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九十章 谁可入世?

不让江山 知白 75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仙鹤神宫对面就是镜湖,镜湖外边一圈的花田,唐匹敌就坐在花田里看着镜湖发呆。

李叱从李先生那把书取回来,急着给唐匹敌,一路小跑着回来的。

李叱把手里的两本书册区分了一下,把唐匹敌那本递给他:“这是你的。”

唐匹敌一怔:“这么快?”

李叱道:“李先生说咱俩悟性好,所以只写个大概,让咱们自己举一反三,自己思考。”

唐匹敌点了点头:“也好。”

李叱道:“这两本,一本叫国策,一本叫论兵,我跑回来的路上翻了翻,言简意赅,精妙绝伦,咱俩换着看。”

唐匹敌嗯了一声,俩人就坐在花海中的石凳上看,两个人越看越是心惊。

李先生写的这两本册子都很薄,不过二三十页,每一页字数也不是很多。

可是每句话,似乎都需要深思。

“愚民非治国之道。”

李叱读到这句话,心里更是震撼。

这句话,和大楚,和大周,和历代皇朝的治国之策都是背道而驰,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都没准会被法办。

从有史料记载以来,哪一代皇朝不是愚民之策?

用极少数的一些读书明理思想开阔的人,治理绝大多数不认字不懂大道理的百姓。

唐匹敌听到这句话也皱了皱眉,他看向李叱,沉默片刻后说道:“这句话,很高很高了。”

若一个人不是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看不到这么远,想不了这么深。

李先生若听到他这句话,心里一定会想,我站在五千年文明史的高度上,你说高不高?

“不是百姓们越愚钝才越好治国。”

唐匹敌道:“民智越高,文明越盛,不管是文化,礼仪,百姓们的程度越高,其实越没有乱民。”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百姓们懂得越多,每个人都读书认字,每个人都明白事理,知道对错,分清是非,那这个约束,其实就不是更重法典,而是更重内心,约束是在每个人心里,知道什么事做了不好。”

李叱点头:“先生这一句话,道出千秋之理。”

唐匹敌道:“你要记下来,以后一定要开民智,办国学,非但要在大城办,州有州学,县有县学,乡也要有乡学,入学所需之资费,要由地方官府分拨一大部分,入学之人自理一小部分,等到将来国家强盛,所有学习需要的钱财,朝廷全都出了,只要百姓们是为了学,那就不能收钱。”

李叱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道:“行,我记下了。”

唐匹敌笑眯眯的看了李叱一眼,若有深意。

李叱却还盯着手里的书册,没有看到唐匹敌那有深意的眼神,有深意的笑。

唐匹敌笑着继续试探了一句:“说到民学,再说科举,如何让科举更显公平?”

李叱正好刚刚看到了李先生写过这方面的事,也只是三言两语,但一样发人深省。

“给你看看这个。”

李叱把书册递给唐匹敌,指了指那上边李先生写下的话。

不管到什么时候,对于平民百姓的孩子来说,公平的科举制度,都是他们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改变命运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李叱道:“先生写了,若要尽量保证公平,就要有一套完整的法典来保护科举,让学子们觉得最起码朝廷在态度上是力求公平的。”

唐匹敌读了读李先生写的话,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他叹道:“先生这样的大才,若是能治国的话......”

李叱摇头道:“以后 想请先生出山,怕是极难。”

唐匹敌顺口说了一句:“那你就多学。”

李叱道:“好。”

于是唐匹敌又笑了起来,这次他的笑容李叱看到了,但不是很明白唐匹敌笑是为什么。

远处,坐在花海秋千上晃荡着的高希宁看向李叱那边,一直看着,一边看一边傻笑。

就好像一位年轻貌美的妈妈,在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在远处玩沙土。

夏侯玉立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李叱那边,然后也笑起来。

“花痴。”

她笑着说了一句。

高希宁道:“这怎么是花痴呢,他那么好看,多看看就感觉赚到了似的。”

“他?”

夏侯玉立不怀好意的问了一句。

高希宁一怔,然后昂了一声:“对,就他。”

夏侯玉立问:“那另一个难道不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

高希宁的眼睛都没有离开李叱,随口回了一句:“另一个?也就那样吧,普普通通。”

就在这时候,有几个仙鹤神宫的师姐从不远处经过,她们也看着李叱和唐匹敌。

可那两个人根本就没有看她们,而是一边看书一边讨论着什么,这就更让那几个师姐好奇。

“是我们不好看吗?”

其中一个师姐哼了一声。

另外一个师姐道:“那他们也不好看!”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点头道:“对,他们也不好看。”

其中年纪最小,大概十六七岁的那个女孩有些纠结的说道:“那......哪个稍微丑一些?”

