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六十五章 新皇登基

不让江山 知白 635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那些自认为武艺高强的大内侍卫,一个接着一个在姚无痕面前倒下去。

这些锦衣之人在姚无痕眼里都一样,只不过是他临死之前给自己生命之重不停加上的筹码。

他们多死一个,姚无痕的名字就更响亮一分。

姚无痕的衣服被切割的破碎不堪,就算是那件很坚韧的软甲也已经失去了作用,他被打翻在地的时候,他四周堆积的尸体多到让人头皮发麻。

而与此同时,在皇宫外边,太子杨竞来来回回的踱步,他的脸色很白,他也确实很痛苦,正如姚无痕所说,他要做的事太悲绝,这种杀父杀母杀兄弟的事,一定会有人替他顶罪,但是这种痛苦没有人可以顶替。

他不是无情之人,又怎么可能不疼?

他只盼着成功,如果经历了这样的悲绝最终还失败了的话,那么这一切又算是什么?

笑话?

黑夜里,宫门吱呀一声打开,小太监荆听命跌跌撞撞的从宫里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喊。

“陛下遇刺了,快请太子殿下入宫!”

杨竞听到这句话愣在那,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再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了片刻,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不久之后,作为朝廷第一重臣的宇文崇贺也急匆匆的赶到了皇宫,不只是他,文武百官也都在赶来的路上。

太子跪在老皇帝的遗体旁边,哭的已经晕过去好几次。

宇文崇贺跪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他一直低着头,因为他害怕自己会笑出声来。

老皇帝临死之前想着,这满朝文武没有一个盼着他死的,他错了,最起码宇文崇贺盼着他死,虽然宇文家看似已经是到了巅峰,宇文崇贺也已经到了位极人臣,可是他还不满意不满足。

因为他头上还有一个刘崇信。

只有老皇帝死了,太子殿下登基,他才是真真正正的位极人臣。

太子殿下身边极度缺人,除了他宇文家之外,整个朝廷里几乎都是刘崇信的走狗,太子没有一个能信任的,太子登基,意味着宇文家也将登峰造极。

“殿下,节哀。”

宇文崇贺跪在那劝说道:“现在还需要殿下保重身体主持大局,大楚不可一日无君,天下不可一日无主,殿下,还请以大局为重。”

太子杨竞眼睛血红血红的看向宇文崇贺,怒声说道:“我现在就想陪着父皇母后,我什么都不想做!”

宇文崇贺看着这面目有几分狰狞的太子殿下,心里想的却是殿下应该在自己第几次劝说之后才会勉强答应下来?

第二天,大殿。

太子杨竞穿上了龙袍,龙袍上带着黑纱,他看起来悲伤的已经脱了相,脸色憔悴,但是眼神里却有一种让人畏惧的光。

所有朝臣都在第一时间恳请太子殿下登基,似乎也没有别人可选,因为只要还在都城的皇子都死了,唯有一位在外边的是三皇子杨铤,他奉旨在卜湖训练水军,为进剿卜湖栋山之中的叛军做准备。

说起来,这位三皇子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太子杨竞争夺皇位的人,他天资聪慧饱读诗书,也曾亲自领兵与叛军交战,他的性格比杨竞还要激进一些。

可是这唯一的竞争者不在,就算在,也敌不过太子正统的名 正言顺。

趁着刘崇信不在,太子就这样略显仓促但又无人敢质疑的成为了大楚的皇帝。

皇宫新任的总管太监荆听命双手捧着陛下的第一道旨意走到高台边缘,他看着下边那一群都带着些惶恐的大人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第一道旨意并没有政令,这是一道要通传天下的旨意,但也只是向满朝文武和天下百姓们说一说老皇帝大概是怎么死的,为了大楚的江山社稷,太子殿下登基称帝怎么怎么样。

关键是皇帝的第二道旨意,这第二道旨意最先说的是改年号为靖历。

其次是传令立刻召回武亲王,请武亲王尽快回京,然后是尽快召回缉事司督主刘崇信,也是一样的请他尽快回京。

然后安抚百姓,安抚朝臣,最后的最后,才是关于那个刺杀老皇帝的刺客姚无痕。

这份诏书很长,长到荆听命才刚刚念到安抚百姓这部分。

杨竞坐在龙椅上,他面前,小太监荆听命正在宣读着他早就已经起草出来的旨意,每一个字他都很熟悉,这些话他都深思熟虑过无数次,他嘴唇微微动着,和荆听命读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对的上,分毫不差。

他的手指在龙椅的扶手上轻轻的抚过,指尖仿佛有一阵阵的酥麻,让他的表情逐渐陶醉,片刻之后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可能有些失态,连忙坐的端正了些。

此时此刻,荆听命正读到关于百姓的事。

“陛下已知天下之祸乱,百姓之不安......”

