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九十九章 何为嵩明

不让江山 知白 664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院长是谁?

本来当今这大楚之内,学术名声品行各方面都算上,能与高院长勉强相提并论者也就是一个玉明先生。

玉明先生故去之后,高院长的威望就是独一无二,不然的话,羽亲王也不会迫切的希望那份讨逆的檄文是由高院长来亲笔撰写。

好在是李叱一条计策让羽亲王的打算落空,那檄文都已经人尽皆知,高院长再作不作一篇也已经没什么大意义。

与其继续逼着高院长做些什么,还不如表现的更大度一些,羽亲王也不是没有别的考虑,他想着真若是能拿下都城他登基称帝,就把高院长请到都城去,以高院长在文人心中的地位,高院长登高一呼,便会有无数人来为新帝效力。

可是羽亲王并不是放心,所以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高希宁,唯有把高希宁抓在手里,高院长才会也真真正正的抓在手里。

羽亲王已经问过无数次,高院长只说高希宁去住亲戚家了,那亲戚远在兖州。

羽亲王其实也有几分相信,大战之前,将至亲之人送出冀州,这是很多人的选择,不只是高院长在这么做,城中那些达官贵人们都在这么做。

他们不得不站在羽亲王这边,可是也不得不做其他考虑,总不能把全家老小的性命全都赌上。

高院长知道高希宁在车马行里住着安全,所以这段日子过的也还算踏实,想来想去,这冀州城里,若还有人会拼了性命的保护高希宁,那也只能是李叱。

所以高院长还是有些矛盾,他不得不靠李叱保护孙女,但他确实觉得李叱配不上他孙女,当然他不是针对李叱,他是觉得谁都配不上他孙女,太子都不行。

此时此刻,三月江楼。

高院长仔细再仔细的看了那凌高贴,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这字就是嵩明先生的真迹,至于纸张的问题,似乎就不算是问题。

“我也不是十分吃的准。”

高院长看向羽亲王说道:“这字,应该是真迹,嵩明先生的字其实最讲洒脱,无拘无束,越是到了晚年,这种洒脱越是明显,好像写字已经到了无妄无我的境界。”

听到高院长这句话,二楼的夏侯琢问李叱:“高院长的意思,是不是就是你刚刚那句粗话所表达的意思?”

李叱问:“哪句粗话?”

夏侯琢都不想重复一遍,他换了个方式问道:“我的意思,高院长说嵩明先生的字洒脱,是不是说的就是随便写的?比如,他年轻时候写字作画都态度端正极为认真,可是老了之后便信手拈来。”

李叱点了点头:“这么说也有道理。”

夏侯琢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原来真的是XJB写才能有嵩明先生的韵味......”

李叱只顾着听下边的说话声,没听清楚夏侯琢说了句什么,他随意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夏侯琢道:“真的是侠极大,我是意思是嵩明先生可谓是文人之中的侠者,侠极大者。”

李叱哦了一声,继续听高院长说话。

高院长道:“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字是嵩明先生真迹,但纸张是新换过不久的。”

他抬头看向二楼站着的那个人,那人身材修长笔挺,穿着一件长衫,可却带着面纱看不到容貌。

从这人的身形气度上来看,应该是一位饱学之人,有句话说的是,腹有诗书气自华。

李叱此时若知道高院长 如此看他,也就大概理解了为什么高院长也说那字是真迹,无非一个瞎字......

“这位小友。”

高院长道:“你可否解释一下?”

李叱回头看向夏侯琢求助,夏侯琢没在门口,所以一楼大厅里的人看不到他,只能看到李叱一人。

夏侯琢在包间里笑了笑说道:“说谎话是你擅长的,你看我做什么,难不成我还能教你什么?怎么大怎么说呗,我是看出来了,下边这群人,你说的越大他们越信,你说的越小,他们越怀疑。”

李叱想了想,大是什么意思?

片刻后,他长长吐出一口气,用忧国忧民的语气说了几句话。

“字,确实是嵩明先生真迹,我之所以说是假的,是觉得不该以这种金银交易之事来对待嵩明先生的遗作,价格再高,也配不上嵩明先生。”

众人听到这些话,全都安静下来,因为这几句话在格调上已经大了起来。

可李叱还觉得不够大。

于是他继续说道:“我要拍卖嵩明先生这印章的本来想法,是想将这拍卖印章之所得,全部捐献给羽王殿下。”

夏侯琢一捂脸。

楼下他爹笑了。

李叱继续说道:“如今这大楚满目疮痍,诸位应该也都知道,只是我们不愿意多说,可我们始终都是楚人,楚人都有报国救国之心,当今天下,谁还能救大楚?”

他看向羽亲王道:“唯有羽王殿下!”