几个人再次互相看了看,都觉得好难。

啊,如此选妃,好难。

听到她们议论着经过,夏侯玉立笑着问高希宁道:“如果这几位师姐是跟着咱们回冀州的话,你怕不怕她们也喜欢你那傻小子?”

高希宁道:“为什么要怕?”

夏侯玉立道:“师姐们可都是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高希宁笑着说道:“我也是啊。”

夏侯玉立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高希宁道:“如果她们也真的喜欢那个傻小子的话,我可以帮她们说媒,但是......”

她挥舞了一下小拳头:“得收钱!”

夏侯玉立叹道:“果然你和他才是绝配。”

仙鹤神宫。

门主沈如筠看向夏侯夫人说道:“师姐,你就留下来吧,云隐山的日子比外边要平静,要安稳,也要自在。”

夏侯夫人摇头,她笑着说道:“在冀州的时候,经常会忍不住的想,若我当年没有离开云隐山该多好......”

“可是有些事情选择了,发生了,就没有后悔和不后悔的选项,能选的,都不是真正在乎的。”

沈如筠不懂,所以问道:“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不是什么事都可后悔和不后悔?”

夏侯夫人回答:“孩子。”

她想到夏侯琢,想到夏侯玉立,她的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对于别的我会有后悔的念头,可是对于孩子从没有过,他们两个比我性命还要重要。”

沈如筠沉默下来。

其实她也才三十岁,又没有离开过云隐山,哪里会懂得那么多复杂的事,哪里有过那么多复杂的心情。

“师姐说的我不懂,但是师姐在乎的,一定是对的 。”

沈如筠道:“师姐,那......我们该不该离开云隐山?”

夏侯夫人回答道:“该不该我不能做决定,那么多孩子的命运,你要仔细问过她们才行,也要讲明外边是世界是什么样子。”

她继续说道:“师门每十年会选三位世间行走,把外边可怜的小女孩带回来收养,每年回来一次,却从不进山门,在山门外把孩子放下就走,十年后归来,每一个世间行走都会选择离开仙鹤神宫,或是去别的地方隐居,或是回到尘世。”

她问沈如筠:“你应知道,祖师当年立下这个规矩是为什么。”

“我知道。”

沈如筠道:“十年行走江湖,已经不适合留在仙鹤神宫,可这对她们来说不公平。”

夏侯夫人道:“是不公平,可是每一代世间行走都谨遵祖师遗训,她们的付出,就是不愿意云隐山里的孩子们再被世俗侵染。”

她看着沈如筠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所以她们应不应该走出去,要深思,再深思。”

“师姐。”

沈如筠起身,向后退了一步,然后郑重一拜。

“若是她们愿意回到尘世,还请师姐照顾她们,她们都太单纯,因世道艰苦而来,现在却不知世道艰苦。”

夏侯夫人连忙起身,回拜道:“若她们愿意,我自会如照顾琢儿和玉立那样照顾她们。”

沈如筠道:“三十里外.....”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夏侯夫人就接了一句:“还有不少世间行走在那隐居。”

沈如筠道:“师姐我们一起去问问。”

“好。”

半个多时辰后,距离仙鹤神宫三十里外的桃花坞,山下有一排木屋,在山桃树掩映之中。

不远处就是小河,河边有一座栈桥,岸边也有桃树,所以她们给这里取名为桃花坞。

每年三四月的时候,这里山桃花开了满山,桃花在树上,她们比桃花还美。

沈如筠和夏侯夫人在篱笆院门外停下来,两个人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同时俯身一拜。

“仙鹤神宫弟子沈如筠,弟子夏侯倾,求见诸位供奉。”

仙鹤神宫的世间行走,十年而归,不入山门,但她们被尊为供奉,地位比门主还要高。

仙鹤神宫所有门人弟子,包括门主在内,若要求见供奉,当以晚辈之礼求见。

其实按照规矩,门主也应有一趟入世修行,归来之后才能继承门主之位。

不过对门主继承者的要求是最迟一年必须回来,当年夏侯倾就是因为门规而走出云隐山。

可是她没回来,师父又已经过世,所以沈如筠被推举为门主,她并无世间行走的经历。

那几间木屋里都有人出来,她们似乎很好奇,却都笑盈盈的迎了过来。

其中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子,应该是和沈如筠同辈,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无法抗拒的成熟韵味的女子。

她并不妖媚,然而哪怕只是在你面前走过,你都会觉得这样的女人,你看一眼,就会很久很久忘不掉。

你感觉自己忘掉了,某一个瞬间想起来,她的样子依然深深刻在脑海。

她也不是和别人一样留着很长很长的头发,她的头发还不到肩膀,因为她觉得这样不那么麻烦。

她穿着一套粗布衣衫,不是长裙,麻布长裤很宽很肥,却一点也不显得臃肿。

她的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出来,走路的姿势有些懒似的,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她叫沈如盏,沈如筠的妹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