荆听命抬起头读到此处看了看朝臣们,那些人似乎一直都在等待着关于他们的说法,可是还没有等到那部分,所以有些人已经快要失去耐心。

荆听命心说这群尸位素餐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大殿之上?

他心里骂了几句,继续读那份长达万字的诏书。

杨竞决定要大赦天下,所有叛军,只要放下兵器重新归顺朝廷,就可既往不咎,不管之前做过什么,都可赦免。

朝廷也会尽可能的开仓放粮,给百姓们分发种子,凡是愿意回到自己家乡好好种田的人,还都可以从官府领到每户五银子的奖励。

杨竞还决定建立新军,所有参与叛军的人也可成为朝廷新军的一员,只要达到朝廷征兵的标准,即可成为一名正规的大楚府兵。

所有新军士兵的家里,在从军之日转为军户,军户可以有自己家的分田,这些田地种出来的粮食还不需要交纳税赋,而且朝廷每年还会分发各种厚重奖赏。

除了这些之外,更让那些参加了叛军的普通百姓动心的则是,他们第一年从官府里领取粮种,第二年只需向官府归还种子,不用交粮。

杨竞相信,百姓们只要看到他的决心,百姓们也一定会有所改变。

对付叛军最有用的办法不是把他们都剿灭,而是让那些拿起锄头做武器的百姓们,拿着锄头回到田里,这才是釜底抽薪。

人人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未来会有好日子过,谁愿意去做贼?

荆听命还在一句一句的念着,下边的人已经脸色越来越差,连宇文崇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陛下这诏书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都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如果真的就这样推行下去的话,他们怎么办?

宇文崇贺看向坐在龙椅上的年轻皇帝,眼神有些复杂。

两个时辰后,大牢。

皇帝杨竞走进来的时候,躺在石床上的姚无痕连侧头看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

他身上千疮百孔,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应该死了才对,至于为什么还没死,他也不理解。

但是他知道,自己距离死亡并没有多远,他想着,唯一合理的解释,应该就是老天爷让他临死之前再看看哪位胸怀抱负的太子......不,是大楚皇帝陛下得意的样子吧。

皇帝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了看这个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人,沉默了好一会儿。

姚无痕四肢俱断,下巴都烂了,舌头耷拉在外边,看起来像是刚刚被地狱中各种刑罚折磨过的新鬼,可怜的是他还不是新鬼,到了阴曹地府后可能还会再被折磨一轮。

“朕对不起你。”

杨竞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但是朕这样做是对的,你也应该明白朕是对的,但是朕不希望你走的不瞑目,所以这句朕对不起你,一定要说。”

姚无痕躺在那,眼睛动了动,这也是他唯一能动的地方。

他的脸肿的厉害,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所以连眼睛动了动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皇帝的人搬过来一把椅子,皇帝在姚无痕身边坐下来,他看着姚无痕那凄惨的样子,沉默片刻后说道:“朕明天就会下旨把你五马分尸,如果真的会有轮回的话,这一世朕如何对你,下一世你就如何对朕。”

皇帝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个女子,朕已经安排人把她送出都城,会好好安顿,她已经有了你的骨肉。

听到这句话,姚无痕的身子似乎动了一下。

他最怕的就是杨竞知道周婉有身孕的事,所以才会在进宫之前故意说了那几句话,没想到,杨竞连这样的事都不会放过,也要检查清楚。

“可是你知道,你做的事,不诛九族不行,所以朕还是会派人去追查你家人族人,只要他们认真去查,也就一定能查到,朕留下周婉,也算为你留下一些骨血,她只是一个青楼女子,你没有给她名分,她就不在你的九族之内。”

姚无痕的身子又轻微的动了一下,他似乎在努力的想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看这位大楚皇帝,可是他做不到,如果可以的话,他想朝着这位九五之尊脸上吐一口吐沫,然后说一声,你确实了不起。

皇帝起身,在姚无痕的身上轻轻的拍了拍。

“你是大楚的英雄,我答应过你的,会让你的名字天下皆知,所以朕昭告天下,刺杀皇帝者,名为姚无痕。”

说完这句话,皇帝转身离开。

四天后,左武卫大营。

武亲王杨迹句在接到都城送来的旨意后,人好像傻了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好一会儿,手下人连续提醒了几次,他才想起来接旨。

他那位白痴了一辈子,玩了一辈子,几乎把整个大楚玩完了的皇兄就这样死了?

“王爷。”

来宣旨的小太监往前走了几步,压低声音道:“王爷请屏退左右,陛下还有口谕。”

武亲王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微微俯身:“臣请接旨。”

小太监靠近武亲王,声音很低的说道:“陛下说,不希望刘崇信还能活着回到都城,王爷的大军,此时距离距马城最近......”

武亲王又楞了一下,俯身:“臣领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