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九十章 这是换的

不让江山 知白 816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笑起来的时候,连这尴尬的气氛都显得不那么尴尬了。

当然这不尴尬,是因为尴尬的源头余九龄余大仙人,此时得意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怪余九龄得意,他得意的时候并不多啊。

这好不容易有了一次,还不可着劲的得意。

所以看到他现在的眼神里有一种......这波都靠我的神采飞扬,也就可以理解了。

只是安阳城里的那些还在争权夺利的将军们,若是知道了不久之后幽州军南下,是因为一盘鹌鹑蛋的话,每个人的表情大概都会不太好看。

余九龄展示完了这波都靠我的眼神,又看向罗境。

忽闪着他的大眼睛,给了罗境一个......这波我怎么样的眼神。

罗境假装看不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吃菜吃菜。”

余九龄心说你个没良心的,真的是帮完了你就甩,天下渣男,大抵如此。

他又看向李叱,还没有来得及给李叱一个这波我怎么样的眼神,李叱已经对他笑起来:“吃蛋吃蛋。”

余九龄心说这两个家伙,都是渣男。

入夜,罗境的书房。

经过了吃饭的时候那么尴尬的情景,此时此刻李叱和罗境商议起来安阳那边的情况,也就显得自然很多了。

其实主要是罗境,李叱本来就不怎么擅长脸皮薄。

但关于鹌鹑蛋的事,他们两个可能这辈子都不想再提起一次。

“丁胜甲最了解安阳。”

李叱对罗境说道:“我把丁胜甲给你,让他给你带路,夺下安阳不是什么难事。”

罗境道:“他一个逃兵叛将,安阳城里的人,对他怕是也恨之入骨了。”

“不然。”

李叱道:“孟可狄手下最有威望的将军,一个是薛纯豹一个就是丁胜甲。”

“薛纯豹死在冀州城外,被老唐一枪戳爆了脑袋,而今孟可狄又死了。”

罗境醒悟过来,他看向李叱说道:“丁胜甲在安阳军中应该还有余威,若是可以让他劝降安阳城里的人,就又少了一场厮杀。”

李叱笑道:“能不打就拿下安阳,还是不打的好。”

罗境缓缓吐出一口气,把李叱的计划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

如今安阳城里,有李叱的内应在,再加上丁胜甲对安阳的影响,确实把握很大。

“如果你想打安阳的话,就没办法在幽州过年了。”

李叱笑了笑道:“越快越好。”

罗境算了算日子,距离过年也就还有十几天的时间,难道要这么急?

完全可以让幽州军士兵,在幽州安安稳稳的过了年,然后再出征。

这样的话,士兵们也不会有太多怨言。

十几天时间而已,确实不多。

“你算一算。”

李叱对罗境说道:“现在孟可狄死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若是安阳城里的人用最快的速度给武亲王送信,需要多久?”

罗境回头看向墙上挂着的巨大地图,走到近前,找了找位置。

他抬起手指向荆州和梁州之间,那是大汉河。

“据我推测,老匹夫杨迹句的队伍,此时应该在这里阻拦杨玄机的大军。”

他又看向安阳的位置,沉思片刻后说道:“从安阳城送消息给武亲王,快马加鞭星夜兼程,最快的话一个月的时间足以。”

李叱道:“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罗境怔住:“你的意思是,杨迹句会放弃杨玄机,亲自率军返回豫州?”

李叱点头道:“我是如此推测,杨玄机若是能打得过武亲王,还 会等上这么久?两军已成对峙之势,都是进退两难。”

“所以若我是武亲王,就会分派一得力大将,留军数万,而他率军悄然退走,当然不敢声张。”

“杨玄机到现在还不走,其实就是在等,他等武亲王耗不起,因为大楚可不是只有他一人起兵。”

罗境的脸色已经微微变了。

提到武亲王,他就更要去一趟安阳了。

气死他父亲的人,一个是冀州节度使潘诺,已经被他手刃。

可是潘诺却也只是杨迹句帐下一个小卒而已,罗境始终认为,唯有杀了杨迹句才算给他父亲报仇。

他当初要进军兖州,何尝不是为了报仇。

他就是扫平兖州,借道青州,从侧翼袭击豫州,绕过安阳,直扑杨迹句的大本营。

武亲王杨迹句的士兵,多出自豫州。

一旦豫州被罗境攻破,或是大肆破坏,武亲王的兵马还怎么能沉得住气。

而且罗境知道,武亲王的妻子常年都住在豫州娘家。

只要的兵马一到,武亲王就会急匆匆的赶回豫州。

用以逸待劳之军,攻武亲王疲惫之师,有很大的胜算。

罗境也很清楚,武亲王杨迹句的大楚战神之名,并非是虚名。

要说领兵的能力,楚将无人能出其右。

要说武艺,虽然杨迹句已经年迈,可这天下依然无一人敢言,对战杨迹句有必胜把握。

所以罗境的谋略,其实针对性很强。

只要他绕过安阳孟可狄死守之地,从青州攻入豫州,武亲王部下的豫州兵就会心乱。

军心一乱,大罗金仙当将军,也稳不住战局。

所以听到杨迹句的名字,罗境心里的那股火又一次烧了起来。

“那就和他比比谁快。”

罗境道:“我下令大军准备粮草,只需五天时间,从幽州赶赴安阳,最多一个半月。”

“而杨迹句那老儿的队伍,从荆州返回,又不是能如八百里加急的军驿一样赶路,大军跋涉,没有两个多月回不来。”

他看向李叱说道:“如若顺利,我拿下安阳,杨迹句还没有回到豫州呢。”

他哼了一声:“趁着他兵马未到,我甚至可以攻过南平江!”

