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章 祝你们点什么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61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没有任何地方的光线变化和层次,能比得过早晨的山林。

当太阳逐渐升起,温柔的光芒穿过丛林之后,却变成了无数锋利的剑。

淡淡的金色光芒把黑暗迅速驱逐,那剑就是光在追杀黑暗的武器。

那片空地上,穿透了丛林的光剑落在小侯爷曹猎身上,就重新变得温柔起来,在他身上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他双手握着惊蛰刀站在那,深呼吸着,所以胸口一下一下的起伏。

在他的四周,还剩下七八名忠心耿耿的护卫,包括曹猎在内,每个人都是一身的血。

而在他们四周,地上是密密麻麻的尸体。

慕风流算对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带来那么多人,围攻曹猎这区区数十人,杀光他们一定不会很慢,最起码要比白山军攻上来的速度快的多。

但他也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山海军那些士兵的忠诚和勇敢,比起曹猎的人来说差的远了。

当白山军开始往上猛攻的时候,山海军的人还有多少愿意坚持着不跑?

曹猎和他的手下足够强大,所以杀敌数百,但是这强大不足以让他们在至少两万人的围攻下坚持到最后。

当曹猎杀到眼睛都发红的时候,用掌中惊蛰刀指向那些山海军的贼兵大喊一声。

“白山军围攻上来,你们都会死!”

这一声暴喝,倒是把那些山海军士兵点醒。

他们这才醒悟过来,慕风流都已经逃走了,他们还在这里卖什么命?

围攻的人逐渐散去逃远,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下来。

但是曹猎他们一直都没有轻易离开,黑暗中,他们若是贸然行动就可能会被白山军的人误杀。

就这样一直在原地等到了清晨,四周已经没有了什么喊杀之声,曹猎才能真正的松一口气。

在某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这次要交代在这了。

但是那一刻,他并不害怕,也许是气氛到了这,也许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为某些事而赎罪。

可是活下来终究是一件令人喜悦的事,当黑暗过去,厮杀结束,曹猎仰天大笑起来。

他是一个生而快意的人,但他从没有过今天这样的快意。

阳光中,聂摄拎着一口箱子回来,穿过丛林,从光剑中走来。

当曹猎看到他的那一刻,笑声就更加畅然起来。

聂摄走到曹猎身前不远处,看了看四周这一地的尸体,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其实不该去的。”

曹猎道:“哪有那么多该和不该,我其实也不该留在这,但你去了,我也留在这了,而结局是好的,这就足够。”

聂摄把箱子放在地上,曹猎低头看了看:“你是把慕风流的人头给我带回来了吗?”

聂摄轻轻摇头道:“不是。”

说完这两个字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几个字。

“两片了,不好带。”

曹猎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聂摄看向那口箱子:“我没有打开过,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慕风流急匆匆的赶回去也要带走这口箱子,就说明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曹猎道:“不重要。”

聂摄道:“他都冒险回去了,怎么会不重要?”

曹猎笑了笑道:“钱而已,有什么重要的。”

聂摄:“......”

曹猎指了指那口箱子:“送给你了。”

聂摄摇头:“我缺钱,但是不打算再用山河印的钱了。”

曹猎道:“傻。”

聂摄也笑了笑:“总不能让我女儿知道,养大她所花的钱是她爹杀人赚来的。”

能微笑着说出这句话,就足以说明聂摄此时心里的释然。

曹猎道:“这些钱不是你杀人赚来的,如果落在别人的手里才是坏事,不如你去用了。”

聂摄还是摇头:“钱而已,有什么重要的。”

曹猎哈哈大笑:“好,那我不强求你......杀人而得的钱你不能给闺女用,那她师兄送的礼物,总不能不要吧。”

聂摄微微眯起眼睛。

曹猎从怀里取出来一对玉佩,又从腰带上摘下来一块铁牌,把这几件东西放在聂摄手里。

“玉佩干净的,我娘亲当初嫁给我父亲的时候带来的嫁妆,后来送给了我,我一直都带着,最起码在将来遇到什么苦难的时候,你不能因为钱而让我小妹犯难,那是最不该发生的事。”

聂摄犹豫起来,但没有直接拒绝。

曹猎继续说道:“铁牌是我的,山河印少主的身份象征,不一定还好用,但也不一定没有用,将来她长大了总是要出嫁的,出嫁之后自己手里若是没有多少钱,你难道不心疼?”

聂摄看起来更加犹豫了。

曹猎打开那口箱子,随便拿了一份卷宗出来递给聂摄:“这是作为师兄,我给小妹提前准备的嫁妆。”

他指了指那玉佩和铁牌说道:“那几样算你给她准备的。”

聂摄忍不住笑起来:“你将来如果做了父亲,一定会是一个好父亲。”

曹猎道:“应该会比你强那么一丢丢。”

把他箱子盖好后说道:“剩下的,我去送给需要的人,送给合适的人,那个对的人。”

聂摄问:“是谁?”

