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六十一章 乌云来了

不让江山 知白 634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看了一眼余九龄,余九龄也在看他,李丢丢羡慕他手脚麻利的切菜洗菜,他羡慕李丢丢身上的院服。

“衣服是真的。”

李丢丢笑了笑说道:“人是假的。”

余九龄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问:“为什么人是假的?你难道不是人......见人爱的吗,看着真帅。”

李丢丢笑道:“我现在信了。”

余九龄问:“信什么了?”

李丢丢道:“信你之前说的,想揍你的人多了。”

余九龄讪讪的笑了笑:“我确实是有点管不住嘴,掌柜的说我是脑子没有嘴快,你别往心里去。”

李丢丢仔细想了想,脑子没有嘴快的典型病症是什么,他还在想呢,余九龄就已经开始很负责的在解释了。

“我这么跟你解释吧。”

余九龄道:“脑子比嘴快的人,说话之前会三思再三思,这样就不会得罪人,我是嘴比脑子快的人,话说出去了才会想想对不对,打个比方就是我看着这东西像屎,脑子还没阻止我呢,我已经尝了......”

李丢丢道:“你这个比方打的真是杀敌八百自损一百多万。”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你还说为什么是假的呢。”

李丢丢解释道:“你以为书院的弟子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里要么有钱要么有势,我什么都没有,比你还穷呢,我说人是假的,是说你以为我是有身份的人是假的。”

余九龄好奇的问道:“那你是怎么进的四页书院?我听闻那里可不好进去了,光有钱都不行。”

李丢丢道:“对啊,光有钱都不行,我能进书院主要是因为形象好气质佳,学富五车,才高八斗......”

他话还没说完余九龄就忍不住打断了一下,他看着李丢丢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你刚才说这些话的时候跟我卖酒的时候一模一样。”

李丢丢哈哈大笑。

掌柜在后厨忙活着,他不时回头看看余九龄和李丢丢在说话,余九龄那个臭小子平日里虽然也和那些客人贫嘴,可哪里有和李丢丢聊天的时候这么没心没肺。

原来有一个伙伴是很重要的事。

掌柜的不由自主的想着,余九龄跟着这些人走应该不会错,如果这个书院弟子真的是没钱没势的人那才更难能可贵,因为他不装。

掌柜的做生意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在他看来,越是没钱没势的人越愿意装,正常情况下,李丢丢这样的人进了书院,那自然会觉得他身份不一样了,要多能装有多能装才对,走路都会和以往不一样。

还有的人,明明手里没钱,实在买不起肉好不容易买上二两猪皮也得拎着走晃起来,让人家都看到。

你要是跟他说一句今天买肉皮了啊,他还会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不买肉是因为不爱吃肉,没意思,还是肉皮香,虽然你都没问他。

所以掌柜的觉得,余九龄跟着这样的人走了,最起码不会被坑。

就在他们吃这餐饭的时候,城外,昨夜里追杀玉明先生的那群杀手全都聚集在一处林子里,不是他们不想继续追,而是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

一声鸣哨响后,这群人全都站了起来,不约而同的朝着林子外边看。

不多时,一队骑士从林子外边进来,他们身上穿着红黑两色的锦衣,带着和府兵不一样的头盔,府兵是铁盔,他们头上是布盔,身上还有大红色的披风,几十人骑马进来的那一刻,这些杀手全都往后退了几步,那是一种出自骨子里的害怕。

“大......大人。”

为首的那个被称为刘爷的人名叫刘胜子,他看到锦衣骑士靠近之后立刻俯身一拜道:“对不起大人,我们......没能杀了郭松明,他已经往冀州去了。”

马背上的人,他们穿着的衣服叫瑞麟服,腰畔的刀叫祥云刀,寻常百姓看到这样装束的人早就已经吓得远远躲开了。

他们是缉事司的人。

缉事司督主刘崇信,下设左右两个司座,十二个旅授,一百零六个团授,这些人不管是在都城还是在地方,都近乎于横行无忌。

此时在刘胜子面前的就是缉事司一名团授,名为原无限,按理说,缉事司的团授不过是正六品官员,按照官职品级,见到州府衙门的官员要行礼,可实际上州府衙门的官员见到缉事司的团授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地方县令级别的官员,见到缉事司团授恨不得离着几十米就开始滑跪,不然显得心不诚。

原无限看了看刘胜子,脸上那淡淡的杀意让刘胜子吓得几乎尿了裤子,没撑住两息就扑通一声跪下来。

他嗓音发颤的解释道:“大人,实在是没有想到郭松明居然想到雇百姓护送,他雇了数百人,沿途还敲锣打鼓,吸引更多人围观追随,我们实在是不好下手。”

原无限在马背上压了压身子,低头看着刘胜子语气很阴柔的问道:“你猜,如果我把你话原原本本的拿去向旅授大人解释的话,他会不会听?”

