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二章 其实并不复杂

不让江山 知白 785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小武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居然能与刀钗正面硬刚一刀,非但把刀钗惊着了,也把李春风惊着了,同样把在一边作陪的鸿宾楼东主马庆之惊着了。

已经有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正面与刀钗交手。

哪怕就是景泰也没有过如此打算,虽然李春风知道,真要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东家黎三州的实力绝对不逊色于刀钗。

然而这还不是更惊讶的,更令人惊讶的是黎三州。

他不在攻打庆园的队伍里,而是早早的就到了这鸿宾楼里藏着。

可这不符合他的身份,也不符合他的气质。

他虽然在潦炀城,可在他眼里潦炀城的所有人都是下等人,不如他的鞋底高贵。

黎三州,可是一个高傲的如同孔雀一般的男人,他怎么会藏起来做偷袭之事?

可是他做了。

柜子距离麻子午并不远,黎三州破柜而出,在一片纷飞的木屑之中跨步到了麻子午身前,一掌朝着麻子午的心口印了下去。

在这一刻,小武的眼睛睁大了。

啊的一声,小武奋力横移,身子斜着飘了出去挡在麻子午身前,他的长刀来不及劈砍,只来得及挡在自己胸前。

黎三州的这一掌就重重的拍在小武的长刀上,下一息,小武双臂支撑不住,长刀往后撞在他胸口,他向后翻倒又把麻子午撞翻在地。

麻子午的年纪确实太大了,纵然他的武艺算不得有多惊奇,可若是年轻时候,断然不至于被飞过来的小武再撞翻。

人要服老,这话不虚。

小武胸口被自己的长刀撞上,巨力之下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疼得要命,却还是第一时间想把麻子午扶起来,可是才一动就喷出来一口血。

黎三州快步走过来,一脚踹在小武身上,将小武踹的横着飞了出去。

他低头看着麻子午,麻子午也在看他。

忽然间,麻子午长长叹了口气:“你让我失望了,你不该是这样的黎三州。”

黎三州笑起来:“你却应该是这样的麻子午。”

说完这句话之后,黎三州抬起脚,没有马上踩下去,脚停在半空中说道:“你不该收留那些人。”

麻子午却没有丝毫惧意,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居然也有笑意,他说:“是你不该。”

黎三州道:“你死了之后,就不用再去想到底谁该还是谁不该。”

麻子午道:“不用想,就是你不该,我本以为这潦炀城里看的最远的人应该是你,想不到......是我自己。”

黎三州点了点头:“你那么好,你去死好了。”

然后一脚落下。

就在这一瞬间,他背后有人瞬息而至。

那是一把在潦炀城里谁都不能轻易挡住的刀,在这之前,他曾经劈出了不可一世的一刀,可是那一刀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挡住了。

他有些吃惊,但仅仅是有些吃惊。

因为他知道那一刀并不是他最强的一刀,因为他要砍的那个人也并不是他第一目标。

刀钗的刀。

黎三州感觉到了来自背后的威胁,那是一种在感觉到威胁就似乎已经到地狱门口的威胁。

黎三州这一脚踩下去,麻子午必死无疑。

可是他这一脚踩下去,他也必死无疑,刀钗就是在等他杀麻子午,因为在这一刻不管是谁都会分神。

刀来。

噗!

黎三州那一脚没有踩下去,而是以支撑的腿强行转了半圈,脚底在地板上摩擦出声,那本该踩下去的一脚在转身之后朝着刀钗踹了出去。

这一刀还是劈砍在了黎三州身上, 一刀将黎三州的半边肩膀卸了下来,血液喷洒,黎三州的左臂飞上了半空。

而黎三州的脚也踹在刀钗的小腹上,这一脚之力,把刀钗踹的往后倒飞出去。

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黎三州这边,血液很快就把地板染红了很大一片,血液从地板缝隙里往下流淌,又滴到了一楼。

一楼有人抬头看着,横移一步,避开了掉下来的血珠。

李春风一个大跨步冲到黎三州身边,迅速的撕开衣服,连成一条布绳把黎三州的肩膀勒住。

断臂处,依然血流如注。

黎三州脸色白的吓人,他看向同样倒在地上同样脸色惨白的刀钗,眼睛里的怒意几乎要化作火焰燃烧出来。

“刀钗!”

黎三州咆哮道:“你竟然敢偷袭我!”

那一脚极重,刀钗落地之后就坐在那,一口气好一会儿才喘过来。

他小腹里剧痛无比,可是他却在冷笑。

“你真的是太天真了,黎三州,你为什么要如此愚蠢?”

刀钗一脸轻蔑,他看着黎三州说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真心和你联手?”

黎三州伤的那么重,又被刀钗气的怒火攻心,没能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刀钗坐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你是不是觉得,为了杀麻子午,我必然会答应你?你是不是觉得,做潦炀城的第一能让我疯狂?”

他看向已经起身走到一侧的麻子午,他对麻子午微微点头。

麻子午也对他点了点头。

黎三州看到他们两个这般反应,终于醒悟过来,麻子午和刀钗已经联络好了,就是要在今天除掉他。

可是麻子午和刀钗也没有想到,黎三州居然会藏在柜子里......