曹猎沉默片刻后说道:“如果我说是我的杀父仇人你信吗?”

聂摄怔住。

曹猎缓缓吐出一口气:“虽未直接死于他手,但却因他而死......山河印也因他而破裂,我也因他而远遁......”

说到这里,曹猎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居然还会给他送这些东西。”

聂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良久之后,聂摄道:“我要回去了,我答应她们的,不会回去太晚。”

曹猎嗯了一声后认真的说道:“千万不要再让我找到你了。”

聂摄道:“我不会让任何人轻易找到我,如果你找到我了,那一定是因为......我是希望将来我闺女出嫁的时候,她师兄认得家门,能送她出嫁,娘家人显得人多势众一些......总是好的。”

曹猎笑起来:“你居然还想骗我一个大红包。”

聂摄哈哈大笑:“那可一定要很大很大的才行,如果......我到时候已经好多孩子了,那就是好多个大红包。”

在阳光下,聂摄朝着远处走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林子深处,曹猎知道,这一别可能就再也不会相见了。

他不会再去打扰聂摄和他妻儿的生活,而聂摄带走了礼物,是接受了他的好意,也接受了这样的结局。

曹猎站在那好一会儿都没有动,直到手下人来问他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曹猎嗯了一声,重重的吐出一口气,然后笑着说道:“你们想不想,以后就做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的懒鬼?”

一群浑身带血的汉子们也都笑起来。

“我现在都想去找个地方,好好的泡个澡,得有人给我搓搓背,当然不是你们。”

曹猎迈步向前:

“你们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龙头关外,庄无敌带着队伍出城,在距离他们大概有几里远的地方,白山军的队伍也停了下来。

几个人骑马过来,显然没有恶意。

庄无敌吩咐一声不要跟他上去,随即独自一人催马向前。

到了近处,白山军那为首的人抱了抱拳:“在下白山军将军谭拓海,请问你可是庄将军?”

庄无敌抱拳回礼:“我是庄无敌。”

谭拓海道:“我们已经击败了山海军,他们的残部四散溃逃,特意过来向庄将军禀告一声。”

庄无敌再次抱拳:“多谢白山军的兄弟们了。”

谭拓海道:“我们也是为了兄弟们报仇,更是为了兖州的百姓们除害......这次,我们暂时不会离开龙头关外,但请放心,我们不会有任何举动,只是在此等着。”

他看着庄无敌,语气有些恳求的说道:“若是庄将军同意的话,可否接济一些物资补给,我们的粮草确实有些不够......噢,我忘了说,我们留在这不走,是想等一个人。”

他从战马上跳下来,俯身说道:“恳请庄将军帮忙,送信给小姑奶奶,就说白山军的一群犯了错的老爷们儿们,在龙头关外等着她,听候她的处置,要打要骂,我们都认。”

庄无敌立刻说道:“放心,我回去之后,马上派人用最快的速度把消息送到豫州那边,不过万里迢迢来回也要很久,就要入冬了,你们在城外过冬会冻死人......”

他一指身后的龙头关:“进城吧,在城里过冬,一起过年,一起等你们的小姑奶奶。”

谭拓海怔住,眼睛里都是震惊。

他下意识的说道:“这......这可怎么行,我们......”

庄无敌道:“宁王说过,兄弟的兄弟也是兄弟,沈珊瑚的兄弟当然也是我们的兄弟,宁王还说过,我们不做寒了人心的事,你们的小姑奶奶是我们的沈将军,你们就是我庄无敌的兄弟朋友。”

谭拓海激动的有些无法压制,他最担心的就是他们来了,可是却无法被宁军接纳。

他们这些人唯一的选择,就是等着沈珊瑚回来,带着他们,队伍才不会散掉。

“去吧。”

庄无敌笑着说道:“回去告诉白山军的兄弟们,进城来一起过年。”

城墙上。

早云间看着远处庄无敌和白山军的人在说话,两个人一会儿这个给那个行礼,一会儿那个给这个行礼,然后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早云间道:“老真人猜猜,他们为什么互相抱拳作揖的。”

老真人沉思片刻,然后给出了四个字来总结。

“两情相悦。”

早云间怔了一下,他眯着眼睛看向老真人:“贵道观的思想,倒是很开通啊......”

老真人撇嘴:“屁,和你们能比?”

早云间:“噫!”

老真人嘿嘿一笑:“不用打仗了,真好......”

早云间道:“一转眼就要过年,过了年就是牛年了,我提前祝老人家点什么吧。”

老真人笑道:“祝!”

早云间道:“那就,祝老人家牛年大吉吧。”

老真人:“牛年大什么?”

早云间:“嗯?”

老真人:“只能是牛年好用吗?”

早云间:“?????”

......

......

【祝你们牛年大吉吧......最后一段抄自书评区,哈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