刘胜子听到这句话后开始不住的磕头,很快额头上就见了血迹。

“你们这些江湖客啊。”

原无限有些无奈的说道:“缉事司给你们大把大把的银子养着你们,你们吃喝嫖赌样样都精通,唯独就是做起事来不行了。”

他用马鞭指了指刘胜子:“要么你现在给我一个,我说出来旅授大人能信服的理由,要么我就自己找一个。”

刘胜子一边磕头一边说道:“求团授大人开恩,求团授大人示下。”

原无限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想不出什么了,还是得我自己来......”

他一摆手:“都杀了吧。”

刘胜子猛的抬起头:“大人!”

那些缉事司的司卫几乎在同时把连弩摘下来,朝着跪倒在地的那群人开始点射,这些司卫身手都很强,下手也凶残,那些江湖客还没有来得及反抗就已经被放翻了一多半。

剩下的人也不敢反抗,起身就跑,可他们又怎么跑的过战马。

缉事司的司卫骑着马在林子里追人,一边追一边放箭,那些江湖客一个一个的倒地,没多久就全都被屠杀殆尽。

坐在马背上的原无限弹了弹指甲,有些轻蔑的说道:“这些人啊,就不该用,偏偏是旅授大人觉得用他们方便。”

他手下人聚拢回来,一人俯身道:“大人,都处置好了。”

原无限道:“嗯,知道怎么上报吗?”

手下人立刻说道:“知道,团授大人亲率我等追击山贼 ,两日两夜不眠不休,终于在唐县县城外将山贼追上,一番厮杀,将所有山贼诛灭。”

原无限满意的点了点头:“行吧,那就先这样......去两个人知会一下唐县县令,让他把这收拾一下,其他人跟我去冀州。”

他催马向前:“全都是麻烦事,郭松明要是进了冀州,录法司那群王八蛋眼睛都得直了......这事啊,要是传到督主耳朵里,我们全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在录法司的人插手之前,必须把郭松明除掉。”

“是!”

一群司卫应了一声。

“走吧。”

原无限一催马,那战马撒开四蹄向前疾冲出去。

与此同时,距离唐县县城大概还有十几里的地方,官道上一队至少千余人的府兵队伍整齐向前,衣甲鲜明。

在队伍中有一辆马车,车门紧闭,不时从马车里传出来一些令人心潮起伏的声音,像是哭声,像是吟唱,总之这声音把马车外边的护卫们搞的心神不宁,可谁都不敢往马车里看一眼。

不久之后,一个中年男人披上衣服从马车里出来,看了看外边问:“距离唐县县城还多远?”

一名府兵五品将军垂首道:“旅授大人,距离唐县县城不过十余里,用不了多久就能到。”

旅授颜九机嗯了一声,回头看了看车厢里那几个从涞湖县带过来的青楼女子,一摆手说道:“你们都回吧,我带着你们到唐县被人看到了不好,我是去办正事的。”

那几个女子面面相觑,有人哀求道:“大人,我们现在可怎么回去,已经走了近百里,我们.....”

颜九机一皱眉:“你说什么?”

马车旁边的一名团授立刻怒叱道:“你们还不滚?”

那几个女子立刻从马车上下来,衣衫不整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可怜,如果她们可以做主的话,她们又怎么会在这里,说到底确实是可怜人。

“给她们俩钱当路费。”

颜九机吩咐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身边一名骑兵:“把马给我。”

那骑兵二话不说,立刻从马背上跳下去,颜九机从马车上直接跳上战马,一打缰绳:“太慢了,让队伍跟上!”

随着他打马冲出去,骑兵队伍也开始加速,这千余人的队伍大概有二百余名骑兵,剩下的都是步兵,可他们也不敢继续走路,全都跑了起来。

“原无限那个家伙做事不让人踏实。”

颜九机看向身边并骑而行的那名团授说道:“你不要进城,带人追上原无限,让他回唐县,不管是什么事都必须回来,哪怕是郭松明已经跑了也回来。”

团授张昶立刻应了一声,招手带着的人从大队人马中分离出去。

而此时此刻,李丢丢他们在只饮酒酒楼里刚刚要吃饭。

餐桌上摆满了各色精致菜品,不得不说,掌柜的这手艺真是一绝,许多菜品李丢丢见都没有见过。

“看来迟走一些是对的。”

李丢丢看着那些菜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风忽然就起来,吹的门板砰地响了一声,掌柜的侧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外边居然阴了天,能看到更远处,天空上厚重的乌云正在往这边走。

【求收藏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