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四十三章 想不到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8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唐往从是真的不相信面前这个家伙敢把他怎么样,毕竟他可是郑公子的人。

郑公子是什么人?郑公子是随便跺跺脚大兴城都颤三颤的大人物。

大兴城里谁不给郑公子面子?谁不给谁就要倒霉,更何况一些外来的人。

所以,他笃定的不信这些人敢怎么样。

于是他就飞了起来。

余九龄让人把唐往从背后绑了一个木头架子,现做的,绑的结结实实。

然后在木头架子上缝上布,看起来唐往从就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大风筝。

“这玩意能飞起来?”

李叱问。

余九龄道:“没有什么是飞不起来的,就看速度够不够,而我......”

他自豪的笑了笑:“恰好就是在速度上有些超凡脱俗。”

于是余九龄把绳子拉起来,快速的跑了出去,下一息唐往从就被他拽了一个大前趴,下巴都磕地上了。

“你们会后悔的!”

唐往从喊着:“我家公子知道了,不会轻饶了你们!”

李叱叹道:“你家公子能尽快知道吗?”

唐往从道:“有本事你把我放回去,你敢不敢!”

李叱道:“把你放回去,自己走,那多慢。”

他走到唐往从面前笑着说道:“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咱们选个快的方式吧。”

他问:“你说,你家公子在什么地方等我?”

唐往从道:“德源楼!”

李叱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余九龄道:“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没有飞起来吗?”

余九龄道:“可能还是不够快。”

李叱道:“非也非也,你快是快,但你的力量不够,想要飞起来就需要足够的力量和足够的速度。”

他往旁边看看,余九龄立刻心领神会,而唐往从顺着李叱的视线看过去后,脸色顿时就变了,煞白煞白的。

德源楼。

郑乐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往外看着,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

他让唐往从去告诉曹度他在这里等着,他觉得曹盾那厮就算再嚣张跋扈,也不敢不给他面子。

毕竟他爹可是大楚的户部尚书,户部尚书啊......在满朝文武中,那也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况且,他父亲和宰相大人的私交那么好,宰相大人的面子谁敢不给?

曹度虽然说是小侯爷,可他身上没有什么正经的功名,他爹还没死呢,所以这飞陵候的爵位也就还没到他身上。

而郑乐觉得自己不一样,他父亲是实权人物。

“还没回来?”

郑乐有些等不及,嘟囔了一句后起身。

他身后几个随从连忙上前,其中一人说道:“料来那曹盾也不敢不来,就算是不来,也是吓得不敢来。”

这话说的本就自相矛盾,可是他们这些人,本就是一群泼皮无赖,哪有什么真才实学,所以拍马屁都没有什么水准。

另一人道:“唐往从去了,只要一自报身份,那曹度就会吓得哆嗦起来吧。”

他身边那个家伙想着自己可不能输了,这俩人的马屁拍的已经有些狠,留给自己的词儿不多了。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曹盾一听到公子的名号,也许就会吓得尿了裤子,腿软的来不了。”

郑乐哼了一声:“他如果真如你们说的那么胆小怕事,也就不敢招惹云儿姑娘了。”

他双手扶着栏杆,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也许这次,将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想想就觉得有趣 ,以往我在这大兴城里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对手,希望曹度不要让我太失望。”

他说完后吩咐了一声:“派个人去看看,唐往从怎么还没回来,让他赶紧回来复命。”

然后他就看到两匹快马从酒楼下边飞驰而过,紧跟着就是一个大风筝从他面前飞了过去。

高度正好在二楼,就在他眼前飞过去的。

郑乐回头问了一眼:“刚才过去的那个风筝怎么有点眼熟?”

他手下人之一,名为李海威的泼皮揉了揉眼睛:“刚才飞过去的,好像是唐往从。”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唐往从的哀嚎声。

“公子救我啊公子。”

郑乐往远处看,那两匹快马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唐往从还在天上飞着。

可能是用绳子不好保证平衡,所以换的是长木棍,做了个架子,架着唐往从在飞。

“混账东西!”

郑乐一怒,双手在栏杆上用力拍了一下:“居然敢欺负到我的人头上,去叫人!”

郑乐吼了一声,李海威立刻跑出去喊人。

平日里,这大兴城里的泼皮无赖,有许多都是被郑乐养着的。

郑乐做一些欺男霸女的事,都是这些泼皮无赖出面。

李海威跑出去喊人,没多久就喊过来一百多个,看起来倒也是声势浩大。

这些家伙平日里因为有郑乐撑腰,也是横行霸道的惯了。

况且他们这个层面的人,又怎么会接触到什么武亲王,什么曹家,什么山河印,什么云雾图。

“去把那两个骑马的人拦下来,给我往死里打!”

