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二十四章 散散心

不让江山 知白 708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将军府后院。

残余的卯犁国使团成员被带到了这,之前被关押在牢房里好一顿打,此时看起来个个都狼狈不堪。

这些人一个个低着头,脸上也只有恐惧和绝望,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他们的主官伞丁做出了刺杀澹台器的决定,他们左右不了什么,哪怕其中有人不同意也无济于事。

况且,这次出使的官员都是效忠于卯犁国新皇契桦梨的人,他们也都是比较激进的人。

然而他们也清楚,他们的皇帝可没有让他们刺杀澹台器,他们是来杀蒂克花青的。

此时此刻,这些激进的人,被狠狠打过之后,又知道自己离死不远,人看起来也就像是魂魄都没了一样。

李叱和澹台压境缓步走进来,那些卯犁国的官员听到脚步声后都抬起头看,但很快又都把头低了下去。

“你们之中,谁的官职最高?”

澹台压境进门后问了一句。

那些人全都低着头,没有人回答,或许是因为知道必死无疑,所以不愿回答。

“看来你们确实还都不怕死。”

澹台压境看向李叱,李叱语气平静的说道:“现在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你们之中,一定有人是伞丁的亲信,谁把伞丁亲信指认出来,可免死。”

听到这句话,有些人抬起头,有些人则把头低的更低了些,神色各异。

李叱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说道:“这件事,大将军已经查明,所有事都是伞丁一人所为,我之所以要问谁是伞丁的亲信,只是不想牵连无辜之人。”

他的脚步很慢,可是仿佛每一步都带着千钧之力,踩在这些卯犁国官员的心口上。

“大将军说过,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但也不会错怪任何一个无辜之人。”

李叱语气稍稍平缓了些,用一种有些可怜他们的语气继续说道:“你们这些人其实也没有别的什么选择,以为伞丁决定了你们的生死,可实际上,决定你们生死的是澹台大将军。”

他看向其中一个眼神里恢复了些许希望之色的官员说道:“伞丁决定的事,你们敢反抗吗?”

那人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李叱道:“伞丁被月氏国的人收买,你们知道吗?”

那人连忙又摇了摇头。

其实他们很清楚,伞丁当然没有被月氏国的人收买,可是现在楚人这样说,他们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

李叱继续说道:“你们也是可怜人,我相信,你们其中知道伞丁阴谋的人并不多,知道伞丁阴谋的这些人,大将军不会放过,其他人大将军不会责罚,还会把无辜的人送回卯犁国。”

一个卯犁国官员突然站起来大声说道:“我不知情,我真的不知情。”

李叱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你指认出谁是伞丁亲信,谁提前知情,我就把你放了,说到做到。”

这人像是犹豫再三,最终看向另外一个卯犁国官员,颤抖着手指了指那人:“他是伞丁将军的亲信随从,我等都是文官。”

“好!”

李叱伸手指了指那个被指认出来的人:“拉出去杀了。”

立刻有亲兵进来,如狼似虎一般,不由分说把那人叉了出去,片刻后,屋外就传来一声惨呼。

脚步声传来,那几个亲兵又回到屋子里,其中一人的长刀上还在滴血。

李叱指了指那个说 话的官员说道:“你没事了。”

说完后吩咐道:“把他带出去,给他准备饭菜,给他治疗伤势,再给他找一些衣服来换上。”

那人都不敢相信似的看着李叱,这些人从昨天被抓起来后,被打了半天一夜,又疼又累又困还担惊受怕。

可是亲兵过来带着那人出去,就在院子里给他摆了张桌子,有酒有菜。

门开着,屋子里的其他卯犁国官员都看得到。

李叱问道:“还有人愿意指认吗?”

立刻就有一个人站起来,指向身边跪着的人说道:“他是伞丁的亲兵校尉,他一定知情!”

李叱一摆手:“架出去砍了。”

亲兵上前,不管那人如何哀嚎挣扎,拖拽着到了院子里,一刀落下,又是一颗人头滚落。

李叱道:“你也可以出去吃饭了。”

那人连忙道谢,点头哈腰的出了屋子,到了外边,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应该也是不想理会那么多了,坐下来就吃。

饿的急了,吃的狼吞虎咽,塞了一嘴的饭菜噎着,又连忙倒了一杯酒冲下去。

看他这样,屋子里又有人站起来指认其他人,就这样连杀了四五人后,还剩下大概十几个人。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澹台压境也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吩咐道:“伞丁的人,应该都已伏诛,你们全都出去吃饭吧。”

这些人被带到院子里,又摆上桌子,放上酒菜。

李叱笑了笑说道:“你们吃饱喝足之后就可以去休息了,明天一早会有人把你们送出凉州,你们回到卯犁国,见了你们的皇帝陛下,要如实说,明白吗?”

