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三猿献宝

不让江山 知白 704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夫人瞪了夏侯琢一眼,因为夏侯琢一句这什么情况,显然让高希宁有些害羞起来,女孩子的脸面当然会有些挂不住。

夏侯夫人拉了李叱一把,对夏侯琢说道:“你没在冀州的这段日子,我收了两个孩子。”

她指向高希宁道:“那是我收的干女儿。”

然后又指了指李叱:“这个干姑爷。”

李叱:“噫!”

夏侯琢哈哈大笑,看向李叱说道:“你这难道不应该有点表示吗?来,表示个开心。”

李叱:“开心也不能太明显......再说了,我先入门都是干姑爷了,我开心不起来啊。”

夏侯琢道:“那你也得表示一下,今天是咱娘大寿的日子,你要是想笑就别憋着,看你那嘴脸,来吧,表示。”

李叱:“我应该是个怎么样的情绪呢?要不然......我给你嘤咛一声以示娇羞?”

夏侯琢一脚踹过去:“我去!”

李叱躲开那一脚,委屈巴巴的:“嘤咛......”

夏侯琢看向高希宁道:“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这个货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高希宁:“我......要不然......也娇羞一下?”

李叱:“别,高家哥哥,你不要这样。”

高希宁:“哥,踹他!”

夏侯琢:“好嘞!”

他迈步追向李叱,忽然间停下来,下意识的回头看向高希宁,刚刚还在笑着,可是脸上的表情忽然间就变得有些僵硬,他见高希宁的脸色有些惶恐,连忙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又努力笑了笑。

“没事没事,咱们一起去做长寿面。”

李叱看向高希宁微微摇头,示意她没事,高希宁嗯了一声,心里有些愧疚,她知道在刚刚那一刻夏侯琢为什么表情突然就僵硬下来。

“做面条。”

李叱拉了夏侯琢一把,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夏侯琢笑道:“都城平安无事,我就......”

他母亲叹了口气后说道:“别装了,你们聊你们的,我假装听不到就是了。”

夏侯琢讪讪的笑了笑。

“黑武人大军已经退了,他们没能攻破我们的边关,跑到草原上劫掠,草原人很快就认了怂,献上大批牛羊和牧民作为奴隶,黑武大军就开拔回国去了。”

夏侯琢道:“我一直都在代州关修建碑林,基本上也没有我什么事,燕山营的兵马到了之后,我觉得在那边也有些无趣,就赶回来给母亲祝寿,在家里住几天,然后回北疆。”

李叱嗯了一声,刚要说话,门外又响起敲门声,还是自己人。

李叱跑过去把门打开,余九龄从外边闪身进来,脸色有些急切的说道:“有件事,很急。”

李叱问:“什么事?”

余九龄往外看了看,李叱也跟着他看向门外,就见孙夫人居然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封信递给李叱:“刚刚云姑回来了一趟,给我一封信,拜托我想办法交给夏侯琢的母亲,我和夏侯琢不熟......啊?”

她看到夏侯琢的时候楞了一下,没想到夏侯琢居然在,之前李叱在云斋茶楼的时候夏侯琢偶尔会去,孙夫人也只是见过几次而已,确实不熟悉。

不久之前,云姑急匆匆的赶回来,说是拜托她一件事,有一封信请她转交给夏侯琢的母亲,可是她并不认识,连忙跑去车马行见李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 但是涉及到了夏侯,所以余九龄立刻就带着孙夫人赶了过来。

李叱没拆开信,转身递给夏侯琢。

夏侯琢把信打开后递给母亲,然后问李叱:“云姑是谁?”

“啊!”

他的话刚问完李叱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老夫人的眼睛就已经骤然睁大。

因为信的第一句话是......母亲大人敬启, 只这一句话,让母亲摇摇欲坠。

夏侯琢连忙将母亲扶住,母亲拿着信的手都在颤抖,而且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妹妹?!”

当夏侯琢第一眼就看到了母亲大人敬启那几个字,眼睛骤然睁大。

“是玉立,是玉立的信。”

母亲的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手抖的信纸都已经上下的幅度很大抖动也很剧烈,根本没办法继续往下看。

李叱连忙过来,双手扶着夏侯夫人的手。

“你们要去救她。”

孙夫人急切的说道:“她一个人去羽亲王府了,今天是王妃的生辰,她要去刺杀王妃,云姑赶回来后跟我说了一句,然后就又赶回去,说是要陪着兮若姑娘。”

“云姑?”

夏侯夫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小云?”

下一息,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夏侯琢已经冲出了大门。

李叱立刻转身就跟了上去,没有丝毫犹豫。

门外停着一匹战马,那是夏侯的坐骑,夏侯琢翻身上马,李叱道:“我要一起。”

夏侯琢拨马:“留下来照看母亲。”

李叱嗓音粗粝的喊了一声:“我要一起!”

夏侯琢沉默片刻,伸手:“来!”