羽亲王脸上的笑意,想克制都克制不住了。

站在高台上的崔泰是何等聪明人,立刻开始鼓掌,他这一鼓掌,这满三月江楼里的人全都跟着鼓掌,不管是真心还是实意,鼓掌就对了。

李叱道:“再说我为什么要把嵩明先生的字说成是假的,是因为我确实不想亵渎嵩明先生的名声,说是假的,世人便觉得我不是用嵩明先生的遗作换钱,哪怕假的字,只能卖二百两银子。”

李叱道:“我并不富有,所有身家,都用来收藏这些字和那枚印章,印章所得,我将献给羽王殿下,用作讨逆出兵之军资,而字所得,是我生活所需,实不相瞒,如今冀州米贵,我已经买不起多少米了。”

夏侯琢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已经买不起几万斤米了。”

李叱回头看了夏侯琢一眼,夏侯琢立刻挑了挑大拇指:“大,真大!”

李叱回过头,抱拳说道:“所以我只想请求诸位,这字,就当是假的买了吧,不要说出去是嵩明先生的真迹,那样对不起嵩明先生高洁。”

羽亲王啪啪啪的鼓掌,手心都拍红了。

他看向李叱说道:“先生高义,先生高义啊!”

李叱叹道:“多谢王爷谬赞,可我此时已经无颜留于此地,我觉得愧对嵩明先生,我先走一步,字帖所得,劳烦崔先生交给我好友带回即可。”

说完李叱装作很悲愤的一转身进了包厢。

夏侯琢道:“你这又是发什么神经,拍卖印章的目的就是不想给我爹,现在你倒好,直接给他了。”

李叱叹道:“你觉得,我拿得走吗?你爹来的太快了,说你爹你爹就到,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就算是我硬着头皮卖了,你爹若问我愿不愿意为国效力,我怎么说?”

他看着夏侯琢问道:“这事你爹能不能干得出来?”

夏侯琢想了想,点头:“他能。”

李叱道:“况且我还有一条妙计,可以让印章失而复得。”

夏侯琢问:“是何妙计?”

李叱道:“一会儿你看着吧,不管印章最终谁拍买得手,我已经把调子起的这么高,格局摆的这么大,拍买得手的人也会把印章献给你爹,这份大礼,你爹拿了,送礼的人也会有所回报,你说是一个印章有用,还是你爹给的利益有用?”

夏侯琢仔细思考了一下,问:“那妙计是什么?”

李叱认真的说道:“有人献给你爹了,你回去跟他要,他不给你的话,你就硬要,要过来之后再给我......”

夏侯琢眼睛眯了起来:“噫......”

李叱:“妙不妙?”

夏侯琢抬起一脚踹在李叱屁股上。

李叱是真的不能在三月江楼多停留,露馅的话确实不好看,虽然羽亲王必然猜得到是他,可是下边那些人不知道,这就足够了。

李叱的做法让羽亲王满意,那些字帖真的就会拍卖的价格极低?就算李叱没关系,羽亲王也有关系,这是顺水人情的事,他把印章拍卖所得献给羽亲王,羽亲王自然也会让那几幅字卖个好价钱。

舍得舍得,没有舍就不会有得。

所以李叱从后门出去的时候,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对不起玉明先生,那是玉明先生临别所赠,可是很多事都没办法完全按照心意所行。

最起码,现在的李叱还没有左右冀州的实力。

李叱从后门出来后上了马车,余九龄坐在马车上问:“怎么样?能卖多少?”

李叱道:“不好说,咱们得先走,羽亲王到了,认出我来的话就会有些尴尬。”

余九龄道:“就算认不出来他也知道是你。”

李叱道:“我是怕高院长认出来,我尴尬。”

与此同时,北境,云隐山。

一支长途跋涉到了这的队伍在山谷里停下来,这队伍的首领看了看四周,越看越觉得熟悉,好像印象很深,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来过,但是就觉得自己曾经在一片留下了什么东西似的。

他坐在那头足有千斤的野猪王后背上,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想不起来自己留下什么了。

于是他在野猪王后背上盘膝而坐,两只手抬起来,用两根食指在自己头顶上画圈。

嘴里念念有词......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咯叽。

片刻后,仿佛有叮的一声在他脑子里响起,他想起来了。

他曾经在这留下过一个女弟子。

想到这,这骑猪的人立刻就拨转猪头,心中想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能跑就跑的好。

我当年把你当徒弟,你想睡我......还被你得逞了!

就在这时候,一群白衣女子从两侧树上轻飘飘的落下来,她们掌中的长剑指向骑猪人。

骑猪的人看到这些年纪大小不一的女子,大的应该有三四十岁,小的十六七岁,他不禁陷入沉思。

这......自己的基因应该不会这么单一,怎么可能全都是女孩,唉......女弟子就是麻烦,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决定不收女弟子的。

从这逃离之后他就一路游玩到了大楚都城,依稀记得遇到个特别聪明的小孩,于是他收之为徒,他说如果不是遇到他的话,那小孩就是个怂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