那些人连忙点头。

不远处,张玉须压低声音问燕先生道:“当家的他们这样安排是有什么打算?卯犁国的人就算都杀了,也没有一个冤枉的。”

燕先生笑道:“这些人,指认自己同伴,他们回去之后敢如实说吗?”

张玉须摇头:“当然不敢,他们路上就会商量好说辞,绝对不会对卯犁国皇帝说是他们害死了同伴。”

燕先生笑道:“所以,这些人必会按照咱们的说法,回去之后把事情全都推在伞丁身上,也要顺着咱们的说法,归罪与月氏国。”

燕先生道:“如此一来,西域诸国,都会明白,大将军一定要灭了月氏国,这些小国的君主,包裹卯犁国的皇帝,都会出手的,最终,甚至无需动用凉州军一兵一卒,数十国围攻月氏国,月氏国必灭无疑。”

张玉须眼神一亮:“大将军的谋略,当真可怕。”

燕先生道:“大将军坐镇西域这么多年,能让那些虎狼臣服,文韬武略,自然是第一等。”

他笑了笑道:“走吧,这边的事没有可看的了,如不出意外,最多两个月,各国都会出兵。”

下午的时候,在客房里。

李叱接过来高希宁递给他的茶喝了一口,这半日来说话有些多,嗓子确实干的厉害。

高希宁问道:“咱们是不是还要在凉州停留一阵子?”

李叱道:“少则两个月,多则三个月。”

高希宁问:“那冀州的事?”

李叱道:“我刚刚和老唐商议过,他在这边再留几日就赶回家里去,配合罗境拿下冀州。”

高希宁点了点头,然后声音更低的说道:“一会儿我陪若凌出去走走,她吓坏了。”

李叱道:“你是想让我去告 诉燕先生一声?让他下午也抽空过来,然后你借机离开,让燕先生陪若凌姑娘走走看看,再采买一些东西,可能会好一些。”

高希宁叹道:“你说的这般清楚,显得我是一个坏人。”

李叱道:“这怎么能是坏人呢,你是个媒婆啊,你忘了吗?这是你的本职......”

高希宁微微扬起下颌,眼睛也眯了起来。

李叱笑道:“你看,你这个媒婆曾经说要给我说媒,结果你失败了啊,你把自己说给我了......所以要做好媒婆这份事,就只能是给别人去说。”

他凑到高希宁耳边说道:“我看那位公主殿下对余九龄有意思,你说说去呗。”

高希宁飞起一脚:“你真当我是媒婆了?!”

踢完了之后嘿嘿笑起来:“不过想想还有那么一丢丢意思......我去试试!”

说完就跑出去了。

李叱心说女人啊......是不是都喜欢给人凑对。

与此同时,凉州城一家客栈中。

阔可敌休汨罗站在窗口,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脸上有些淡淡得意。

对于他来说,对于黑武来说,这件事简直就是天赐的机会,天赐的良局。

这次澹台器寿宴刺杀一事,必会掀起西域一场大战,楚国西疆一旦出现危机,到时候黑武大军就可顺势南下。

“将军。”

龛罗食从外边快步进来,脸色倒是有些不好看。

“刚刚打听过,澹台器居然放了绝大部分的西域诸国使臣,有不少人今天就已出城离开,听说除了月氏国和卯犁国的使臣之外,其他人都可回国去了。”

听到这番话,休汨罗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好器量,好手段。”

休汨罗沉默片刻后说道:“澹台器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想尽力控制西域局面......这把火不能让他灭了,你去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出城,去西域。”

龛罗食点头:“我马上就去安排,再出去采买一些物资,咱们需要买不少东西。”

“去吧,不要招摇,不要惹事。”

休汨罗交代了一句。

龛罗食嗯了一声,下楼吩咐手下人收拾东西准备明日出发,然后带了七八人出去采买物资。

他们一路从草原那边过来,带着的干粮已经用完,还有其他所需今天都要买齐。

龛罗食带着人到了街上,一路走一路看,走了大概一刻之后,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摊贩在卖的东西他没见过,于是过去看了看。

那是卖糖人的小贩。

那摊位前边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看,那男人看起来像个书生,正在柔声问那少女想要哪一个。

龛罗食还没有说话,他身后一个随从喊了一声:“你们两个让开!”

那书生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些人在黑武也横行霸道惯了,其中也有剑门弟子,在黑武更是无人敢惹。

此时见那书生回头看向他们,眼神里还有些厌恶,于是其中一人上前推了那书生一把。

“你看什么看!让开!”

书生被推开,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但他倒是没有什么举动,却看到那个身材高挑,模样秀美的少女眼神凌厉起来。

少女往前迈了一步:“你推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