李叱一伸手抓住夏侯琢的手,夏侯琢手一发力将李叱拉上马背,两人同乘一骑,夏侯琢一甩马鞭催马冲了出去。

羽亲王府。

夏兮若抱紧了怀里的琵琶,又看了看脚边放着的那一口木箱,箱子里是她这次准备的所有乐器,大概有六七件。

“姑娘。”

前边的大娘回头看向夏兮若笑了笑道:“该我们上去了,你别紧张,我们要演的绝活时间会有点长,你可以先去一趟茅厕,别一会儿上台有什么失态,反正时间来得及。”

这时候夏兮若才反应过来,原来王妃到了之后的第一个节目不是她,而是她前边的那对母子。

那个年轻开朗的小伙子回头对她笑了笑,好像有些话想说,但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搬着一口箱子上去,他母亲在后边跟上,夏兮若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台后看着那母子走上前台。

那两个人恭恭敬敬的给羽亲王和王妃行礼,然后又给在场的大人们行礼。

小伙子笑呵呵的说道:“民间一些很有意思的杂耍,献给王爷和王妃,祝王妃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说完之后把箱子打开,从里边把变戏法需要的东西一件一件取出来,他母亲在凳子上坐下,然后调了调二胡,这二胡的曲子只要慢下来就有些像是悲曲,可是她拉到曲子很欢快。

她拉曲子的时候,那小伙子就坐下来,一点一点的给自己脸上画脸谱,没多久,他就把自己的脸画成了猴子脸,然后朝着王妃那边抱拳,原地拔起来往后翻了个跟头,单膝跪倒在地,双手往前一伸,也不知道怎么了,那手里就多了一个寿桃。

王妃立刻就笑起来,不由自主的抬起手拍了拍, 她侧头看向羽亲王说道:“这小伙子的戏法很好玩。”

羽亲王笑道:“你喜欢就好。”

王妃看向站在一边的王府管事宋春明笑道:“这些好玩的人,你都是从哪儿找来的。”

宋春明俯身回答道:“一部分是冀州城里的,一部分是从四面各州县找来的,前前后后准备了有半年。”

王妃点了点头道:“倒也辛苦你了,一会儿去领赏,赏你二百两银子,再加锦缎五匹。”

宋春明连忙俯身的更低:“多谢王妃赏赐。”

王妃笑了笑,把手往前一伸,旁边跪着伺候的一个小丫鬟立刻把端着的一个银碗递过来,那银碗里装满了银豆子,王妃抓了一把朝着台上洒过去。

管事宋春明立刻喊了一声:“王妃有赏。”

王妃这一赏,那些陪坐在院子里的大人物们立刻就跟着赏,一把一把的银豆子洒到台上,引的台后那些还没有上台的演艺人一个个都格外艳羡。

那小伙子学着猴子的样子,像是在捡东西吃,一颗一颗的把银豆子都捡起来,他学的惟妙惟肖,还会把银豆子拿起来往嘴里塞,咬一口,假装崩掉了牙齿,疼的猴子一样子吱吱叫。

王妃看的开心,被逗笑的前仰后合。

管事宋春明俯身道:“这小伙子还有一个绝活,叫三猿献宝,一个人能分身出三只猿猴,看着格外有意思。”

王妃笑道:“那就让他演一个。”

宋春明随即起身大声说道:“王妃说,让你演一个三猿献宝。”

小伙子立刻应了一声,从箱子里取了一件东西穿戴上,原来这三猿献宝,是在身上两边再分别挂一个假的猿猴,只是他操控的极为精彩,看起来算上他自己,三只猿猴竟然动作全都不同。

这种演绎,若是手段稍稍低级一些的,三只猿猴动作是一模一样,那样好操控,难得就在于,这小伙子操控的假猴动作都不相同而且完全不违和。

就在这时候,那小伙子一翻身从台上直接跳了下来,像是三只猿猴一起跳起来一样,都在半空中翻了跟头,然后落地那一刻,三只猿猴像是同时拜倒在羽亲王和王妃面前。

小伙子往左边看了一眼,左边那个假猴子双手往上一托,手中捧着一根木制的如意,他们这样的出身,自然也不可能拿出来玉如意。

小伙子又往右边看了一眼,右边那只假猴子双手抬起来,捧着一颗木头雕刻出来的白菜,寓意百财,雕刻的也很像,而且上的色也颇为逼真。

这一下,所有人看他演戏的人都叫了一声好。

可是这还没完,小伙子动了动左手,左边那只假猴侧头看向他,动了动右手,右边的假猴也转头过来,那意思好像是问,我们都有宝物献给王爷王妃,你有什么?

那小伙子表情尴尬起来,尴尬之后还有一些恼火,瞪这边一眼又瞪那边一眼,逗的王妃哈哈大笑,连羽亲王都被逗笑了。

小伙子在自己身上这摸摸,那摸摸,找不出东西来,急的抓耳挠腮。

王妃笑道:“不用你献宝,你再学个猴子翻跟头。”

小伙子连忙点头,忽然装作才想起来似的,伸手往屁股后边一模,居然不知道怎么就又拿出来一个很大的寿桃。

他单膝跪倒在地,双手托着寿桃献给王妃。

王妃笑的啊几乎都有些失态了,满意的不得了。

寿桃忽然裂开,小伙子从寿桃里抓了一把匕首,朝着羽亲王的心口就刺了过去。

【我求个保底月票吧,大家还有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