郑乐一声令下,这群泼皮无赖立刻就冲了出去,嗷嗷的喊着,像是一群狼狗。

郑乐就气鼓鼓的在酒楼二层坐着,等着消息。

片刻后,就看到那两个骑马的人回来了,速度还是那么快,而唐往从第二次在郑乐的眼前飞了过去。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距离如此之近,可又像是隔了好几个世纪。

然后就是那一大群泼皮无赖叫唤着追了过去,还别说,其中几个跑的贼快。

就在不远处的街角,皇帝杨竞看着这一幕,脸色随即阴沉下来。

大内侍卫统领惠春秋连忙俯身道:“臣去教训一下,把他们驱离,一以免惊了圣驾。”

皇帝一摆手:“不用,朕想看看,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如此肆意妄为的人是谁。”

惠春秋立刻点头:“臣把人带回来。”

他吩咐了一声:“把那两个在大街上纵马的人抓回来。”

“是!”

几名大内侍卫应了一声,快速的冲了出去。

片刻之后,有人纵掠回来,俯身道:“大人,咱们的人被那些泼皮无赖围了,说人是他们的,不准带回来,属下特意回来请示,可不可以动手。”

惠春秋看向皇帝,皇帝点了点头。

于是惠春秋吩咐道:“动手。”

“是!”

那侍卫转身又飞奔出去。

就在德源楼对面的茶楼里,李叱其实已经到了一会儿,就坐在那看着对面楼上气急败坏的那个年轻人。

“看着不像个能扛多久的。”

李叱有些遗憾的说了一句。

余九龄笑道:“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要玩的,当家你的可不能临时不玩了。”

李叱刚要说话,就听到了一阵嘈杂声,往远处看了看,然后就看到那边打起来了。

“那几人功夫不错。”

李叱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那边吸引过去。

那七八个人对付一百多个泼皮无赖,完全不落下风,又何止是不落下风。

这几人出手如电,虽然没有使用兵器,可是他们的拳头太重,那些泼皮基本上都是被一拳一个放翻的。

人多势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似乎也会变得没有什么意义。

“好本事。”

李叱不由自主的赞了一声。

澹台压境笑道:“看来有人替咱们出手教训了。”

李叱回头吩咐了一声:“泡茶,点心干果都上来,有热闹看了。”

这边,郑乐也正在看着呢,看的他心惊胆颤。

心说没有想到啊......这个曹度手下的人居然这么能打,大内侍卫也不过如此了吧。

“咱们还有没有人了?”

郑乐立刻喊了一声。

李海威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临时喊人的话,能一下子喊来一百多个,其实已经不容易。

谁想到人家对面的人不多,但能打啊......此时再去喊人的话,就算再喊来一百多个也没有用。

看着人家那出手,再打一百多个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李海威想了想后劝道:“公子,这些人,不是寻常的那些混混能应付的,找再多来,怕是也没什么作用。”

郑乐一回头:“你的意思是,你找不来人了?”

李海威连忙道:“不是不是,公子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个......”

他忽然脑子里亮了一下,想起来怎么说了。

“公子你看,其一,不是属下找不来人,若是再找来这么多也被打败了的话,公子的脸上更不好看......其二,他们动用的是武林高手,咱们若还是找这些混混来的话,显得咱们找不到武林高手似的,公子的脸上也不好看。”

郑乐听了之后觉得有道理。

“那你的意思是,要想赢的漂漂亮亮,就要对方出什么牌咱们出什么牌,还得比他的牌大?”

郑乐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说道:“你去,回府里,把府里的几位高手叫过来,让他们去对付。”

李海威倒是还没有完全糊涂,连忙劝道:“动用府里的武师,若是被老爷知道了怕是不大好。”

郑乐道:“呸,他们难道还敢告诉我父亲?去喊人,把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教训一顿。”

李海威又劝了一句:“公子,要不然今天的事就先算了,咱们回去准备好再来?看那些人身手如此之高,而且像是军中的功夫,万一来历......”

“你闭嘴!”

郑乐怒道:“这大兴城里,什么人我不敢打?只要不是大内侍卫,什么军中的我不敢打?兵部尚书赵大人和我父亲,那可是世交好友!”

说到这,他忽然反应过来:“你现在就去兵部求见赵大人,就说我被几个军中出身的人欺负了,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历,请他速派高手过来帮忙!”

他说完就笑起来:“军中的人有什么可怕的,兵部尚书我都认识。”

他一脚踢在李海威的屁股上:“快去!”

李海威立刻就跑下楼,往兵部那边飞奔而去。

这边,李叱看着郑乐派人跑出去,猜着又是去搬救兵的。

但李叱此时也有些迷惑,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和郑乐的人打起来了?

可是他又不担心什么......因为骑马的那俩人,是之前那个什么云儿姑娘带去的,连马都是他们的。

但是李叱就好奇,是谁带着身手这么好的人,把这事替他给接下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