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九十一章 来咯来咯

不让江山 知白 631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名骑士纵马回到了信州关,马蹄子带起来的烟尘飞上半空,烟尘散去,战马已经载着骑士进入城关之内,不多时,这骑士到了城墙处,从马背上飞身而下,大步冲上城墙。

骑士跑到城墙上,见到虞朝宗后单膝轨道抱拳道:“大当家,事情成了。”

虞朝宗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了一声:“去把人都请回来吧。”

大概半个多时辰之后,七八百名之前已经被二当家毕大彤缴械驱赶出信州关的楚军士兵就全都回来了,他们被赶出去之后没多久,虞朝宗的人就追上他们,把他们安置在城关之外。

虞朝宗走到那些官军身前,抱拳说道:“让诸位受委屈了,诸位都是英雄,不说为大楚,只说为百姓,在此地死命坚守抵御凶蛮强敌,虞某人对诸位只有敬佩。”

他直起身子后继续说道:“来之前我就交代过,要对诸位兄弟礼敬相待,可是我燕山营的二当家毕大彤却做出如此对不起诸位的事,是我劝导无方,管教不严,可他毕竟是山寨的二当家,处理起来颇有些为难。”

说到此处,虞朝宗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强烈起来。

“但,凡是做出对不起中原百姓之事的人,做出对不起诸位英雄之事的人,我虞朝宗绝不纵容,不管是什么人都一样,不要说是山寨的二当家,就算是我虞朝宗自己,将来若做出这等人神共愤之事,你们也可将我杀之后快。”

“大当家威武!”

一个楚军士兵听到这忍不住喊了一声。

虞朝宗道:“现在我要把被二当家抢走的兵器甲械都还给你们,不只是把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你们还可到我的辎重营随意去取你们所需,不管是羽箭还是粮食,想拿多少拿多少,我只请求诸位一件事,守城大事,我等着实不擅长,为了抵抗外敌,还请诸位不计前嫌留下帮我。”

说完之后,虞朝宗再次俯身一拜。

“我们都留下!”

那个被毕大彤抢走了铠甲的将军上前一步说道:“守着这边关,本就是我们边军的职责,太祖皇帝当初说过,国可灭,家可破,但边关不可丢!我们命还在,边关就在。”

虞朝宗大声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敬重诸位,诸位都是中原百姓的英雄!”

杀了一个毕大彤,还收下了这七八百善战的边军老兵,虞朝宗心里颇有些开心,想着李叱兄弟果然是真神人也,他居然算到了毕大彤会同意出兵信州关。

那天庄无敌回来,带给虞朝宗的不仅仅是李叱关于民心的那些话,还有一些话才是真正触动虞朝宗,让他发兵信州关的关键所在。

李叱让庄无敌转告虞朝宗,毕大彤贪生怕死,又犹如狡兔,所以大当家若是要说去夺取信州关,以保将来可通塞北之路,毕大彤必然应允。

李叱还说,毕大彤到了边关之后,以他性子一定会做出驱逐边关守军之事,到时候大当家可派人把这些百战老兵拦住,真诚对待,必有所得。

他判断毕大彤在到了信州关后不久,就会找借口回燕山营,若是放他回去,以后大当家再想夺回燕山营也就难如登天,不如趁着毕大彤外出之际将其除掉,这样可保燕山营无忧。

此时此刻,李叱所做的判断全都应验,虞朝宗对李叱怎么可能不佩服,他之所以来信州关,最大的诱惑不是这关城也不是那些百战老兵,而是杀毕大彤。

在燕山营里,他这个做 大哥的没办法动手。

此时此刻,虞朝宗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里堵着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除掉毕大彤之后,燕山营已经再无一人可以对他形成威胁。

最大的好处在于,毕大彤一死,与羽亲王那边的联络也就断了,虞朝宗才不愿意把他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燕山营拱手送给羽亲王,而且这么多好兄弟,还都是去做炮灰。

毕大彤要的只是荣华富贵,出卖任何人他都在所不惜。

他看向身边亲信吩咐道:“魏瑾,你带我亲兵营三百人马,每人双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代州关,我推测武亲王大军也快到了,我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李兄弟他们安然接出来,一定要保护他周全。”

亲信魏瑾抱拳道:“大哥放心,哪怕我们这些人都死了,也会保护李兄弟安全。”

虞朝宗点头道:“见了李兄弟后替我问问他,可否愿意来咱们燕山营,只要他点头,燕山营三当家就给他留着,若他现在暂时还不想来,燕山营的大门时刻都为他敞开,不管他什么时候想来了,我随时都亲自去接他。”

魏瑾道:“大哥放心,我必原话带到。”

说完之后又抱拳行礼,然后转身去挑选人手了。

虞朝宗看着魏瑾离开,心中想着李叱兄弟非但侠义心肠,而且有谋天下之大才,若是能得李叱相助的话,燕山营的将来必然辉煌无比。

他还想到,李叱是他的福星啊,第一次在燕山上遇到李叱就救了他的命,若不是遇到李叱的话他就被毕大彤安排的伏兵杀了,第二次李叱上燕山,帮他除掉了燕山中那么多隐患,还设计帮他拿下信州关,杀掉毕大彤,这样的福星他无论如何也要请上山寨来。

