坚固的木架,木架上有锁链 。

唐匹敌走过去,背靠着木架站好。

沈珊瑚一摆手,从外边进来两个女兵,用锁链把唐匹敌缠绕起来。

可是却没有锁上,只是看起来缠绕的很紧。

“给我鞭子。”

沈珊瑚喊了一声。

她身边的女兵脸色变了变,犹豫了一下。

沈珊瑚脸色一寒,又喊了一声:“把鞭子给我!”

女兵连忙过去,把一根皮鞭递给沈珊瑚,沈珊瑚没有丝毫犹豫,鞭子甩起来,连续三四下。

这几下力度不小,鞭子抽打在唐匹敌身上,衣服都被抽开了,血迹立刻浮现出来。

唐匹敌却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他看着沈珊瑚的眼睛,沈珊瑚打了几下后,也怒视着他的眼睛。

两个人对视了很久,最终沈珊瑚把鞭子扔在地上,转身走了。

不到一刻之后,院子里传来马蹄声,听起来人数不少。

白山军大当家狄春从马背上跳下来,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些女兵。

“小姑奶奶呢?”

他问。

一个女兵俯身道:“被抓来的人气着了,打了那人一顿,刚回屋去。”

狄春微微皱眉。

如果真的是一位大楚亲王的儿子,这就是一面大旗,是可以利用的。

他不喜欢沈珊瑚这种跋扈的性子,但他爱极了他的妻子,所以对沈珊瑚已经很忍让。

他不愿意留在射鹿城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沈珊瑚对他管的太宽。

可是他也知道,沈珊瑚要管的事,恰恰也是他妻子不想让他做的事。

狄春心中并无愧疚,只是觉得有些为难,还有一些无奈。

在他看来,女人,没见识。

没有去找沈珊瑚,狄春直接进了关押唐匹敌的屋子。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唐匹敌,在唐匹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你说,你是羽亲王杨迹形的儿子?”

唐匹敌看了他一眼,没回答。

狄春道:“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冒充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的儿子,杨迹形已经被杀多年,羽亲王的影响也早就消散无形。”

他看着唐匹敌的眼睛问:“你假扮成这样一个人,来我这,是想骗什么?”

唐匹敌还是没有说话。

狄春冷笑了几声,起身走到唐匹敌面前。

“羽亲王的儿子夏侯琢,在北疆做将军,如果你是他的话,纵然逃走,身边也会有不少亲信之人追随,为什么你孤身一人?”

他说话的时候,手一直都握在刀柄上。

虽然看起来唐匹敌被锁链绑的结结实实,但他还是在戒备着。

哪怕唐匹敌有任何异样举动,他也会立刻抽刀劈砍。

他的武艺很强。

“不说话?”

狄春微微眯着眼睛,好像是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可是想来想去,自己又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让他有了杀心。

他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个人对他有威胁,虽然看起来毫无威胁。

“杀了他。”

狄春吩咐了一声。

手下的亲兵立刻抽刀向前,两个人,两把刀,高高扬起。

下一息,这两把刀,就会朝着唐匹敌的脖子一左一右剁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轻轻叹了口气。

“绕的圈实在是太多了。”

他说。

狄春一皱眉:“你什么意思?”

唐匹敌道:“意思是,虽然没有锁住,可是绕的圈太多了,胳膊想抽出来并不是很容易。”

狄春脸色一变:“杀!”

砰!

木架被唐匹敌直接拽断。

既然铁链绕的圈太多了,胳膊不 好抽出来,那就只好把木架拉断了。

木架一断开,唐匹敌的左臂往前一甩,锁链随即犹如一条蟒蛇般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跃起来,两脚将左右的白山军士兵踢开。

人落地的那一刻,他甩出去的锁链没有发生作用。

狄春后撤一步,抽刀,力劈。

当的一声,锁链被他斩开。

下一息,狄春一刀朝着唐匹敌的脖子砍下来。

唐匹敌没有躲,而是把左臂抬了起来,锁链并没有全都甩出去,在他胳膊上还缠绕着两圈。

狄春的武艺很强,他算计好了唐匹敌若是避开这一刀,下一招会怎么做。

奈何,唐匹敌不躲,狄春算计了人,没算计那条锁链。

这一刀就斩在了锁链上,又是一声脆响,火星四溅。

唐匹敌的右臂往前一伸,从袖口里滑出来一根不到两尺的铁钎。

噗的一声,铁钎刺穿了狄春的脖子。

唐匹敌杀人,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这样的场合,大概总是只有一击。

因为唐匹敌这样的人,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对手,大概只有三种。

不如他的人,哪怕差不了许多,他也会一击必杀。

第二种人是与他能打到两败俱伤的,第三种则是能一击杀死他的。

可是后面两种,他还没遇到。

两个人实力相差不太大,若是比武的话,可能会来来回回打上好一会儿。

可这不是比武,这是杀人。

铁钎贯穿,唐匹敌松开手,那根铁钎就留在了狄春的脖子上。

外边的白山军士兵立刻就炸了,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他们开始往前冲,唐匹敌则弯腰将狄春的长刀捡了起来。

不到一刻之后,这屋子内外,倒下了五六十具尸体,狄春带回来的亲兵一个没剩,全都死在唐匹敌面前。

这把刀是好刀,可也已经崩出来一些缺口。

不知道是兵器崩的,还是骨头崩的。

唐匹敌迈步走出屋门,院子里,数十名女兵用弩箭弓箭瞄准着他。

沈珊瑚站在最前边,眼睛血红血红的。

“这才对。”

唐匹敌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他杀了狄春,然后沈珊瑚杀了他,这样的话对于沈珊瑚来说,才没有太多后顾之忧。

这也才算一个心狠的人,应该做出的选择。

沈珊瑚瞪着他问道:“你真的不怕死?”

唐匹敌道:“这个世界上,怕死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怕死但无能为力,只能是怕着。”

“另一种是因为怕死,所以变成了天下没有人可以杀死他的人。”

沈珊瑚喊了一声:“射死他!”

数十名女兵立刻将弩箭羽箭全都放了出来。

距离只有几丈远,那些箭,可瞬息而至。

唐匹敌却在那一瞬间弯腰,抓了两具尸体起来挡在自己身前,然后暴力往前一冲。

双脚发力的地方是台阶,台阶崩碎。

这几丈远的距离,唐匹敌两步就冲到近前。

尸体砸出去,砸翻了不少女兵。

他在人群中犹如一道黑影般左右闪过,一拳一拳,一拳一个。

中他一拳的女兵哪有能扛得住的,全都倒地。

下一息,唐匹敌出现在沈珊瑚面前,两个人近在咫尺。

“下次吧。”

唐匹敌道:“我到现在为止就犯了这一个错误......不杀你。”

他一掌切在沈珊瑚的脖子上,沈珊瑚立刻就倒了下去。

看向倒在地上的这个女人,唐匹敌道:“下次你来杀我,我再杀你。”

然后迈步向前。

......

......

【请大家关注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福利多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