因为这不是景泰的地盘,而是鸿宾楼。

再加上之前有人来报信,说黎三州带着景泰的人已经去攻打庆园了,所以麻子午和刀钗都有些放松了警惕。

在这一刻,暴怒的黎三州脑海里也透彻起来,他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让李春风去见刀钗结盟,刀钗亲自接见,然后第二天麻子午就来了景泰求见他。

当时麻子午对黎三州说,如果你真的需要人帮忙的话,应该找我才对。

那时候,黎三州以为这只是一句威胁,或者是一句示好。

但这只是假象,麻子午暗中已经找过了刀钗,并且两个人达成了某种约定。

在鸿宾楼,两个人的目标,就是杀黎三州。

此时,小武重伤,麻子午已经不能打,黎三州重伤,刀钗也重伤......

场间还剩下两个人能动手杀人,但实际上,似乎只有一个李春风可以动手。

鸿宾楼的东主马庆之是事外之人,潦炀城三大巨头只是谁也不相信谁,所以才把地方选在了鸿宾楼而已。

马庆之避之不及,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早早表态?

对于马庆之来说,他们都死了才好呢。

而且在动起手之后,马庆之就第一时间悄然后退,退到了靠门的那边。

“春风!”

黎三州喊道:“杀了他们!”

李春风立刻起身,抓起地上小武掉落的刀,一转身,一刀朝着麻子午劈了下去。

能在景泰做掌柜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是一个凡夫俗子?

他的这一刀,纵然没有刀钗那一刀的威势,可也已经足以让麻子午必死无疑。

看到这一刀,黎三州哈哈大笑:“输的还是你们!”

嗖!

一道黑影瞬息之间从黎三州的眼前飞了过去,快到黎三州 根本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他下意识的回头看,然后看到了李春风的后背上多了一把刀。

跌在地上靠墙而坐的刀钗,拼尽最后的力气把自己的刀掷了出去。

刀正中李春风的后心,李春风劈出去的那一刀也就骤然失去了力气。

刀从背后入,从他的心脏位置刺穿出来。

李春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刀尖上,他的血往下掉落。

砰地一声,李春风扑倒在地,他劈出去的那一刀速度就慢了许多,小武拼尽全力把麻子午推开,那一刀在小武身上划出来一刀口子,然后又剁在地板上。

地板上有很多血,这一刀将血液震了一下,一层血珠儿被震的跳起来,一层血珠儿被震的掉下去。

一楼,抬头看着的人再次避开一步,血在他面前掉落。

刀钗坐在那,哈哈大笑起来:“你再骄傲,还不是不行?”

话音刚落......

马庆之忽然往前一跨步,袖口里滑出来一把短刀,只是一道白芒闪过,短刀就切开了刀钗的咽喉。

刀钗靠墙而坐,马庆之在门口,两个人距离本来就不远。

刀钗艰难的扭头想看看是谁,可是头还没有扭过去,马庆之的膝盖就到了......

一刀切开刀钗咽喉,紧跟着膝盖重重撞击在刀钗脸上,刀钗的脑袋往后猛的一仰,脖子的断口处,血喷涌而出。

马庆之立刻避开,没有一滴血喷到他身上。

“哈哈哈哈......”

黎三州大笑起来,他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发白,也或许还因为之前被气的,所以那张脸白的好像鬼一样。

可是他此时却在放肆的大笑。

“你们都没有想到吧,马庆之也是我的人。”

黎三州笑够了,看向马庆之:“杀了麻子午,杀了他们所有人。”

黎三州用另一只手撑着坐起来,靠在那看向麻子午说道:“你是不是猜道了些什么?”

麻子午点了点头:“知道,所以我才说你不该。”

黎三州一脸讥讽的问:“那现在你觉得,是你不该还是我不该?”

一楼看着的人此时已经迈步走上楼梯,片刻之后,屋门被他推开。

所有人看向门口,那个人一脸笑意。

谢井然。

谢井然走到黎三州身边,取出伤药给黎三州包扎,黎三州看着他笑道:“他们是不是蠢货?那老狐狸猜到了什么,却还是显得很蠢。”

谢井然点了点头:“确实有些愚蠢,我来潦炀城里避难,我除了能找你之外,还能找谁?毕竟我们都是山河印的人,对其他人,我一点都不信任。”

黎三州点了点头:“大概......那个以为我会为了他而拼命的少主,现在也已经死在了庆园。”

谢井然一边包扎纱布一边叹道:“我也没有想到曹猎会来,这事真的是巧了......可是他也活该,是他自己想找死的。”

黎三州看向麻子午:“老东西,你想用这样的办法给自己换一个出路?我们是什么人,我们能和廷尉军混到一起去?”

麻子午仰天一声长叹。

这确实是意外,曹猎是山河印的少主,黎三州没去庆园是曹猎去的,麻子午甚至不到曹猎是谁。

但他知道,那个被称为少主的人也被黎三州算计了,成了黎三州的替死鬼。

只要曹猎一进庆园,就会被埋伏在那的廷尉军击杀,而他们埋伏着准备要杀的,是黎三州。

黎三州道:“你死了之后,我会告诉你的徒子徒孙,是廷尉军的人杀了你,牵连了你......那些廷尉别想活着走出潦炀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