现在的燕山营里已经没有威胁,庄无敌回来之后必然是二当家,若李叱愿意上山就是老三。

虞朝宗想到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有李叱相助之后,也许能在不久的将来夺取整个冀州,进而兵锋直指江南。

就像是他当初聚众造反的时候想的那样......他不想做叛贼,他做了叛贼的目的,是因为不想做叛贼。

别人很难理解这个逻辑,虞朝宗自然也不会去解释,可是他知道李叱懂他,哪怕两个人前前后后其实一共只见过三次面,但他相信,从他率军反抗朝廷开始到现在,李叱是唯一一个懂他的人。

距离代州关大概还有二十里的地方,一辆马车缓缓向前,赶车的燕先生满脸满身的都是尘土,这北方的天气就是如此,一起风就黄沙漫天,打在人脸上好像小刀子在一下一下割着似的。

马车里,长眉道人看了看趴在那睡觉的神雕,忍不住嘀咕着骂了一句:“人家养头猪是为了吃肉,咱家养头猪是为了当祖宗。”

神雕似乎是听出来这话里有些什么不好的,抬起头看了长眉道人一眼,那眼神里竟然有几分很清晰的嫌弃。

长眉和他对视,人与猪各不相让。

燕先生回头看了一眼,见到这一幕后叹了口气道:“这头猪,已经成功把你的头脑拉低到了和他一个档次,然后他就能用一头猪的经验来羞辱你。”

长眉觉得燕先生是在骂自己。

但他不打算理会燕先生,因为他还在和那头猪对视,如果他此时把视线挪开,岂不是输了?

燕先生又看了一眼,又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们算是旗鼓相当。”

长眉道 人一边瞪着猪一边说道:“你倒是带对了路没有?这已经走了好几天,还没有看到代州关的样子。”

燕先生道:“别因为我年纪小你就欺负我。”

长眉道人想了想,此时此刻,燕先生确实有资格说这句话。

“我觉得咱们到了代州关后,丢儿会骂我们,让我们回冀州城我们不回,跑来代州关这边......”

长眉道人认真的说道:“如果丢儿真的骂我们的话,你勇敢些,就承认是你非要来的好不好?”

燕先生一怔,然后回头看向长眉道人说道:“凭什么!”

长眉道人回答:“你年纪小,扛得住骂,你看骂孩子的多的是,骂老头儿的多吗?”

燕先生:“......”

他笑了笑说道:“要不我们回去吧,现在还来得及。”

长眉摇头坚决的说道:“我不回,十几年了,如果我不来,就是第一次和丢儿过年的时候分开了。”

燕先生心里微微一紧,沉默片刻后说道:“那到了代州之后,我就说是我执意要来的,丢儿要是骂,就让他骂我好了,谁教你是老人家呢。”

长眉道人点了点头,可是眼睛依然没有离开那头猪的眼睛,点头的时候眼睛看出去的方向没变,这种不服输的精神真的是......已经到了和神雕一个层次啊。

俩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聊着总算是到了代州关,城关门口盘查严密,燕先生还怕进不去,试探着说是夏侯琢的故交好友,没想到守城的人立刻就放了他们进去。

进门的时候,长眉道人看向那士兵问了一句:“劳驾,顺便跟你打听个人,你听说过李叱吗?”

那士兵眼神一亮:“当然知道李公子,这代州关,谁不知道李公子?”

长眉道人立刻说道:“我徒弟,那是我徒弟,我就是来寻他的。”

那士兵一听说这老头儿是李公子的师父,连忙说带他们去找李叱,长眉道人一脸得意的对燕先生说道:“看到没有,我徒弟,现在在这人人敬仰。”

燕先生淡淡道:“你那炫耀在我这并没有什么分量,他也是我弟子。”

长眉道人哼了一声,扭头又去看神雕了。

神雕心说这老头儿真不赖,天天盯着我看,不像是狗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等到了城下,报信的人说师父来了,李叱从城墙上快步跑下来,看到那风尘仆仆的两个人,李叱的心里一酸,他就怕这两个人来,可他也隐隐约约的猜着,那俩人不一定就会听话回冀州城去。

一见面,燕先生立刻指向长眉道人说道:“我说不来,不能给你添乱,他非要来,说什么都不听,我苦劝了半天,就是轴啊。”

长眉看向燕先生,眼睛里都是疑问的小星星。

长眉道人一边挽起袖口一边说道:“今日就拼了吧,拼死你这老贼。”

燕先生笑道:“是哪个说,不想和李叱分开过年的?”

长眉一怔,李叱也一怔。

师徒二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笑了笑,可是彼此的眼睛里都有些湿。

......

......

【定制了三十个不让的保温杯,再有几天就到了,书评区会送出十五个,微信公众号送十五个。】

【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