李叱脸色一变:“不可!”

罗境看向李叱:“这么好的时机,为何不可?”

李叱摇头:“南平江是天堑,对你来说是,对武亲王的大军来说也是,有这条大江在,你们就能都安生一阵子,你稳住安阳,再徐徐图之。”

罗境看着李叱,看了好一会儿后叹了口气:“你不理解我的心情。”

“怎么会不能理解?”

李叱道:“若有人伤害了我师父,和你的心情应该便是一样的吧。”

罗境嗯了一声。

他看着地图上豫州的那一大片,深深的吸了口气。

“数千里沃野,中原粮仓。”

他回头看向李叱:“中原是天下之中,豫州是中原之中......谁得豫州,谁占先机。”

李叱劝道:“那也要量力而行,武亲王那般年纪,你还......”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罗境拦住。

罗境缓缓道:“我就是怕他老死了,病死了。”

李叱还想劝他,罗境笑道:“我知道怎么打仗,你放心就是了,没有必胜把握,我又怎么会轻而易举的过江去。”

“你刚才虽然没有明说,只说那南平江对我和对杨迹句作用一样,其实你想说的是,一旦我在豫州遇到不利,想退回安阳,再过南平江就难了。”

李叱点头:“是。

罗境在李叱肩膀上拍了一下:“兄弟,你的心意我知道,我也明白该怎么做。”

李叱道:“你的队伍到冀州需要多久?”

罗境道:“几天而已。”

李叱道:“那就吩咐你的人马,每个人只带几天口粮,所需的粮草物资,我在冀州给你准备出来,到了冀州,你带上补给就走,能省下来几天时间。”

罗境一喜:“如此甚好!”

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几天的时间能改变很多事。

时间是一成不变的,可是时间内发生的事,没有定数。

他看向李叱:“幽州这边?”

李叱道:“我让澹台过来替你守着幽州,这里距离北疆近......”

他的话说到此处,罗境忽然间又明白了一件事。

“你是在想着,让澹台压境来幽州,万一北疆那边黑武人再来攻打,他就能尽快支援夏侯琢?”

李叱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果然是披着嫩皮的老狐狸精。”

罗境瞪了李叱一眼。

李叱笑道:“你去吩咐手下人准备出征之事,我在这等澹台,你走了我都不走,我也已让余九龄派人回去,给你准备所需粮草。”

罗境:“快,你是真快。”

说完后就哈哈大笑起来。

只要拿下安阳,就能让杨迹句难受,想想这个,罗境就心里舒服。

只隔了一天,罗境就带着六万大军南下,留下两万人驻守幽州。

临走之前交代过,澹台压境到了之后,诸军皆听澹台号令。

李叱没有走,他想着都快过年了,夏侯琢还没有回冀州,这里距离北疆更近一些,要不然去转一圈?

夏侯琢虽然一直都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可是他答应的事,从不会反悔。

他既然说了今年回冀州过年,除非是遇到了什么他无法脱身的情况,不然的话必会回来。

结果罗境率军离开的第二天,澹台压境居然就带着亲兵营到了幽州。

李叱笑问:“你怎么比预计来的早?”

澹台压境笑道:“老唐让我来的,他说这会我来,时间差不多刚好。”

李叱哈哈大笑。

唐匹敌那个家伙,算计的是真准。

澹台压境道:“他说你亲自到了幽州,哪有说不动罗境的道理,罗境那样的人,虽然可算是人精,但还没有修炼出百年道行,怎么可能是你这千年老妖的对手。”

李叱呸了一声:“他才是千年老妖,不到千年都装不出来他那种臭屁样子。”

澹台压境道:“老唐也已经让人准备了五六万人的粮草物资,他说用得上。”

李叱叹了口气,抬起手在自己心口位置拍了拍,他低头对着胸口说道:“唐臭屁,你出来吧,我知道你跟着我呢!”

澹台压境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了,夏侯回来了,我出发之前他刚进冀州。”

李叱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那个家伙,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啊。

不愧是他......冀州第一纨绔。

“那幽州就交给你了。”

李叱对澹台压境说道:“好好照看着,罗境若是坐稳了安阳,幽州就是咱们的了。”

澹台压境道:“那得跟人家说一声谢谢。”

李叱道:“谢什么,我拿安阳跟他换的。”

澹台压境噗嗤一声就笑了:“你拿安阳跟罗境换幽州,就是没问过安阳的人。”

李叱耸了耸肩膀道:“不用问,他们又没得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